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小说: [知父莫若子]爹爹别闹 作者: 阿子夏 更新时间:2015-02-28 05:49:03 字数:4310 阅读进度:79/99

柳絮山庄一片祥和宁静,只有奴仆和穿着武服的的探子在山庄里来回的穿梭,相互之间传递着情报,像是一张密密麻麻的的网,一层层的向上传递着消息。

而在这井然有序的柳絮山庄半山腰处,却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今日便是那些武林中人订好攻下山庄的日子,众人纵徒上冲,一路到了半山腰没有遇到半点障碍,算得上是一路势如破竹,但是众人知道,难关是从半山腰才开始的。

那些阵法哨点,是在半山腰才开始的,因为柳絮山庄为照顾山下的农户,将上半山布为禁地,山下众人都不可乱入。

下半截山是留给众人可以放牛割草采药用的,此次来的人都是在门派中挑选出的高手,众人脚程十分的快,不过几刻钟就到了半山腰。

像是两个世界一般,在普通人的眼中,一个警告碑的界线,虽然不越过去,但是两处都是石头草木,没有什么差别。

但是在众多的高手的眼中就不一样了,一个碑的界线,却生生的把格局划成了两半,分明还是花草木石,但是看起来却变了那么多。

众人知道这就是第一道坎了,这便是柳絮山庄的凶险阵法了,众人多少也知道几分,顾家的护庄大阵以困为主,当时此次攻打,这些阵法定已经变成了杀阵,不会在那么客气了。

点仓副掌门看着那格局改变的草木看,沉思了一下,然后笑吟吟的转头看向凌云派的掌门,道:“凌云掌门,我等正道之人,就以凌云掌门你为表率了,掌门大能,我等还得多多依仗掌门你的威风了!”

凌云掌门一双虎眼看着那些正目光炯炯笑吟吟看着他的正道人士,笑着应道:“铲除邪魔是我等己任,我自然当是要为此出力的,但是此事还是要众人合力才好啊。”说着就叫出几个名字,让他们入林去探路。

其他的带领人见凌云掌门不肯个人吃亏,也纷纷叫出几个弟子,反正是叫几个无用的弟子用自杀式先去探路罢了,也不是多吃亏的事情,拿废物去当敲门石,他们是不会可惜的。

被叫到名字的弟子都是手脚轻颤,有些犹豫的看着自己家的掌门,那些正道巨头纷纷笑着道:“此次虽凶险,可却是给你们历练的好机会,若是能探出上柳絮山庄的路,可是大功一件,回来本掌门定重重的赏你们。”

那些弟子听得自家掌门如此说,知道此路凶险,但是还是起了富贵险中求的心思,被选出来的众人站成一个半圆形,每一步都走得很慢,慢慢的走进了林子里。

踏入林子,众人平稳的走着,没有见得出半点事,那几名掌门互相交换了眼神,然后跟在那半圆的后面一起进入了林子,其他的弟子也紧随其后。

众人都十分的谨慎,甚至连每一步都是轻轻的,像是担心会惊扰到什么一般,不同衣衫不同门派的人紧紧的靠在一起,仿佛只要能紧紧的和别人挨在一起,自己就会安全几分。

当然,大家最主要的心思是,只要挨在一起,能有个挡灾的,再不济至少也能拉个垫背的。

众人进了林中,都屏息,手紧紧的抓着剑鞘,另一只手握在剑柄上,只待有危险之时,能立马的把剑拔出来。

那古道阁和九华都是剑法了得,靠剑吃饭的主,凌云则是一套掌法威力无穷,其他的有用刀的,有用戟的,可谓是十八般武艺,样样都占。

那万辉派的掌门正好懂一些阵法,虽然他心中希望将会成为自己竞争对手众人能多折损一分就多折损一分,但是柳絮山庄这块肥肉还是很烫嘴的,他自己一个人也吞不下去,不如先互相帮助,等拿下柳絮山庄的时候,如何分利再回说。

那万辉掌门说道:“很是不巧,在下不才,正好懂一些阵法。”

其他掌门一听得他如此说,连连的道:“万辉掌门有如此才能真是我等大幸,此次之行,掌门你功不可没啊!”

但众人心中都在骂道:“老匹夫,会阵法不早说,要等在阵中才说,分明是要让众人承他这个情,在阵中好占得先机,众人也只得听从他的。”

但是场中谁又不是高手?虽然嘴上说着要依仗他,但是又有谁在怕?就算是送死,也不过是死那些弟子罢了。

以他们的本事,又怎会被一个阵法克住?

众人以前面半圆形的人遁作为保障,一步步的推进着,那万辉掌门便边走边道:“这柳絮山庄在暗器阵法等奇淫技巧旁门左道上颇是有研究,而就近来说,阵法一项早已经废弃了很久了,想来众位也是知道的,这阵法应该是顾家先人留下的古阵,只怕已经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的威力,只要谨防踩中机关,或者是在其中迷路,走入死们。”

说着对摘下之间身上的玉佩对着树枝上一扔,让玉佩挂在了树上,然后对着前面的人肉盾招呼了一声道:“你们在前领路,小心一些,待会听我的指令。”

前面的人隔着回头看了自己家掌门一眼,见自己家掌门没有否认,就对着万辉的掌门回应称是。

而在另一边,弥漫满了氤氲水汽的温泉洞中,顾上铭站在水边,唇畔带着笑意。

一声破水声出现,顾惘从温泉中站起,水珠顺着他的头发上一点点的滑落,面上的水珠慢慢流至脖颈,隐进原本就湿透了的衣服里,眉眼中的狠历之色没有因为沾染了水迹而消淡半分。

顾惘方才站起来,整个温泉洞的地下猛地传出轰隆的一声巨响,顾惘在水中的身形猛地向下一沉,那水位也生生的下降了一米。

那温泉入水口原本的涓涓细流霎时变大,想要把下降的水位填补回来,顾惘手撑在岸边,轻轻一跃,就浑身湿透的跳出了温泉中。

机关就在方才......启动了。

林中的一群人还在慢慢的前进着,一路上没有遇见半点危险,但是他们却不敢有半点放松。

又坐了一段路程,大家的神经一直紧绷着,持续了那么久,难免就会开始松懈,而在众人才松懈下来的时候,只听得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枯叶被什么东西压住,然后压碎的声音,和那种反复之间的摩擦声音听得让人头皮发麻。

众人一听,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握住剑柄的手抖已经出了汗,那几位掌门认真的侧耳听了一会。

然后沉着的道:“是蛇。”

众人心中都有几分忐忑,蛇这个东西危险性高不高,得看这个蛇是什么蛇,若是草蛇,来再多都不怕,但是若是凶猛毒蛇,怕是要折损好些人在这里了。

领头人物倒是半分也不担心自己的性命,但是他们这些跟来的徒弟属下可是很担心的。

众人在原地散开,摆出一个圆形的阵,等着那些蛇的出现,那些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逼近,这时候,一个持着环刀男子的惊叫把众人吸引了过去。

那男子分明好好的,却站在原地凄厉的叫了起来,看得一众人得头皮发麻,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众人纷纷去看那人,搞不清是发生了什么,那人为何要此般发叫。

而站在近处的九华授功长老却是眼尖的第一眼发现了问题所在,他提剑上前,在那人的脚边用剑尖一划。众人被九华授功长老的动作吸引了注意力过去,这时才看见,这人的脚边有着一条鲜红的蛇,活生生想是用血浸泡出来的一般,那细小的鳞片发着光,猩红的信子直往外吐,那尖利的獠牙已经隔着靴子咬中了那人的脚。

那样的颜色让众人看得头皮一阵发麻,心中暗道不好,那蛇的颜色这般的鲜艳,只怕是剧毒。

那蛇只露出一个头在外,身子全部在枯叶下埋着,若不仔细的看,很难在枯叶中找到这样一条颜色鲜艳的蛇。

众人纷纷提剑跃起,跃上身旁最近的树上。

一条条蛇从枯叶里冒了出来,没有一会地上便是一片红色攒动了。

方才被咬中的那人却还在地面上,原来刚才大家都在往树上跳,却没有一人去拉那人上来。

那人脚已经全部麻了,见得那么多蛇冒了出来,心中惶恐,顾不得三七二十一,就一阵乱跑,想要离那些蛇远些。

方圆好几百颗树上都站满了人,看上去很是有几分壮观。

清源的执法长老见得那人是清源门下的,生怕他乱跑触动了其他的机关,连忙喝止道:“你且待在原地,不要乱跑!”

那人那里听得那执法长老的话,不跑就是个死,于是步子跨得更大,刚一踩在地上,只感觉脚下微微一陷,然后从前方的地面里射出一支箭,斜斜插入他的额头上,一箭毙命,直直的倒在红色蛇群中。

众人一看情势不好,连忙挥舞起手中的兵器,心中只恨那人,自己去死就罢了,居然还连累他们。

一支支箭矢从地下射出,有些蛇被射中,穿在剑上,然后钉入树枝,那蛇被穿透身体,在剑上还在呲牙扭动着身体,没注意到的人不小心被咬到了好几个,一被咬中,半个身子都麻了,在树上站不稳,纷纷的掉下树。

在地上被毒蛇咬,在树上被利剑射,几乎已经到了两难的地步,也几人见势不好,二话不说就提气踩在树枝上往其他地方跑。

比起死在这里,不如逃跑来得好。

众人被如此一倒腾,想要后退的心思了更重了。

不过半山腰就如此的厉害,着顾家能控制蛇进攻,机关术又如此的厉害,他们只要想一想要和这样的对手作战,心中就没底。

其中一位云光派的掌门见得如此,挡下飞向自己的一支箭,对着其他的领头道:“诸位前辈,我云光派不过是微末之流,式微力薄,想来待在这里也是给众位添麻烦的,我便先行离去,不给诸位添麻烦了。”

说着运起内力,飞身离开,他那一派的弟子,也纷纷的跟着离开,奇特几个小门派见得如此,也纷纷推脱自己能力不足,不想要给大家添麻烦,带着自己的弟子就走了。

几位领头人见得如此,也没有说什么,不过是一些小门小派罢了,去不去都没有影响。

而在树上往下掉落的人也越来越多,有这个掌门的亲传弟子,又有那个门派的练武奇才,诸位长老在一旁看着,心中焦急,此次折损太多,回去要怎么交代?

掉落在地上人都要成为那些毒蛇的的腹中餐,而这时,一人的身体在被毒蛇啃咬的时候,却悄无声息的开始腐蚀。

众人看得一惊,这时,一个个竹筒像是箭一样射在半空,然后炸裂开来,里面的液体四溅开,有些被那液体溅到的人大喊道:“不好,是硫酸。”

众人在树上,落下地就会成为毒蛇的腹中餐,在树上却也得防着箭矢和硫酸,着实辛苦,有一些原本还抱着侥幸心理的门派顿时做鸟兽散,本想要大树底下好乘凉,却没有想到大树也遮不到他们,只好赶紧的跑了。

如此一跑,人就稀疏了很多,去掉了那些乌合之众,没有了方才看起来乌压压的一片人影。

伤亡越来越多,越是如此,那几位掌门长老心中就越是不甘,付出了那么多的代价,不得到一点回报要他们怎么甘心?!!现在的处境越是凶险,就越是让他们对顾家的武器财宝抱有贪图之心。

顾家竟如此厉害,有着这样的本事,越是有本事,那能拿到的东西就越好,这样的念头充斥在众位领头人物的心中。

在山庄中,刚换好衣服的顾惘坐在顾上铭的身边,顾上铭坐在一个躺椅上,悠闲得轻轻摇晃,秋日的阳光从窗口洒进来。

在躺椅旁,一位身着黑手衣衫的男子跪在顾上铭的身边禀告着在阵中的事宜,他的身上还能闻到浓浓的雄黄味。

顾上铭听得他的述说,嘴角泛起一丝平淡的弧度,看不出是什么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