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小说: [知父莫若子]爹爹别闹 作者: 阿子夏 更新时间:2015-02-28 05:48:34 字数:6674 阅读进度:57/99

顾上铭大睁着眼角愣愣的坐了很久。

一辈子到最后求的就是一个快乐,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为难自己,既然还有希望,为什么要做出这一副难看的模样在这里一个人难过,

顾惘喜欢女人,那么他在没有遇上顾惘之前也不是喜欢女人吗,他既然因为顾惘成了断袖,就可见,断袖这个东西不是天生的,那么为什么顾惘就不能因为他顾上铭而成为断袖呢,

顾上铭心中豁然开朗,原本灰沉沉的心情顿时一扫,竟是从未有过的开怀,脚步便轻快的朝着顾惘的房间而去。

每一步就好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顾上铭觉得原本压在身上的那一片压力全部都消失了,不管如何,他要去面对,要去争取。

如果得不到,只是他不够努力,那么,只要他在努力一点就好了,不管如何,只要他愿意为顾惘付出,顾惘总是会看见了。

没人的心肠是铁打的,是人就终有动容的那一天,顾上铭只要努力的去等这一天的到来了好了。

顾惘房间外,小怜拿着个香囊站在门外,踌躇不定,手中的香囊用的是上好的云缎,但是上面的绣工却十分的一般,有好几处的针脚都很粗糙,这样的东西拿出来,一眼就看得出来是她绣来送人的。

犹豫了半响,小怜终于伸手在木雕的门上轻轻的叩击了几下,轻唤了一声:“顾公子你在吗?”

门外的小怜等了一会见门还是没有打开,却没有离开,而是继续等在门外,她既然敢在顾惘的门外来找顾惘,自然是有把握顾惘现在就在房间里。

顾惘本来喝下了药后在房间里给运行内力给自己疗伤,听得小怜子在房外唤自己,顾惘也没有理会,在运行完了三个大周天后才站起身走去开门。一把门拉开,就看见小怜站在门外。

“你有什么事?”顾惘问得很直接,没有什么心情对她委婉。

小怜脸一红,诺诺了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最后只是把手中的荷包递给了顾惘,顾惘看着小怜手中的荷包,没有说话,也没有接过,让小怜拿着荷包的手一直僵着。

当顾惘的脑回路走上正轨正打算拒绝的时候,一道声音却打断了顾惘将要说出口的拒绝。

“顾惘!”顾上铭就在廊上,一步步走近两人,走进的时候对着顾惘和小怜一笑,眼下泪痣妖娆,继续道:“顾惘,姑娘的一片心意,本就不能辜负。”

小怜一听这话,笑面如花,原本因为顾惘半天不回应的尴尬也因为这个半路j□j来为她解围的人消失了。

但是小怜明显想得太简单了,顾上铭在一顿之后继续道:“但是顾惘你身有重担,柳絮山庄的半个家业都在你的手上,现在想男女之事只怕是早了点,江湖险恶,还是平安渡过保全自身为好,就莫去拖累人家的好姑娘了,我们这些刀口添血的江湖之人,怎么能给人家一个平安喜乐的生活呢?”

小怜一听顾上铭后面的话,脸都快气绿的,原本以为是来给自己解围的人,却没有想到是来拆自己台的人,被他如此一说,顾惘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她的了,从私是,霸业为重,不可因男女之情而误了大事。从公是,我等刀口添血的江湖之人给不了人家姑娘一个平安喜乐的生活。

顾惘本就对她的感觉一般,被他如此一说,就更是没有半点可能了,小怜心里真是恨啊!这人到底是那里冒出来的!这个台拆得太狠了!

顾惘对顾上铭的话表示认同,对小怜表示了自己配不上你种种的话,你可以去找一个能给你幸福一生的人等等,硬生生把小怜一张俏脸气得从红到绿,颜色煞是神奇。

顾上铭看着小怜手中的荷包,嘴角忍不住冷冷的翘起,今天,可是七夕呢。

你是喜欢顾惘的是吧?可是真抱歉,我是不会给你半点机会的。

你的娘得到了我娘等了一辈子的人,而你,没资格再来和我抢!

顾上铭转头对顾惘道:“顾惘,我今日在练剑练到一处,有些凝滞,你到我那处去指点我一下吧。”

顾惘对这样的事情喜闻乐见,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女人的厌恶心态越来越严重了,尤其是在最近这一段时间,若是平常的相处倒没有什么,但是如果一旦涉及情爱,他根本就没办法对女子保持基本的礼貌。甚至会故意的冷落对方,不像以前,就算不喜欢,但是在相处的时候也会有问必答,不会出现不会对方的话,把对方晾在一旁自己不说话注意的情况。

顾上铭和顾惘并肩离开,只留下一个背影给拿着荷包站在原地的小怜。

“他是谁?”小怜对着空气委屈的问了一声。一道黑色的身影便立马出现在了她的身边,答道:“小姐,他是柳絮山庄的庄主,顾上铭。”

小怜嗔怒的道:“我为顾惘和爹爹求情还被爹爹责罚了!他不知道我为了他是如何付出的!还说什么要我找个好人家!那个庄主也是,嘴忒能说了,两个都是坏心肠的人!”

一旁的黑衣人听得自家小姐如此说,一言不发,只是无声无息的隐去了自己的身形。

一路来阳光开得正好,廊上和其他的岩石上,摆着许多册书卷,七夕晒衣晒书,看着到处都是的书,才能真切的感受到现在就是七夕了。

走到了顾上铭的房间,顾惘对顾上铭问道:“你有那里已经开始凝滞了,你先说说你自身体会到的问题吧。”

顾上铭狡黠一笑,眼下的泪痣都在发着光:“我可是为你救你出来才如此说,你还不谢谢我?”

顾惘没想到顾上铭会为了如此小的一个事来哄骗他,顾上铭何时把被女子示爱这种小事看得那么重了?

虽然心中是如此想,但是顾惘还是忍不住对着顾上铭宠溺的一笑,道:“那得谢谢你的仗义援手了。”

两人如此说不上亲昵,却有自是一方说不清的温情脉脉,顾上铭摘下了自己随身佩戴的香囊,递给顾惘,笑道:“我补给你一个吧,可别说我坏了你的好事,害你丢了一个马上就能到手的荷包。”

“你自己留着吧,我本来就不打算收小怜送的荷包,你可是救了我一把,不算坏了我的好事。”顾惘依旧是一身玄黑色的长袍,广袖宽襟,玉冠束发,明明是少年,却有着铮铮的凌厉之气,不带半点的轻浮,都说刚极易折,可顾惘那样的气息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并非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意气,而是一个强者的钢骨,即使是几十年后,这份凌厉都还会存在。

顾上铭着月白的衣衫站在顾上铭的面前,仿佛带着一身的袅袅烟气,露出笑容时恍然若谪仙,不过却是个带着些妖气的谪仙,顾上铭道:“七夕难得有人送荷包给你,既然被我搅合了,我就送你一个,当做赔你了,想来这个七夕应该没有什么人会来送我,你就看着我送一个给你的面子上,回赠我一个。”

顾上铭一顿,眼下泪痣泽泽光华:“这样,我们的七夕都有荷包了,也就不用去和那些女子纠缠了。”

顾惘听得顾上铭的话,自然是动心了,不管其他的如何,就最后那一句,‘我们七夕都有了荷包,也就不用去和那些女子纠缠了。’就完全打动了顾惘,能让顾上铭在七夕不出去乱勾搭女人,一个荷包自然是很值的,至于在听到顾上铭说互相送荷包的时候心中胀满的暖暖的感觉,他觉得那应该是被顾上铭不出去勾搭女人给感动了吧(远目,大概是这样吧......?)

顾惘对着顾上铭认真的说道:“既然交换了荷包,就不要再收其他人的了。”

“好!”顾上铭回答得很干脆。

不管如何,顾惘是说出了这样的话,不管是为了让顾上铭不出去乱泡妹的想法,还是心中那暖暖的感觉促使他说出这样的话,他都是说出了口。

顾上铭看着面前的顾惘,伸手抱住了他,把自己的头小心的枕在顾惘的肩上,道:“顾惘,我好晕啊。”

顾惘伸手把顾上铭环抱在怀中,害怕顾上铭因为头晕而摔倒,然后问道:“怎么会突然头晕。”说着把顾上铭打横抱紧了房间。

顾上铭在怀中仰头看着顾惘的下巴,啊......幸福得已经晕了。

抱进了房间放在榻上,顾惘伸手摸上顾上铭的脉,虽然他看病方面不行,但是大约的感受一下顾上铭现在是什么情况还是可以的。

摸在那突突跳动的脉上,摸了半天也摸不出什么毛病。

顾惘对顾上铭道:“没有什么问题。”

顾上铭看着顾惘专注的模样,挺直的鼻梁和低敛眉眼,认真的感受着他身体的跳动,好找到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顾惘真的对他很好,好到让顾上铭会去怀疑,顾惘是不是也喜欢自己,但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顾惘喜欢女人,而且以顾惘的性格,在喜欢他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对他如此的恭敬,顾惘是一个随性的人,从刚开始要他帮他用手解决,后来又因为生气而他他摁在桌子上就能看出来。

如果顾惘是喜欢他的,现在早已经不知道对他做过什么事了,根本不会有现在的和平相处。虽然顾上铭并不想承认两个男人之间的苟且之事,但是从他发现自己是断袖,并且还打算接受这个事情,甚至到现在还努力的去发展这份断袖感情的时候,他就算是认命了。

他也并不是对男男之间的事情毫无了解,虽然刚开始知道的时候很是不可置信,也很排斥,但是现在面对着顾惘,如果是和他在一起,应该就没有关系吧?

无论他是多么的觉得断袖之间的关系......很奇怪,但是他已经变成断袖了,半路也走不回去了。

顾惘坐在床头给顾上铭把了半天脉都没有把出问题的顾惘终于松开了手,低头见到顾上铭正眼神灼灼的看着他,心口一紧,问道:“我怎么了吗?”

“啊,没什么。”顾上铭感觉脸上一阵发烫,他难道要告诉顾惘,刚才他的思想跑偏了吗?而且偏得没谱,甚至想到了两人在一起后‘相处’的问题。

话说现在离在一起还很远吧!想那么多干什么!脑回路完全都已经接到另一条线上去了好不好!

顾上铭看着顾惘。忍不住问道:“顾惘,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顾惘被顾上铭的问题问得一僵,一瞬不知道怎么回答,该怎么说?说我对你好是因为你是我爹?因为我们有永远都不会改变的血缘关系?

但是如果认真的说起来,好像又不止那么一点单薄的关系。有什么东西搞不懂他是在加深还是在变质,就如同刚开始顾惘可以任由自己的想法,对顾上铭不敬。而现在,他却对顾上铭十分的尊敬,不在有什么逾越的行为。

顾惘面无表情的说道“因为你是柳絮山庄的庄主。”

顾上铭听得顾惘的答案,眼色一暗,却没有说什么。

房外传来一阵轻轻的扣门声,顾上铭说了一声进来,门便被推开了。

进来的人是小哑巴,青色的布衫妥帖的穿在身上,垂着头看不出面上的表情,进来的时候轻扫了一眼顾惘,然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站着。

顾上铭看着小哑巴的沉默,道:“有事就说吧,顾惘不是外人。”

顾惘本在看见小哑巴进来却不说话的时候,他心中明白自己现在应该退出去,但是他却没有动,他想要看,顾上铭怎么说。

而顾上铭的答案让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小哑巴道:“庄主,人都已经准备好了,今晚就可出动。”

顾惘听得小哑巴如此说,心中也有了几分思索,他之前就发现众人的行为有些不对了,大家都在紧张的筹措着什么,但顾惘也没有特意的去探听什么,所以还不清楚他们到底是要干什么。

顾上铭颌首点头,将小哑巴招到身前,递了一张笺纸给他,然后对小哑巴道:“按这上面去做,你去准备好,我给你看你想看的。”

小哑巴接过笺纸的手一紧,把笺纸抓皱了一些,旋即应了一声是,就退出了房间。

顾惘在过程中一言不发,只是在小哑巴退出房间之后看着顾上铭,等他的说法。

顾上铭转头便看见顾惘看着他,眼神平静,没有过多的探索和疑问,但是却很明显的表达了他想要知道顾上铭到底是在干什么,无关这件事,顾惘在乎的是而是顾上铭愿不愿意说。

袅袅轻烟从香炉中丝丝缕缕的冒出,在夏日里平添了几分让人清醒的凉感,应该是加了薄荷脑。

顾上铭笑得格外的妖异的道:“我只是命小哑巴去好好的招待小怜姑娘。”

“小怜?”

“顾惘,小怜可不是一般人?她姓敛,武林盟主敛天瑟的小女儿,呵,叫敛红怜。”顾上铭的声音带着一股浓重的嘲讽,那一身轻轻的呵,带着的轻蔑让顾惘听得心中别有一股意味。

他是第一次听见顾上铭用这样的口气说话,以往顾上铭即使心中不悦,也不过是眼神轻慢一些,从不在话语中表现出来,却没有想到,在提到敛红怜的时候会用上这样的语气,不,与其说提起敛红怜时表现出来的,不如说是在提起姓敛的时候表现得最明显。

顾惘知道顾上铭和敛天瑟之间关系有几分不简单,但是没有想到有到这样的地步,‘好好的招待小怜姑娘’?

顾上铭用这样语气说出来的话,会是简单的招待吗?去和一手遮天的敛天瑟作对,到底是为了什么?

顾惘没有说什么劝阻的话,也没有问什么,只是对顾上铭:“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吗?”

顾上铭听得顾惘如此的说,也没有推脱:“你晚上和我一起去天山下的冰室吧,我要带走一个人。”

顾惘听得顾上铭如此的说,问道:“谁?”

顾上铭偏头看着顾惘,没有束上去的发垂在颊边,眼下的泪痣侧在顾惘的那一边,眼神晦暗难辨的道:“我娘顾锦。”

‘咔嚓’顾惘手中的茶盏发出一声清脆的碎裂声,这个消息对顾惘来说信息量略大,但顾惘是二十年后来的,若是光听顾上铭如此说,绝对会以为顾锦还没有死,但是顾惘在二十年后在顾锦死后就从来没有听到顾锦还曾在哪里出现的消息。

顾锦是死了无疑,那么顾上铭说的这个带回顾锦,应该是指顾锦在柳絮山庄失踪的身体。

顾锦的身体在天山上,那么,带走顾锦的人应该也在天山上,天山的主场是谁的?很明显,是敛天瑟,加上刚才顾上铭的态度和说要好好的招待敛红怜,顾惘能推断出带走顾锦身体的人应该是敛天瑟。

他并不是没用怀疑过,只是觉得太过匪夷所思了。

敛天瑟是他的爷爷?那位从没有再族谱上留下名字的爷爷?

一切都指向这样的推测,敛天瑟带走了顾锦的尸身,敛天瑟对顾上铭一直以来多有关心,顾上铭提起敛天瑟总是不屑的态度,说起小怜时的嘲讽语气。

好像没有什么结果比这样的推测能更加符合事实。

顾惘想起敛天瑟初见到他时露出的和蔼笑容,那时候他们才第一次相见,敛天瑟这个退隐了的一代高手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这个招式有点问题,我来教你吧。”

顾惘甚至一度觉得自己是被天上的馅饼砸中了,他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一入江湖就能得到传奇人物敛天瑟的指导,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气。

现在想起来,也不过是敛天瑟在照顾自己的孙子罢了。

顾上铭看着顾惘捏碎手中的的茶盏,和顾惘有些闪烁的眼神,直白的道:“敛天瑟就是我娘曾经招的那个入赘夫婿。”

顾惘见顾上铭如此直白的对他说了出来,心中顿时喜忧参半,喜的是顾上铭肯对他坦白这样的事情,忧的是他的推测成真的,顾上铭是敛天瑟,他是敛天瑟的孙子这样操蛋的事情是真的。

那么顾上铭要众人做的事情应该就是今天晚上去带回顾锦的身体,小哑巴去‘招待’小怜又是为了什么呢?

顾上铭向来不是那些会拿人短处要挟的人,他让给小哑巴的笺纸上面又是写了什么呢?

顾惘虽然不清楚,但是却没有衍生出多少好奇心,不过是在心中疑问了几句,就将那几分疑问收了起来。

顾上铭坐在木椅上,眉眼笑得像是个小孩一样的得意,他道:“顾惘,你知道我娘她最想要看见什么吗?”

“她想要看见敛天瑟选择,看见敛天瑟在摒弃权欲之外后如何去选择,是她重要,还是他现在的家重要。”

顾上铭掩唇,笑得灿烂,嘴角却有几分凄厉的道:“小哑巴想要看见的和我娘相同,他以我娘的愿望为愿望,以我娘的想法为想法,他是个很不错的仆人呢,敛天瑟若有小哑巴的一半看重我娘,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了。”

小哑巴的身影在长长的走廊中被暗影中被遮盖,手中的笺纸已经被内力震成了粉末,他垂眸,眼神却格外的兴奋。

锦庄主,你想要看的,我替你看着,你未完成的那些怨怼,我来替你一一完成。他既然让你痛苦了大半生,那么,我不会让他安生的过完下半生的。

遥记得很久以前以前,大约是九年前还是十年前的时候,那时候顾锦摸着他的头说:“你是谁家的孩子啊?怎么在这里?”

“怎么不说话呢?是不会说话吗?那你以后跟着我吧,只要在柳絮山庄里做做简单的事情就可以有饭吃了哦。”

“我有个孩子,他比你大一些,你还可以陪他一起玩。”

“顾涯,快去把功课做好,待会再去和上铭玩。”

他叫顾涯,顾是顾锦赐他的姓,他也是有名字的,是顾锦给他取的,他也是有童年的,是顾锦陪他度过的。

他的人生里,迄今为止,慢慢的都是顾锦,没有其他人。

锦庄主,你是不是在天上看着呢?你去了,我便是你的双眼,你的双手,你看不见的,我替你看,你办不到的,我替你办。

顾上铭他现在也像你一样了,我是替你成全他的情,还是替你守护你的儿子不走上歪倒呢?

这些......都不关我的事啊......

顾上铭要分就让他去疯好了,反正,我也是是疯子,你也是。

作者有话要说:很肥的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