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第2201章 想快刀斩乱麻了

小说: 爹地给钱 作者: 阿铃 更新时间:2018-06-13 16:30:43 字数:2304 阅读进度:2190/2212

青龙把车子停好,然后下了车,他拿着宁成轩吩咐人交给他的大信封,站在了宁家门口,伸手按响了门铃。 !

不久后有人出现在他的面前,隔着缕空式的大门冷冷地看着他。

“我想见宁大少爷。”

那个人冷冷地说道:“我们少主还没有回来。”

云筝小姐差点出事,少主已经亲自过去找人了。

青龙不相信,他往里张望,由于宁家占地大,他看不到宁家车库里的情况,无法确定宁成轩是否在家,嘴他说道:“宁大少爷都吩咐你们把这东西交给我,怎么会不在家?”

“交给你的东西只需要我们少主一通电话便行,无须他亲自交付。青龙先生,我们少主是真的还没有回来,你若有疑问还是去问当事人吧,她会我们少主更清楚,也更能回答你。”

那人说完转身走开,不过两分钟时间,青龙再也看不到对方的影子了。

青龙想了想后,便拿着信封转身回车,很快驾着车离去,直奔茉莉住着的酒店。

与此同时,宁成轩也出现在云筝的面前了。

云筝还在那辆烂电动车前,她掏出了手机,刚开机想打电话给青龙,看到宁成轩了。

打电话的动作一顿,她有点惊喜,不过想到宁成轩做过的事,她的惊喜很快被冷水冲走。

宁成轩走过来,仅是瞟了一眼烂电动车,之后,他伸手便拉住云筝的手,拉着她向他的车子走去。

“宁成轩,那电动车是我想赔给你的,结果被摔坏了。”

宁成轩冷着脸不说话,把她拉到车前,拉开车门把她塞了进去。

副驾驶座放着一只大信封,大信封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鼓鼓的。

云筝被他塞坐在副驾驶座,自然而然地坐到了那只大信封,她还想说的话先咽回肚子里去,略起身,拿起了那只大信封,宁成轩已经车,她晃晃那个大信封问着宁成轩:“这是什么?”

“自己看。”

宁成轩冷冷地回了她一句,这是自他出现后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云筝立即打开了大信封把里面的东西适数拿出来,让她意外的是,里面塞着的是相片以及录音笔。

宁成轩是把茉莉要害云筝的证据分成了两份,一份给青龙,一份给云筝。

给青龙,是让青龙去质问茉莉,让两个人吵闹,破坏他们的感情,给云筝,是让云筝知道茉莉因为嫉妒她已经忍不下去,起了杀心。

不过,宁成轩给云筝的这一份证据里面还有青龙和茉莉的亲密照。

对付情敌嘛,不能手软。

哪怕云筝并不爱青龙,宁成轩也要让云筝看清楚青龙的真面目,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十三哥,其实是想鱼与熊掌兼得。

或许,青龙更在乎的是茉莉。

云筝看了相片后,沉默不语。

录音笔,她都没有去听录音,无须再听,她相信茉莉是对她下杀手,因为茉莉不是现在才想她死,很早很早的时候,茉莉想她死了。

“今晚为什么自己走了?”

宁成轩见她沉默不语,他先开口说话。

问的却是为什么她先走?

难道他还想让她等他吗?

她是想等他的,知道他暗示王静联合所有人来针对她,孤立她,云筝不想再等他。

“你在乎吗?我自己先走,不缠着你,不正是你想要的?”云筝反唇相讥,她背靠着椅背,把相片及录音笔重新塞回了信封里,“我惹你嫌,惹你厌,我主动消失在你的面前,你该高兴才对。”

宁成轩抿唇。云筝看他一眼,见他冷着脸,唇又抿得紧紧的,没有解释半句,她更觉难受,自嘲地笑,“宁成轩,我是不是不自量力,妄想征服你?未能征服你,却先丢了我自己的心。听人说,一对男女相处,谁先动心

的,谁输了,我输了,一直输,输到彻底。”

宁成轩还是抿唇不语,也不看她。

“你暗示王静,让她联合其他人来针对我,孤立我,是吧?你整治我还不够吗?我那么的不讨喜?”云筝还是忍不住问起这件事,她的心也是坠落谷底。

如同她刚刚所说,在这一场爱的博奕,她输得最彻底。

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现实又给她狠狠的一巴掌,告诉她,那是假象,是骗她的。

事实,宁成轩还是那个宁成轩,而她云筝却不再是那个云筝。

“是我暗示的。”

沉默了很长时间的宁成轩低冷地承认着,“王静一个人根本斗不过你。”“你怎么不说是我一个人斗不过王静?她是凭着本事进来的,她在宁氏多年,她有很多小伙伴,还能挑唆到很多同事站在她的那一边,她背后还有你这个大老总当靠山,我有谁?我孤军奋战,本想依靠你

,却是你把刀子捅进我的身体。他们伤不到我,只有你,宁成轩,只有你才能伤到我!”

宁成轩冷笑,“谁叫你要进宁氏?还是靠着关系进来。”

云筝深吸几口气。

行,是她的错。

从头到尾都是她的错!

她认了!

谁叫她异想天开地想要征服他?谁叫她借助凤爷爷进了宁氏集团,她以为工作很简单,很容易手,事实才几天时间,她觉得累了。

“宁成轩,我问你一句话,你能老实回答我吗?”云筝偏头直勾勾地看着他,问道,“与工作无关的,只要你老实地回答我,我明天向你递交辞职信,也会跟我爷爷回去,不会再留在这里惹你嫌弃。”

宁成轩的冷笑消失在他的嘴角。

本来冷硬的脸似乎更冷了。

他冷冷地说道:“不管你问什么我都不想回答你。”

“你连回答我一个问题都不愿意?宁成轩,你对我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一点都不动心?”云筝想知道自己继续努力下去值不值得,不值得的话,她不吊死在这里了。

哪怕,她是真的爱他。

那又如何呀?他都不会爱她,单相思最苦的了。

云筝想快刀断乱麻。

宁成轩一语不发。

云筝反复问了几次,他都不说话。云筝气结,她闷了半天,回到宁家的时候,他停车让她下车时,她问他:“你拒绝回答我的问题,是不是你对我有点动心?舍不得我走?”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