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小说: [知父莫若子]爹爹别闹 作者: 阿子夏 更新时间:2015-02-28 05:49:17 字数:3460 阅读进度:91/99

天色还没有亮,窗外就已经开始热闹了起来,顾上铭转头看向窗外,隔着没有打开的窗看了外面来往的人影一眼。

柳絮山庄入住了很多的客人,

顾上铭推开顾惘道:“起床吧,接下来有的我们忙了。”

从床榻上爬了起来,穿戴洗漱好,两人一起出了房间门,对于被看见的这一点,他们是一点也不担心的。

从他们在一起后,两人就一直住在一个房间,山庄里的下人都是懂得什么是他们能看的,什么是他们不能看的。

两人的关系在柳絮山庄是人人皆知,从开始在一起时的遮掩,而最近一段时间开始,两人已经完全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了。

如果在一起的时间是有限的,那为什么不在有限的时间里过得肆意开心?

山庄里已经开始忙活开了,柳絮山庄里也难得不空荡了一回,原本柳絮山庄里的仆人虽然多,但是在多,也抵不过柳絮山庄那么大的一个山庄,除了几个住着主子的热门重点,其他的地方的厢房难免看起来会有些冷清了。

而现在也算是住满了大半,到处看起来都是热闹的,但是这样的热闹下,又有多少的暗流汹涌呢?

尤其是想起柳珍说的那一句,我有办法让他答应,格外的让两个人不安心。

柳珍不是其他的女人,这大概也算是顾惘心里跨不过去一个坎了吧,那是他的娘亲,他的亲人。

顾惘也是人,他虽然冷,但是不代表他就是一个冰块,他对柳珍有着亲情,这样的事实不容得忽视。

太多的东西掺杂在他们两人的感情之间,这些东西本就是不容得忽视的,但是因为他们的特殊性,顾惘和顾上铭才一直没有去正视这个问题的。

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到了面前,不容得他们不去正视了。

顾上铭说过,不管如何,不管顾惘会不会消失,他都要和顾惘在一起。但是他却不一定真的能承受得起顾惘消失后的日子。

而顾惘从来到这个地方,就没有对什么女人留过情,只要是和顾上铭有关的,向来是,手起刀落,快刀斩乱麻,没有半点可以商量的,但是面对着自己的母亲,顾上铭不敢保证自己能斩下去。

因为不同的原因,两人现在对柳珍的态度都已经犹豫了,这样......可不是好兆头。

而在另一边,西厢房里,柳珍也已经早早的醒了,洗漱好了,她坐在檀木小圆桌的前面,吃着早膳,精致的粳米粥和其他几样精致的点心。

她的表情依旧淡漠,静静的一勺勺的吃着粥,她身旁的丫鬟看见她的模样,忍不住唤了一声:“小姐......?”

柳珍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那丫鬟一急,上前跪在了柳珍的身边,道:“小姐,你不要这样,在过一段时间我们就回临邑了,只要等顾上铭拒绝了亲事我们就可以回去了,到时候家主再也不会......”

柳珍擦了擦嘴角,没有感情的说道:“没有了顾庄主,还会有其他的庄主,我只能嫁给门当户对的男人,顾上铭拒绝了也没有用。”

她的神色并不开心,反而越来越淡漠,她说:“我会让顾上铭答应的。”

那丫鬟一怔,然后抬头看向柳珍,有些犹豫的问道:“小姐,那...他...怎么办?”

柳珍的眼神沉了沉,道:“我嫁给了顾上铭,他才有活路。”说着转身出了房间,转身时的衣诀翻动,宽大的衣袍遮挡了她原本纤瘦的身体。

柳珍她现在要去做一件事,一件为了自己,必须得牺牲别人自私的事。

顾惘早上起了床就和顾上铭分开了,顾上铭要处理公务,他早晨要练剑,两人的习惯和身上的责任不同,所以早晨一般都不在一起。

柳珍此次要去见的人,就是顾惘。

顾惘现在难得很重视自己的武功,因为顾家需要一个能够驾驭在整个江湖之上的高手,他也必须成为那样的高手,才有资格去好好的保护顾上铭。

顾惘的剑比以往有的长进不是一点两点,比起柳絮剑法以往舞起来很好看的风格,他的剑变得更加有‘精神’,那种蕴含在剑里面的的东西,已经融入他的血液。

一招一式都有还是以前的柳絮剑法,可是没一剑挥出的感觉却完全的变了。而在柳珍靠近的时候,顾惘就已经感觉到了脚步声,便停下自己练剑。

过了一会,柳珍的身影才慢慢的从转弯处慢慢的走了出来。

那般冷冽的气质,在这个女子的身上,没有半分的冲突,反而融合得非常的好,只不过这样的女子太冷,没有半分女子的蕙质兰心,怕是很难找夫家,不过在江湖上,这样的女子倒不算是什么冷门项,毕竟不是在官宦人家,而是在成日打打杀杀的江湖。

她身上的衣衫已经换过,但还是那白色的罗裙内衫,外面罩着黑色的宽襟外袍,黑色的布料上绣着同色黑色丝线的牡丹花纹,极其的不明显。

她挽着发髻,只是最简单的样式,头上的簪子大多是暗色的宝石,没有什么鲜艳明亮的东西在头上,走路的时候脊背挺得很直,比起其他女子娇弱的步步生莲,她却是要更有钢骨一些。

这样的一个女子,是他的娘亲,顾惘静静的看着柳珍慢慢的走过来,她的身影和二十年后的身影重叠在顾惘的眼中。

即使那么冷漠的人,在相处了那么久之后,也会开始有一些融化。顾惘童时的温暖,只有陆伯。

而柳珍,他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那时候他生病,柳珍来看他,给他喂过一次药,就那么一次,他就记了很久。

尽管看起来那么微不足道,但是那是顾惘难得的亲情温暖,而只要记住了,就不可磨灭。

柳珍慢慢的走到了顾惘的面前,道:“顾公子,我现在有事想要和顾公子谈谈,不知道顾公子有没有空?”

顾惘点头,他柳珍的面前,他如何说自己没有空呢?

两人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椅上,一旁的桃树延伸着树枝,上面已经结满了小小的桃子果实,如果是春天,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景观一定很美。

顾惘先开口问道:“柳小姐有什么事要说?”

顾惘知道柳珍此次来,定是和顾上铭的事情有关,他想起那时柳珍说的那句,我有办法让他答应,现在却来找他,难道是想要让他从朋友的立场去劝顾上铭?

若是柳珍这样开口,他自然也不能拒绝,但是肯定是收不到效果的,离让顾上铭答应也还很远。

柳珍眼神深深的看着顾惘,眼中是一片的漆黑,看了一会,她站了起来,撩起衣摆,正正的跪在顾惘的面前。

衣摆里外交叠,像是花瓣一样的散开。

脊椎挺得笔直,没有挽起的一些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顾惘连忙站起来,避开柳珍的跪礼。

柳珍跪在地上道:“我再次,恳求,顾公子离开柳絮山庄。”

柳珍不是柳震军,她看得懂,两人对视时的眼神,两人相处的氛围,两人那样的默契的神色。

并不是这一切太明显,而是这一起,柳珍她懂得,所以她才能如此明显的看出来,两人的关系不普通,若是顾惘留在柳絮山庄,那么顾上铭就绝对不可能答应两人的婚事。

所以她求顾惘离开。

顾惘沉默着,没有说话,现在他的娘跪在他的面前,求他离开他的爹,这样的场面,他应该笑吗?那个人......是他的娘啊!

柳珍跪着道:“顾公子难道就没有为顾庄主想过吗?他若一辈子不娶妻,一辈子没有子嗣,先不论这江湖如何谈论他,难道柳絮山庄就不需要传承吗?锦庄主如此辛苦守下的柳絮山庄,难道要穿到外人的手里吗?”

“顾公子在柳絮山庄,顾庄主就绝对不会娶妻,男子若是......顾公子离开,顾庄主定肯娶亲!难道顾公子要庄主如此一辈子吗?对一个而言,三妻四妾本就是常事,难道顾公子就要因为自己对顾庄主的感情,坚守着一生一世一双人,就让顾庄主无后而终吗?”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若是顾上铭没有孩子,的确在江湖上脸面不好看,顾上铭身为柳絮山庄的独苗,和顾惘这个未来的独苗在一起了,两人都不要孩子的话,顾家就真的要断代了。

柳珍看着顾惘的模样,道:“顾公子先离开一段时间,然后在回来,这样,便是......两全其美了。”

若是别人在他的面前,说得在动听都没有用,但是现在这人是他的娘,他的娘亲跪在他的面前,求他离开。

顾惘只能道:“你先起来在说。”

柳珍执拗的道:“顾公子先给柳珍一个答案,柳珍才起来。”

若是其他人,顾惘可以拂袖离开,任由她跪上一整天,跪晕过去都没有关系,可是现在,柳珍恰恰不是其他人,顾惘沉默了很久,静静的看着柳珍。

柳珍跪在地上,接受着顾惘的眼神,两人对视着,她没有半分的退让,他们的眼神很相似。

就好像是花落无声一样,两人都在执着着,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两人之间拉锯着。

旋即,顾惘拂袖而且,只留下一句话“我答应你。”

他的娘亲跪着求他,求他离开柳絮山庄一段时间,求他给顾上铭留条后路,他有什么资格不答应?

他身后跪着的柳珍蹙眉,久久没有松开,也久久没有起身,她就在方才,为了能成全自己的那份感情,为了能救‘他’,去分开了一对撇开世俗相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