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小说: [知父莫若子]爹爹别闹 作者: 阿子夏 更新时间:2015-02-28 05:48:07 字数:3367 阅读进度:29/99

絮娘看着顾惘有些冰冷的说:“我在这看着吧,顾公子你虽然武功好,但是伺候人却还是不如我们这些做奴婢的……”

顾惘打断絮娘的话:“我要是想做什么,你在这也拦不住我。”

絮娘抬头怒视顾惘半响,然后慢慢的平静下去,努力压制着道:“是,那我告退了。”

看着絮娘离去的背影,顾惘对着絮娘道:“庄主现在情况不好,修书回柳絮山庄,让陆伯带人前来。”

小哑巴在门口守着,李壮也出去了,絮娘握紧了拳头,整个手都在颤抖,最后猛地回头看着坐在床上的顾惘,咬牙道:“请问顾公子,为什么不回柳絮山庄,而是继续去武林大会?庄主身中重毒,难道回柳絮山庄不更好吗?!庄主现在去武林大会已经没有意义了!顾公子如此不顾庄主也急切的要去是为什么呢?!”

絮娘告诫着自己,现在想要庄主安全,只能依靠顾惘了,但是事实却让她无法忍耐,她忍不住的把心中的对顾惘的不信任全部叱问了出来。

顾惘没有那么好的性子,若是以前,那个下人敢如此来叱问他,下场无疑是死,就算他想要放过,柳絮山庄的规矩也不会放过这样不知规矩的奴婢。

但是现在这些人都是顾上铭手下的人,所以不能动,若是顾上铭醒过来,发现自己手下的人被顾惘动了,不知道会怎么想他,难免会生出间隙来。

顾惘把顾上铭抱了起来,手掌贴在他的心脉处,缓缓的运着真气道“你知道庄主中的是什么毒吗?回柳絮山庄就能解毒吗?”

“那么在外面拖着面临危险,还是回到柳絮山庄治疗更加的安全的!”絮娘被顾惘一问,也有些怒气冲了上来,忍不住顶嘴道。

“庄主中的是冥宫的暗长夜,那么你觉得是回柳絮山庄后,让人冲进冥宫夺解药,还是在武林大会去要来得快?”

“北冥……!”絮娘有些诧异的低低的念了一声,看了一眼床上的顾上铭,有些黯然的退出了房间里。

每一届武林大会,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都会去凑个热闹,冥宫乃北方之首,自然也不例外,作为一宫门面而派出来参加武林大会的弟子,自然比起宋柏这样的弟子高级很多,也自然会有解药。

顾惘以前和冥宫接触的时候,就知道冥宫的这个规矩,冥宫弟子,不论三六九等,都可以分配到一份保命的毒药,而能持有解药的,却只有处于高层的弟子才可以。

现在顾惘去武林大会,就是冲着解药去的。

暗长夜药如其名,中毒之人如同陷入了无尽的黑夜中,直到死去。

倒也不会一直昏迷,只是精力不济,会很虚弱,保持着这样的情况,慢慢衰弱,五天毙命。

顾惘封住了顾上铭的穴道,还用上了专门克制暗长夜的闭毒封穴法,至少可以让他在这样的毒药中活两个月,但是若是这两个月左右不能得到解药,也只怕是回天乏力的。

将顾上铭搂在怀中,传输真气护住他的心脉,然后沿心脉四处游走,顾上铭的眉头慢慢放松,好像不在感到疼痛。

顾惘把放在一旁的衣服拿起,开始给顾上铭换衣服,他出门的时候有把顾上铭散开的衣襟整理好,现在又要再次的打开它。

解开腰带,手从衣服下面穿过腋下,揽住顾上铭的身体,然后一点点的剥开衣服,露出了原本已经湿透的里衣。

白色的里衣已经被汗水全部泅湿,湿漉漉的贴在身体上,被沁湿的布料变得半透明,显出原本颜色浅淡的两点粉红,身体纤细却紧实,匀称漂亮。

顾惘重复刚才的动作,把里衣也脱了下来,因为动作而垂到手臂处的衣袖,让顾惘的皮肤毫无间隙的贴着顾上铭的背。

给顾上铭穿好衣服,絮娘很贴心,给顾上铭拿的不是以往的那些缎布,而是柔软的棉布。

顾惘就这样给顾上铭换好的衣服,然后又输了一次真气,才让顾上铭躺下,给他盖好薄被,他就在顾上铭的身边睡下了。

一夜都睡得不安稳,顾上铭半夜总是哼哼唧唧的,顾惘则是躺在,却完全没有睡着。

直到天色将明,顾惘把顾上铭抱起来,走出了房间里,早晨还没有客人,客栈里很冷清,穿着顾上铭薄薄的锦袍,蜷缩在顾惘的怀里,长发散开还没有束上。

早就起来的絮娘李壮等人一看见顾惘抱着顾上铭出来,就赶紧拥了上来,絮娘看了一眼顾上铭身上的衣物,赶忙往自己的房间跑,不过一小会就给顾上铭拿来了一件披风。

絮娘把披风递给顾惘,因为快速的跑动呼吸而有些局促的道:“给庄主披上吧,万一寒气侵体就不好了。”

顾惘接过披风,裹在了顾上铭身上,还特意把披风拉高了一些,挡住了顾上铭的侧脸,散开的头发也遮去了大半的面目。

李壮和絮娘特意起得很早,把退房和收拾马车的事都打理好的,小哑巴在外面牵着马等他们。

他们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等陆伯带人前来了,只能边走边等,他们坐马车,自然不如陆伯等人快马加鞭来得快,陆伯追上他们也只是时间问题。

清晨还没有什么人,早晨的雾气还没有散开,顾惘抱着顾上铭出了客栈,客栈外就是小哑巴在牵着照看着马车等众人出来。

抱着顾上铭上了马车,李壮扬鞭啪的一下打在马的身上,车轮开始慢慢的转动,在青石板铺得整整齐齐的路面上倾轧。

原本只是铺着软垫的车厢里,现在铺着厚厚的好几层毛毡,因为担心天气热而捂出痱子,毛毡上铺着一层冰蚕丝的布料,在上面是一层柔软吸汗的软棉布。

放了一个垫子在顾上铭的脑下,安置着他躺下。

不过是在淮江补给休息而已,却没有想到出现了那么大的一个意外,原本虽然不是活蹦乱跳的顾上铭,但是也算是健康扎实,现在却身中剧毒。

人生总是这样喜欢和你开玩笑,从那一把匕首迎面刺来,然后被顾惘避开,钉在身后的门框上的时候,好像一切就被注定了一样。

被杨胖子打搅,杀掉众人后回客栈,正巧在那样的一个时刻回到客栈,一群纨绔的赌约。

顾上铭睁开了眼睛,车外的太阳已经升起,顾惘打开车上的小窗,让阳光倾洒进来一点。他还很虚弱,像是无力一样,眼睛半睁半磕。

顾惘拿起几个软垫,垫在了他的背上,让他能稍微坐起来。顾上铭却撑起手,自己坐了起来,声音语调掺杂着无力的温软:“我自己还能动。”声音柔软得像是不曾流动的水一样。

“我中的是暗长夜吧?”顾上铭问道,声音温软虚弱。然后像是自问自答的说:“刚开始还没发现是怎么回事,倒是被你的动作吓了一跳,毒发起来倒是很快,一会就倒了。”

顾惘看他散开的头发太过凌乱,把他抱了起来,让他靠在自己的怀中,顾惘则开始给顾上铭整理长发。

顾上铭垂着眼睑,睫毛投出的阴影盖在泪痣上,忽忽悠悠的像是蝴蝶翅膀轻颤。

把头发一点点的梳理通顺,然后拢在一起,用发带轻轻的束在一起,束好后又抱着他躺下。

“顾惘。”顾上铭的声音像是柳絮落在人的心头一样,轻软得让人觉得有点痒。

“顾惘……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他们相处并没有多久,谈不上不是忠心之类的东西,说是对柳絮山庄的责任的话,也没有必要对他那么好。

虽然问出来有些觉得羞耻,但是他很想知道,为什么要对他那么好?

从一开始的相遇,就无条件的把柳残三式给了他,身为暗中的力量,却为他出面压制对他不敬的众人,虽然胆子很大,总是有僭越的行为,但是却从来没有害过他。

就算是顾家暗中的王牌,所谓的保命力量,顾上铭也不认为能够好到这样的程度。

对于顾上铭来说,是真的愿意帮他,没有存着害他的心思就很难得了。可是相反的是,他对他出乎意料的好。

现在也是,根本没有必要亲自的来照顾自己,和絮娘换一个马车,就可以推开这份麻烦,何况让下人来照顾主子本就是应该的事情。

顾惘现在是不知道顾上铭的脑子里在想什么,要是知道,自己也会目瞪口呆,他不过是照顾自己的爹,在相处中自然而然的把自己的亲人归于必须照顾的责任中,自然是事无巨细的对顾上铭好。

可是现在,顾上铭问他,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告诉顾上铭,其实你是我爹,我不对你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有你在我也算是有家室的人,我在这里就你一个亲人,而且你还没有给我生妹妹,不对你好对谁好?

当然不能这样说。

顾惘理了理顾上铭耳边的碎发。

“从我从九涧里出来,会跟随的人,就注定只有你一个。我的宿命,就是在顾家高楼将倾的时候,来和你重振柳絮,重振顾家。”

顾惘说得很温柔,像是会让人眩晕的语调,却是让人无比振奋的内容。

顾上铭嘴角泛起一个笑容,在小窗中倾洒进来的阳光下,温柔却颜色分明到让一切褪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