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小说: [知父莫若子]爹爹别闹 作者: 阿子夏 更新时间:2015-02-28 05:47:14 字数:2287 阅读进度:6/99

顾惘坐在椅子上道:“你好好在脑中回忆,有什么模糊或偏差不明的地方都可以问我。”他在拖延时间而已,得拖到顾锦驾鹤西游为止。顾上铭闭上了眼睛,开始回想。

练武之人都爱武功,甚至有些是爱武成痴,用柳絮剑法的最后三式留顾上铭半晚应该没有问题,顾上铭的脸映着烛光,眼下泪痣衬着白皙的皮肤,薄薄的嘴唇紧抿着。难怪他爹能给他生那么多妹妹,这张脸拿去勾女人真是太够本了。

门被推开,这一次又是絮娘,她脸色惨白道:“庄主,庄主,前庄主她叫你过去。”

顾上铭一惊,起身就匆忙的向外走,椅子腿在地上发出一阵刺啦声,絮娘跟在后面连忙喊道:“庄主,前庄主不在卧室,在天水井,你走反了。”

顾上铭连忙掉头,向着反方向走。

顾惘也赶紧跟了出去,习习凉风铺面而来,跟着顾上铭一路脚下生风,赶到了天水井旁。月光从天际洒下,青石板铺着的基座上开着一口井,顾锦正半伏在那口井边,绿油油的苔藓沾着潮湿的水迹,锦带和衣诀裙摆像是绽放的花朵,黑色的发丝中有着几缕白发。

旁边是棵参天大树,树冠展开,把天水井都罩在了下方。

“娘,娘……”顾上铭走上前小心的唤道。

顾锦的手腕轻轻动了动,慢慢的撑起身体,发丝滑落在身侧,像是将要枯萎的花一样,颓败,却艳丽,她轻轻的说:“铭儿,过来。”

顾上铭走到顾锦身旁,眼角的泪痣似血,顾锦伸手摸上顾上铭的脸颊,奄奄一息的说:“铭儿,柳絮山庄的未来就在你手里了,娘生来是女子,只能尽力保住祖宗产业,却……却无法将之名扬天下,柳絮山庄历来艰难……为娘的更是给你,给你添了不少阻碍。”

说着从怀里取出一个玉佩,动作缓慢得像要停止,一点点的递给顾上铭。

“若是当真无法渡过难关,玉佩保你一命……到了那个地步,要归隐还是继续争斗,你自己选择,为娘也不会怪……你。”

玄黑色的方形玉佩在月光下流转着玉质的温和光泽,上面刻着一只好像是睚眦的动物体态。

顾上铭把接过玉佩 ,反手握住顾锦的手:“娘,你别说了,我叫杨伯来给你看脉。”

顾锦摇头,淡淡的笑道:“娘早该死了,不过是记挂着你还没长大,你现在长大了,娘已经没有余愿了,你记得……去九涧后。”

她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顾惘,没有说下去。

顾上铭点头道:“孩儿已经知道九涧后是什么了,娘你放心。”

顾锦的目光一点点黯淡下去:“知道了……就好……。”

说着低头看向井中,那一轮弯月倒映在黑漆漆的井中。

没想到至死都未见到他……

顾锦叹了口气,抚着顾上铭脸颊的手蓦然垂下,还没有落在地上,就被顾上铭接住,轻轻的放回她身旁。

“娘,你就睡吧,柳絮山庄的事不用再劳烦你了,你不用在为了柳絮山庄……强撑了。”

顾上铭垂着的头没有半点表情,过了半响,他站了起来:“前庄主殁,广发丧帖,告知天下。”

不知何时,陆昌景已经站在了一旁,静静的看着顾上铭,喊了一声:“庄主。”

顾上铭转身离开,顾惘跟着顾上铭离开,一路看着顾上铭的背影,顾惘知道他在心中难过,找了个借口就回了自己的厢房。

回到自己的房间,顾上铭把门反锁,裹着丝绸被子睡下,安静得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这个时候让他一个人呆着最好,安慰不是顾上铭需要的,何况他们现在只是建立起了可以信任的关系,感情上来说却基本没有。

六月十一日晚,柳絮山庄前庄主殁。

顾惘很庆幸,因为有外人在而没有直接说出九涧后是什么,而误导了顾上铭,让他钻了空子。顾惘庆幸顾锦就那么死了,而不是纠缠到天明才死,至少成全了他现在的处境。

顾锦死了,原本每一代庄主继承庄主之位的时候都要广宴天下英雄,现在则换成了一场丧事,该来的都要来,不过是换了个名头而已。

六月正是柳絮纷飞的时候,满庄上下,挂满白绫,每人都穿着白衣,一片惨淡的模样。

陆伯负责打点丧礼上下,一直没有看见顾上铭出面,要是问庄主现在在哪?陆伯只会说庄主在忙,而顾惘知道,顾上铭在……睡觉。

顾惘坐在小板凳上,看着抱着被子睡得正香的顾上铭,原本束起的头发散开 ,散漫的铺在床上蔓延开来,闭眼时看得见睫毛很长,眼角下是那颗如一滴血的泪痣,恬静精致。

“承受力好也不要这样吧?快起来了。”顾惘看着床上的顾上铭道。

顾上铭懒懒的爬起来,宽松的领口岔开,露出大半个雪白的肩膀,一旁的丫鬟上前开始帮他整理衣冠,他则是斜着眼似有若无的甩了两个勾魂眼给丫鬟,丫鬟脸上一片绯红,给他系袍子的手都是抖的。

顾惘一脸黑线,娘都死了,就不能消停一段时间在勾搭女人吗?

“行了,你们出去吧。”顾惘对着丫鬟道。

两名丫鬟有些恋恋不舍的退出了房间,顾惘看着顾上铭道:“你快点把衣服穿好。”

顾上铭下床,就站在顾惘面前把丧衣穿好了,用白色发带简单的把长发绑在身后,简单的丧衣也被穿出了一股白衣妖孽风。

顾上铭看向顾惘道:“走吧。”

顾上铭是主,他算是客,顾惘很有自觉的走在顾上铭身后侧旁,到了灵堂,漆黑的棺材放在正中央,棺前传来一阵阵小小的啜泣声,顾惘看向陆伯,问道:“哪路高人,来得那么快?”

顾锦昨晚才殁的,连夜发出丧帖,现在应该还有许多远处的没有接到丧帖,怎么现在就有人来哭灵了?

陆伯小声的回答:“就住在柳絮山庄下的村民,以前受过夫人一点微末恩惠。”

走到棺木前,跪着的是个楚楚可怜的少女,眉目精心描过,看见顾上铭的到来,双目含泪道:“顾公子你节哀。”

顾惘的心被刺激了,为什么丧礼上都会出现这些烂桃花?就算倒贴,也不要倒贴倒别人家丧礼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