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小说: [知父莫若子]爹爹别闹 作者: 阿子夏 更新时间:2015-02-28 05:48:56 字数:3889 阅读进度:72/99

天刚微熹,房外传来一声急促又响亮的敲门声,指节敲击在木头上的声音让顾惘马上就醒了过来,顾上铭因为昨天的折腾,反应要慢一些,却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房外的人慌乱的道,“庄主,庄主,有人闯上山要挑战顾公子,可是......可是奴才方才去顾公子的房间,敲了半天的门顾公子应答奴才,奴才便斗胆进去看了看,顾公子他不在房间了,”

顾上铭半睁着眼看着躺在自己身旁的人,慌乱的睁大了眼睛,却在下一瞬,被顾惘圈在了怀中,顾上铭在顾惘的怀中,看着顾惘嘴角的笑意,也跟着笑了起来,扬声对房外的奴仆道:“他既然不在,你来找我干什么?来人既然是挑战顾公子,你便速速去找顾公子。”

那人在在房外就快要叫娘了,呼天抢地道:“庄主,庄主,你快出来吧,有人上山庄下战帖了,说要和顾公子比试,他说见不到顾公子就要让我们整个山庄化为灰烬!但是奴才无能!实在找不到顾公子!现在陆伯在前厅拦着!庄主你快去吧!”

听得如此的话,顾上铭和顾惘对视一眼,顾上铭对着房门外的奴仆问道:“那人何名号?!”

那奴仆急忙道:“霭乾阁主也在前厅,听他说是叫水长天!”

顾上铭一惊,看向顾惘,顾惘眼中一片震撼之色,竟是水长天?霭乾身为仁知阁阁主,他说对方是水长天,那对方肯定就是水长天了。不自觉的又觉得好笑,这柳絮山庄近日可真是热闹非凡,什么人都想着闯一闯。

天下第一名剑,一把寒水剑浪迹天涯的水长天,传说中的剑痴,为追求无上剑道,一生孤独,与剑为伴的水长天。

顾惘心中疑惑,水长天为何而来?若是叶莲心一派的,也不可能现在就发动进攻,他们最快也要明天才能到。

而且以顾惘在传奇中对水长天的了解,他也不是会和众人一起做什么事的人,水长天从来都是一个不屑于和别人合作的人,他信奉的是个人至上的强大主义,在他的眼中只有弱者才相聚在一起寻求团结的力量。

而这样的一个人来挑战,可不是件好应付的事情,顾上铭看了一眼顾惘,问道:“行不行?”很直截了当的问出,和水长天对战,你行不行?行就去,不行就推脱掉。

毕竟对方是水长天,武功在敛天瑟之上,却因为不善交际又对于权势没有丝毫的热情,所以在江湖上一直是个飘渺的神话,而不是江湖少年可以口口相传的励志故事。

敛天瑟是江湖上的传奇,而水长天则是超脱出江湖的神话。

而顾惘现在就要去面对这个神话。

顾惘听到顾上铭问的话,捉狭的笑道:“我行不行你昨天晚上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顾上铭听得顾惘的话,想起昨晚,气恼的瞪了他一眼,扬声对着房外的奴仆道:“你先去前厅通报,说顾公子他速速就到。”

奴仆听得顾上铭如此说,以为庄主已经有什么解决方法了,半点不敢耽误,赶忙的就跑着走了。

顾上铭拿起床头的长袍外衫,披在身上,跳下床,一头青丝披散在身后,顾上铭把剑架上那把摆放了很久的剑拿了下来,掷在顾惘的身上,生气的道:“你快速速去送死吧!”

顾惘拿起掷在身上的剑,那把剑用布整整齐齐的缠在剑鞘上,看不见内里是怎样的,顾惘笑着反问道:“你真的舍得让我去死啊?”

顾上铭瞪着顾惘道:“我是速速让你去送水长天死!”

顾惘几下穿好自己的衣服,道:“是,遵命!”

江湖中人穿衣服不像官宦人家那般的复杂,两人不过几下就穿好了衣衫,衣襟交叠,腰带紧封,衣衫整整齐齐的穿在身上。

顾上铭走在前面,顾惘自然只能乖乖的跟在庄主大人的身后。

转眼到了待客大厅,那大厅中央,站着一个男子,其中一个一身银线绣水流纹的袍子的男子,男子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模样,眉眼中一片冷然,左手中提着一把剑,只有长期握出的光滑痕迹,那剑寒气铮铮,剑鞘上镶嵌的宝石,是寒玉打磨成的。

霭乾听得有人要挑战顾惘,早早的到了大厅,见得那人,直到现在,眉目一直没有展开。

顾上铭一进入大厅,就坐在了大厅的首位,显示出了主人的身份,对厅中的水长天没有一眼的正视,顾惘既然说他可以,他就相信顾惘可以打败水长天,所以他现在没有必要去看下位一眼。

他反而是把眼神放在了霭乾的身上,要知道,这个人,特别的得顾惘的青睐。

从上至下的打量了一番,看不出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来,若再顾上铭飞面前说相貌的优越,就更是开玩笑了。

霭乾紧张的注视着场上的情势,一转头就看见顾上铭在看着他,虽然心中感觉怪异,这庄主怎么不看场中的情势,反而看着他,但是霭乾还是得体的朝着顾上铭问候式的温和一笑。

顾上铭看着霭乾的笑容,便也是回了一笑,同样的温和善意。

而顾惘这里,他不经意的打量了水长天一眼,见到那剑,顾惘瞳孔一缩,尽管方才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可是亲眼看见那神话中的剑,还有那人,总归是忍不住自己那般有些忐忑的心情的。

那剑鞘上嵌寒玉,是寒水剑,见那剑,顾惘就感觉到了一股铮铮寒气。

霭乾在一旁见着顾惘看着那人手上的剑,迟迟不说话,气氛凝固了下来,霭乾心中被这样的气氛也弄得心中紧张,忍不住出声道:“顾兄,这位是名剑榜第二,寒水剑,水长天。”

顾惘听得霭乾如此说,虽然早已经知道了,但是在一次从霭乾口中听见的时候,感觉还是很有冲击性的。

不过,寒水剑,水长天!顾惘心中暗暗思量,不知道这水长天是何意,为何而来,只是看这气势汹汹的模样,一战是不能避免了的。

顾惘半眯起了眼睛,身体紧绷,杀气在两人之间溢出,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何况对方是水长天。

在小时候,听得最多的是顾上铭叱咤江湖的威风,但是他很长一段时间崇敬的江湖人物,是个堪堪压他爹一头的剑客。

便是水长天了,此人剑意凌厉,传说中他只要拔剑,他的强大的剑意就能让人如临冬季,越是功力差的感受就越是明显。

此人为战而战,一生都在追求剑道最高是境界,是个不折不扣的剑痴。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回到二十年前,居然有和盛年时的水长天一战的这一天。

两人初次见面,都不约而同的对对方表现出了杀意,那是强者之间的气息感应,顾惘知道水长天来者不善,他的气息便也无法好起来,顾惘没有语气晃动,不卑不亢的问道:“水前辈此次来是为何事?”

水长天倪了顾惘一眼,道:“你打败了敛天瑟。”那样没有半分疑问,平平的叙述句没有半分起伏。

说罢他举起剑指向顾惘,眉目冷寒,道:“你打败你脸天瑟,就有资格和我一战!”

此话说得十分的狂妄,但是顾惘也没有办法可以拒绝,他水长天,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看着水长天,顾惘知道今日一战在所难免,便道:“若光是比试又有和意思,若有了输赢的计较,那就在输赢上再压点东西吧。”

水长天听得顾惘的话,眼神在顾惘的身上打量了一眼,心中冷笑道:‘此子竟如此的狂妄,不若好好挫一挫他的锐气才好让他知道个厉害!’,便道:“我要你的右手。”

练剑之人,若被废了右手,就等于是被废了一声的剑法,就此一个要求,就可见水长天不是一个好相与飞人物。

顾惘答道:“好,你若赢了,我就断右手送你,可是你若输了,你便为我为奴三年,任听调遣。”

水长天的手放在剑柄上心中怒火难得的被激了起来,心中道:‘好大的口气,竟是如此的猖狂之徒!如此少年就敢放如此大话!’,水长天应道:“如你所愿,只是你若让我失望,我便杀了你!”他放出了如此大的口气,若是输得精彩漂亮,他便断他一手就罢休,但若他放此厥词,却没有点斤两,他就杀了他。以祭自己受辱的剑。

霭乾见得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心中想道:‘若是水长天输了,顾惘就能有一个三年为期的第一高手为奴仆,顾惘自可扬名天下,但若是顾惘输了,只望在场的众人能替顾惘转寰几分!’,于是急忙打断道:“我以仁知阁阁主的身份替你们两人见证,若有一人不守约定,此事就会江湖上人人知晓,不尊承诺的那一放必定颜面扫地。”他很不放心顾惘,毕竟对方是水长天,不是其他人。可是他听得顾惘提出那样的条件,明明应该怀疑的,他却是不由自主的去相信了。

他相信顾惘这样做的原因,顾惘有他的理由,也会有着那样的实力,很不知所谓的在相信着顾惘。

但是,霭乾心中也留了小心眼,他有些不光彩的想到:‘若是顾惘赢了,水长天没有半分反悔的余地,若是他反悔了,便会身败名裂,而顾惘不过是个少年,一个少年输在了第一名剑水长天的手里,拒绝断右手也不会受到什么指责。’

毕竟对方是水长天,没有人会去理解神为什么会输给凡人,而且还不兑现给凡人的承诺,但是所有人都会理解人为什么会输给神,并且那个人拒绝对神付出诺言也会被原谅,因为发出舆论的人都是凡人。

顾惘把手中的剑打开,被布包裹得紧紧的剑慢慢的展开,顾惘抓住那把剑的剑柄,打开外面的布,里面是一把纯黑的剑,古朴简约没有半点的光华。

剑一打开,水长天就迎了上来,那把寒水剑一出鞘,那样强大的剑意让整个大厅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寒水剑上,仿佛还若有若无的缭绕着几缕寒气。

两人出剑,像是石破天惊般的震撼,也像是静谧无声的蔓延,一瞬间的极快,甚至看不见两人剑锋交接处的痕迹,也像是极慢,在互相的眼中,都能清楚的看清对方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

这样的争斗,在两人兵刃相接的那一刻,仿佛输赢就不重要了。

水长天喝道:“好剑法!但是你还得好好的学着!”

但是两人心中都有对输赢的执着,就算是局外人看起来都格外的凶险。两人不过是拔剑后一息之间,就已经交手了好几招。

顾惘道:“多谢前辈指教!”

两人还在缠斗,一时分不出上下高低来,只是剑气凌厉,让桌上的茶盏,由近到远,一盏盏的炸裂,清脆的声音在两人剑器相交的亢锵声中融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