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小说: [知父莫若子]爹爹别闹 作者: 阿子夏 更新时间:2015-02-28 05:48:49 字数:3592 阅读进度:68/99

顾上铭瞪大着眼睛,睫毛轻颤,嘴唇仓促的张合着,像是想要说些什么,却只能慌乱的闪烁着眼神。

或许是顾上铭太相信顾惘,居然一时不知道怎么反驳,他是相信顾惘,顾惘说什么,他都是会信的,可是这样的事情,让他怎么信,

顾惘用手撑在他的头旁,另一只手还紧紧的贴在他的肌肤上,那样的细心,却告诉着自己,他与他不可能,不是因为自己是男人,而是因为血缘!

为什么要用如此的方法断他的念头?!

顾上铭伸手抵在顾惘的胸膛上,敛起眼中的氤氲水汽。

顾惘看着顾上铭那变得严肃而又紧张的模样,像是浑身的毛都立起来的小兽一样,顾惘将手移到顾上铭的胸前,指尖轻轻的揉捏着顾上铭凸起的娇嫩的小点,道:“庄主不要因为一时冲动做出决定,你总归是会后悔的。”

顾上铭在顾惘的动作的刺激下羞耻的闭起了眼睛。被放置在床榻上的他,解开的长发披散开,蔓延了半个床榻,靡丽得让人无法移开眼,身下整齐的的被褥被弄得满是皱褶,在顾惘的注视下他的每一寸肌肤都开始泛起红晕。

身上开始沁出细细的汗珠,在这样的情况下,房间里的空气在急速的升温,顾惘的指腹上带有薄薄的茧子,是常年练剑和暗器而生长出来的,那指尖触碰着顾上铭有韧性的肌肤,一点点的向下滑动,在慢慢的触碰着禁忌。

从...胸膛...到小腹...一点点的推进,食指向下带有指引性的贴在小腹上,中指绕着肚脐慢慢的转圈。

顾惘没有经历过j□j,但是不代表他不懂j□j,顾上铭在顾惘的挑逗下呼吸慢慢的急促了起来,洁白的肌肤上泛起淡淡的粉红色。

顾上铭侧头,没有办法直面对视顾惘冰凉的眼神。他与自己不同,毫无任何欲望。

可即便如此,他却出乎俯□,吻着顾上铭的侧脸,一下下的在顾上铭的唇角轻啄,然后鼻息喷在顾上铭的耳侧,温柔却又带着浓浓的入侵的气息,道:“我想要你,发疯的想要你。可也正因如此,我才逃的更远。”

这样的逼视下,顾上铭扭动着身体,想要避开顾惘的入侵,身体被顾惘的话惊起一阵阵的战栗,脚趾蜷缩着,把丝绸的被褥弄得更乱。

而顾惘的眼神却越来越深邃,一眨不眨的盯着顾上铭,仿若只要顾上铭选择抵抗,他就是起身离去,这样的认知,让顾上铭的身体更为紧绷,即便他想堵住自己的耳朵,不要再听到任何关于未来的话。

但顾惘不会停,他淡然的看着顾上铭,手指轻轻划过顾上铭的每一寸肌肤,道:“在二十年后的柳絮山庄,我有着一个对我视若无睹的娘亲,和一个乐于给我生了很多妹妹的父亲。”

“我第一个交往的女子,黄荑,她的母亲叫黄怡。我的朋友,颜华婉,她母亲叫颜丽娴,能谈着琴陪我说话的人,白敏纯,她的母亲叫白如玉,故意引诱我的林珊林娇,她们的母亲叫林劫......她们中,有你很熟,也有仅仅与你有一面之缘的人吧?那些女人,可都是和你生下了孩子啊。”顾惘的眼神很冷,每一个字节都冰冷的没有起伏,看着顾上铭的神色,有着几分恶意的观看欣赏之意。

顾惘把手从顾上铭的小腹处移开,转而执起顾上铭的手,顾上铭的手很漂亮,十指纤细修长,指甲盖是小巧的椭圆形,上面有着像是花瓣一样的淡淡粉红,顾惘将手举到唇边,顾上铭像是感知到顾惘接下来的动作,想要将手回缩,可是看见顾惘那样审视的眼神,只能硬着头皮没有把手缩回来。

“你让我没有办法和女子在一起,所以现在把自己送上来补偿我吗?即使知道我是你的儿子,你也愿意吗?”说着在顾上铭的手背上轻轻的啄下一吻,可不等顾上铭的回答,就接着道:“可是我不愿意,我怕你变得不在是自己了,我怕我突然消失了,你要怎么办。你和你娘一样的固执。”

顾上铭手指绞紧被褥,听着顾惘口气像是若有所思一般说着那些话,眼中却没有半分的融化,看着顾上铭继续道:“你知道我有多厌恶你身边的那些女人吗?原本我以为我只要赶走她们,就会对那些女人毫无情绪,可是在你身边现在的每一天,我只要想到她们的存在,就恨不得将她们粉身碎骨。”

顾上铭身上已经开始开始被薄汗濡湿,听得顾惘的话,抿紧了唇角有些委屈,却没有抵抗顾惘的动作。他不甘心,这些事情自己都没做,为何顾惘要将这些罪盖在他的头上。

顾惘把手放在顾上铭的唇上,用指腹轻轻的磨蹭着,把那颜色柔和的唇摩挲成了艳丽的颜色。

“只因为我想到,未来那些女人会碰你这里。”顾惘指尖在顾上铭的唇上轻轻一点,像是蜻蜓点水一样的轻柔。

然后指尖贴在顾上铭的肌肤上,从柔软的嘴唇,滑到了下巴处,顺着下巴滑到了顾上铭小巧凸起的喉结:“这里。”

手指下滑到胸膛,伸向颜色浅淡的凸起,指腹绕着乳|珠轻轻的打转,神色没有半分好转,愈发的冰冷,从口腔中吐出的话语也更加没有温度,直视着顾上铭的眼睛,手下的力气又重就几分:“这里。”

顾上铭缩着身体,那样的模样像是在保护自己,可是却又没有拒绝顾惘的侵掠,抿紧嘴唇,不泄露自己的喘息和想要从嗓音里溢出来的浅浅哼声,顾惘加重手下的力度,让顾上铭咬紧了自己的嘴唇,才没有让自己的声音泻出。

那个地方本就脆弱娇嫩,被顾惘如此的对待,痛意和皮肤相贴引起的战栗更甚,顾上铭忍住了将要发出的呻|吟声,却没有办法忍住身体本能的反应,身体向后缩去,想要避开顾惘的粗暴对待。

顾惘的眸子更冷了几分,震慑得顾上铭不敢乱动,手指在汗湿的皮肤上一点点的向下推移,移动,从肚脐到小腹,然后点在顾上铭身为男人的命根子上。

“还有这里。”顾惘在那个物件上轻轻一点,就抬手离开了,没有给它半分多余的安慰。

顾上铭咬着嘴唇,在顾惘的手指轻轻的点上那半立起的欲望的时候,压制不住的急喘了一下,却没有想到顾惘只是轻轻一点就离开了,让欲望没有办法得到纾解。

“我就想杀了她们。”顾惘道:“何况我既然可以莫名其妙的出现,也有可能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我承受不起你的心意。我也承受不了若是我消失你会如何。”

看着顾上铭开始被欲望煎熬得焦躁的眼神,顾惘毫不客气的冷声道:“你和女人在一起,用这物件给我生了那么多妹妹,如果真的要和我在一起,那物件你一辈子都用不上了。你只会在我身下一辈子,归我一人。”

顾上铭听得顾惘如此说,身体颤抖了一下,侧头闭上了眼睛,没有说什么,无论如何,他毕竟是个男子,顾惘如此j□j裸的话语,和其间对他的不敬,就足以让他伤自尊了。

“很多事情不会到今天只有的地步的。”顾惘俯身在顾上铭的脖颈上用牙齿抵着噬咬,吮吸,留下一串串的红痕,像是一幅梅花点点斑斓开在雪中的景象,顾上铭头向后仰,像是濒死一般的喘着气,努力咬着下唇,却还是压制不住身体的反应,压制不住喘息的声音从嘴角的口中传出。

“而你却再三的故意引诱我。”

顾惘俯身在顾上铭的胸前,将一边挺立的凸起含入自己的嘴中,用湿软的舌头挑弄着,用牙齿咬着轻轻的厮磨,顾上铭从始至终都只能抓紧被褥,被快感的冲击,连脚趾都蜷得紧紧的。

“我的名字是你取的,你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

顾惘,罔顾,罔顾人伦,这个名声在未来的顾上铭取给敛天瑟的,他在告诉敛天瑟,他就是罔顾人伦的孽子。

可是现在,却成了他和顾惘之间的最好写照了。

整个场面都已经被顾惘掌控住了,顾上铭只能让自己在顾惘的面前不是那么狼狈而已。顾上铭已经信了,甚至可以说是完全相信,不是因为顾惘列出的每一个证据,只因为是顾惘这个人。

顾上铭的肌肤在晃悠悠的烛光下,因为汗湿有着奇异的光华,在宽大的床榻间,顾上铭头上沁出了颗颗汗珠,衣衫也只是勉强的穿着,整个都已经跨倒了手肘上,身体和肩膀全部的露了出来,只有衣摆出堪堪的遮住了顾上铭的下|身的重点部位。

“如今你知道了真相,你还想要吗?”顾惘问时,手伸到了顾上铭的身后食指和无名指顶开顾上铭的臀瓣,中指抵在顾上铭紧闭着的入口,那里在紧张的收紧,顾惘手指在闭合得很紧,未经人事的地方缓缓的打着圆圈。

感受到在边缘处的危险,顾上铭看向顾惘,那样的眼神很挣扎,却没有给出挣扎后的答案。

他对顾惘的心意,促使他成为了断袖,甚至因为这份心意,他可以此般的放下自己的羞耻心来走进顾惘的房间,脱下自己的衣服。

可是,为何结果是这样?

顾上铭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直到现在,顾惘如此的问他,他还是没有说话。

他行为等同默认了很多的事情,可是......他没有给出顾惘要的答案,他不说出口,顾惘就不会放过他自己,顾惘就不会垮过那一道坎。

顾上铭眼角沁出水痕,不甘侧头不去看顾惘,泪珠一颗颗的掉落在被褥上,然后被被褥吸入,泅湿一片暗色。

这时房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来人急切的道:“顾公子,仁知阁来贵使了!指明要找你!我等想要找庄主陪您同去,却找不到庄主!顾公子,庄主你可知道他在那里!”

顾惘听得房外奴仆的话,俯身给顾上铭擦去了眼泪,然后猛地摄住顾上铭的嘴唇,长驱直入,狠狠的在里面翻搅,像是要把所有的暴戾都发泄出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