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小说: [知父莫若子]爹爹别闹 作者: 阿子夏 更新时间:2015-02-28 05:49:05 字数:3385 阅读进度:81/99

真相大家都知道,但是在利益面前,真相又算什么呢?

但是顾上铭则厮巧舌如簧,太能辩说了,那万辉的副掌门被顾上铭端着茶杯悠哉从容的说着话的模样给气得脸都涨红了。

他伸指指着顾上铭,心中只恨不得把顾上铭这不知轻重好歹的给撕成千万块,怒气冲冲的指着顾上铭道:“小子你休狡辩!我......”

可那‘我’字卡在喉边还没有说完,就被霭乾的笑声打断。

众人这是第二次遭到后辈的嘲笑了,尤其这次还是个毛头小子,让他们心中更是不忿,想要把这些邪魔好好的教训一下,他们在高位待了太久了,久到几乎就要以为自己是神了,现在却再三的被小辈嘲讽,让他们的心中实在的不能忍受。

霭乾看着那些高人一个个被气得面色涨红,本不想出声打断‘前辈’的讲话的,但是奈何那前辈说得太好笑,他也实在是忍不住,见得这一群叱咤江湖,道貌岸然的正道人士如此狼狈,而且因为被嘲笑,更是气得脸色涨红,那模样看起来甚是滑稽。

霭乾对顾上铭作了一个禀告的姿态,很是正经的道:“顾庄主,这些人聚在一起克不是为了给敛盟主讨回一个公道呢,江湖近期传闻,说柳絮山庄的禁地九涧,藏着柳絮山庄所有的秘籍财宝,没一样都极是动人心弦,他们按捺不住,这是在眼馋呢。”

霭乾如此一说,算是戳中了正道团的利益中心点了,原本在一旁不说话的几位领头纷纷的喝斥霭乾道:“你是何人?我等为盟主讨回公道,是在扬正道的浩然正气,不能让邪魔猖狂忘型,哪里容你等宵小之辈的胡乱揣测!”

他们先被殷折天嘲讽,后又被霭乾讥笑,见得这霭乾不过如此年纪,心中就更是不平了,如此毛头小子,都敢蹬鼻子上脸了。

霭乾起身,嘴角扬起几丝笑容,对着那一众正道人士抱拳道:“在下不才,正是仁知阁的阁主!在下方才当上阁主,想必诸位都还不认识在下,在下姓霭名乾,在此见过诸位‘前辈’了。”

众人听得霭乾如此说,被惊异得说不出话来。

那可是仁知阁的,不是一个混混组织,不是街边卖混沌的店面,而面前的这个少年不过才十四十五一般,竟然是仁知阁的阁主!这样的年纪,得多有本事,或者是多有后台才行?

后辈真的是越来越彪悍了啊!

众正道人士的世界观又被刷了一次。

顾上铭听得霭乾如此说道,,接过话头,做恍然大悟状,然后有些懊恼的道:“可是我柳絮山庄的九涧禁地没有秘籍财宝啊,我顾家禁地不过是祖先曾经呆过的地方,因为后山多凶猛毒物,便被立为了禁地,在下还是第一次听到里面有秘籍这样的说法。”

顾上铭分明是在张口说胡话,那样子做得是十分的真切,那般的懊恼中带着疑惑,疑惑中带着不解,不解中有着遗憾,一副自己就是在说真话的模样。

虽然秘籍财宝等是江湖众人自己意|淫出来的,财宝没有,当秘籍却当真是有的,那柳残三式,不就正好是九涧后的秘籍吗?

在下的众人听得个顾上铭的话,见得顾上铭的那个模样,那些属下都有些动摇了,毕竟顾上铭说得很实在,那个门派没点禁地呢?而被立为禁地的大部分地方都是因为太危险才被立为禁地。

而顾上铭说后山多毒物猛兽所以被立为禁地,这样是很合情理的事情。

那古道阁的领头站出来对着顾上铭问道:“既然如此,为何山下的阵法如此的严密凶狠?若没有秘密需要保护,何必做得如此的严密,从祖上就开始做这样的功夫,分明是心中心虚,想要遮挡秘密。”

顾上铭听得那古道阁的领头如此说,举扇笑道:“前辈此话就不对了,也没有秘密需要保护在下不知,只是在下知道,若没有这些阵法,只怕诸位前辈早已经冲上我柳絮山庄把我柳絮山庄人杀得鸡犬不留了,前辈们心思艰苦,大约是怕又折翼的情况,所以才为我等后人造了如此的阵法吧。”

头领们的心思都很坚定,在他们眼中,不管顾上铭如何合情合理的在说柳絮山庄没有秘籍财宝,他们都是不会相信的,而相反于领头人物,那些弟子属下的心思反而涣散了很多,要知道不管是不是有财宝秘籍,都是没有他们的份的,所以他们心中没有诸位领头那么大的贪念,他们最想要的不过是能活着回去。

而现在一听顾上铭如此说,他们心中便惶恐了,本就是来当垫脚石的,要是辛辛苦苦的把命搭上了,结果自己什么都捞不着,师门也什么都捞不着,都是一场空,要他们情何以堪?

那些门派之间,都开始和自己的师兄弟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要是为了一个根本都不存在的东西把自己搭进去了,可是万分的不值啊!

见得众人心思开始涣散,那凌云派的掌门站出来,大喝一声,把众人的心神一震,让涣散的军心聚起来很多。

那凌云掌门站出来,气恼的指着顾上铭道:“大家不要自乱阵脚,这顾上铭不过就是个废柴,现在是害怕,在讹我们!”那凌云掌门刚一说出来,就自知不好,他如此一说,便等同是变相的承认了他们就是为了秘籍财宝而来的。

方才那古道阁的人在说话之间就掉入了顾上铭的陷阱中,而着凌云掌门更是承认就他们来的目的,凌云掌门只恨之间一下呗这小子气懵了,才说出如此的话,还没有动起手来,在理上就先亏了一等,这样的事情,在一众像是狐狸一样奸诈,泥鳅一样狡猾的老江湖的人生中,可是很少遇见的事情。

在人群中的敛红怜和敛红嫣站在一起,像是鹤立鸡群一般的显眼,却没有引起坐在位置上的少年半分的注意,那端坐在上的少年,依旧一身的黑衣,还是那样的眉眼,那般的冷厉,可是却没有分半点眼神给她。

她身边的敛红嫣见得敛红怜如此的表情,顺着他的眼神望了过去,看见那位上的顾家旁系,传言说他打败了天下第一名剑水长天的顾惘,她冷笑的看着自己的妹妹,道:“红怜,收起你的心思吧!那是顾家的人,顾家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过,全部都得死!”

敛红怜听得自己的姐姐如此说,忍不住道:“姐,可是爹爹的事情和顾惘没有关系啊!都是顾上铭的错!”

敛红嫣听得敛红怜如此说,依旧是冷笑着,道:“你可有亲眼的见着?你如何能证明真的半点也和顾惘没有关系?更何况,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个是爹爹做事的风格,就算爹爹的事情和他半点关系都没有,以他今日的潜力,难道放过他,待他日后来报仇?”

敛红怜知道自己的姐姐说得有理,也不在去反驳,她的确没有亲眼的看见顾惘从头至尾和自己爹爹的事情没有关系,可是她心中却不愿去相信顾惘真的参与了。

感情就是这样的让人变得蠢笨,而敛红嫣可没有自己妹妹的心思。

这敛红嫣和敛红怜不同,她从小跟在敛天瑟的身边,虽然享受的是和妹妹一样的待遇,但是她的注意力却放在和妹妹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上。

当敛红怜在要糖果,在撒娇的时候,她则更关注自己的爹爹在处理什么事情,在绸缪些什么。

而敛天瑟的铁血手段,她也是学足了八九分,今日不管顾惘如何,她和她娘想的一样,便是顾家的人,一个都不能留,一个也不放过。

敛红怜见得自己的姐姐如此,深吸了一口气,将腰挺直了一些,眼神却还在若有若无的看着顾惘。

叶莲心心中已经要被这些人正道巨头弄得郁结了,尤其是拿那凌云掌门,两人幼时相识,他对他向来很有情义,奈何后来叶莲心遇上了敛天瑟,一发不可收拾收拾的爱上了敛天瑟,便把这位青梅竹马扔到了一旁。

现在她需要用人之际,靠着以前的情义,和他那几分得不到就放不下的念想,叶莲心成功的把他拉上了船。

本来还以为是拉到了个好帮手,却没有想到居然这般的无用,一下只觉得自己找了一个废物,心中怄气得紧。

男人终归是靠不住的,叶莲心掏出绢帕,两道泪水在她掏出手帕的那一霎就滑了下来,叶莲心手中捻着帕子,在眼角处擦了擦,然后上前对着顾上铭道:“若说他们都是其他心思的,那我呢?”

看着叶莲心这说流泪就流泪,像是流水般的功夫,一向自持见识过人的水长天也被震撼了一下,要知道他素来是不近女色的,倒是第一次见识女子的这个本领,忍不住对着身边的霭乾悄悄的竖起大拇指道:“敛夫人真能哭。”

叶莲心说着眼泪就流得更凶,凄楚而又咄咄逼人的道:“我那原本叱咤江湖现在却神志不清的丈夫,我一双女儿眼中的英雄,我这个弱女子一生的倚靠,我一家的支柱,现今却落入如此的境地,我与你无冤无仇,我丈夫与你无冤无仇,他平日克尽自职,待江湖众同胞也都是很好的,我只想问问你为何如此?”

叶莲心敢如此说,不过是仗着顾上铭顶不会说出他娘顾锦和敛天瑟之事,才敢如此大胆的说出‘无冤无仇’这四个字。

仇的确是没有,不过是有一段怨在里面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