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小说: [知父莫若子]爹爹别闹 作者: 阿子夏 更新时间:2015-02-28 05:47:16 字数:2040 阅读进度:9/99

在闲散又紧张的操蛋感中,顾惘度过了这一天,直到夜里,陆伯对顾上铭说,“杨家的人来了。”

马蹄声在上下响起,远远都是一股风尘仆仆的味道扑面而来,深夜的树林里惊起一片鸟影,据顾惘所了解,所谓的杨家,是在二十年后依旧存在的泉封山以南杨家,顾惘记得杨家和顾家关系很好,每次他爹去杨家,杨家就搞得像拜堂一样喜庆,哥几个在一起勾肩搭背笑的非常猥琐,也不知背后有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

众人都说那是邪魅狂狷,顾惘也以为自己看错了,冷眼继续仔细瞧了瞧,明白那样的表情就是猥琐,不过是在邪魅狂狷的脸上出现的猥琐。

而这杨家和顾家的关系就要说到,顾上铭娘亲顾锦的姐姐——顾歆,她早年嫁入了杨家,算起来两家还是有点姻亲关系的。

厢房和接待的问题陆伯都已经安排好了,顾上铭则是在喝着早晨荷叶上收集的露珠炮制的清茶,一脸惬意得要飞起来了= =

茶香混合着荷花淡淡的香味,若有若无的飘散在室内,顾惘看了两眼,觉得顾上铭真是有够淡定,伸手给自己也倒了一盏,端起来轻轻抿了两口。

真棒!

味道还是很不错的,可絮娘却看得眼睛都直了,有些忐忑的说:“庄主,顾公子,你们都不紧张吗?”

两人抬头,用同样平淡的口气道:“紧张什么?”

不就是嫁入杨家的那位和顾锦有点仇吗?顾上铭的大姑母,顾锦的嫡姐。

顾家历经数百年,第二十七代之时,顾家长子死于非命,除他以外,再无男丁,仅留下了三个女子。嫡长女顾歆太为傲气,心胸狭隘;嫡系小女顾菡则是完完全全的大家闺秀;唯独庶女顾锦颇像男子,性格刚硬果断,却是最适合的继承人。

顾太爷为扶助顾锦,防止内哄,将身为嫡长女顾歆远嫁他方,就连妹妹顾菡也未能逃过一劫。

可惜那如花似玉的顾菡出嫁不到五年,夫家就惨遭江湖灭门,顾菡也死于那场灾难。顾歆,顾家嫡长女,怎能甘心?如若是自己坐上家主之位,今日顾菡定能安然无恙。何况原本理应继承家业的,不本该就是她吗?她可是——顾家嫡长女!!

仅仅为了成全一个庶女……自己的亲妹妹竟然如此早逝。

三个女人一出戏。

顾惘用折扇斜斜抵在下巴上打了个呵欠,回到二十年前,他可不是来替顾上铭解决纠纷的,顾上铭,顾家的庄主如若这点能耐也没有就没资格说是他顾惘的父亲了,他想那么多干什么?他的敌人只有那一堆妹妹的妈!想起还赖在顾家不走的那两个女人他磨了磨牙。她们该不会趁自己不注意,直接爬床吧!想到这顾惘整个人如同惊弓之鸟,忽然警惕了起来。

作为顾家的隐世高手,保卫顾家庄主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嘴角轻轻翘起,他想到非常不错的主意,一个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主意。

脚步逼近,直到门口出现了一行人的身影,大部分都是颜色单调的长袍,黑或白款式简单,掺杂着一些绣银线的花纹,整体还是低调奢华有内涵的。

到了灵堂前,和顾上铭随便打了个招呼,就接过一旁侍人递过来的点燃的香,薄烟寥寥升起,每人各握三支,给顾锦上了香,唯独站在一旁的女人,眼角有着松弛的浅纹,看着顾锦棺淳的眼神刻毒狭隘,带眼神中着一种解恨的情绪。

顾上铭先出声道:“大姑母好。”

顾歆转过头看向顾上铭,冷冷的应了一声,没有说其他的话,倒是让旁边的人看着悬心。

一旁上好香的男人转头看向顾上铭,刚硬的脸上露出爽朗的笑:“铭表弟,好久不见。”

“表哥,好久不见。”

顾惘定睛看了他爹的表哥一会,记得这个男人叫杨源龙,二十年后的杨家掌权人,每次一见到他,就得乖乖的叫杨伯,然后接受对方身为长辈的问候和表示赞扬看好的话语。

‘啊,顾惘啊,一转眼就长那么大了,真是一表人才,青年才俊啊,江湖以后就是你们的江湖了,我们老了,不中用了,都得靠后辈了,呵呵呵,杨伯对你的期望还是很大的,你不要辜负杨伯对你的期望啊……’然后顾惘就保持面瘫冷脸的模样,后起之秀的震慑之力更加强。

面前这个青年,就是那个总喜欢对他淳淳教导的杨源龙啊。

这样的感觉很微妙啊!

顾歆在一旁,看着顾锦面前插着的香,有些喜气的道:“好妹妹啊,姐姐一路快马加鞭,终于是赶上你的丧礼了,看见你躺在里面了,姐姐真是安心了啊。”

这个语调和这样的语句,听得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皱了皱眉,絮娘一看就止不住要喝骂出声,却被陆伯拉住。

杨源龙轻声喝道:“娘!”

顾歆冷冷一笑:“知道了,我和个死人置气都见不得吗?”

顾上铭一路都坐着,淡定的喝着茶,表情没有什么变化,顾惘比顾上铭还要淡定,端着茶就和佛爷一样,一口一口的抿着。

杨源龙看着顾惘问道:“这位是?”

“哦,这位,是我们的表弟,顾菡姑母的儿子。”

顾惘端茶盏的手一顿,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喝茶,妈蛋,膝盖好疼。

事先其实都是有打算好吧!冒充被灭门的顾菡遗腹子,这样随便编个借口,岁数也对得上,而且无从考证,谎本身就是圆的。可是,为什么不告诉他?

所以?现在他是他爹的表弟?

辈分要被玩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