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小说: [知父莫若子]爹爹别闹 作者: 阿子夏 更新时间:2015-02-28 05:47:33 字数:3307 阅读进度:26/99

众人把两人围了一个团转,花云面色吓得有些白,却强笑着拿着酒瓶,给顾上铭斟满了酒被,芊芊玉指颤抖间,在酒杯外落下片片水泽。

她一个卖笑的,看见这样的场面难免紧张,虽说双方势力一眼便可看出轻重,但是还是遏制不住身体的反应。见惯了的是女人家柔肠百转的恶毒,男人甜言蜜语的虚伪,端得是长袖善舞。但是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明晃晃的刀对着人的事情。

顾上铭低声安慰道:“别怕。”

花云便轻轻的躲入顾上铭的怀中,一副寻求保护的模样,满园j□j关不住的打扮,加上一枝梨花春带雨的姿态,平常男人早就忍不住扑过去了。

顾惘看着花云在顾上铭怀里瑟瑟发抖,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离顾上铭最近的一个男人见不得在面对刀子还抱着女人一副很潇洒模样的顾上铭,冲上去一个横劈,双臂用了十成十的力,要是杀猪用这个劲,一刀绝壁能把猪劈成两半。

顾惘知道顾上铭是不会出手的,伸手拿起桌边的酒杯,弹到了朝顾上铭劈去的刀上,酒杯挡住了劈下的刀锋,把男人震退了好几步,炸裂开的碎瓷片四处飞溅,在好几个持刀男人的脸上都划出了划痕,还有一个被击中了眼睛,捂住眼睛的手指缝隙间冉冉的冒出鲜血,哀嚎声在雅间里响起,很是瘆人。

杨胖子躲在属下的身后,毫发未伤,对着众人下令道:“拖拖拉拉的干什么?是不想活了吗?快上去杀了那个黑衣服的啊!!!”

只要他不告诉这些只有蛮力武功的蠢包,面前的人是柳絮庄主顾上铭和最近江湖上的新起之秀顾家旁系顾惘,他们就会乖乖的向前冲,不会有什么顾虑。

杨胖子打算得很好,前提是,这里除了他,其他的都是弱智。

顾惘武功很好,是杨胖子上次见识过了的,但是他没有想到,有好到这样的程度,几乎是一瞬间,原本桌上被摆成一排的杯子全部飞出,每一个白瓷小杯击中一柄刀,被击中的刀刃上有着一个和酒杯一样大小的缺口,碎裂的瓷片漫天的飞溅,亮晶晶的像是玉屑。

原本打算进攻的人看着刀一愣,在刀上那一块缺口边,布满了裂纹若是在进攻,轻轻一碰就得土崩瓦解。

几个人对视的一眼,做出了一个围攻的暗示,像是变幻阵型一样,围绕在顾惘身旁,顾惘原不打算要他们的性命,不过是各有其主,也不必相互为难,没有直接把酒杯扔向人,而是把酒杯扔向刀,是在给他们一个善意的警告。

没想到这群人心眼太死,明知道是不可能赢的结果,却还是想要一搏。

或许能赢呢……?

有不少的人在这样不知好歹的想法下,功成名就。也有不少人在这样的想法下,青山白骨。

但是明显面对着顾惘抱着这样的想法是行不通的,他们可能连青山白骨都赚不到,只能曝尸荒野。

顾惘出来的时候没有带剑,倒是顾上铭带了一把装威风。他不是那些拿剑当命的剑客,能不带的时候,他几乎都不带剑在身上。

从顾上铭身边抽出那把剑,投给顾上铭一个眼神,那片深色的海洋里,那么几分朦胧不清的安慰,顾上铭从里面读出了一句话来:

“别担心,我会处理好。”

仅仅一个眼神而已。

顾上铭回了他一个表示知道了的眼神,让顾惘感慨,有家室就是麻烦,自己这个爹真是让人闹心。

顾惘抽出了顾上铭的剑,剑刃出鞘就寒光铮铮,顾惘的身形翩然若柳絮,几个轻巧的折身动作,就一剑封喉了。

剑刃上没有一滴血,可见是多快的速度。顾惘本不是嗜杀之人,但是眼前的人,若是不杀,他们也绝对不会退,只有杀了才最干脆。

地上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堆还没上去体温的尸体,鲜血苒苒的从咽喉处涌出,像是地下的泉水在往上冒,眼睛还没来得急闭上,带着死前那一刻的惊诧。

杨胖子也没有想到,知道顾惘武功好,却不知道是那么好,好得过分了。

他带来的人都已经躺在地上了,现在只有他一个人还站着,杨胖子见势不好,转身就想要跑。顾惘一剑扔过去,盯在门框边,拦下了杨胖子的脚步。

顾惘上前抓住杨胖子的手臂,勒住轻轻一翻,在袖袍下,十指翻飞的点在杨胖子的身上,点完后就松开了他。

杨胖子被吓得一身冷汗,一被松开了跌在了地上,然后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顾惘回身把剑插回顾上铭身边的剑鞘里,对顾上铭道:“走吧。”

顾上铭斜斜的看了顾惘一眼,那样的表情衬得鲜红的泪痣像是要往下滴落一样。

他没有回答顾惘的话,松开怀中的温香软玉,起身往外走。

在下楼时,顾惘看了一眼还昏迷在一旁,没有人去帮扶的霭乾,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对老鸨道:“你给小四治好病,养养伤,等他痊愈,就放他出楼,这里的钱应该都够了。”

老鸨接下银票,乐滋滋的对顾惘道:“若小爷喜欢?小爷何不直接把小四他接走呢?”

“不用了。”顾惘拒绝道:“你按照我的话做就好了。”

说完跟随顾上铭向外走。

顾上铭在后跟着,直走到了花云楼外,顾上铭才状似无心的问道:“你刚才对那个杨家旁支,用的是什么手法。”

顾惘知道顾上铭不会看出那是什么,敷衍道:“分筋错骨手的一种而已。”说着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想起杨胖子看自己家爹的那种眼神,声音骤然阴冷了几分:“那个杨家人自然得慢慢折磨,一下死了不可惜了吗?”

顾上铭唔了一声没有说什么,他只是见顾惘的手法奇特,就拿来当话题一聊而已,顾惘如此回答了过后,两人就在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

他心里有些烦躁,想起刚才顾惘在花云楼里的行为,抱住那个小厮,给钱为那个小厮付药费,付赎身钱。

他和顾惘此相处的时间也不短了,从来没见过他对谁那么热情,说话时能多给你个有些暖意的眼神就很不错了,甚至很多次都没有对他这个庄主留什么脸面,现在偏偏对个小厮那么好,莫非……顾惘真的好男色?

顾惘只是看顾上铭的模样有些烦躁,不知道他是在想什么,如果知道了,肯定找个桌子来,现场摁一次桌子。

顾惘的衣袖下的手指白皙,指尖却是泛着红色的,他对杨胖子使的那个手法,不是分筋错骨手,是分筋裂骨手,很明显,一听就比错骨要凶残。

和分筋错骨手的立即见效相比,裂骨手是慢慢的见效,一天天的从身体里面溢出的疼痛,骨头在身体里慢慢的裂开,直到七日后,全是没有一块完整的骨头,才死去。

这样的阴毒功夫,明显不是柳絮山庄的功夫,这个分筋裂骨手,江湖上很少有人知道,这个是北方冥宫的功夫。

顾惘狐朋狗友多,偏生就有一些冥宫的人,而且是写不拘小节的人物,顾惘以前跟着那些朋友练过很多邪门的小功夫,今天用在哪个胖子身上倒是正好。

敢打顾上铭的主意,不让他痛苦致死就不舒服。

外面的天色已近完全的黑了,花街里灯火通明,金粉纱帐,荷花纸灯,莺莺燕燕,笑语嘻嘻,脂粉的香气在空气中蔓延,里外一片人间天堂的景色。

凉风扑面而来,远处的民居在黑暗中显露出几点零星的光芒,顾惘和顾上铭并肩走着,突然发现了一个事情。

他比顾上铭要高一些,顾上铭原本就是和高的,长身玉立,一副偏偏公子的好皮囊。

小时候顾惘一直是在仰望着顾上铭的,大家都在说他的丰功伟绩,大家都在说他的容貌魅力,所以顾惘有曾仰望过这个父亲一段时间。

直到妹妹的魔咒诞生,顾惘才开始对顾上铭不满。

记忆中一直很u上铭一直高,就在前一段时间都还觉得顾上铭比自己高的的顾惘发现顾上铭竟然比自己矮那么一点点。

就算是个神话,也不是处处都可以独到的神话嘛。

啊喂,比对方高而已,你在得意什么??!!!

走出的巷子,一道身影悄悄的跟在顾上铭和顾惘的身后。

顾惘猛的回头,朝着虚空中一拍,隔空击中了那道身影。

“哎哟。”是林婕的声音。她跌在地上,抱着被打中的地方躺着。

顾上铭看着躺在地上的绿色身影,问道:“你跟着我们干什么?”

“哎哟,哎哟,好疼,肋骨肯定断了!!!”林婕没有回答问题,反而是这样嚎道。

顾上铭有些责备的看了顾惘一眼,怪他怎么下手那么重,顾惘冷笑一声,对地上的林婕道:“不要演了,我知道跟着我们的人武功不好,根本没有用狠劲,要是这样都能受伤,林姑娘还是一个人去过安生日子吧,不要跟着我们受罪了。”

地上的林婕猛的蹦跶起来:“我好了,没事了。真奇怪啊,看来我是天赋异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