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小说: [知父莫若子]爹爹别闹 作者: 阿子夏 更新时间:2015-02-28 05:48:37 字数:5794 阅读进度:60/99

敛天瑟听完顾上铭话,不免叹息,这条路有多难走……

更何况,敛天瑟看向顾惘的眼光犀利起来,他从陆伯那里得知顾惘说自己是九涧上下来的人之时,他就知道这个顾惘的心思不纯。

九涧上是何物他自然知道,顾锦曾经为了表示信任,把九涧后的秘密告诉与了他。九涧里根本没有人,

这个顾惘从一开始出现在柳絮山庄时就在撒谎,他又怎么容得下顾惘,,何况现在将自己的孩子迷的七荤八素,也不知使用了何妖术,

刚开始知道顾惘这个人存在的时候,他虽然心中警惕,但是对顾惘还是处于观望状态,柳絮山庄是百年山庄,说不清道不明的纠葛又那里是他能全部知道的,如此想着他便对顾惘没有怀揣多少的恶意。

而后顾惘的种种行为边成一张张笺纸传到他这里的时候他手上的时候,他是开怀的。

顾上铭是何等人?他自然不担心自己的儿子会吃亏,何况有人能帮自己的儿子分担压力,他也是乐见其成的。

但是若这个人从头到尾都是在欺骗顾上铭,居心叵测,来者不善.......

他深吸了一口气,语调变得有几分无奈和怒气的道:“上铭,如果因为他说他是九涧上下来的人,是顾家祖祖辈辈的守护者,所以你信了,但是。”

敛天瑟抬眼望向顾惘,眼神锋利如刃:“九涧上根本没有顾家的人,他不过是冒充的人而已。”

顾惘心中难免诧异了一下,没想到这个时候会被揭穿,但,或许这也好,他与顾上铭的关系发展到这个地步,的确需要好好理理。他刚才的行为已经完全失去了对自身的控制。若是,顾上铭因此不信他。或许……或许……更好。他的嘴角无奈的扯出了一个苦笑,这一切都是他作茧自缚。到底从何时起,他与自己的父亲到达了这一步。

纵使他在恶劣,也知道这是、乱、伦、。他也不过是想着要一个清净的未来,而不全是你妹的世界。所以纵使穿越到这个可能任何一个年轻女子都是小娘的世界。他也只不过是抱着到此一游的心态。

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从他与顾上铭能够无比自然的抱在一起,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吗?

原来他已经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

只是他过去从未担心过突然回去的事情。但现在……他发现,他已经不想离开了。不!或许他真如顾上铭所说,他不该活着回来。他现在不是在帮顾上铭,是在害他!

敛天瑟的话让顾上铭瞳孔紧缩,霎时翻腾了起来,顾惘骗......他...?

顾惘如果不是九涧上的人,不是顾家的人,他的出现又是为什么呢?顾惘说过的那些话,说的宿命,说的守护,又是为了什么?

不!就算顾惘不是顾家之人又如何,他不是傻子,何况,顾惘的所作所为,还不够好吗?看着顾惘黑白分明的眼中是一片坦荡,顾上铭给了他一个依旧温和的浅笑。就算这事敛天瑟所说的是真的,那也是他的家事!轮不到敛天瑟管教。

顾惘的手被顾上铭的手握住,顾上铭没有特别用力,但是顾惘却觉得自己被抓得死死的,顾上铭看着顾惘,甩了一个刀子眼,道:“这件事回去说。”

说着就转头对着李壮喝令道:“李壮,走!”

两人的手掌交叠,紧紧的握住,顾上铭松开了一点点,手指嵌入顾惘手指中的缝隙,两人十指紧扣。

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就算顾惘因为刚才的尴尬而没办法面对顾上铭,也没办法拒绝顾上铭的手。

要知道顾上铭现在是握住了他的手,而不是在知道真相时一爪子把他刨翻在地上就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了,顾上铭能没有炸毛,还是很不错的事情了。他发现自己还因为这样的信任,既然窃喜。那刀子眼,他完全是当媚眼来看。

敛天瑟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紧紧相握住的手,紧皱眉头,即使知道被欺骗都能毫无隔阂的把自己再次交付出去吗?这顾惘当真留不得。

他到底是有多相信顾惘?或者说,他到底是有多爱顾惘?敛天瑟不明白自己的儿子到底是在想什么。虽然这个孩子不是在他的眼皮下长大的,但是顾上铭是什么秉性他却还是清楚的。

此子从来不是好相与的人物,可是现今,情之一字,太磨人。

但现在,他没有时间思考那么多,顾惘有的是时间处理,可是现在敛天瑟更要做的事情是,不让顾上铭把顾锦带走,如果顾上铭所说,顾锦就是他的执念。运气内力,一夫当关,让三人都没办法出去,顾上铭拔剑正要上前,顾惘拉住了顾上铭的手臂,习惯性把他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纵使知道现在要保持开关系,但是顾上铭中了暗长夜的毒太久,现在身体还没有恢复,他不会让顾上铭去冒这个险,虽然敛天瑟绝对不会对他下死手,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不能让顾上铭站在他的身前去战斗。

顾惘从顾上铭手中夺过剑,手腕一转,挽出了一朵如寒霜一般的剑花,剑尖轻挑,冲着敛天瑟的心口而去,来势凶猛,直指要害。

敛天瑟见来人换成了顾惘,心中冷笑,若是顾上铭上前,他反而束手束脚的无法下手,可现在上前的人是顾惘,那就怪不得他了。

胡乱冒充顾家人的身份,居心叵测的哄骗顾上铭,把顾上铭骗得鬼迷心窍就罢了,还把他给带到了歪道上,这样的人,若不除,顾上铭岂不是一生都毁到了他的身上?

顾惘心知敛天瑟对他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反而是处处下死手。顾惘虽然在二十年后和敛天瑟有几分情分,但不代表现在顾惘就会去估计那几分情分,时间,身份都改变了,原本发生过的都还没有发生,两人现在的攻势都是十分的毒辣。若是一招落了下乘,下一招只怕就会一剑夺命了。

只是,这孙子为了自己的父亲和爷爷打架,顾惘真的忍不住苦笑啊。他要折寿了……苍天,他自从穿越过来,就没理清楚过辈分这件事。而也正是因为知道了这是自己的爷爷,顾惘还不想做出这天怒人怨的事情。完全不敢拿出,十成的功力。何况若真让敛天瑟伤了,怕是顾锦活着,会无比难受。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孩子,她谁也不该帮。这事却应为自己而起。

顾惘侧身回转,一剑亢锵的击在敛天瑟的剑上,硬生生的把敛天瑟手中的长剑压弯了。

但老江湖的敛天瑟露出了轻视的笑容,手腕一抖,剑气轰动,用内力把顾惘的剑震了起来,使得顾惘心道不好,他错估了敛天瑟的内力,只能顺势回退,一剑横扫在腰上,若是能中,便可硬生生的把敛天瑟给劈成两半,但顾惘敢出这样的手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击中不了,但若是招式一软,就会完全落了下风,所以两人没有半招松懈下来。

同时顾惘不得不感慨到,自己这爷爷,当真不是简单的人物。他能坐上这武林盟主之位,靠的是真本事。

敛天瑟瞳孔一缩,他没想到这顾惘如此狡猾,现在他也明白了,为何陆伯让他杀死顾惘的时候,为何一而二,二而三的强调到顾惘的厉害。退身格挡,将顾惘的剑挑回,一霎剑身摩擦,发出一阵喀拉的声音,尾音长长的清脆。

两人如此僵持了足足有一炷香,两人都尽了全力,却总是被办法伤到对方分毫,如此僵持,顾惘的旧伤使得,他总归是不如敛天瑟的内息绵长,两人如此的消耗,敛天瑟还能支撑得住,但是顾惘却开始有些跟不上了。

顾惘胸口处的衣料已经被敛天瑟的剑气割破了好几个口子,虎口处也被震出了血。这越打,敛天瑟也越为感慨,他发现,他不得不将这顾惘视为劲敌。每一轮刀剑中,他都必须提起十二分警惕。更何况这顾惘再不凡,再是奇才,也不过是个十七的少年,能在他的手下过那么多招,说出去就已经足够让他扬名江湖了。只是这样的人,为何愿意屈身与顾上铭之下?

可现在不是简单比武,顾惘苦笑道,怕是自己若是一招后继不足,就会死在敛天瑟的剑下。

而就在此时,敛天瑟的剑势居然缓了下来,但内伤复发的顾惘已经避而不及,被一剑划在肩上,鲜血蓬勃而飒出,漫天的血雾让一旁的顾上铭心中狠狠的一揪,还没有反应过来手已经摸上了靴子中的匕首,迎上前去。

敛天瑟收敛了剑势,才让顾惘没有整只手臂被卸下来,只是被划得入了骨,顾惘被自己的血溅在脸上,那样温热的感觉却没有让他的动作停下来,顾惘原以为敛天瑟想要取他的性命,却没有想到他会收手。

敛天瑟仅仅是想要阻难下他们而已......

但是他剑锋中的杀意却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的,顾惘才明白,敛天瑟是动了杀意,但是没有打算真的杀他,他更加在意的是留下顾锦。

敛天瑟看着自己的剑锋切入了顾惘的身体,在没有伤得太深的时候将剑势收了回来,他的确是想杀顾惘,但是不是现在。他只想警告顾惘。

顾上铭原本就对他那没有一星半点的父子之情,满是仇视,若是在杀了顾惘,两人就会成为真正的仇人了。

江湖道义,顾上铭不该出手,可这一刻他在也无法忍受,这个男人居然又一次伤了顾惘,剑刃上还沾着顾惘的血,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滴落,鲜红的颜色鲜明的落在顾上铭的眼中,滴入结着薄冰的青石板砖上,慢慢的凝结,像是在冰霜中一朵朵被凝结的梅花。

挥袖挡下敛天瑟的剑,匕首及短,但是好歹还有几分锋刃在手中,顾上铭虽然武功不如恋天瑟,没有如同顾惘一般的一战之力,但是敛天瑟不会伤他,这是他最大的优势。

可是顾上铭更希望敛天瑟不要把他当儿子,若是对他出手不如就一剑刺了他,他向来最厌恶的就是敛天瑟那装模作样的亲戚,每次看见都如鲠在喉,只希望自己和敛天瑟半分关系都没有。但是现在他却要利用这份所谓的感情啦保护顾惘。

顾惘皱眉,顾上铭现在挡在他的身前,用一把匕首接下了敛天瑟的长剑,虽然敛天瑟没有伤他的企图,但顾上铭的情绪太不够稳定。

敛天瑟看着顾上铭的眼睛在看着他剑刃上的鲜血,心中就知晓不好了。

顾上铭看着敛天瑟更本没有和自己斗下去的意愿。眼神暗沉下来,架住敛天瑟长剑的手不肯松开,敛天瑟不忍伤了顾上铭,场面比和顾惘对战的时候还要僵持。江湖道义,江湖道义,顾上铭讽刺的一笑,趁着这个空隙,用力狠狠的把敛天瑟撞开,大声的道:“李壮,走!”

李壮得令,飞快把冰棺抗在身上,趁着顾上铭为他争取来的空隙冲了出去。他可不管那么多江湖道义,自己只是个奴才,做好份内事就可以。

敛天瑟看着一幕大喊到:“不!”可那李壮带着顾锦离开了冰室,双眼欲裂,内力猛的爆发,将两人给震了出去。

顾上铭和顾惘被震倒,顾惘原本就在顾上铭的身后,顾上铭落下之时,顾惘将整个人都垫在顾上铭的身下当肉垫。

原本的伤口本就血流不止,被顾上铭这样一压,更是猛的溅了一泓出来,在霜白的地上格外格外明显,骤然的一阵疼痛却没有让顾惘发出声音,原本还有些血色的嘴唇变白,眼神却没有半点晃动。

地上那一滩血,让顾上铭赶忙的站了起来,顾惘在顾上铭站起来的那一刻,也站了起来,只是血顺着手臂哗啦啦的往下流,玄黑的衣料被泅湿,颜色比之前看起来还要深邃了几分。

顾惘伸手捂住伤口,顾上铭慌忙撕下自己的衣摆给顾惘包扎,双手因为紧张而不停的颤抖。

他从来不是个会晕血的人,但是在面对顾惘流出的血的时候,内心却感到了一种惧怕,这样的颜色太刺目了,让顾上铭觉得自己会在面临这样的颜色的时候崩溃。他带着不易察觉的哭腔,不停的问道:“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第一次见到顾惘,他是多么一个器宇轩昂的人。而现在,在自己身边后,为了他,一次一次大狼狈。

顾惘捂住被包扎好的伤口,面上却没有露出痛色,一如往常的淡漠,只是脸色不如往日好罢了。

这样坚毅的一个人,如果不是顾上铭亲眼看见了他流出的鲜血,亲手包扎了他的伤口,他又怎么会看得出他受伤了呢?

顾上铭的额上也涔涔的出了冷汗,细碎的头发贴在鬓角边,抬眼看着顾惘的眼神满是伤痛,这个人从来不会把自己软弱的时候露给别人看的人。

顾惘看着顾上铭灼灼的眼神,想要把头错开顾上铭的眼神,却没有办法移动自己的眼神半点,只好说道:“我无碍,这些只是小伤。李壮支撑不了多久,走吧。”

李壮一人带着一个冰棺,情况肯定不善,何况敛天瑟还追了出去,如若两人不快些赶到,只怕才被夺回去的顾锦尸身又会被敛天瑟抢回来。

顾上铭看了一眼顾惘的伤口没有说话,他在为顾惘的伤口为难,现在顾惘又怎么禁得起一战?现在顾惘的伤势,若是再继续去追,只怕也太勉强了。

顾惘心知顾上铭的为难,抿直了嘴角看起来很是坚定的道:“我们去追回锦庄主的遗体,不管如何,锦庄主都得葬回顾家的祖坟里,那里是锦庄主付出了一辈子心血的地方。”

顾上铭心中震动,看着面前这个人,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这个年龄段没有坚毅,伸手牵起顾惘的手道:“走吧。”两人一路速度极快,顺着李壮留下来的指引一路赶去。

李壮留下来的倒不是多么复杂的暗号,而是留下一种香饵,一路细细碎碎的不均匀的撒在地上,看得出是一路随手洒下的。

两人一路跟着香饵,香饵的气味若有若无的飘散在空气中,暗香浮动,淡淡的幽香在树柏中散开,夏日的花草的清香和身旁顾惘身上的血腥味融合起来,是一股美好而让人窒息的味道。

躺在冰棺中的顾锦,拿不起又不肯放下飞敛天瑟,爱成痴的他,堪不破的顾惘。

这样的组合让顾上铭鼻根出骤然的发了一阵酸。

顾上铭和顾惘追寻着那香饵的气息而去,顾上铭能闻见的却只是身旁人身上的血腥味,他仿佛都能看见从他身上掉落的每一滴血掉落在地面上,泥土中,石头上里轻轻溅开的模样。

顾上铭想起娘亲在案前翻看账本的模样,想起顾惘抱住他时臂弯里的安全感。

两人的手紧扣在一起,顾上铭一路失神,但是因为有顾惘引领的原因,还是赶到了敛天瑟所在的地方。

冰棺上面盖着李壮用来垫在肩膀上的软布,布上染着血,凄楚一片。

李壮就站在冰棺前,满身是血,敛天瑟站在李壮的对面原本沾着顾惘血的剑上,染上了更多的血色。李壮看见顾上铭和顾惘赶来,大声的喝了一声:“庄主!!!”脸上血污一片,粗狂的声音满身豪气。

顾上铭听得李壮叫他,提剑便上去替代了他的位置护在冰棺前。李壮见顾上铭接替了自己位置,原本一直绷紧的弦崩碎,高大的身子倒在了冰棺前。顾上铭看他声上的伤口,有被划过的,有刺穿的,而脸上的伤却全部是被剑气给震出的。

顾上铭看着已经变成血人的李壮,在转头看向自己身边手臂上血流不止的顾惘,看向敛天瑟的眼神已经没有了一丝的温度,宛若胡天飞雪,风暴在里面刮起了躁动足以淹没一个人。从怀中掏出了疗伤的药,给倒在地上的李壮服用后,他便扬手抬剑,剑锋直指着敛天瑟。

顾惘看着顾上铭那看着状似平静无波,但实际上却已经是一片暴动了的情况,没有出手阻难。

心结这种东西,解开了就解开了,解不开就得如鲠在喉一辈子。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就要期末考试了,大家祈祷我,不要挂科吧。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