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小说: [知父莫若子]爹爹别闹 作者: 阿子夏 更新时间:2015-02-28 05:48:35 字数:4393 阅读进度:58/99

顾涯的动作非常之快,天山之顶上,敛红怜被绑着吊在一颗大树下,顾涯就站她的身边,手中举着长剑横在敛红怜的颈上,竟是随时都会划下一般的紧绷。

敛红怜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她是见过他的,在顾惘的身边的时候,他曾见过他一面,大家都是叫他小哑巴,是顾上铭的奴仆来着。

顾涯手中的长剑寒光铮铮,敛红怜看着顾涯喊道,“小哑巴,你好大的胆子,你既然敢这样对待主子!你家庄主知道吗?!你们柳絮山庄就是这样教下人的吗!”

敛红怜看着横在自己脖颈上的剑,虽然心中心虚,但是还是忍不住拿出大小姐的架子出来,她的爹爹是武林盟主敛天瑟,天山是她的主场,她是主人,而小哑巴不过是一个客人的仆人罢了,两人的身份天差地别,对于小哑巴现在的行为,都可以称为,不知尊卑有序,不知上下有别。

她和小哑巴是分明的两种人,一个尊贵,一个低贱,她又怎么会忍受小哑巴冒犯自己呢?

顾涯听着敛红怜的话,手上用力,在敛红怜的脖颈上留下了一道红痕,血液顺着脖颈细细的流下,吓得敛红怜一阵尖叫,脸色顿时就白了下去,她没有想到小哑巴真的敢对自己下手,要知道,就算是顾上铭在她的面前举着剑,也得掂量一下她的身份,没想到这个大胆的奴仆真在自己的脖子上划了下去,虽然划得不深,但是也是确确实实的出血了。

敛红怜顿时老实了下来,不敢再说什么。只能憋着气,气鼓鼓的等着自己的爹爹来救自己。

不见阳光的天山地室下,顾上铭和顾惘一等人在黑暗中摸索着,顾上铭手中拿着一颗有半个巴掌大的夜明珠,走在中间的位置,照亮了前后,顾惘走在前面开道,李壮在最后当肉盾牌。

通道用青石板铺得平整无缺,墙上是用红砖嵌得死死的,两旁的墙上每个一段距离,还有着一盏琉璃灯。

修葺得很是精巧,在地下修出这样一间暗室,也是很不容易了的,通道里一阵阵的寒气袭来,走了大约有小半柱香之后,面前终于出现了一扇门。

顾惘上前,将手掌贴在门上,内力徐徐不断的运出,那扇石门被慢慢的推动,顾上铭举着夜明珠在顾惘的面前,给顾惘照亮面前的事物。

门才一打开,一大股的白色冷烟就涌了出来,冷得三人浑身都打了一个颤。

这次来的人不多,若是来得多也只是累赘罢了。

顾上铭让小哑巴挟持了敛红怜,而敛天瑟自然也是□乏术,顾上铭给他的是一个选择。

是已经死去的顾锦重要?还是他活着的女儿重要?

顾锦曾经没有机会看见敛天瑟如何选择,现在顾上铭和顾涯来替她实现,顾锦曾经对他太好了,除了入赘的事情,从来没有为难他过一次,除了入赘的时候,也从来没有逼过他一次。

现在,他们来逼他......

天山顶和顾锦所在地下冰室,完全是在两端,敛天瑟只能选一个。敛天瑟收到的威胁信中说得清清楚楚,如果去天山顶就敛红怜的人不是他本人,那么不管什么情况,都会直接杀了敛红怜,他若去救,能救下直接女儿的几率很大,而若他不去,而是假以他人之手,敛红怜必死无疑。

而在地下冰室这边,若不是敛天瑟亲自前来,其他人也没有能阻拦住顾上铭一行人的本事。

顾上铭对这次的行动很有把握,他不认为敛天瑟会为娘亲的尸身前来,若是娘亲活着,倒还是有得选,现在娘亲去了,只留下一个躯壳,选择的余地就太小了。

就算是很重要,重要得放在心尖尖上那一小块软地上的人,也得活着才有那样的重量,活人争不过死人,但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却是争得赢一具死去的躯壳的。

那是他的女儿,他又怎么会放弃呢?

顾上铭等人,这一路顺畅无阻,没有什么人出来阻拦他们的前进。这一次,算家事,只不过是一场比较凶残的家事而已,外人是插不上这个手的,解铃还须系铃人。

众人进入冰室,里面寒气透骨,三人都运起内力御寒,不一会,三人都不觉得冷了,冰室内四周的石砖上都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连头上的穹顶都被薄冰覆盖着。

往里走了一段路,一个透明的棺材就显现在了面前,就如同是普通的棺材一般,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和雕刻,是最简洁的模样,从透明棺材的壁中,能看见在薄薄冰霜中顾锦的容颜。

就如同那时颓蘼天水井旁一样,静静的躺着,面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原本还有着浅浅颜色的嘴唇已经变成了全部的白色,冰霜覆在她的面上,睫上沾着一两点冰屑,寒若冰霜,却依旧保持着生前的美艳。

就如同是被冰封的仙子一样,这样的一个女人,这样的一片痴情,敛天瑟怎么受得起?当初有是如何狠的心?才忍心辜负呢?

李壮对着冰棺跪下磕了三个砰砰响的响头,额头磕得隐隐都出了血丝,才爬起来,道了一声:“锦庄主,奴才我对不住了!”说罢将棺盖推开,然后再不敢冒犯,退在一旁,让顾上铭上前。

顾上铭走上前,伸手在顾锦的脸颊上捏了两下,摸到里面有东西,知道是能让娘亲尸身不腐的宝物。

以敛天瑟对娘亲的执念,这点心思他还是肯花的,一颗能让尸身不腐的珠子虽然是世间少有,但是却并非是没有的东西,顾锦回不来了,一颗稀少的珠子又有什么用呢?

顾上铭伸手至冰棺内,堪堪的把顾锦从冰棺里扶了起来,却听得一声阻拦之声:“上铭,放下你娘。”

敛天瑟来了......

但那天山顶上,敛红怜已经被吊了那么久,手上早已经全部麻了,在天山晚上潮湿的空气中,敛红怜忍不住一个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敛红怜焦急的盼着爹,不甘对着小哑巴道:“喂,小哑巴,你是不是说错地方了,还是你故意调虎离山?把我爹爹骗到了其他的地方去?他怎么现在还没来?”

顾涯嘴角勾起了三分的笑意,说不出是喜是悲,只觉得朦胧得紧,他回头看着敛红怜道:“我可是明明确确的告诉了敛天瑟,天山顶,大榕树下,你觉得天山有几颗大榕树?”

天山上的榕树的确很多,但是所谓的大榕树的话,也就只有这一颗了,大约有四人环抱一般的粗,上面挂满了红布条和木牌。

许多地方的风俗都喜欢在一颗大树上挂上红布条,和一些木牌,木牌上乞求平安或是什么之类的,在当地,那样的一颗树是很好认的,而敛红怜被绑的这一颗树,正好就是肩负这样责任的树,一颗被挂着红布和木牌的大榕树,这样都能认错?

敛红怜忍不住嘟嘴,心中有些懵,却没有直接想到敛天瑟放弃了自己,他是敛天瑟的小女儿,向来被捧在手心里疼爱着,说叫人来救她什么的,她第一反应的叫多少人来,而不是会不会有人来。

她的成长认知让她太有自信了,自信到顾涯在一旁看着心中翻江倒海想要剐了这个女人。

锦庄主等了一辈子,从没有过这样的自信,在关于敛天瑟的事情上,从来不敢说什么一定,肯定之类的话,至死她都没有半点自信,对自己没有,对敛天瑟没有。

而这个丫头,却能如此自然的摆出这样的模样,一点都不担忧,锦庄主,为敛天瑟没有心中上下忐忑不安,患得患失,敛红怜却好似拥有得心安理得,是啊!敛天瑟。是他的父亲啊!

可他也是顾上铭的父亲!锦庄主的丈夫啊!

顾涯带着一点刻薄的笑意道:“敛红怜,你还不知道是吗?对,你还不知道,我的确不是简单的叫你爹来救你而已。”

敛红怜一听,瞪眼看着顾涯,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嚷道:“你真的好卑鄙!下流,被我爹抓住了你,一定要剥了你的皮!”

顾涯让敛红怜把话说完了,又继续道:“这是一个给你爹的选择,在另一个地方,还有一个人在等着他,他只能选一个人,这个点了,你爹还不来,应该是已经做好选择了。”

敛红怜听得顾涯的话,心中一震,连忙的问道:“你还抓了我姐姐?哼,才不可能,就算爹爹去救姐姐,他也会派手下的得力人手来救我!我们可都是爹爹的女儿!”

“很遗憾,你爹是不会派人来的,因为如果来的不是他,你必死无疑,如果谁都没来,你反而有几分活下去的希望,所以你爹爹把你的性命交给了我哦,他只是在赌,我会不会心软,在他选择这样做的时候,他,就已经放弃了你了。”

敛红怜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小哑巴道:“你胡说!能有什么东西!让爹爹看得比我还重?!分明胡说八道!!!”

顾涯遥遥的望着天山中的漫漫黑夜,道:“他在留住他最后一点可笑的残念罢了,你,不比他自己的一线私心来得重要。”

敛天瑟,他,原本就是个如此薄情的人。

冰室中,敛天瑟匆匆赶到,便正好看见了顾上铭在扶起顾锦的尸身,他连忙喊停,匀了两口气,让自己一路匆匆赶来的内心在一瞬回复了平稳。

顾上铭轻轻放下顾锦,让她重新的躺回那一片冰清玉洁的天地中去,看着赶来的敛天瑟笑道:“敛天瑟,我以为你不会来了,但是现在,你又放弃了一个亲人。”曾经放弃了他的母亲,现在,放弃了他的女儿。

“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来的自私。”

敛天瑟的脸在寒冰中显出一种冷凝之色,顾惘仔细的看,发现敛天瑟和顾上铭还是有几分相像的。

从轮廓和俊美的五官,都有着淡淡的影子,只是敛天瑟的身上多了几分沧桑和苍老,还有一股淡淡的儒气,不比顾上铭精致,也不比顾上铭来得惊艳。

敛天瑟脸色不怎么好看,应该是被自己的儿子如此的说而感到不悦,他对着顾上铭道:“既然我来了,你还要带走你娘吗?”

顾上铭的睫毛上沾染上了一些冰屑,敛目道:“敛天瑟,我让你选,是选给我娘亲看的,我要看的是个答案,而不是你选什么,就给你什么,娘是柳絮山庄的庄主,她应该葬入顾家的祖坟里,她的灵牌葬身冢和灵牌应该受到所有顾家后人的敬仰和香火供奉,而不是在这里,在死后才能陪着一个她等了一辈子都等不到的人!”

顾上铭话说得不轻,没有给敛天瑟留半分的脸面和余地,当敛天瑟却没有生气,只是在听到顾上铭说,顾锦等了他一辈子都等不到他时眼神黯淡了一下。

这些本来就是他的错,后来人有他们的看法和评说,而自己的儿子,也是有这个斥骂自己的资格的。

敛天瑟看着顾上铭的模样,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只是道:“人活一世,谁无错?但是有些事情,就算是错的,也得去做,人的一生并非只是有情爱两字,若是为情爱抛却一切,又何苦生为男子?”

彼时他才在江湖上初露锋芒,顾锦便昭告天下,她要找一个入赘的夫婿,纵使心中知道应该果断了了断两人之间的这一段纠缠,他还是没有压抑住自己对顾锦的感情。

那是错的,他堂堂男儿,怎可去当入赘的夫婿?但是他却去做了这件错事,为了顾及他的想法,从始至终顾锦都没有对外告诉别人,他是谁。

他是武林中的一代新秀,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众多名家刮目相看的青年才俊,他生来就注定是要成为一代新的传奇的,他会征服这个武林,改变这个武林,俾睨天下,仗剑天涯。

如果甘心窝在柳絮山庄里,和顾锦安静的过完下半辈子,才是个真正的笑话吧?

顾锦要振兴柳絮山庄,挑着顾家一代代祖先的期望,他想要仗剑天涯,成就一个自己的神话。

从一开始,他们就不应该在一起,但是顾锦坚持,他又偏偏敌不过顾锦的坚持。

就如同那日,顾锦站在柳絮树下,他的眼中满是无奈,却还是屈服于了顾锦甜美的笑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