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命运

小说: 地球养成之路 作者: 乐山智 更新时间:2019-08-14 01:30:19 字数:2377 阅读进度:211/211

巴斯塔德肆虐的日子,大概持续了两百年。在干掉了龙皇之后,它甚至还坐了一年的皇位。把龙皇宫殿变成了堆满骨头的洞穴。

最后,在龙族各系巨龙终于达成协议,集体出动讨伐它的时候,它哈哈大笑着从皇宫的阳台飞走,不知所终。

从此之后,再没有人见到过它。

而恶龙巴斯塔德的传说也成为了艾瓦隆大陆最奇诡最惊心动魄,也是被吟游诗人传唱频率最高的故事。可以说,在龙族的历史上,这头恶龙的地位和名声,跟人类的恐怖亲王奥斯汀不相上下。

作为一个喜欢听故事的小孩,刘辰不知道多少次听到过巴斯塔德的名字。也不知多少次和汤姆一起扮演从恶龙手里拯救公主的骑士。对于他来说,这个名字简直就是童年记忆一个不可分割的部分。

而让刘辰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这只传说中的巨龙,竟然真正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且还称呼自己主人。

“呃”刘辰下意识的退了一步。面对恭恭敬敬匍匐在面前的巴斯塔德,他浑身每一根寒毛都是立着的。

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镇定。

因为他发现,受到星王和三只骨龙的魂星牵引出现的巴斯塔德,其实只是一个刚刚解除了封印的灵体。而且,在刚才的契约签订中,它的灵魂也和自己的灵魂联系在了一起。

这意味着,别说身为灵体的它无法伤害自己,就算它有能力,它也不可能对自己做什么。要知道,一旦自己死去,它也会随之消失。甚至比星王它们还消失得更彻底。

“主人,”星王道,“您有什么疑惑,可以问巴斯塔德。正如这家伙自己所说,它是陛下遗命的掌管者和执行者,很多事情,它知道得比我们更清楚。”

看着巴斯塔德,刘辰脑海中忽然灵光一现。他睁大了眼睛,问道:“我胸口的这张龙之禁忌,就是你的……”

“是我的皮,”巴斯塔德点点头,飞快地道,“当初陛下制作藏宝图的时候,把我宰了,然后把我的灵魂封印进去。让我为他寻找继承者。我已经在外面流浪了六千多年。而您,是我……”

刘辰的表情有些古怪。

“等等……”他打断了巴斯塔德的话,难以置信地问道,“你是说,你被诺伊奥坦斯阁下宰了,做成了一张藏宝图?”

“对啊。”巴斯塔德点点头。

“你被宰了,这件事难道不会有怨恨的情绪吗?”刘辰完全无法理解巴斯塔德如此轻描淡写甚至兴奋的语气。

“这有什么好怨恨的?”巴斯塔德一脸惊奇,“主人,你得知道,宰我的是诺伊奥坦斯陛下呀!我胸口的皮还是他亲手剥下来的呢!”

刘辰已经完全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他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这张龙之禁忌,竟然来自于传奇恶龙巴斯塔德。更没想到的是,在谈及自己被宰了做成一张藏宝图的时候,它非但没有丝毫的怨恨,反倒一副深感荣幸和骄傲的模样。

刘辰对诺伊奥坦斯的敬畏和钦佩,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将一个如此强大,如此骄傲,暴躁乃至疯狂的巨龙随手拿来做成藏宝图。还让对方心甘情愿,这是何等通天彻地的手段!

再看看一旁的三只骨龙,刘辰觉得,诺伊奥坦斯简直就是龙族的克星。在他的手心里,强大如龙族,也不过是随意揉捏的玩物!

兽皇!

刘辰这时候忽然感受到这两个字的份量。

这不是一个绰号,不是恭维,而是事实。诺伊奥坦斯是真正的万兽之皇。是包括龙族和比蒙在内天下所有魔兽的主宰!

所有的魔兽,都臣服在他的王座之下,都服从于他的意志。他的手指所向,就是铺天盖地的兽潮,他的目光尽头,就是滔天血海。只要他愿意,就算是十三级十四级的魔兽也不过是餐桌上的美食而已。

而用一只巨龙的毛皮和灵魂制作藏宝图,对他来说是一个理所当然的决定。而对被选中的巴斯塔德来说。这甚至是一种殊荣。

“好吧,”刘辰努力让自己适应了巴斯塔德的思路,问道:“为什么是我?”

这张藏宝图,是刘辰从一个斐烈狮鹫骑士的身上得到的。无论是运气也好,命运也罢,这一点他并不会纠结。

刘辰奇怪的,是巴斯塔德在自己探索深渊的过程中所出现的不寻常的反应。

按理来说,身为诺伊奥坦斯遗命的掌管者和执行者,巴斯塔德应该是一个隐藏的中立存在。它应该静静的观察,见证,而不是出面干预。

可事实上,从它以强烈的意识影响自己的心境,到遗迹中的两次警示,都远远超出了一张藏宝图,或者一把钥匙的范围。这让刘辰一直有一种被推着走的感觉。似乎对于巴斯塔德来说,自己就是唯一的人选。

这才是他问这句话的意思。

一时间,星王和三只骨龙,也都同时把目光投向了巴斯塔德。

相较于刘辰,它们对此更为困惑。

虽然刘辰的确就是诺伊奥坦斯选中的人,但大家并不相信,在刘辰闯关之前巴斯塔德就知道他是天命之选

“其实,我尊敬的主人,原本我也不确定一定是您。”巴斯塔德臊眉耷眼地道,“在您之前的这六千多年里,一共有七十二个人得到过藏宝图。有六个人找到过宝藏所在地。但没有人能够通过陛下的考验,得到认可。”

“哦?”刘辰一愣,他原本以为诺伊奥坦斯的遗迹是第一次被发现,却没想到,原来早有人找到过。

不过想想,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如此长的时间里,藏宝图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人的手。不可能没人动心。而寻宝的人自然也不可能到处宣扬。一些人死在寻宝的途中,一些人无功而返,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数千年前,还是人类文明最鼎盛的事情。直到三百年前最终之战过后,才衰败下来。现在的人不知道这个遗迹,也不足为奇。

“那你为什么”刘辰问道。

“为什么指引您?”巴斯塔德瞟了瞟三只骨龙和比蒙,说道:“我的主人。原因有很多。例如,命运让您得到了藏宝图,并且把您带到了这里,而且,您和陛下一样,也是一位亡灵法师,您足够年轻,天赋超凡”。

巴斯塔德说着,脸上露出一丝哭笑不得的神情:“当然,最重要的是,您把我和您融合在了一起。”

刘辰一愣,随即张大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