第213章:杜甫归来

小说: 调教盛唐 作者: 胖子无敌 更新时间:2015-02-20 10:57:43 字数:3260 阅读进度:212/226

第213章:杜甫归来

被杨钊起名为唐风月刊编辑司。作为下属机构,正式在国子监挂牌。老男人很优待,给杨钊副手的级别为正五品上。在杨钊去了张说府上谈了半个时辰之后,不但张说成了名义上唐风的编辑,连他的大儿子张翰,也义不容辞的成了杨钊的副手之一。

从翰林院里拉了一批人之后,编辑司总算有了大致的构架。剩下的时间,杨钊一边联系庞氏书坊,一边借助皇家的名义,开始紧急征召那些没有官职品级的著名诗人,杨钊邀请的第一个人就是性情任侠的李白。

大唐不同于大宋,没有那么多文人的矜持,屡试不第的人多的犹如过江之鲤,穷则变变则通,给了国家公务员的待遇之后,还会缺校队排版的人吗?而且秘书监里最不缺的就是校

对的人才,杨钊顶着秘书少监的头衔,自是不缺这样的人。

调拨手头的资源,杨钊将庞氏书坊,经雨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之后,关于印刷这一块。便可无忧。唯一让杨钊头疼的就是稿件来源了。

张说,牛仙客,王维,宋璟,等等各部主官,都是杨钊网罗的对象。诱之以利晓之以情,反正得每人拿出一篇到两篇不等。

再加上经济一书的热潮尚未消退,孔德昌的下台,虽然让一部分人闭上了嘴巴。但是不怕死,认为自己坚持真理的多得是。一只鸡似乎还下不得全天下的猴子。

在孔德昌暗中造谣的情况下,开始有人传言杨钊是一个弄臣。这样说的理由很简单,只要看一看杨钊一年之内连升n级的事实就可以了。

因此关于经济一书的争论,在随后的辩论中,逐渐上升到了关于杨钊人品的辩论。

手上掌握着唐风月刊的杨钊,不可能放任这样的谣言越演越烈,利用月刊将辩论从新引回正常渠道,便成了杨钊要面对的问题。

开元十七年冬,被外放江南的杜甫,在接到了皇帝的旨意后,顶着猎猎寒风,踏上了回长安的道路。也许是缘分,杜甫在途中,遇到了在家守孝归来的司农少卿杨怡的女儿,杨盼儿(实在找不到杜甫老婆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姓杨,就这个凑乎吧!)。

杜甫温文尔雅,风华正茂。杨盼儿花容月貌温柔贤惠。两人结伴而行。途中自然有几多故事。当然这个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国子监,值房。

杨钊拿着刘昌平送来的情报,是越看眉头皱的越紧。正值他招兵买马的关键时刻,李林甫似乎又开始上串下跳了起来。武惠妃看着儿子李瑁越长越大,心思也越来越活泛,她想为儿子铺路,因此作为外臣的李林甫便至关重要。

刘昌平也老实了起来。他跟庞氏是存了一样的心思。没有在郑拓一事之上尽全力。等到杨钊一怒之下,将郑拓给打残了,而皇帝似乎根本就不知道这事儿一样,刘昌平才认识到事态的严重。虽然靠着自身的经营,刘昌平通过参股等等形式,网罗的一批小士族,但他还是没有能力同一位朝廷正炙手可热的三品大员相抗衡。

最后只能跟杨钊妥协,被王庆揉捏一番,大权也同样掌握在了杨钊的手中。昌平楼再一次成为杨钊手中的消息来源。

情报上说李林甫近来走访了很多官员。或明或暗。什么时候,在人家府中呆了多久。都详详细细的罗列出来。

“妈**。这李林甫是想复起啊……”杨钊捏着情报,自言自语的时候。值房的门,在没有什么通报的情况下被打开了。

杨钊抬头一看,一张脸瞬间布满了笑容:“老杜,可把你给等来了,来。给哥哥一个拥抱……”

做了半年多的县官,杜甫的脸上脱去了稚嫩,多了一丝成熟。整个人黑了许多,也健壮了许多,看到杨钊惊喜的样子,杜甫一咧嘴露出一口白牙:“子午还是这么幽默啊……”

“幽个头的默,老杜,这回火炽火燎的叫你回来,知道什么事情不?”

杜甫点了点头道:“大致知道一些,子午创月刊一事,可谓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之事,既然需要兄弟我,我杜甫自然义不容辞。”

拍了拍杜甫的肩膀,杨钊道:“有你杜甫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随即杨钊幽幽的道:“兄弟我的官职升的太快,根基不稳,很多事情都做不了。只能用唐风月刊来构建最初的班底。最近李林甫开始蹦跶,郑氏也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什么,兄弟我的日子很尴尬啊……”

杜甫闻言点了点头:“子午的经济一书,为兄也看过了。端是文理深奥难懂。这样的书引争议,也属正常。朝廷权利倾扎,子午得罪了李林甫一系,又得罪了郑氏,日子过的艰难也属正常,这事儿还得从长计议。”

杨钊有些吃惊的看着杜甫,这还是那个不擅长政治的杜甫吗?几句话分析的头头是道。分明一副政治家的摸样。

“怎么?子午有何不解?”

“没有。”杨钊稀奇的道:“杜兄半年前离开长安之时,还是一副正人君子读书读傻了的样子,现如今眼光犀利,分析的头头是道。当真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

不理会杨钊的话里有话,杜甫直接从袖子中抽出一沓:“还不是子午兄你害的?”

杨钊拿起书稿一看,差点笑死,因为上面他亲笔下的三个大字:“厚黑学”正姿态招展张牙舞爪的排列在封面之上。

“我说老杜,你不会真的按照上面说的学习了吧?我可跟你说,那都是我想出来的,有用没有连我自己都没有试过。”

“不学不知道,越学越知道此道高深。”杜甫自嘲的笑了笑:“为兄对子午说的坏人要奸,好人要更奸的话可是深信不疑。”

“此次就任江南仁江县令,为兄总算见识了,以前为兄总认为百姓纯朴。但所闻所见也不尽然。”

“是不是当了县令之后,才知道,你所行的每一步都会牵扯到很多人的利益?”杨钊嬉笑着道:“是不是想做一件利国利民之事,总会有各方阻碍?做任何事,都不缺扯皮的人?”

“子午倒是看的清楚。”杜甫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正是如此,若是没有手段,简直寸步难行。为兄初到之时,仁江县几乎全烂了,找不到任何盛世的痕迹,各方面利益纠结,牵一而动全身。为兄束手束脚,满心无奈。不过幸好有兄弟的这本奇书……”

“唉……”杨钊一声长叹。却眉间带笑的道:“老杜,你算是学坏了……”

杜甫脖子一梗:“靠,哥哥我的理想就是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只要能为国尽忠,为百姓做事,学坏了又有何妨?”

杨钊傻愣愣的看着杜甫满腔一往无前的气势,不由得想起了史书上描述的杜甫的胸怀。也许杜甫致死都没有改变过这样的理想,要不然又怎么能写出那么多,现实主义感人肺腑的诗歌?

“牛,你牛!”杨钊竖起一根大拇指,道:“能坏的这么光明正大,你杜子美也算是前无古人了。嘿嘿,不过老子喜欢。妈**谁说好人就不能坏了的?吾道不孤啊!”

杜甫展颜一笑,他算是知道了,原来杨钊也是一个腌坏的主儿。跟他相比,杨钊还喜欢带坏别人,不过要是多几个这样的“坏人”这大唐也许就没有那么多纷争了。

“好吧,我坏你也坏,这事就不说了。子午,你还是说说看吧,这次把为兄千里迢迢招回来,到底又要搞谁?”杜甫眼神烁烁的看着杨钊,那姿态摆的十足,好像只要杨钊说收拾谁,他就立马掳袖子上前充当打手一般。

“这次要收拾的可是一个大户。不过叫兄弟回来却不是为了这个,而是为了这个大户倒了以后,能给兄弟谋个好职位。”杨钊没有丝毫隐瞒的意思:“你想想,职位越高,你老杜所能做的不就越多了吗?为百姓可不是一句空口号。”

“哈哈,有好事,子午总不会忘了兄弟的。”杜甫笑了,杨钊为他打算不是一次了,他自然知道杨钊的心思,随即压低着声音道:“子午,你老实交代,这回是不是收拾荥阳郑氏?”

杨钊点了点头道:“就是这么回事,等到第一期唐风出去以后,陛下就打算动手了,郑氏太嚣张,陛下的心胸已经容不下他们了。”

“消息准确吗?”杜甫有些忧心的看着杨钊,皇帝要对付大唐第一士族,杨钊想要从中渔利,而且是渔大利,这事要是拿捏不好,很有可能把自个给填进去。

“准确!”杨钊神秘兮兮的道:“这消息是高力士在皇帝的暗许之下,前两天送过来的。”

“这么说来,皇帝对于子午的这份唐风,是异常看重了。”杜甫皱着眉头道:“子午。这段时间你可要小心之中带着小心,如若唐风出现了任何问题,你我都完了……”

杨钊淡淡的望向远方道:“放心,这事儿兄弟我会亲自负责全程。老杜,你就负责审稿,帮兄弟把把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