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小说: [知父莫若子]爹爹别闹 作者: 阿子夏 更新时间:2015-02-28 05:47:24 字数:3293 阅读进度:17/99

顾上铭站起来,把香插入香炉中,寥寥落落的烟丝丝缕缕的浮在他的面前,半垂的头很认真的在看着香炉,眼角下的红色泪痣在淡雅烟气的氤氲下,秾丽得像是血液摇摇欲坠一点。

插好了香,顾上铭回头看向顾惘,问道:“你有什么看法?”

“为了维持现在的状态,,就算你去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可是如果不去,顾家在江湖上的地位更加会是一落千丈。”顾惘把两人都心知肚明的情况说了出去,却没有说到底去不去。

顾上铭选择当个‘废柴’庄主,而名义上来说,顾家现在就两个人了,顾上铭和旁系的表弟(其实是亲儿子)。如果顾上铭不能出风头,那么谁来揽住风光呢?明显只有顾惘可以做门面了。

可是对于一个‘废柴’的庄主来说,有一个揽尽风光的‘旁系’是有点危险的事,尤其是这位‘旁系’能力他还没有摸清。

顾惘把问题推回给了顾上铭,他要顾上铭自己做选择,是对他的防范多一些,还是信任多一些。

顾上铭没有回答,转身走出了灵堂,顾惘出现得太巧,他一出现,他娘就死了,顾惘的出现正好契合着换庄主的时间,而且这个男子很危险,他和顾惘相处了没有多久,出现了很多失控的事情。

顾上铭想起那天晚上他帮顾惘解催情药,就觉得自己手贱,当下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就酿出了那样的错事,虽然事后两人都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模样,但是要说内心没点尴尬才怪。

他现在对于顾惘这个少年,已经起了很高的防范了,并不觉得对方会对柳絮山庄不利,但是心里开始有种奇怪的抵抗感。

会下意识的相信对方,然后在用理性反驳回来……是病了吗?

何况今天顾惘和颜丽娴最后的对话他也听见了,颜丽娴说得对,如果顾惘去了,只要他想,揽尽风光并不难,如果众人对顾惘的认可都超过了他,如果众人都对他说‘你比顾上铭优秀’这样的话,顾惘会不会起异心呢?

顾上铭不知道,所以没办法回答……

甚至对顾惘没办法保持基本的应酬敷衍,的确是有点危险啊!

顾惘一路跟在顾上铭身后走着,两人都没有说话,顾惘眯眼,眼神有些危险的看着走在身前的削瘦的少年,直到顾上铭走到了房门口,回头问道:“你还有事吗?”

顾惘拿出怀里的白瓷小瓶:“你的药。”

顾上铭面上的表情温和了一些,看着顾上铭手中的药瓶说道:“一点小伤,已经好了,不用再上药了。”

顾惘走到顾上铭面前,两人靠得很近,顾惘说:“习武之人最怕身上有伤,落下一星半点病根就不好了。”

接过顾惘手中的药,顾上铭低声说了声谢谢,转身就进了房间,而顾惘也跟着顾上铭进了房间。

顾上铭有些疑惑顾惘怎么也跟了进来,在疑惑之外,或多或少还有些防备。

“你自己擦药不方便,我帮你擦吧。”顾惘道。

“不用了,不是很麻烦,我自己擦吧,而且我伤也已经好得差不多了。”顾上铭有些拘谨的答道。

顾惘挑眉一笑的看着顾上铭:“哦,刚才你不是说已经全好了吗?怎么现在只是好得差不多?”

被顾惘挑出前后矛盾病句的顾上铭有点尴尬,却没有再说什么,顾惘拿过药瓶,白瓷的小瓶很是精致,瓶身像是白玉一样洁白,顾惘把摩挲手上的瓷瓶,对顾上铭道:“脱衣服吧。”

被顾惘坐在圆倚上,手中把玩着白瓷小瓶,嘴角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笑意,然后对着他说“脱衣服吧。”这样让人浮想翩翩的话。

顾上铭脸上一红,但是想到之前也是顾惘给他涂的药,心中释然的解开了上衣,像是层层剥开的精致礼物一样,一点点拆开上面的包装纸。露出了精致的皮肤和匀称的上半身。

随意的把衣服放在桌上,顾上铭坐在顾惘面前,侧对着他,把腰上还有些微瘀痕的地方面对着顾惘。

顾惘挖出一块药膏,慢慢的涂抹在顾上铭的瘀伤出,一点点的把药抹开,细致的,缓慢的,用手指磨蹭着顾上铭腰间的肌肤。

上次只是抹药和按摩了两下而已,这一次却过分了很多,奇异的手法带起酥麻的痒感,原本就敏感的腰侧肌肤,更是放大了这样的感觉。

被这样痒的感觉刺激的指关节一收拢的顾上铭却不敢过多的表达出自己的情绪,奇异的感觉让他觉得羞耻。

顾惘用手接触着这片肌肤,轻轻的按压着,一点点的用力,感受着这样美好的手感。

顾上铭的气息开始有点不稳,手指抓住手下的衣袍,带出一片布料的皱褶,烛光照亮着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青铜的烛台高高的立着。

在烛光下,原本有些苍白的肌肤像是玉一样漂亮,半垂的睫毛随着腰上的动作轻颤,

他在努力飞忍耐着,即使顾上铭的动作开始带起一些奇怪的感觉。

顾惘看着手下了肌肤,眼神深沉了几分,忍不住加大力度的按在肌肤上,蹂躏出一大片的粉红色颜色像是顾上铭胸前两点颜色浅淡的粉红。

“抹好了吗?”顾上铭声音中带着不易发现的轻颤。

“嗯……”顾惘像是在思虑一样,鼻音很重,尾音拖得长长的,“你先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觉得是去好呢?还是不去好?”

顾上铭猛地一把捏紧手中的衣服,就要忍不住把衣服扔到顾惘脸上的冲动了。这个人,居然在现在来问他这个问题,说是抹药,却弄出这样奇怪的感觉,还在这个时候来要他做选择题,是故意的吗?

“你想当庄主吗?”顾上铭有些恼羞成怒的对顾惘问道。

顾惘听着顾上铭的一下怒气的问话,突然发作,一把把顾上铭按在了桌子上,眼神暗沉得危险。

j□j的上身抵在放着衣服的桌子上,冰冷的感觉突然贴着肌肤,让顾上铭起了一阵鸡皮疙瘩,顾惘加大手上的揉捏力道,把顾上铭的腰侧全部蹂躏得泛起了粉红色。

顾惘j□j着上身,被按压在桌子上,墨色的长发蜿蜒展开,像是小蛇一样的纠缠着。雪白的身体在黑漆的桌子上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衣冠楚楚的少年则站着他的身后,一只手制住他的身体,另一只手在他腰间揉捏着。

顾上铭觉得这一刻不是自己疯了就是顾惘疯了!他居然被这样子按在了桌子上?花了几秒钟接受事实的顾上铭明确的发现谁都没疯,这个是事实,他被这样羞耻的按在桌子上,上身还没穿衣服。

顾惘用力在顾上铭腰间捏了一把,让顾上铭也忍不住皱眉,顾惘一脸无谓的说:“我如果想要当庄主的话,我有很多机会杀了你,就算名不正言不顺也没有关系不是吗?这里可以是柳絮山庄,也可以是柳树山庄。没人会来管不是吗?”

瞬间清醒过来的顾上铭强装淡定了问道:“药抹好了吗?”

顾惘听着,想来顾上铭已经明白了。但还是在顾上铭的屁股上惩罚性的轻拍了一下,那种紧实的触感,和柔软相结合,并不矛盾的让人觉得手感很好。这种打自己爹屁股的奇妙感觉让顾惘觉得很好,有什么放在面前,却在扭曲,顾惘偏偏喜欢那样一种开始扭曲的感觉。

窗外的风扬起,却没有吹进顾上铭的房间,房间里还是一片沉静,两人之间的动作没有发出什么大的声响,顾惘退开半步,放在了被钳制的顾上铭。

没有反应过来的顾上铭眼角微睁大的发着楞,j□j的上半身还伏在桌子上,长发披散在光洁的背上和桌子上,脊椎的弧线很好看,因为比较瘦的原因,肩胛骨也比较明显,恩……算是很性感的。

顾上铭趴在桌子上楞了一会反应过来,赶忙爬了起来,穿上了原本在身下有些压皱的衣袍,表情中带着些不明显的委屈。

虽然先用那样的话问他的是自己,但是顾惘怎么可以这样……

顾惘伸手帮顾上铭理了理衣服的皱褶,顾上铭低着头,不敢面对顾惘的眼睛。

其实他根本没有想到顾惘会放开他,如顾惘所说,柳絮山庄可以是柳絮山庄,也可以是柳树山庄,得到这块肥肉,把肥肉做成什么菜都是别人的自由了。

他以为顾惘不会放开他的,就像他说的,杀了他,庄主之位就顾惘的了,顾惘有这个能力来夺走柳絮山庄,不管是什么名义。

并且,不止今天一次,之前的很多次,都有机会可以杀掉他……

柳絮山庄的夜很静,只有远处传来的轻微虫鸣鸟叫,天色墨黑,像是浓墨泼染,只有几颗碎星在天上,今天没有月亮,树叶在风中摩挲发出沙沙的声音,苍穹间广阔的原野,曲折回廊亭台楼阁的柳絮山庄。

顾惘替顾上铭整理好衣衫,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絮娘一路飞奔而来,裙角上沾满了尘土,发鬓歪斜,额头上全是汗珠,喘了口气才结结巴巴的道:“庄主,庄主,不好了……前庄主的遗体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