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小说: [知父莫若子]爹爹别闹 作者: 阿子夏 更新时间:2015-02-28 05:49:02 字数:3456 阅读进度:78/99

顾上铭如此想着,心中就开始有几分难受,本不是什么大事情,他也不是什么心胸狭隘的人,但是在顾惘的事情上,他仿佛就是容易这般的放不开,或许就是前人说的

当局者迷吧。

但不论前人说没说什么话,顾上铭总归是真的生气了的,他从温泉便站起来,二话不说,黑着脸就往外跑。

身上都还湿着,顾上铭运起内力,在身上运了两个大周天,热气蒸腾,没一会就全部干了。

顾惘才后顾上铭说完自己的完事,本来挺好的一个诉说过往的时候,却没有想到顾上铭莫名其妙的生起了气来。

为什么???

顾惘现在真是二丈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个时候应该互相的诉说自己的过往,然后在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这样才科学啊!!!

可是再不解,也得先追出去在说,总归是不能让顾上铭一个人在外面乱跑的。

顾惘从温泉水中起来,内力往身上一运,不过一瞬,原本还湿漉漉的衣服就全部干了,伸手在衣服上掸了掸就赶紧跟了出去。

顾上铭一路在前面走着,顾惘就在后面跟着,一路的零星的仆人都不敢看顾惘和顾上铭,看见两位主子的模样,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了,但是还是努力的弯下腰,让自己的身体保持着不能看见主子半点行踪的角度。

一路是小径幽道,草木交错,假山碎石堆叠,柳絮山庄那么多年的积累,哪一个角落修葺得不像是画卷里一般的好看,角落里种着的名贵花草,草地中挖出的人工小湖,这些是先人一代代积累下来的东西,也是让柳絮山庄招来祸患的一部分。

一路的仆人都纷纷退让,他们也不是没有眼力的人,当奴才那么多年,察言观色的功夫多少还是有一些的,这顾公子和自家庄主的关系,不简单呐!

不过再不简单,也不是他们这些奴仆能揣测的事情,他们只能让自己尽量的眼瞎耳聋,不去看这些事情。

顾上铭一路虽然生气,但是看见路上有那么多的奴仆,加之顾惘也一直跟在自己的身后,他心中的气就消掉了很多。

一路走回了山庄,顾上铭的气也消了大半,他生气,与其说是生顾惘的起,不如说是在生自己的气。

他在气自己没有办法参与顾惘之前的人生,没有办法介入顾惘成长的日子。

在顾惘和霭乾相识的时候,他不过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罢了。

走到快要到自己房间的时候,顾上铭在长廊上见得水长天和霭乾还有殷折天,三人坐在长廊上喝酒。

也不知三人从那里摸出来是三大坛的好酒,长廊边上还放上几个玉白酒碗,里面盛满了酒,谁若要喝谁就可以伸手去取。

殷折天看见顾上铭路过,端着手上的酒碗举起手对着顾上铭虚虚的一敬然后道:“顾庄主,来喝一杯吗?”

顾上铭见得众人都坐在一起喝酒,也不客气,在那廊边和众人一起坐下,端起倒好的酒,饮了两口。

霭乾端着碗,看着顾上铭身上像是刚干一样的衣衫和头发,仰头把一大碗火辣辣的的酒液吞了下去。

那火辣辣的液体刚刚吞下去,顾惘就跟在顾上铭的身后,跟着一起出来了,霭乾一见顾惘跟着顾上铭一起从外来,还在喉边的酒液梗了一下,呛得他手抓紧酒碗直咳嗽。

他身边的水长天见得霭乾如此,在他背上拍了几下,道:“叫你小孩子不要喝酒,你偏要喝,呛着了吧!”

霭乾皱着眉应了一声,然后让咳嗽平息了下去,殷折天则是端着酒碗让顾惘也加入这场酗酒活动。

那廊上的位置还很空,顾惘便寻了个空位也坐下了。秋日风景如画,五人并排坐在一起,像是画卷一般的横向展开,众人坐在廊上,手中端着酒碗,顾惘端起酒碗,低头嗅了一下,然后无奈的问道:“谁把后院埋了五年的竹叶青挖了出来。”

水长天和霭乾还有殷折天互相对视了一眼,这时,殷折天指向霭乾,道:“霭乾告诉我后院有酒的。”

霭乾瞪了殷折天一眼,然后指向水长天,弱弱的说道:“水长天先去挖的,然后他才告诉我。”

殷折天猛的一拍掌拍在长廊上,然后看着水长天义正言辞的道:“不告而取是为盗!你怎么能这样呢?你快赔庄主竹叶青的钱!”

水长天看着殷折天那模样,笑着应道:“顾庄主也喝了这酒,这该怎么算?”

顾上铭见得他们几个人嘴贫,摆着手道:“得得得,算我请你们喝的,行了吧?”

顾上铭说着话,其余的人应声的说着庄主好人!

而那殷折天打量着顾上铭,想起方才刚出现的时候,顾上铭那如同在怄气的模样,在看看身上衣衫虽然已经全干,但是还是能看出被水湿过的痕迹,从脚到尾都是如此。

殷折天知道顾惘对顾上铭有不一般的心思,但是他也不是那等迟钝的人,顾惘对顾上铭的这份心思只怕是已经实现了,不过到底是实现到那一步了,就不好说了。

反正是比他好,和傅白保持现在这般的关系那么久了,别说向前迈一步了,就连脚都抬不起来只怕他要是想要抬脚,马上就能被傅白把脚剁了。

但是殷折天看着两人的状况,又不像是在一起了那般的卿卿我我,反而看起来像是闹了些矛盾一样,那么到底是在一起闹了矛盾,还是想要在一起结果僵住了呢?

殷折天被内心的疑问折磨着,忍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们俩......是不是在一起了?”

若是场中有其他的人,殷折天是绝对问不出这样的话的,但是现在场中就这几个人,不说信不信得过他们,一个个眼睛都毒得紧,难道殷折天不问他们心中就不知了吗?水长天眼力是一等的毒,霭乾就算自己没看出来,他手中还有一个仁知阁,难道会半分不知吗?

顾惘见殷折天憋了半天,终于问了出来,很果断应声点头称是。

殷折天听得顾惘的答案一僵,一下子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来得好,要说恭喜吧,感觉又有那么点不对劲,对着两个男子恭喜他们百年好合?还是希望他们子孙满堂?

是那里坏掉了吗?

不过不管怎么说,顾惘现在也算是实实在在的人生赢家了。

不知道这小子得了什么其遇,武功内力涨了一大大大截,拿下了天下第一剑的名次,而且又顺利的拿下了他家庄主,可谓是一路的顺遂,要什么来什么,缺什么有什么。

比起在场众人一步步走起来的坎坷路,也不知道这位人生赢家到底是干了些什么,有这般的奇遇。

但是转而又看见顾上铭脸色不好,双眼中隐隐的带着怒气,两人既然在一起了,那么现在就一定是吵架了。

可转眼看顾惘,他却是半点不悦之色都没有,面色保持平日里的淡漠平和。

殷折天将身子向顾惘那边倾了一些,靠近顾惘压低声音问道:“你家庄主脸色那么难看,你是不是昨晚把人家折腾过头了?”

在场的那个不是练家子,殷折天虽然刻意把声音压低了,但是众人还是能听得一清二楚的,水长天和霭乾都低头去喝酒,一副装作我什么也没有听见的模样,当时却埋头在酒碗中竖着耳朵等着听答案。

水长天原本性子冷淡,但是自从败在顾惘的剑下之后,竟像是一日想开了那般,还是以往的那些秉性,但是表达的方式却变了很多,不再冷着一张脸,和众人待在一起,才有了几分活泼性子,二十七八的年龄才真正的体现了出来,原本那模样,活生生像是三四十岁的人。

听得殷折天如此的问,他也忍不住的去探听消息,八卦的心被悄悄的激发了起来。

而霭乾的心情就很复杂了,他想要知道顾惘和顾上铭之间的事情,不想要自己对于这两个人一无所知,但是却又不想听见顾惘的回答

顾上铭捧着酒碗在手心,没有打断殷折天的问话,他倒是想要听这厚颜无耻的这厮到底怎么回答。

顾惘摇了摇头,对着殷长河竖起了一根手指。

殷折天看着顾惘的手指,纳闷的反问道:“一次?”

殷折天心想不对啊!顾上铭也是个练家子,武功内力都不差,一次怎么能折腾成这样?

顾惘想了想,像是在认真的思考应该怎么回答,然后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的说道:“一夜。”

原本就一直在一旁等着听答案的众人听得这个回答,心中默默的楞了一回,才反应过来,顾惘他说的应该是,一次......一夜......吧。

应该是一次一夜吧,应该是吧......

根本就是啊!应该个毛线!!!

顾上铭听得顾惘的回答,没想到他居然真的会在意说出来,纵使脸皮在厚,身为男子,被另一个男子说出在意的话,顾上铭根本没有办法压制的脸红起来。

顾上铭将手中的酒碗一放,起身脚步匆匆的离开,不去看身后一眼,,在背后,能看见他变得粉红的一截后颈,和同样变了颜色的耳尖。

霭乾看了一眼顾上铭匆匆走开的脚步,然后埋头在酒碗中,只有那清澈的酒水中倒映出了他有些苦涩的笑容,唇角畔那一点点的弧度,满身辛涩,像是僵住了那般,没有办法在张开一些。

殷折天看着顾上铭羞得走开,,直笑着拍顾惘的肩膀,道:“不愧是我的好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