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小说: [知父莫若子]爹爹别闹 作者: 阿子夏 更新时间:2015-02-28 05:49:24 字数:3436 阅读进度:98/99

柳珍在柳絮山庄山脚下的宅子里,这里一片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柳珍的闺房里,喜娘正在给柳珍梳发,今日便是柳珍出嫁的日子了,都已经看好了良辰吉时,甚至连从山下抬到山上去的时间都已经算好了。

喜娘用着桃木梳在给柳珍梳头,桃木象征着宜室宜家,多子多福,花开满枝,硕果累累的好象征。

然后是一旁站着,一位在柳絮山庄下找到的多子多福的中年女子给柳珍梳头,嘴里,念着:“一梳梳道尾。“

那桃木梳齿轻轻的穿过柳珍如瀑的长发。

“二梳白发齐眉”

柳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面无表情,僵坐在妆台前。

“三梳儿孙满堂......”

那中年女人明显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看起来十分的从容。

“四梳永结连理,五梳和顺翁妯,六梳福临家地,七梳吉逢祸闭,八梳一本万利,九梳乐膳百味,十梳百无禁忌。”

十梳毕,便是开始给柳珍挽发,她身上已经换好了喜服,一旁的的侍女捧着凤冠在一旁站着,挽好了发髻,在那凤冠就要沉沉的压上来的时候,她却伸手把那凤冠挡开了。

在那金碧辉煌,镶嵌满了明珠宝石和各色雕花的凤冠面前,拿出了那把银梳,银梳上栩栩如生的花朵仿佛是长在梳子上的一般,精致素雅,她把那梳子别在了自己的发上,在红色的绣满繁花的喜服衬映下,显得格格不入,却比那些华贵的饰品更加的衬柳珍。

一旁的喜娘将得如此,赶忙的劝道:“柳姑娘,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先例,你还是戴上凤冠吧!这一把梳子,太素净了!嫁人可不能这样!”说着伸手就要去债柳珍发上的梳子。

柳珍一手把喜娘的手给挡开,道:“我说过,等你有资格命令我的时候,再来告诉我应该琢磨做。”

喜娘又在这句话上碰了个钉子,可是也不敢发作,要知道对方可是柳家的嫡女,碰钉子也就碰钉子了,谁叫她是奴才呢!

喜娘只好诺诺的称是,然后给柳珍盖上了盖头,然后搀扶着出了房门。

柳絮在惩罚自己,因为她,杨沂死了,因为她,杨溢受了重伤,因为她,顾上铭和顾惘明明那么相爱却被拆散了,都是因为她。

杨沂死了,她没有理由再要去嫁入顾家,可是她偏偏要嫁进去,她要去消除顾上铭和顾惘的误会,要在那里,去折磨自己一辈子,直到她死后可以见到杨沂的时候,她能过对得起杨沂为她受的罪。

她要让自己活得越来越疼,让自己为这一起付出代价,尽管她很累,已经没有了以往的意气风发,唯独只剩下了冰冷的外壳。

柳珍盖上红盖头出嫁了,八抬大轿,唢呐笙箫,从山下到山上,十里红妆,何等的无限风光,多少女子一生求的就不过是如此。

柳絮也是如此,这一切和她想象中的成亲是一模一样的,但是唯独不同的是,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个人,现在穿着喜服,骑着高头大马在他轿前的人,不是杨沂,是被她欺骗的顾上铭,他的心中满满的装着另一个人,却因为被她欺骗,不得不娶她。

顾上铭骑着马走在轿子的前面,红色的喜服穿在他的身上格外的好看,身材匀称修长,玉冠束发,骑在马上,和轿子里的柳珍一样,都是面无表情。

只是被那一方喜帕遮盖住脸的柳珍,面无表情的坐在轿子里,水迹慢慢的在衣袖上滴滴答答的扩展开。

这一场喜事,喧闹的唢呐声在两人之间可有可无,在两人的耳边半点也入不了他们的脑中,欢庆的都是身边的人,两人的心中都是一片空白,占据他们心的人,不在这儿。

人马一路浩浩荡荡的上了柳絮山庄,山下的住民今日都放下了农活,全部夹道在迎亲的路上观看,一路都是此起彼伏的贺喜声,一旁用大篮子装着珍珠的奴婢把珍珠洒向贺喜的人,既是柳珍,自然要符得上字的才对得上彩头。

众人得了珍珠,纷纷去争抢,然后贺喜的声音就更是大,场面火热得一发不可收拾,而两位主人公却没有半点的感觉。

上了柳絮山庄,门口已经铺好的红色的毡毯一路铺到大厅,门外站着一大堆的各掌门各阁主等等,然后是顾上铭背新娘下花轿,过火盆等。

然后就是拜堂成亲了,大堂中,上位上两个坐位,一个是空位,另一个是用托盘和金线绣花的的锦布垫着的顾锦灵牌。

拜高堂能拜的也就只有那个灵牌了。

一旁的众人都在言笑晏晏,柳震军更是意气风发,而唯独顾家团的人一个个愁眉苦脸的,殷折天的脸都要拉到地上了,水长天也是面色有些忧虑的在一旁看着。

一旁也打扮得喜庆了一些的鲲鹏二使对着殷折天问道:“少宫主,霭乾阁主方才来信,说在往回赶,即刻就到,不知道现在是到了还是没到。”

“一拜天地!”响亮的喝声想起,堂中两人正转身对外就要弯下腰去,两人的动作都很僵硬,看不出半点情愿的模样,可是这样,一旁的人没有一人说什么,大家都在纷纷的说着天作之合之类的话,只有顾家团的脸越拉越长。

“等一等!”一声喝止声发出,众人纷纷把目光看向那人,出声的正是水长天,他道:“我觉得庄主不应该那么草率的就成亲,大家都知道,庄主的爹是敛盟主,敛盟主虽然神智不清了,但是却也还活着,我觉得应该把敛盟主请上位来,这样才能成亲。”

“你......!!!”柳震军眼看两人就要成亲了,现在却跑出人来捣乱,让敛天瑟来?天山如此远的路程,一来一回就能够把时间拖得足够长了,何况能不能请来就更加不清楚了,虽然敛天瑟疯后被自己很多的下属背叛,但是却还是保留得有一部分实力的,怎么请得来?!

“水长天!筹备之时你怎么不说要请敛盟主?!现在却说要请敛盟主来,你岂不是刻意刁难!”

殷折天耸耸肩道:“我觉得水长天说得很有道理,应该等敛盟主来了在决心婚礼,当然,诸位可能还不知道,敛盟主已经恢复了神智,现在正在往柳絮山庄赶!”在和顾惘一起往柳絮山庄赶,殷折天心中摸摸的加上了一句吐槽。

此话一出,语惊四座,敛天瑟恢复神智了?!

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以敛天瑟的手段,他既然恢复了神智,那么江湖格局就又要变了。

此时殷折天继续道:“敛盟主此时赶来,正是为了参加顾庄主的婚礼,你难道不等一等吗?”

柳震军道:“敛盟主有此心是很好的,待到明天的时候,珍儿和上铭自然会去给他敬茶,现在还是不要误了吉时为好,不然错过了可就不好。”

就连顾上铭也是一脸冷淡的道:“不用了等他,先成亲吧。”他现在心中只想要早点成亲,然后让顾惘回来,他不想要拖延半秒。

礼倌又重新的喝了一声:“一拜天地。”

柳珍和顾上铭的腰都弯了下去,对着堂外的天地,慢慢的躬身俯首。

而在顾上铭就在跪下去的时候,一双手扶住了顾上铭,那人穿着红色的凤冠霞帔,顾上铭抬头看去,脚一软就给跪下了。

顾上铭内心泪流满面,完全已经OTZ了,顾上铭觉得有必要拿把刀子来把自己的眼睛剜了才能平复他心中的激荡之感。

敛天瑟根本没有理堂中的场面,径直的走到了上位,坐到了顾锦牌位的旁边,默默的掩面,不去看堂中的场面。

顾惘穿着凤冠霞帔,面瘫的站在顾上铭的面前,扶着不让顾上铭跪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顾上铭还是给跪下了。

“咔嚓!”有杯子落地的声音。

“咔嚓!”有杯子在手中被捏碎的声音。

跟着顾惘一起进来的霭乾觉得自己真的应该放手了,面对着这样的顾惘,不说小苗,就算参天大树都得折了,他只想要默默的掩面站在一旁去,顾惘已经是整场的焦点了,没有人能抢去他的风头。

敛天瑟把顾锦的牌位抱在怀中,模样十分的萧瑟,心中默念‘顾锦你听我解释!我很支持上铭和嘴角喜欢的人在一起!所以我把顾惘内定成儿媳妇了,但是你原谅我!原谅我!我不知道这货脑回路整个都已经坏掉了!他居然穿着新娘子的凤冠霞帔上了柳絮山庄!’

敛天瑟只要一想到自己在路上看见顾惘穿着凤冠霞帔策马奔腾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很想跪地捧土,继续疯癫悲苦的摸索着:“节操,节操,啊啊啊啊节操,不要离开我!”

他现在好想要拆散他们两个怎么破?!!怎么破?!!

顾上铭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心理活动,他整个人都已经空白了,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还正常的神经弧做出的反应。

顾惘终于回来了!

而当顾上铭彻底苏醒过来的时候,各种神经弧也苏醒了。

顾惘他终于回来了!但是这不是重点啊!他穿的的什么玩意?!谁来告诉我!!谁来告诉我!!!

顾上铭跪在顾惘的脚下,被顾惘扶了起来,但是当看清那凤冠下的那一张脸,顾上铭的脚一软又要跪了下去。

这货绝对不是他家的顾惘,绝对不是!

顾上铭仰天四十五度流泪满面,感受到迎面来微凉的风,心中流血而哽咽的说出了一句话,‘还我顾惘来,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