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小说: [知父莫若子]爹爹别闹 作者: 阿子夏 更新时间:2015-02-28 05:49:14 字数:3898 阅读进度:88/99

那正道人士听得柳珍的话,着实被吓了一下,本还在心中琢磨着应该琢磨继续反对顾上铭当武林盟主的事情。

在有武林上大部分的的联合署名的情况下,他们的确有些不知道应该琢磨应对这样的情况,就算他们坚持说顾上铭不堪重任,可是柳震军要是硬生生的把顾上铭扶上位,他们也没有办法,要是说谴责什么的。

现在整个江湖的主力军都在柳絮山庄上了,能散播舆论的最好组织就是仁知阁了,现在仁知阁也在柳絮山庄,而且是偏帮顾家的,这回可真是骑虎难下了!比实力,实力已经被完爆了,比才智,貌似也不如对方,现在连利用舆论的优势也没有了。

而且就算把舆论传播了出来,谁来声讨顾家?谁来谴责顾家?谁来和顾家交涉?

半个江湖江湖都已经在柳絮山庄上了,剩下的半个基本要么不出面,要么是联名署名支持顾上铭当盟主,现在散播舆论也没有受众啊!摔!

现在正道团真的已经成了山崖边边上的小雏菊,无依无靠的在风中摇摆啊......

但是,正是个时候,顾上铭却说他不想当武林盟主,正道团的感觉表示又好起来了,那凌云派的掌门和叶莲心的哥哥叶成天就是首当其冲的人物,两人站出来,对着柳震军笑道:“柳家主,此子自己也知自己不堪重任,,家主你又何必勉强呢?这柳絮山庄不过是邪门歪道,如何能担起领袖武林的重任呢?”

现在他们处于下风,自然也没有蠢到一个劲的去对着柳震军冷嘲热讽,只是在顾上铭拒绝后一个劲的贬低柳絮山庄,好让柳震军能舒心些。

但是柳震军本就是一个极好面子的人,听得这些正道人士如此说,面上没有发作,但是心中却很是不舒服,顾上铭是他看重的人,所以他才花这样大的力气去扶持他,顾上铭拒绝了他是一回事,那些正道人士一个劲的说顾上铭是邪门歪道不堪重任又是一回事。

这哪里是在骂顾上铭?分明是在笑他柳震军,他一心想要扶持的后辈,却被正道人士如此说,不是看不起他是什么?

柳震军冷哼了一声,道:“既然还有事要商议,别总在外面站着,进山庄里去慢慢商议吧!”说着他转眼看向顾上铭,问道:“借用顾庄主的地方商议事情,顾庄主没有意见吧?”

顾上铭道:“自然可以。”

正道人士听得柳震军如此说,就知道不好了,但是却也没有办法反抗,他们的人现在基本已经伤得差不多了,若是说现在反抗,只要有三层的几率他们都很选择逃跑,但是现在却是勉强加起来没有一层,便是如此,那些正道人士才知道不好了,进了这柳絮山庄基本就是被把控在别人的手里了。

但是若逃跑,只要没有成功,必死无疑,而若是进山庄,虽然被掌控着,但是只要他们不再提给盟主报仇的事情,放弃对柳絮山庄的贪图,就基本就是安全的。

难道顾家和柳家要把他们全部杀了,不让他们一个人走下这柳絮山庄?

他们可不认为两家会这样,比较他们不是悄悄的上的柳絮山庄,而是大张旗鼓的杀上柳絮山庄,江湖上谁不知道这件事呢?

浩浩荡荡的山上,结果却没有一个会走下去,不管这件事对顾家的名声影响如何,单单招来的麻烦就不会少。

这样能吞人的山庄,口诛笔伐不算什么,到时候想要上山庄来见识的人都少不了。

顾上铭和顾惘走在最前面毕竟两人是东道主,在前面引路是应该的。

顾惘偏头着了一眼顾上铭,却没有说什么,在方才听到柳震军鼓动众人,想要顾上铭当上武林盟主的时候,他就知道他会拒绝这样的提议,顾上铭本就是个生性洒脱不羁的人,因为遇到了顾惘,这样的本质几乎没有展现出来,当上没有展现不代表不存在,他的骨子里,还是讨厌束缚的。

顾上铭抿紧了嘴角,或许是以前,他会当这个武林盟主,顾家需要强大,所以顾家需要一个武林盟主。

但是现在的顾家不需要一个武林盟主的帮衬,有顾惘的存在,柳絮山庄已经够强大了。

如此浩荡的一场行事,诡谲风云间,不过转眼间就败了下来。

庄外,那惠泽和尚双掌合十,念珠被合在两手间,他对着无量寺的僧人道:“如此便是功德圆满了,我等也自可回寺中去侍奉佛祖了。”

那无量寺的僧人听得惠泽如此说,纷纷应声道:“善哉。”

渡厄看着众人乘着夜色开始下山,忍不住对着自己的师父问道:“师父,那些正道人士如今入了柳絮山庄,他们要是出不来了呢?”

“此次主事是顾家,不是冥宫,他们定出得来。”惠泽如此道,那正道人士中,除去那些牺牲掉了的人,完好的还有近五百多人,顾家不是残忍之人,那顾上铭和顾惘,不会造下那么大的杀孽。

山庄内,众人以知此次的败了下来,虽然众人心中都是极不甘心,但是却也不得不压下自己的身段来做小伏低,若是他们身上没有半点伤,把那些弟子全部撇在柳絮山庄,他们独自逃跑,这样的事情他们也不是做不出来,但是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自己也受了不小的伤。

柳震军自然知道,到了这个地步,众正道人士心中如何打算的,现在只要推一个背黑锅的人出来,让事情能找到一个好看一个的借口,让大家的脸上都能过得去就行了。

柳震军道:“此次之事,本只是妇人之见的勾心斗角,却牵扯上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诸位可真是愚钝!竟被一个妇人骗至此地步。”

听得柳震军如此说,那些正道人士都应声表示气愤和惋惜,但是脸上的表情就没有那么好看了。

他们此次带出来的都是精英力量,结果折了那么多在柳絮山庄的身上,当真是让他们肉疼啊!

顾上铭在上位上,正端着精致的细白瓷茶盏,手指上的血指印印在茶盏上,殷红一片。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柳震军说是他们是贪图顾家财宝就是贪图顾家的财宝,说他们是被骗的就是被骗的,定论是给赢家来下的,若是让顾上铭来处理,也只能是这个结果,只要他没有恨下心打算杀了所有的正道人士,他就只能这样处理这件事。

柳震军继续道:“如此大祸,却是因一个妇人而起,诸位可当真是在这女人心上栽了一大把!”

那端坐在下位的叶成天道:“柳家主说得是,叶莲心本是我家族嫡女,我等怜他夫君骤疯,却没有想到反是被这份亲情给利用了。”

叶莲心正想要反驳,她身旁的敛红嫣扯了她一下,用眼神示意她不要说话,叶莲心一怔,顿时顿悟,叶成天现在自身难保,根本保不住她们母女,若是她现在反驳叶成天的说法,叶成天便没有了生路,她们也就没有了后台,而若叶成天活了下来,因她反咬自己的哥哥一口,只怕以后叶成天就不会把她这个妹妹再当妹妹了。

只要能活下去,就还有机会重来。

她站在大厅中,只好不说话。

众人纷纷的开始指责她们母女的心思歹毒,她们三人也就一一的受下了,叶莲心一脸的不忿受辱的表情,而敛红怜和敛红嫣则都是面无表情,一人是淡然,一个是傲然。

这时鲲使鹏使从外面走了进来,本来他们是要出山庄外去的,但是因为路上遇见的侍婢告诉他们俩,众人都进了柳絮山庄的待客大厅了,便在那侍婢的指引下找到了待客大厅。

他们两手中脱着一个满身是血的人,衣衫被血浸透,但是还是能看出,那个人,是点仓的副掌门。

两人一进大厅,就把正道团一惊,鲲使鹏使那那人往递上一扔,道:“这点仓副掌门在庄内迷了路,我俩在路上遇见,现在便把他送回来了,只是不知怎么的,这副掌门弄得一身的血。”

在场的人心知肚明,但是却没有人为那点仓副掌门说话,只是纷纷的夸赞鲲使鹏使的仗义行为。

顾上铭在上座坐着,见得如此那鲲鹏使的脚下有着细腻的泥土,知道他们应该是在墓地把点仓副掌门抓回来的,便问道:“不知鲲使鹏使在遇见副掌门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一个少年,比我微小了一些。”

那鲲使鹏使心知顾上铭问的是那守墓人,那鲲使答道:“我们路上遇见了一个守墓人,想他应该是把副掌门当成盗贼了,两人打了起来,现在只怕已经不行了。”

鲲使鹏使抓住了点仓副掌门便匆匆的往回走了,一个会武功的守墓人在他们的眼中算不得什么重要的人物,他们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热血,忠诚,但是......视人命为草芥,也不懂半分的掩饰美化,正是这样,他们才被称为邪魔歪道。

顾上铭原本还在嘴边的笑容一僵,手中的茶盏‘咔嚓’一声就碎裂了开来,里面的茶水流出,在他沾满血液的手上慢慢流过,沾染成了淡淡的粉红色,溅落在地上,流了一地。

他们说顾涯,不行了?是要死了的意思吗?

顾惘看见顾上铭的反应,站了起来,问道:“那守墓人还在墓地?”

那鲲使鹏使见得这两位如此的反应,知道是做错事情了,硬着头皮道:“是,我们看他流了那么多的血,就......”

霭乾猛的一拍桌子,道:“正是因为流了很多的血,才需要医治,不流血治什么!”

召来了大夫,顾惘赶去了墓地,顾上铭只放心得下顾惘一个人,顾涯是他的弟弟,他不敢交给别人。

水长天和霭乾还有殷折天都留在大厅里,替顾上铭震场面。

霭乾方才反应那么大,是因为他知道顾涯的特殊性,他的身份,比顾惘所知道的还要特殊......

顾惘一路带着杨伯,飞快的赶到墓地,杨伯一路直呼:“我这一把老骨头了,你可给我速度放慢点!到底是谁出事了?那么着急就拽着我跑?”

顾惘道:“是小哑巴。”

杨伯一愣道:“是顾涯?”然后便没有在说话,任由顾惘带着他快速的赶向墓地。

墓地里一片黑漆漆的,寂静又荒凉,杨伯在墓前摸到了顾涯,他躺在顾锦的墓前,流了半个身子的血,身下的地都被沁了不少的血,夜色寂凉,秋日的夜晚像是冰凉的水,像是要浸透身体一样,那冷冷的星光,在天穹上闪烁着,人间不过是它眼中的转瞬即逝。

白色的蟹爪菊还在盛放着,大朵大朵的怒放着,明明是高洁的花朵,却开得像是穷尽荼蘼一般。

那血就好像碑上顾锦的漆上红漆的名字一般,殷红鲜艳。

杨伯见得如此情况,急急的摸上脉搏顾涯的脉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