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小说: [知父莫若子]爹爹别闹 作者: 阿子夏 更新时间:2015-02-28 05:48:45 字数:4277 阅读进度:63/99

敛红怜颤抖的靠近了一些,手掌握紧,手指紧紧并在一起,骨节发白。

敛天瑟还在絮絮的念叨着顾锦的名字,眼神中一片混沌不清。敛红怜第一次认识到了什么叫心惊胆寒。

她被绑上天上顶的时候根本没有意识到什么是危险逼近,看见绑她的人是小哑巴的时候,她也没有居心叵测的去想中间曲折复杂的关系。

对她来说,即使刀架在脖子上,也没有让她感受到来自死亡巨大的威胁,她只是心有惊惧而已,而在刀离开她脖子的时候,她心中却是不以为然的‘看吧,就算看起来很危险也根本不会伤到性命’。

她没有意识到小哑巴说的选择有多残忍,没有意识到原来在她眼中那么只算是有点趣的事情会有那么大的影响。

“爹,爹......”敛红怜哽咽的叫着敛天瑟,希望他能回答自己一声。

她颤抖着一步一个脚印的上前,看着地上的人如同魔怔了一般的在地上扒土,嘴里还絮絮叨叨的让人听不清在说什么,天山的风很重,那些呢喃消失在夜风中,敛红怜没有机会去听清。

敛红怜看着他,鼻头一酸,上前跪倒在地上,好让自己能和敛天瑟平视,她小心的伸出手,撩开敛天瑟面前挡住面容的头发,露出的正是那一张熟悉的脸。

敛红怜眼眶发烫的紧。

那总是笑得温和,宠溺的看着自己的爹爹,现在满脸的血迹污垢,即使是她现在就在爹爹的面前,爹爹也像是丝毫都没看见她一般。只是执着的用手拢紧地上的泥土,嘴里喃喃不清的念叨着什么。

敛红怜来不及多想,从怀中掏出自己的手绢,开始一点点的为敛天瑟擦拭着脸庞,她的爹爹啊,那么光华万丈的人物,现在又怎么能蒙上尘埃呢?

敛天瑟在地上依旧在喃喃的念着:“顾锦,顾锦.....”丝毫没有发现有人靠近了他的身旁,还在颤抖的叫他‘爹爹’。

敛红怜方才离得远,敛天瑟的声音十分的轻,被天山上的风一吹就消逝在了风中,走近了些,敛红怜才听到他是在说些什么。

别无其他,就是两个字,一个姓名:‘顾锦’。

这两个字在他那毫无意识的神识中说出来,有着说不出的空洞和苍凉,听着让敛红怜心口一紧,但是却不愿相信自己听到的内容。

爹爹他现在的模样很像是疯了,疯了的爹爹嘴中却在不停重复着顾锦两个字。顾锦啊!那个江湖中标记着一个女子传奇的名称,终身未嫁,只为守护家业。她手段得了,虽然没有为柳絮山庄开拓半分疆土,但是却没有丢掉祖宗留下来的没一份心血。

而现在,自己爹爹嘴里在念叨着那位以逝去的传奇女子的名字。

敛红怜脑中响起小哑巴说的那句话‘选择’!一个选择。

是什么选择,把自己的爹爹给逼成这样了?!自己心中天底下第一顶天立地的爹爹。

一场选择,她被柳絮山庄的人绑走,然后爹爹就疯了,满心满念都只记挂着顾锦两字。爹爹他!和顾锦有什么关系?

敛红怜从来没有听说过自己的爹爹和顾锦有什么牵扯,甚至达到了不熟的地步,若是说起顾锦,也只是和一众江湖之人一起交口称赞,大家说着一样的话:‘那是个奇女子啊!’

可是现在,事情明显没有那么简单!

敛红怜连着唤了几声爹爹,都不见敛天瑟有反应,看着自己曾经威风凛凛的父亲,变成这副模样,敛红怜只觉得心口拧紧。

“爹,走,我们回去,我们先回去。”不管什么事,先回去再说。

可是无论敛红怜怎么去拉敛天瑟,敛天瑟都纹丝不动,像是丝毫感受不到外界对他的动作,完全已经和外界隔离了一样。

敛红怜到底也才十六岁,心中原本受了如此大的冲击,再看敛天瑟半分也不理她,心中那点小小的希翼也全部破碎了,不由得脚一软,跪在了地上。

她跪在地上,上前拽着敛天瑟的衣摆,原先没有落下的泪一时哗啦啦的掉了下来,流了满面,用力的拉扯着敛天瑟的衣摆:“爹......爹!爹,你是怎么了!不要吓小怜好不好?”

“爹,你这是怎么了!你说给小怜听好不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啊!”敛红怜的声音哽咽,说到后面完全破了音,呜咽声声。

敛天瑟丝毫不为所动,手指扣紧地面:“顾锦...顾锦......”

敛红怜见自己的爹爹半点不为所动,拽着敛天瑟毫无形象的呜咽了半响,勉强才稍微收了一点声,却还在止不住一声声的啜泣,因为情绪太激动,而停止不下来,勉强深呼吸了几口,声音干哑的说:

“爹,爹爹,你听我说......顾锦她在柳絮山庄,锦庄主她回柳絮山庄了......”敛红怜才一说出这句话,没有忍住又哭了起来,哽咽得没办法继续说话。

敛天瑟眼神恍惚了一下转头看向她,却丝毫没有认出自己面前的人是自己的女儿,轻笑的呢喃道:“顾锦她回不去了......回不去了.....”顾锦她在天山,永远都回不去了。

敛红怜见敛天瑟根本就已经不识得她了,虽然没有听懂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只觉得更加的绝望,她的爹爹,救不回来了!但是她又怎么会放弃,爹爹是全家人的支柱,是众人最大的靠山,是她在外行走闯祸时最大的护身令牌,他要是疯了,她们整个家族该怎么办。

敛红怜不放弃的说:“爹爹,真的,锦庄主她在柳絮山庄,她两月余之前就已经下葬了,爹......爹,我送你回去吧......”

“哈哈哈......”敛天瑟猛的转头看向敛红怜,哈哈大笑道:“顾锦她下葬了?不......她没有下葬,她在天山,她在天山,你说...顾锦她怎么能入土呢?顾锦她在么能被那些黄土掩埋,永远在地下长眠呢?”

敛天瑟眯了眯眼,看向半空中,眼神恍惚飘荡却又疯狂的道:“她啊,在风中......”说完就这句话头颅半响没有低下,一直在仰头看着半空,像是时间凝固了一样。

敛红怜听得敛天瑟如此说,被敛天瑟所的内容惊得神魂不附体,顾锦在天山?!那句‘在风中’是什么意思?

敛红怜觉得自己的神经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又是惊惧,又是害怕,这样极端的情绪是敛红怜活了那么久第一次的感受到的。第一次遇上大事,就是这样足够让她崩溃的事情。

敛红怜见自家爹爹仰着头看着半空,一动不动,忍不住扑上去抓住敛天瑟的肩膀,用力的的摇晃了两下,终于忍不住的叫道:“爹!是我啊!爹......!我是小怜啊!!!你看看我好不好!!!爹爹,你看看我啊!!!我是敛红怜啊!你的女儿小怜啊.....!你跟我回去好不好?!”敛红怜的情绪接近崩溃,边哭边如此的呼喊着,在空旷的天山中格外的凄凉。

敛天瑟迟迟的没有反应,然后才缓缓的转过头看向敛红怜,反问了一句:“敛......红怜?”

敛红怜连忙点头,眼泪止不住的流着道:“是我,是我,爹,是我,你认出了是吗?”

“爹......你能认出我太好了!爹你没事了吧!”敛红怜方才才感觉到世界一片灰暗,好像什么都没有希望了。而现在上天却好像是开了个玩笑一样,而玩笑开完了,上天又把一切还回来了,只是中间多了几分有惊无险。

敛红怜涕泗横流,狼狈的抹着眼泪,却还是因为敛天瑟恢复了神智而开心的笑了起来。破涕为笑,说不出是好看还是难看,敛红怜小小的梗了梗声音道:“爹,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不要娘亲,不要姐姐,不要小怜了。”

敛天瑟看着敛红怜,没有说话,过了一小会才突然暴起,满脸狰狞的问道:“你怎么没死!你怎么没死!”

敛红怜一看爹爹的状态又开始不对劲了,连忙拉住他,连声道:“爹,你怎么了,是我啊!我是小怜啊!”

敛天瑟狠狠的甩开顾红怜的手,大声的喝道:“敛红怜!你怎么没死!!!”

小怜一时目瞪口呆,被惊得不知道怎么说,整个脑子都已经反应不过来了,自己的爹爹在明明确确的说着她的名字,然后问她‘你怎么还没死’。

“我...我.....”小怜梗着说不出话,看着面前的父亲,那一脸的的愤怒狰狞,她的心在那一刻才真正的冷了下来。

敛天瑟愤怒的指着她,大声的问道:“都是你!一定是你因为你没死,顾锦不肯原谅我,她才离开我的,你为什么没死!你说啊!我明明没去,你怎么会没死!你没死!顾锦她一定以为我没有选她,所以才离开的!!!”

小怜听得敛天瑟如此说心已经全冷了下来,她......终于明白那个选择是什么了。

想起那时以为好奇而偷听到的内容,‘为他好’‘渊源’‘孩子’终于这些词终于在敛红怜的脑袋里串联了起来,顾上铭他难道是......?不,怎么会!

至于那个选择......

提出这个选择的人,还真是残忍啊......

那个人,应该是顾上铭吧!除了他,还会有谁呢?

敛红怜本就为父亲的突变伤心欲绝,但是却发现人心还能再冷一点,一片心如死灰。

敛天瑟还在愤怒的看着她,在叱问她,‘为什么没死?’而敛红怜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就仿佛刚才敛天瑟的情况,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直到敛天瑟一口热血喷在了她的身上,她才回过神来。

强忍着心头的难受,敛红怜无奈哄骗道:“爹,你怎么会认为锦庄主死了呢?她骗你呢。”敛红怜脸皱着,像是哭一样的难看,对着敛天瑟继续道:“她是在跟你置气呢,她就是想要看你难过后悔的模样。”

敛红怜嘴上如此说着,心中却是感到无比的耻辱,她浑身发抖,双拳紧握的放在身侧,心中的恨意翻天!

她何时受过如此的屈辱,原本的世界本是幸福美满的,但是因为顾家人,一切都变了!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

敛天瑟半信半疑的问道:“真的?”

敛红怜道:“是啊,锦庄主现在就在等着你呢,你跟我来就可以见到她了。”

敛天瑟的心智本就因心魔而不通,一听得敛红怜如此说,心中自然是希望顾锦没有死,虽然不合理,但是敛天瑟如同看见希望了一般,还是相信了。

敛天瑟抓住敛红怜的肩膀,疯狂的道:“快走,带我去见她!!!快!!!”

敛红怜见得敛天瑟如此,心中更是苦涩,但是却还是带着敛天瑟往天山上的府邸走。

一路上,不乏还没有下山的英雄豪杰,敛天瑟一身衣衫破烂,上面一块黑一块灰,十分的脏乱,头发披散,蓬头垢面,虽然如此狼狈,但是多看几眼还是能认出来的。

一名提剑的干瘦的男子一把拉住旁边的人疑惑的问道:“你快看,那个是武林盟主吗?”

旁边的人看都没看就说道:“怎么可能是武林盟主,你是没见识过武林盟主的风采!看见个叫花子都敢乱说!”

那干瘦的男子使劲的扯了那人两把,他才认真的看着敛天瑟,看了良久,整个人都已经要木掉了,直到敛天瑟和敛红怜走了过去,他才结结巴巴的说:“难到!......敛天瑟,敛天瑟他疯了?!”

而离他不远处的地方也站着一个少年,在修长挺拔的竹子的后面,一双眸子思量交错的看着敛天瑟离开的背影,而仔细看来,那少年也才十三十四的模样,模样十分的俊秀,一双眼睛轻轻的挑起,有着几分不羁。

看着少年陷入沉思的模样,身旁的两名护卫忍不住问道:“阁主,敛天瑟他......”.

少年眸子动了一下,压低声音轻声的说:“嗯,这江湖怕是要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