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谁能够理解他的苦衷

小说: 帝胄龙脉 作者: 吴学华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3:19 字数:2249 阅读进度:5/10

#www.guanhuaju.njm.cc冠华居言情小说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几天后,黄柏来到山洞,带来了令胡三公痛不欲生的消息:金吾上将军孙德昭的首级悬在长安城南门外,尸体曝晒三天后扔入渭水,朱温得知胡三公出逃后,命人杀了他全家26口,连两岁的小孩都没有放过,除此之外,还杀了与此事有牵连的太傅胡勉和尚书令方诚等大小官员27人。

胡三公闻讯大哭,跪在地上朝长安城磕头不已。当黄柏去扶他的时候,他的额头鲜血直流,整个人瘫软在地上,站不起来了。

那种瞬间失去家中所有亲人的痛,是一般人无法体会得到的。

过了好一阵子,黄柏才说:“胡公,贱内所奶的孩子,并非你的儿子,而是当今太子!”

胡三公也知事再也瞒不过,微微点了点头,哑声说道:“如果你把我和太子献给朱温,高官厚禄任你选……”

黄柏愠道:“胡公,你把我黄柏想成什么人了?朱温贼子祸害天下,人人得而诛之,我黄柏虽非圣贤之人,但也知晓礼义廉耻,绝非那种见利忘义的小人。胡公,你且安心在这里住下,待事情有所缓和之后,再做道理!”

是年6月,朱温逼昭宗皇帝迁都洛阳,他还下令长安全体居民也要一起迁走。接着,他命人把所有长安的建筑物拆毁,木料都投入渭水,漂浮而下,进入黄河运往洛阳。那整齐的街道,繁华的市场,瞬间变成了残垣断垒和堆堆瓦砾,巍峨的长安城遭到了又一次的大浩劫。

迁都的途中,朱温诛杀了大批李姓皇族和那些不听他话的官员,进一步巩固了他的权势。

胡三公闻讯,跪在洞口望长安哭了三天三夜。

之后,他咬破手指,将这些事写在了一张宣纸上,把这张记载有千古悬疑的纸,卷成筒塞入竹筒中,用蜡封口,最后将竹筒放进石洞中的一个岔洞中,用石头封住岔洞口,再用黄柏送来的糯米团熬成粥,和上黄土,把岔洞口的石头糊严实。这样一来,就没有人轻易拿走那个竹筒了。1000多年后,苗君儒带着几个学生到这边来考古,为避雨来到这个石洞中,一个偶然的机会,打开了那个岔洞,从而得知了传国玉玺具体失踪的原因,这是后话了。

外面的时局仍然很乱,胡三公在山洞中度日如年,每天用石头在石壁上做记号计算着日子。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一年多。这时候的他,须发蓬乱衣衫褴褛,形同乞丐,纵是当年的熟人再遇到他,也认不出来了。

太子在黄柏夫妇的哺育下,长得很健康,开始呀呀学语。

胡三公知道在这里并非长久之计,见太子断了奶,便起了带太子回乡的念头。在一个雾气笼罩这苍茫大地的清晨,他带着太子,告别了恩人黄柏夫妇,踏上了千里回乡之途。

一路上风餐露宿,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回到徽州那处离开了二十多年,留下无数童年记忆的小村庄。可是呈现在他面前的,是无数残垣断壁,瑟瑟风中,那些随风飘零的落叶与杂草,似乎在向人述说着发生在这里不幸与苦难。

向乡人打听之后,胡三公才知,早在一年前,就有一队朝廷的官兵来到这里,将全村男女老少杀得干干净净,村口那座大土堆里面埋的,就是全村大小208人的尸首。

胡三公来到大土堆前,跪在地上流泪不已,若不是因为他,全族何至于遭此横祸?他愧对列祖列宗。

自古以来忠孝不能两全,在大义面前,他相信土堆中208个冤魂能够理解他的苦衷。

站在他身后的太子似乎明白了什么,缓缓跪了下去。

胡三公见状,忙扶起太子。太子乃千金之躯,怎可向平民百姓行此大礼?

两人相拥而立,胡三公极目四望,这万里河山之中,还有他们两人的立足之地吗?

此地不宜久留,胡三公背着太子,沿山路继续往南走。翻过了几座大山之后,来到一处只有几户人家的小村庄。又累又饿的胡三公来到一家人的院门前,刚要敲门,突然头一晕,身体一歪,就再也不知道了。

当他醒过来时,见躺在一张床上,床前站着太子和一个和蔼的老人。

老人和颜说道:“你终于醒过来了!”

胡三公虚弱地问:“请问老丈,这是什么地方?”

老人说道:“此地叫考川,三天前客官带着这个孩子晕倒在我家门前!”(作者注:考川今叫考水,位于江西婺源境内,距县城约15公里)

胡三公说道:“多谢老丈救命之恩,我胡三……”

老人目光如炬,低声问道:“你是否遇上大悲之事?”

胡三公问道:“老丈何以得知?”

老人说道:“我替你把过脉,你脉象虚弱无力,乃劳累所致,可你的心脉杂乱,且目色赤红,此乃悲伤过度之相。”

胡三公说道:“实不相瞒,我乃外地客商,为避兵祸携家南逃,可途中遭遇兵匪,全家被杀,只有我带幼子逃出!”

老人点头道:“难怪如此!不知客官究竟要逃往何处?”

胡三公说道:“只想寻求一个避世之处,将此子养大成人便可!”

老人笑道:“考川地处崇山峻岭之中,历年兵祸都难波及至此,一年到头也难见到一个生人,客官难道还想逃到哪里去?”

他手上出现一个包袱,接着说道:“这是客官的包袱,包袱虽不大但却较重,客官可查看一下,是否少了什么东西?”

胡三公微微一惊,若老丈看过他的包袱,就知道他真实的身份了,当下接过包袱,也不打开,只放在枕边。

老丈接着说:“你的身体还很虚弱,要精心调养一段时间才行!”

胡三公见老丈慈眉善目,并非奸恶之人,遂问道:“敢问恩公尊姓?”

老丈说道:“老汉我姓潘,今年六十有八,会点岐黄之术,当地人称潘神医!”

不亏是神医,单从脉象上就猜到胡三公身上发生过什么事。www.guanhuaju.njm.cc

Www.guanhuaJu.njm.cc冠华居言情小说网为你提供精彩言情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