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小说: [知父莫若子]爹爹别闹 作者: 阿子夏 更新时间:2015-02-28 05:49:18 字数:3529 阅读进度:92/99

世上很多的事情都是兜兜转转又绕回原点的。

而当他答应柳珍的时候,仿佛一切都绕回了原点一样。

最后最关键的一点不在‘你妹’的身上,在柳珍的身上,柳珍才是最关键的人物。

顾惘什么都没有收拾,什么都没有带走,只身一人,甚至没有告诉顾上铭,在答应了柳珍之后,就转身直直的奔着柳絮山庄之外去了。

顾惘知道自己的占有欲太强了,他爱顾上铭,所以紧紧的勒紧了他,但是如果面对的仅仅是自己会不会消失的问题,顾惘不在乎。就算因为顾上铭不娶女子,他从而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他丝毫也不在乎。

只是他不能让顾家在顾上铭的手里没有后继之人,顾上铭爱他,他爱顾上铭,那么他至少应该让顾上铭有一个孩子,那是顾上铭的责任,他既然爱顾上铭,至少也要给他这样的包容。

这大约是他能给顾上铭最大的包容了吧,对于顾惘来说,顾上铭不论犯了什么错误,他都能过包容,可是他如何是和一个女人在一起了,顾惘绝对没有办法容忍,但是,他在为了他对顾上铭的爱而努力的让自己更加的包容顾上铭。

让顾上铭能拥有一个继承人,这是他最后的底线了。

而在柳絮山庄的门口,顾惘才到柳絮山庄的门口,霭乾就已经在哪里站着了。

柳絮山庄的大门依旧是他来时的模样,只是因为昨日大战的原因,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那些尸体已经被收拾好了,但是血液已经浸入了土地中,那样的味道,短时间是不会散去的。

霭乾还是少年的纤瘦身体站在石狮子的旁边,他的身边还跟着一只跟在他身边的那两位侍卫。

顾惘刚想要出柳絮山庄,霭乾就已经在山庄门口候着他了,只能说,仁知阁不愧是仁知阁,收集情报的速度和轻功都好得没有话说。

霭乾是让属下带他来的,要知道,仁知阁里没有顾惘这样的绝世高手,但是轻功能比的过顾惘的人却是不少的。

要知道,他们就是靠这点本事吃饭的,不精通一点怎么能行?

霭乾看着顾惘,赶忙把他拦了下来,少年的身躯挡在顾惘的面前,他道:“顾惘,就因为一个女人求你离开,你就要离开了吗?你要把顾上铭一个人扔在这里是吗?”

顾惘的表情有些苦涩,就因为一个女人?柳珍可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女人,那个女人是他的娘,她本来就是顾上铭的正妻。

顾惘道:“你别拦着我。”

霭乾看着顾惘,突然觉得自己很不能理解这个人,他明明那么爱顾上铭,怎么现在却因为一个女人跪下求了他,他就要离开?他难道要把顾上铭扔在柳絮山庄里,让他一个人去面对那些事情吗?

顾惘离开了,这样的事情可以想象出对顾上铭的打击有多大。

顾惘的表情依旧没有为之所动,而霭乾原本固执的挡在他身前的身体也慢慢的退让开了,霭乾想要拦下顾惘,但是......他为什么要顾惘留下?

顾惘离开了才是对他比较好的局面吧?

霭乾道:“你离开可以,我跟着你一起离开。”

顾惘道:“等顾上铭大婚完毕,你就可以回仁知阁了。”

霭乾听得顾惘如此拒绝他,他问道:“顾惘,你有拿我当朋友吗?如果有,就不要拦着我跟你一起离开。”

顾惘听得霭乾这样说,知道说什么都是没有用了,霭乾既然下定决心要跟着他离开,自然是没有办法阻挡的了,就算他一路不理会他,他也会跟着他一路的走,既然如此,他爱跟着就跟着吧。

顾惘提起气,径直的向外奔去,那速度极快,如雷电一般的驰骋,霭乾见得如此,对着身边的侍从道:“你们不要跟着我。”

说罢就提起身形跟了上去,他武功比顾惘不知道是差了多少倍,所以被顾惘甩开了一段距离,就算如此,追逐着顾惘的脚步还是很吃力的事情。

两人便如此,一人在前运气内力飞快的行走,一人在后面有些吃力的追赶,这样也便一路赶到了柳絮山脚下。

霭乾在后面跟着,想要问顾惘到底要去哪里,但是却没有机会和顾惘说话,顾惘一路都没有回头看上一眼。

他心中好奇,到底是什么让顾惘如此的表现?那个女人的到来竟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而在柳絮山庄,顾上铭在案前处理公务,一个中年人站在顾上铭的面前,问道:“庄主,叶家母女怎么解决?”

顾上铭心神有些不宁,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心里闷闷的,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

那人见顾上铭没有应答,继续问道:“庄主,怎么处置叶家母女?”

顾上铭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对着那人道:“你好好的看着她们,有什么基本要求都,满足她们。”

那中年人愣了愣,然后对着顾上铭道:“庄主!你对她们仁慈,但是她们却是把你当成不共戴天的仇人啊!虽是女流之辈,但却极其懂得如何调动众人的利益分配,此次之事就能看出,庄主!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在江湖上混迹,他见过了太多的所谓‘卷土重来’,有多少是因为一念的妇人之仁放过了那些稚子孩童,而当那些稚子孩童长大之后,不管年轻时怎么英气勃发,叱咤江湖,碰上这样的事情,就不要想能够度过自己的晚年。

想要与度过自己幸福晚年,能没事看看夕阳红,很关键的一点就是不要留下什么将来会寻仇的苗子。

顾上铭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顾虑呢?他心口压抑得紧,心情有些低落的道:“叶莲心的前半生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不仁不义之举,是敛天瑟负她,而敛红怜和敛红嫣,不管怎么说,都算是我妹妹。”

中年人一愣,仿佛才想起来这样的事情一般,顾上铭一直对他的敛天瑟的关系十分的厌恶,但是却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承认敛红怜和敛红嫣是他的妹妹。

中年人低头叹了一口气,知道在劝也无用了,庄主多少也还算心软了。

杀了那母女,才是最好的选择,尽管残忍,却是无比的安全,但是顾上铭却并没有这样的想法。

顾上铭对着中年人挥了挥手,道:“退下吧。”

那男子才走开两步,顾上铭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叫住了他,道:“你去吧顾惘叫来。”他现在心里的感觉很奇怪,要是顾惘能来,他会感觉安心很多。

那中年人听得庄主如此吩咐,应声的退了出去。

顾上铭端起已经凉了的茶抿了一口,强行想要压下自己胸口压抑的感觉。而在此时,柳珍却款款的走了进来。

她抿着嘴,看起来好像心情很不好,表情有些凝重,原本挽好的发髻有一缕松垮的垂了下来,在颊边,看起来到不像之前那般的冷清模样了。

顾上铭见得柳珍进来了,却没有人通报,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引手指向一旁的椅子道:“柳小姐,请坐。”

柳珍摇了摇头,嘴角凝固着苦涩的弧度,她有些疲累的说:“柳珍不敢坐。”

顾上铭听得她如此说,再见得她这个样子,不免问道:“柳小姐怎么了,在柳絮山庄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吗?”

柳珍抿着嘴唇,然后道:“顾庄主,虽然和柳珍在一起,对你是十分勉强的事情,但是这样对大家都好,所以顾庄主还是娶了柳珍为好。”

顾上铭没有料想到柳珍一进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此直白的让他娶她,这样的情况的确是让顾上铭一下子被柳珍的直白给吓到了。

顾上铭只好应付道:“我既然已经答应了伯父会好好考虑,就一定会好好考虑,柳小姐何必现在急着来说这些话?”顾上铭说着要好好的考虑,可是也不过是说说而已,在待客大厅的时候,他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会答应的几率却是小得将近没有。

柳珍看着顾上铭,可是现在,这样的几率已经将近无限大了。

柳珍道:“我知道顾庄主心中已经有了心爱的人,但是总归是不合适的,世俗不容,伦常不和,顾庄主还是......”

柳珍的话还没有说完,顾上铭坐在座位上,凝目看着柳珍,眼神有些危险,他眼下的泪痣都仿佛在那样的眼神中充满着血色的杀气,顾上铭缓缓的道:“柳小姐,不要乱说话,对我们都不好。”

柳珍面上轻笑道:“顾庄主,是如此吗?今天早晨,我才去见了顾公子,与他说道了一番,他便离开了,大家都希望顾庄主你能更好呢。”

顾上铭听得柳珍的话,猛地站了起来,把桌角摆放的茶盏都摔到了地上,那漂亮精致的瓷器在地上碎成一片片的,水渍在碎片下蔓延开来。

旋即他又慢慢的坐了下来,方才他听得柳珍说顾惘离开了,条件反射便如此了,柳珍没有必要说这样的谎,但是比起柳珍,他更加的相信顾惘,他相信,顾惘不会离开的。

柳珍看着顾上铭此般的反应,知道他是没有相信,对着挚爱之人全无保留的相信,这样的情感,柳珍能理解。

可是无论再理解,都不能让柳珍放弃嫁给顾上铭。

她继续道:“顾公子当然不是永远的离开,他只是离开一段时间,等你娶了我,他就会回来,若是你不娶我,怕是都不会有机会见到他了,当然,如果顾庄主继续认为柳珍说的是假话的话,可以叫人去验证,顾公子是否真的已经走了。”

柳珍在欺骗顾上铭,顾惘的确是离开了一段时间,但是并没有说顾上铭不娶,他就不回来了,但是柳珍现在只知道,他这样的说,能让手中的把握更加的多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