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说: [知父莫若子]爹爹别闹 作者: 阿子夏 更新时间:2015-02-28 05:47:12 字数:2248 阅读进度:4/99

仔细收拾好了床褥,上上下下的检查完毕,顾惘才安心睡下,辗转了半夜,都没有睡着,到底是心中有点不着前后,只好盘腿开始打坐,直到暮色微明,太阳中云层中腾出一线金光,橘红色慢慢的染红云彩。

顾惘从床上站起来,精神还算清爽,一晚上也足够他缓冲这个消息了,回到了过去!以顾惘的性格来说,比起一开始的诧异,后面层层验证下,反而是对未知莫名的兴奋,可以称之为肾上腺素飙升,情绪微亢奋,时光的逆转,几乎是给了他一切的优势。

他知道未来大势的发展,知道将要发生的江湖大事,并且,顾惘嘴角慢慢翘起,他应该可以抹杀掉那些如跗骨之蛆的‘妹’吧。

那些给了他一大片阴影的,天生丽质的,国色天香的,倾国倾城的,闭月羞花的,无处不在的,‘妹’!

顾惘推门走出了厢房,早晨的新鲜空气飘散着一股花草的味道,现在正值夏天,种满花草的草地看起来一片绿茵。

顾惘对着一个仆童招了下手,站在门侧的仆童连忙迎上来,躬身道:“顾公子有什么吩咐?”

“你家少庄主在哪?”顾惘问道。

仆童道:“少庄主在何处奴才也不知道,顾公子可先用了早膳在去寻少庄主。”

顾惘颌首,吃了早膳便直奔书房,他那混蛋爹顾上铭大约就在哪里,一路行来,柳絮时不时飞过面前,顾惘看似无意,却小心的一一避过。

柳絮山庄,百年前便是因柳絮而起的家,才有此名。百年前一役,在江南,蛮子进犯,占秀美江南为据点,一路势如破竹,顾家太祖爷爷,兵不血刃,屠尽一城。靠的就是柳絮山庄立名之物,名‘柳絮针’,细如柳絮绒毛,注入顾家特有的棉柔内力,无声无息进入人体,破坏经脉血管,要是涂点毒在上面,更是件大杀器,六月飞絮满城,漫天都是白色的柳絮,一城无一生还,虽然事后太祖爷并没有接受朝廷封赏,只拿了皇帝亲笔写的牌匾‘柳絮山庄’,但当年所为,一直被江湖中人排挤诟病,直到顾太祖爷仙逝,在江湖上的处境才好了一点。

屠城那日,十人中有五人是江南人,顾太祖爷为此郁郁不欢半生,而江湖中有柳絮之处,江湖中人莫不小心翼翼。直到太爷爷亲创柳絮剑法,不在用柳絮针,才开始真正在江湖中有了地位。

顾惘再次轻轻避过身边的柳絮,身为柳絮山庄的少庄主,他自然比外人清楚柳絮山庄的j□j,说是不再用柳絮针,但每一代顾家人从小都练柳絮针,十岁后用柳絮针的内力底子开始练柳絮剑,两样不耽搁,互辅互助。

到了书房门口,顾惘加重了脚步,走到书房门口敲门。

“进来。”顾上铭的声音从书房里传来,顾惘推门走了进去,书房里的采光很好,但是门窗全部都紧闭着,还是有些黯淡,檀木书桌上立着个铜花烛台。

一个身穿紫衣的女子正拈着一块芙蓉糕在喂他的父亲,顾上铭则一脸惬意的表情坐在凳子上,一口口的吃着妹子喂的糕点。

喂,够了!像这样的妹妹制造机,顾惘看见调情画面仿佛都能看见一个个妹妹从生产线里送出来。

想到这,顾惘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在以前,他根本没什么机会接触这个爹,就算被母亲冷落,想要和别的孩子一样,和父亲很别扭的撒撒娇的时候,他都没有见过这个风流的父亲,所以他独立得很早,因为生下来就爹不疼娘不爱,除了小时候奢望过亲情,后面基本就没有再起过这样的想法。

现在完全有机会和他接触了,而且还是和二十年前的爹接触。

顾惘吃早餐的时候侧面打听了一下,顾上铭今年才十九,大顾惘两岁,算算也正是顾上铭继承庄主之位的时候。

而现在顾上铭现在只是少庄主,明显顾惘来的时间很好,可以赶上他爹的继承典礼。

看着有客人进书房,那名紫衣女子自觉的退出了书房,临走前顾上铭还不忘轻佻的抛个媚眼给她,紫衣女子则一脸羞怯的模样,端着瓷碟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

顾惘看着顾上铭的模样,内心产生了一种诧异感,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他爹顾上铭十九继承柳絮山庄,而他的奶奶,顾上铭的母亲,正是死在继承典礼后的当晚。

对,是奶奶不是爷爷,第五代柳絮山庄庄主是女人,顾家顾锦,死在儿子继承庄主之位那一晚,之前缠绵病榻良久。

顾上铭比想象中要淡定,很淡定的在和女人跑媚眼,十九岁的少年没有因为母亲的病情而露出任何一个儿子该有的担忧。

而且看起来是个浅薄的草包,别开玩笑了!如果真的是这样,二十年后那个叱咤江湖的妖孽男人是哪里冒出来的?

顾惘忍不住感慨,年少这种东西真是有够轻狂的。看看顾上铭现在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不,他爹什么时候不轻狂?=皿=

顾上铭看着顾惘,轻佻的笑道:“贵客从何处来?怎么在我顾家禁地下出现。”

顾惘知道顾上铭现在是在盘自己的底,如果说错,估计就不能待在柳絮山庄了,只能去柳絮山庄的地下待着。

眼似寒冰的看着顾上铭,带着几分漠视道:“九涧。”气势不能弱下来!保持屌炸天的主人气势,就算是撒谎别人也得郑重的思虑你的话后,才下定论。

顾上铭瞳孔一紧,看向顾惘的表情却还是若无其事,道:“九涧?九涧是顾家禁地,非庄主不能上,你怎么上去的!”完全是在转换话的意思以达到套话的目的啊!

顾惘知道现在多说多错,一扬手,一股劲风袭向顾上铭,顾上铭利落的一脚踢在书桌上,向后一翻,避开了顾惘的攻击,刚站稳的顾上铭正欲发动反击,眼角处却看见几枚细小隐秘的针钉在地上,顾家代代相传,暗中修习的武器,柳絮针!

这几枚针,加上那些可能性无限大的设想,完全可以成立了!

顾上铭对着顾惘恭敬的行了个礼,顾惘虽然知道不合礼俗但只好生受了。

心中却又一万匹草泥马蹦过……

他不会折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