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编撰李白

小说: 调教盛唐 作者: 胖子无敌 更新时间:2015-02-20 10:57:43 字数:3348 阅读进度:214/226

第215章:编撰李白

“老吴,画界大致有两种画法。一为写意,这样的画法,你老吴是行家,比如你的地狱变相就是写意的经典之作。”

“但是呢?”

“但是!!写实方面,不只是你的不足,甚至于整个大唐的画坛而言,也有些不足,文人讲究一个雅,而雅则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境,画也因此讲究意境。这话对吧?”

杨钊手里抱着个画板,在国子监值房里,装模作样的冒充大尾巴狼讲师,吴道子这坐在对面,手里同样抱着一块画板,腰背挺的比小学生还要直。

“杨大人此言,当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呐。”老吴很感慨的道:“在下曾在人物衣着线条上下过一番功夫,未想到,杨大人却早已走到在下的前面。”

“老吴你太客气,叫子午便可。”杨钊继续道:“你看,写实画像,在画坛。当推阎立本先生,但是严先生最为著名的步辇图,依旧是以意境为主。于在下的素描大有不同。老吴你看,要是你把素描给学到手,然后将国画的意境之法融入其中,然后画出几幅传世之作,啧啧……”

杨钊说的热血沸腾,吴道子也听的热血沸腾,在国画艺术上,吴道子的水平几近登峰造极,忽然柳暗花明的现在画技上还有另一条康庄大道,那种自内心的喜悦,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杨钊的饼子画的太好了,让吴道子深深沉迷于其间,并且为之努力……

就在杨钊研究着将一盏油灯和一个大个的萝卜怎么放才能更好的时候,有人再一次敲响了杨钊的门。杨钊悻悻的打开门一看,李白真穿着一件宝蓝长衫,面无表情傻乎乎的站在门外,得,又是一个偶像……

“老白,一别近年,过的如何啊?”杨钊走了出去,道:“走,兄弟我先带你参观一下这编辑司,熟悉熟悉地方。对了,老吴,你就按我说的先练习练习。回来咱们再接着聊……”

“老白?”李白傻了。这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称呼他:“杨大人对在下的这个称呼……”

杨钊上前一把抓住李白的手道:“别客气,你我乃是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叫杨大人多见外,就子午就好,走。”

李白被抓着,挣开也不是,不挣开也不是,很尴尬的被杨钊给拖着,那德行跟得了老年痴呆似的,不过他的心里却有着一丝喜悦,因为他所揭见的官员当中,别说是三品大员,即便是一般的小官,也没有对他这么热情的。更何况像杨钊这样炙手可热的少年显贵?

转身的时候,李白不由自主的扫了一眼杨钊是房内,然后便惊掉了下巴一般的目瞪口呆。

“子午,房内之人,可是有吴带当风之称的吴道子吴先生?”

“你认识?”杨钊道:“那就好办多了,屋内的正是吴道子先生,我请他来给唐风配插画的。”

李白有些傻了,吴道子在画坛的地位。比这个时候李白在诗坛的位置还要高,虽然吴道子自己没有说过,但是所有学画的人都知道,也都承认他就是一代宗师。如今说找来了就找来了,杨钊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脸面的?难道说这个唐风就真的那名有魅力?

本来还有些无精打采的李白,立刻调整了心态。毕竟这样的机会不好找。不然他也不会来了。

沿着不大的小路,杨钊领着李白来到一间房前,然后打开了门,屋内杜甫和张翰正在审核一些稿件,大张的宣纸满屋都上,上面布满了圈圈点点钩钩画画。

被开门的声音惊醒,杜甫抬起头来:“子午不是找贺大人去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是去找了,不过贺知章说是要跟太子打过招呼才能来。”说着杨钊便带着李白走了进去。

杜甫一看,乐了:“太白兄,欢迎欢迎。蒲津关一别至今,兄台到处游历任侠,可是羡煞旁人呐!”

“哪里哪里!”李白谦虚的道:“哪有杜兄这为国尽忠,外放而去,活的多姿多彩。”

“哦对了,忘了介绍。这位是这位便是张大人嫡子张翰张兄。”杨钊指着李白道:“张兄,这位还需要在下介绍吗?”

张翰站起身来,抱拳为礼道:“当然不需要子午介绍,闻名天下,诗才无双的谪仙人李白李太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久仰久仰。”

“张兄过谦,传言长兄得张大人真传,如今一看果不其然,他日张兄声名必将响彻朝廷内外。为兄这点小名声,何足挂齿?”

张翰对李白行礼。李白自然也不傻,赶紧恭维几句。来之前,他就打听清楚了,杜甫和张翰是杨钊的两位副手。张翰属于平级调动,但是杜甫确是实实实在在的越级提拔。而国子监这地方,似乎并非想象中的那样。想到这里,李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

“得,认识了就好,走咱们再去下一个地方转转……”

拖着李白离开之后,杜甫和张翰又开始继续埋纸堆……

再一次来到一扇门前,杨钊推门进去,指着正在忙活的孟浩然,道:“老孟,你负责诗词这一块,以后就和这位一起办公了。”

见孟浩然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杨钊才道:“介绍一下,这位是李白李太白,这位是孟浩然孟兄,两位以后可就是地地道道的同事了,先认识认识!”

李白作为新来的当先行礼道:“孟兄大名,太白早有耳闻,今日一见,孟兄风采果然不凡。以后同在子午麾下效力。还望孟兄多多指教。”

“太白兄如此,羞煞在下了。”孟浩然也是属于那种怀才不遇的主儿,跟李白这种喜欢牢骚的主儿,天生就有共同语言:“以后还是我等守望相助才是,杨大人自然不会亏待我等的……”

杨钊哈哈一笑道:“老孟,以后叫我子午便成,老王把你介绍过来,都是自家人。说多了就见外了。”

结果孟浩然根本就不接话头:“杨大人乃是我朝正三品国子监祭酒。更是一手创建我等编辑司的主官,若是我等随意称呼大人表字,那礼法何在?杨大人此言。在下可是万万不敢苟同。”

杨钊很想揪着孟浩然,大吼两声死脑筋。然后喷他一年吐沫星子,好好教育一下。可惜人家是王维介绍来的,说点重话,传到了王维耳朵里,也是不美。再说人家遵守等级观念,尽忠职守,自然不能教训。

“老孟你啊……”说着杨钊摇了摇头道:“老白,你以后可千万不要跟这家伙学……”

李白咧嘴一笑,浑然没有把杨钊的话给放在心上。整个国子监,能跟杨钊放得开说话的,大概也只有杜甫了。三品大员的身份,并不是谁都能无视的。

“就介绍一下,老孟你接着忙。我带着老白再接着参观。”

两人道了别,杨钊便带着李白向着雕版的房间走去。

在李白到来之前,杨钊就开始思考怎么样来面对他,谁都知道李白是个刺儿头,典型的智商高情商低。会写诗,但不会做人。满腔的心思都一一表现在自己脸上。这些杨钊都能容忍,有才华,脾气古怪点很正常。但是杨钊有点怕李白酒疯,喝点酒,李白就飘了,浑然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诗书上记载他跟高力士放对,原因仅仅是他看不惯人家而已。让人又是磨墨。又是脱靴。结果人家高力士没有介意,他却倒霉了。好不容易混到的翰林待诏也丢了。

杨钊觉得自己很有必要给李白打点预防针:“老白,国子监本就有引导天下清流舆论,教化天下学子的功用。唐风月刊一出,等于我大唐多了千万御史,老白你是我杨钊亲自请来的正七品国子监编辑司编撰,可谓责任重大,千万莫要有疏忽。”

李白郁闷了,杨钊这是什么意思?

“杨大人何出此言?”李白皱着眉头道:“我李白似乎当不起杨大人如此说吧?”

“老白先不要急。朝廷就是一个大染缸,世上最黑的就是政治。争权夺利互相倾轧之事,比比皆是,你的脾气我清楚。对了,老白你不是最佩服谢安吗?”杨钊笑眯眯的引导:“那老白你可知道谢安当年同权臣周旋之时,如何做的?佩服一个人。总不能只佩服他功成身退,清高自傲这一部分吧?能屈能伸方为大丈夫!”

听到杨钊语重心长的话语,李白有些哭笑不得,竟然被一个年龄比自己小很多的人给训了。而且被训的还不了口。偏偏杨钊说的还是对的,他不得不郁闷。

思索了半响,李白看在当年蒲津关的情谊,选择了低头:“杨大人此言甚是,卑职会谨记于心……”

“老白,我杨子午是将你当成兄弟才这么说的,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看着杨钊的笑容,李白现他错了,他以为杨钊还是在蒲津关的那个能跟他动手,跟他一起喝酒,言笑漫漫的青年才子,还是那个没有心机,温文尔雅的学子。

但是在这个时候,他才知道,杨钊已经是三品大员,是一个在朝廷中摸爬滚打心机老道的大官了。

这种变化让他很惊讶,也让他很伤心,那时他认为杨钊不如他,可是士别三日,似乎一切都变了。他现他看不懂杨钊,也看不出杨钊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