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劝降

小说: 大明小财神 作者: 黄叶红花 更新时间:2020-11-22 02:26:45 字数:2280 阅读进度:67/76

红光不是平常的光,更不会无缘无故出现,这是土匪们用来传递信号的方式。

盘龙山,瞧见信号的土匪立刻禀报花蕾。

得知危险信号,花蕾并不着急,单纯的认为是钱万千派人前来救他的宝贝儿子,并没往更坏的方面想。

不过,还是派弟兄们加强警戒,留意山下的一举一动。

二狗脑子高速运转着。

噼啪!噼啪……

一个青年骑马狂奔而来,似乎有十万火急的样子。

“二狗,锦衣卫已到悦来客栈,盘龙山危在旦夕。”骑马的青年呼喊着。

“什么情况?”二狗着急的问。

青年勒住缰绳,边喘气边说“李万年率领上百锦衣卫到了客栈,准备攻山,我已经放烟火给山上传递信号。”

前来报信的青年是悦来客栈的伙计,真正的身份也是土匪。

其实,悦来客栈就是土匪开的店,不然怎么能在土匪眼皮子底下营生呢?

噼啪!噼啪……

又一个青年骑马从姑苏城方向奔来,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

“二狗,要出大事了。”骑马而来的青年呼喊着。

“特么的!又怎么了?”二狗烦躁的问。

“燕王的军队正朝这边赶来,原来那个……那个人并没死……”

燕王的军队路过此地本就很平常,只是来得不是时候,一旦跟锦衣卫汇合,事态就更加严重了。

这一点,脑子好使的二狗还是明白的。

“哪个?”二狗追问。

青年愣了一下,当手摸着马背时,突然想起来了“就是被咱们抢宝马的那个。”

二狗大吃一惊,心想巴鲁没死,这对盘龙山来说是巨大的威胁,燕王也是率军来讨债的,三军会师,老寨主又不在,盘龙山危机重重啊!

种种迹象表明,土匪还是挺贼的,不但在山下开客栈,还在城里留暗哨,难怪花蕾会无法无天了。

“当务之急,擒贼先擒王,调头。”二狗调转马头,骑马狂奔而去。

二十几名土匪,骑马跟随,唯二狗马首是瞻。

…………

京城。

万千酒楼。

天字一号房。

钱多已经换上华丽漂亮的紫色衣衫,拿着扇子扇动,刚洗过澡的他,更加帅气洒脱,迈步走到窗前,低头往下看。

楼下停着三辆马车,马车上堆满箱子,车旁站着六个人,为首的就是鲁平。

“小二,去把爷的宝马牵来。”钱多居高临下,吩咐后转过身,迈步走出房间。

“鲁掌柜,这少爷是真的吗?”

说话的中年男子叫朱帝,胖乎乎的很有福相。

“真不真,你看后不就清楚了。”鲁平乐呵呵一笑。

钱多笑意盈盈走出酒楼,神采奕奕的很是精神,边扇扇子边说“各位辛苦了。”

“是少爷不假!”朱帝仔细打量钱多,“小的能否问少爷几个问题?”

“问吧。”钱多表现得很大度,反正真金不怕火炼。

“少爷有几个娘?几个兄弟?几个姐夫?几……”

“哪来这么多问题?”钱多匆忙把朱帝的话打断,“问得很没水平,随我进宫自有答案。”

这句话,无疑是给朱帝吃了定心丸,掌管京城钱庄的他,处处小心,毕竟三万两黄金不是小数目,万一被骗了,别说卖妻儿,哪怕把祖宗从坟墓里刨出来,也赔不起啊!

既然钱多敢进宫,那就证明是货真价实的小财神,为求心安,朱帝决定陪同。

“少爷,不是我多心,只是……”

钱多摆动左手,阻止朱帝往下说,微微一笑“朱掌柜办事小心谨慎,爷很欣赏,难怪我那抠门的爹如此器重你。”

“谢少爷夸讲,这是小的应尽的职责。”

“很好。”

“少爷,宝马牵到。”店小二满面春风,笑呵呵牵着马而来。

“出发。”钱多麻溜的上马,兴高采烈去皇宫找朱允炆。

一行人赶着马车,押着金子,随钱多而去。

…………

韩千骑马独自上盘龙山,一路上,边走边观看,对复杂的地形感到震惊,尤其是瞧见一夫当关的天然屏障时,心里不由打个寒颤。

深知这样的地形易守难攻,就算有上百弟兄,怕是也很难强攻,更不知土匪窝里有多少人?有多少高手?单凭花千树这个黑道第一高手就难以应付,这是一场硬仗,生死难料?

嗖嗖……

空气中响起破空之声,雨点般的箭矢从山顶飞射而下,无情的射向韩千。

能当上锦衣卫百户,韩千的武功还是过硬的,闻声便纵身往后飞跃,麻溜的躲过一劫。

一支支箭矢射在地,歪歪斜斜的插着。

“我是锦衣卫百户,奉指挥使李大人的命令,前来给你们当家传话。”

嗖嗖……

第二拔箭矢又射来,把韩千再次逼退。

韩千以为报上名号会吓着土匪,没想到土匪胆大包天,没把他这个锦衣卫百户放在眼里,有些失算了。

“哪来的狗,胡乱嚷嚷。”花蕾从天而降,挥动长鞭刺向韩千。

望着银蛇般的鞭子刺来,韩千后背一凉,二话不说,旋即拔刀迎战。

鞭子一伸一缩,调皮得像狡猾的蛇,专攻韩千胸膛,迫使他不得不挥刀去挡。

钢刀挡住鞭子,叮当之声不绝于耳。

但是,韩千每挡一下都十分吃力,感到右手虎口发麻,深知不是对手。

“我奉李大人之命前来劝降,只要你们放了小财神,然后归顺朝廷,可以既往不咎。”

“老娘信你个鬼,先降了你再说。”花蕾听废话才怪,手中的长鞭越挥越带劲,力道越来越猛。

这下,韩千真吃不消了,绣春刀被鞭子缠住,脱手飞出。

“锦衣卫百户就这能耐,还敢在老娘面前大言不惭。”花蕾挥动鞭子,无情在韩千身上抽几鞭,解恨后才停止攻击。

每鞭都抽得韩千皮开肉绽,从皮疼到心里。

“反了反了。”韩千边退边嚷。

“老娘就反了,咋地?”

技不如人的韩千,吃了鞭子只顾逃命,连绣春刀也不要了,真是够丢人的。

“加强警戒,开启机关,时刻准备战斗。”

花蕾下令后,飞身而起,轻飘飘落在峭壁上,回眸一笑,霸气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