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小说: [知父莫若子]爹爹别闹 作者: 阿子夏 更新时间:2015-02-28 05:49:10 字数:3449 阅读进度:84/99

那暗器虽然不如柳絮针那般的精妙,但是却也很是厉害的东西了,尤其是上面的毒,若是沾上,只怕人就要没了。

那针凶狠的扑向顾上铭,顾惘和水长天都是高手中的高高手,自然发觉了那暗器。

那暗器射|向顾上铭的时候,在路上还伤到了好一些人,基本只要被那针挨到,不过三息就会倒在地上。

顾惘和水长天发觉了凶险,但是他们离得都不算近,而顾上铭被两个高手缠着,根本没有机会去避开那银针。

而在另一边,霭乾手中捏着玉雕刻的钱币,从方才叶莲心从自己的袖中拿出那铁筒的时候就开始,他就把玉钱币拿了出来,放在手心握住,大家都有各自的敌人,没有精力分神,而只有他最空闲,注意到了叶莲心的动作。

他把那钱币捏在手掌心,然后又放开,在叶莲心射出那细针的时候,他手中的钱币......重新的收回了袖中。

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这是一件很明显的事情。

眼看那针离顾上铭越来越近,顾惘心中急成一团,手下的招式加紧几分,一剑狠狠的劈向面前的人,也不管是不是赢了,转身就将自己手中的剑扔了出去,对在细针上,让自己的的剑能挡住那些泛着绿光,明显是有剧毒的细针。

那漆黑的剑一脱了顾惘的手,就直直的朝顾上铭那边射|去,一路挡在顾惘的身前,格挡住那些带毒的细针。

顾惘将剑掷了出去,转身到自己身边的人旁,用掌击毙了一人,夺过他手中只能算是上乘的铁剑,一边和那九华长老继续打斗,一边关注着顾上铭那边的情况。

漆黑的剑挡住那细针,细针在剑上发出一阵像是雨滴溅落一般的声音,悉悉索索的一阵敲击,直到那长剑穿了过去,直直的插|入对面一个清源弟子的胸腔中,鲜血奔腾而出四溅。

可是顾惘没有放松,反而瞳孔一缩的看着顾上铭的身前,那里,还有几根没有被挡住的......毒针。

顾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若是顾上铭去了,便都是因为他,他分明的记得柳絮山庄没有这一段历史!

众门派素来和柳絮山庄是井水不犯河水,平日里相处也很是客气,交好的门派也有很多,然后顾上铭慢慢的成长,成为一代巨头,众人对柳絮山庄就更为客气,不敢动半点的小心思了。

可是现在,什么都不对了!

一个人打天下的霭乾当上了仁知阁的掌门,二十年后自己退位的敛天瑟现在疯了,将要叱咤江湖的顾上铭现在在面临着生命危险。

他来到这里,他想要阻拦的事情很多,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要改变自己认识的人的人生,是从那一步开始偏差的呢?

那几枚针越来越近,越来越靠近顾上铭,而顾上铭却只能专心的应付着面前的两个人,没有半分的心思可以用去躲开那针。

叶莲心,敛红怜和敛红嫣都在等着看这几枚针能不能完成他们的目的,那点仓和我万辉的人发现那几枚针靠近,更是把顾上铭压制得紧紧的,让他没有机会去避开那几枚针。

在这最紧要的关头,一抹细碎的白影在顾上铭的身前掠过,将那几枚毒针挡了下来,像是雨中霖铃一般,在那和毒针相互撞击的那一刻,是昆山玉崩碎的声音,清脆得像是那银铃晃动般,在顾惘的的耳中,那声音便如同天籁一般的美妙。

那几枚毒针被挡下,顾上铭的危机终于全部解除了,而在地上,那被毒针击碎的是用玉雕刻成的钱币。

那钱币碎裂成好几瓣,静静的躺在地上,在染血的土壤上,颜色洁白得晃眼。

霭乾坐在椅子上,依旧很淡然的在品着茶,他不是好人,但是至少他不干龌龊事。

而一旁的几位头领在发现叶莲心发出毒针的那一刻,心中就知道机会来了,一旦顾上铭陷入危险,众人的注意力就全部陷在了顾上铭的身上,这样就没有人能在去顾及到底有谁要去闯进柳絮山庄了。

等顾家的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早已经进了柳絮山庄了。

顾上铭身上的危机刚一解除,更大的问题就来了,方才那些正道头领趁着他们把注意力都放在了顾上铭的身上,那点仓和清源的头领都趁机进了柳絮山庄。

其他门派的人一看见,就骚乱了起来,本来大家都在外面打架,现在却有人进柳絮了,既然有一个人进去了,那么没有进去的人自然也想要进去了。

众人骚乱起来,都想要往柳絮山庄里窜,面前镇压下来,顾惘撇下自己正在对战的九华长老,在那清源弟子的身上拔出了自己的剑,提着鲜血淋漓的漆黑长剑追进了柳絮山庄里。

庄外的伤亡越来越多,鲜血已经沁满了地,死去的人的尸身也已经要堆满了地,血腥的味道飘出了很远,仿佛有一层血光笼罩在这座山头的上方,现在的局势已经开始偏向柳絮山庄了。

而在庄内,清源和点仓的领头人都遇到了麻烦,他们遇到了三个脾气很硬的老头子。

听他们之间的称呼,好像都是柳絮山庄的管家,叫做陆昌景,钱仲立和田安知

那年纪最大的的人被称为陆伯,嘴里叼着一根烟杆,看那身子骨和胖乎乎的身材,但是眼中却是精光烁烁,一看就是个练家子,而其他两个则要不济了很多。

三人一见有人闯入了山庄里,很是担心,本还以为是被攻破了,但是看见进来的人只有两个的时候,他们三人才放松了许多。

既然进来的人只有两个,那么他们应该是称空隙的时候跑进来的。

陆伯大喝一声,道:“我柳絮山庄哪里是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宵小之辈能进来的!别惊了我们锦庄主的魂!”

点仓的领头人听得陆伯如此说,笑道:“你们锦庄主的魂在这儿吗?她不是留在天山了嘛?”说着就冲了上去,对着陆伯一阵飞快的攻击。

陆伯虽然是外姓人,但是却是难得的一个外姓可以学到柳絮剑法的人,他方才听得他们说有人闯进柳絮山庄了,就赶紧的拿起了自己的剑冲出了房间。

陆伯心中怒气腾的就上来了,听得那人如此笑着说锦庄主留在天山了,他真是想要扒了他那张臭嘴。毫不犹豫的抽出了剑,回应着那人的攻击,每一下都是在找机会想要杀了那人。

他这辈子最容不得别人说柳絮山庄和说柳絮山庄里的人如何,这地方再不好,这里的人再不好,也只能自己的人说说,哪里有给外人说闲话的?!

他不管年轻的时候还是老了的时候,他都是顾锦嘴中那个爱护短的的陆景昌,有时候还稍微有点小气吧啦的陆景昌。

那点仓的领头和陆伯战成了一团,而那清源的领头则是和另两位管家打了起来。

那点仓领头心中诧异,这陆伯不过是一个奴才,怎么武功那么厉害?而越打下去他就越吃惊,这个管家居然还会顾家的柳絮剑法!

这还能算是管家吗?摔!

虽然心中吃惊但是他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半点的松懈,那剑刃翻飞的和陆伯手中的剑刃交接在一起。

而另一边,钱仲立和田安知却因为武功平平和如此高手对战没有几招就被打趴下了,即使是两人对战一人都没有支撑一会。

不过才几招,两人便被清源领头用剑刺了个透心凉,那红色的血液从他们的身体里流出来,慢慢的淌在青石板上,沁在那冰凉的纹路上,将这冰冷的地方沁透得有了温度。

那清源执法长老哈哈的仰头笑了两声,对着还在被陆伯死死缠住的点仓领头拱手道:“那我便先走了,你稍后来吧!”

说着就要运气内力,抬脚离开,而在此时,地上躺着一直在冉冉流血的两人睁着已经开始变得模糊发黑的眼睛对视了一眼,那眼中的东西那么的模糊,可是他们却还是看见了那是什么,那是他们对柳絮山庄的责任,对这个地方的感情。

两人撑起身子,在那清源长老马上就要离开的时候抱住了他的腿,一人抱住一边,紧紧的不肯放开,血从他们的胸口流出,沾染在清源长老的身上,然后慢慢的,安心的闭上了眼睛,手死死的勒在清源长老的腿上,任由他怎么捶打砍刺都不松开。

直到那清源长老弄了一会发现没有半点效果,直接把他们两的臂膀砍了下来才得以脱身,而他们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了,当他们的臂膀被砍下来的时候,顾惘已经赶到了。

他们给顾惘争取了一段很宝贵的时间......

在清源长老从那两人的臂膀中脱身出来的时候,一把漆黑的剑已经从他的身后穿透了他的身体,那剑从剑尾一直推进道接近剑柄的地方才停下,那清源长老低头看了自己的胸膛一眼,喉咙里发出咯咯的挤压声,像是想要叫出来,却最终没有发出声音,唯独只能越过他的身体,看见站在他身后人那双凶戾的眼睛。

而在顾家的墓地里,一个个漂亮的冢立在这里,由近到远,辈分也是由低到高,一个少年在这里拔着草,手中拿着一把小锄头,身上穿着简单的布麻衣站土中除草,他抬起头,是一张少年的脸,在动作间竟显出几分稚嫩。

他对着面前的墓碑轻轻的一笑,露出的牙齿能看出有着小小的虎牙,很是可爱,他笑得温和,然后有些担心的说:“这样重的血腥味,不知道外面如何了。”

那墓碑上刻着,柳絮山庄第六代庄主,顾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