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8章 谁才是猎人? 中

小说: 都市巅峰强少(有口难言) 作者: 有口难言 更新时间:2018-08-19 08:28:47 字数:2637 阅读进度:828/2273

“杀了他!”谢立平狠戾的说道。

听到命令,孟刚不再犹豫,奔驰骤然加速,指针狂奔到两百五十码。

呼啸而至。

很快来到改装大众后面。

一把手枪,从奔驰的车窗里探了出来。

“趴下!”千钧一发之际,叶凡反手按倒了沈嫣,同时猛地一打方向盘。

砰!砰!砰!

三个点射。

后风挡玻璃应声碎裂,尽管叶凡已经踩了刹车,但大众依然撞上路边的马路牙子,剧烈撞击之下,沈嫣当场昏厥过去。

叶凡缓缓吸了口气,自言自语说道:“正主来了。”

奔驰在距离大众十五米外停下,车载环绕音响里,《命运》交响曲进入到最后的第四乐章,雄伟壮丽的凯旋进行曲开始,和弦饱满有力,气势排山倒海。

这是对胜利者的欢呼。

谢立平眼中杀机尽现,无声的笑了起来。

猎物追到了,该捕杀了。

谢立平下了车,斜靠在车身上,从精致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孟刚走过来,帮他点了烟。

昏黄的路灯下,烟头一明一灭,再往远处,是撞毁的汽车,以及掉在地上的三颗子弹壳和弩箭。

谢立平微微的抬起头,吐出一个烟圈,被夜风吹散,“这姓叶的,我还真是看走了眼。”

他有些感叹的说道。

孟刚笑了笑,“最后还是落到老板手里了。”

“嗯,有挑战性的猎物,才有值得捕杀的价值。”谢立平掸了掸烟灰,问道,“刚子,你不出手?”

孟刚嘿嘿一笑,“用不着我出手,对付叶凡,有山炮一个人就够了。”

谢立平转头看了一眼,光头男满身戾气的走了过来。

“这个人,和我一样,是古武修炼者。”孟刚提醒了一句。

“哦?”谢立平语调升了起来,双眼微眯。

除了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孟刚,其实他对古武修炼者接触的不多,不过因为谢家和重庆陌家常有生意上的往来,多多少少也听他父亲说过一些这方面的事情。

对古武修炼者的世界,他虽然有兴趣,却并不如何向往,因为在他看来,这世界上没有钱办不到的事情,孟刚就是古武修炼者,还不是一样能够花钱请来当保镖!

“如果不是要照顾他那个弟弟,山炮也不会被全国的警察追的到处跑。”孟刚说道,“现在他弟弟死了,处理了姓叶的之后,这个人,倒是可以收来用用。”

谢立平闻言笑了起来,对走过身边的光头男递过去一根烟:“喂,山炮,来一支?”

山炮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然后径直向叶凡的车走去。

“特么还是个傲娇性子,好好好,有个性,我喜欢!”热脸贴了冷屁股的谢立平也不恼,反而笑了笑,不过下一刻,笑容敛去,双眼中突然闪过一抹阴毒,“叶凡触了你的逆鳞,将他撕成碎片吧!”

改装大众的门被推开,叶凡下了车,视线只在山炮身上停留了片刻,便看向了后面的谢立平。

他有些意外。

谢立平笑着挥了挥手,像是一个老朋友,但嘴里却喊道:“姓叶的当心点,这家伙不简单哦,你跪下磕三个响头,他可能会让你死的痛快一些。”

叶凡收回视线,看向走来的山炮,冷不丁说道:“古武修炼者,却给这种人当杀手,你也不怕丢了份儿?”

山炮愣了愣,明显没想到对方已经看透了自己的身份,心中有了几分警惕,不过他也不惧,说道:“没想到会碰到修炼者,但你伤了我三弟,这仇不得不报。你若是自断一手一脚,我便饶你一条命。”

“我没有杀他,你不感谢我,反而又来杀我?这是什么道理?”叶凡问道。

“强者为尊,拳头大就是道理。”山炮说道,他捏了捏拳,骨骼卡擦擦一阵响。

他的拳头很大,至少他认为比叶凡的拳头大,所以此时此刻,他说的话,便是道理。

是这个道理,但也是明显的不讲道理。

叶凡却玩味的笑了笑,“我还真有些好奇,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这种自信!”

“既然这样,那就怨不得别人了!”

山炮说着,脚下突地响起“噗”的一声,那是鞋底与地面急剧摩擦发出的声音。

“好戏开始了!”谢立平兴奋起来。

山炮整个人,如同出膛炮弹一般冲向叶凡,眨眼间便越过了三米多的距离,右拳猛的砸向叶凡头颅,拳风呼啸,势必要将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轰个脑袋开花。

东北逃亡的日子里,在数百名警察的围捕之下,他和刀疤脸的三弟一头扎进广袤的大兴安岭,光凭这一双拳头,便猎杀过成年的熊瞎子,以及两百多公斤的野猪。

在叶凡说出他古武修者的身份之后,他收起了轻视之心,所以这一拳,足足用了九分力道,虽说不足以开山劈石,但砸烂一个人的头骨,并不是难事。

然而他终究是小觑了眼前这个男人。

几乎必杀的一拳轰出去,下一刻,他的瞳孔骤然放大。

叶凡闪电般的伸出右手,那势大力沉的一拳,直接砸在叶凡的手掌之上。

“嘭”的一声炸响,如枪响,如闷雷,如千斤重物坠落地面。

山炮感觉不像是砸在了手掌上,而是砸中了一块数吨重的钢板。

恐怖的拳速和巨大的力量,尽数反噬回来,他整条手臂的骨头,都出现了裂痕。

他的双目陡然瞪圆,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之所以叫山炮,便是因为出拳如炮弹出膛,威势骇人。凭借着这一双拳头,斗熊瞎子,杀野猪,闯出大兴安岭,又从华夏东北硬生生杀到华海市,本想带着弟弟在这里闯出一片天下,却不料要栽在这里。

但他如何能就此认输?!

右手已然被震的没有了知觉,他便顺势左脚闪电般踢了出去。

然而他的左脚才刚刚踢出去,陡然咔嚓一声响,叶凡已经以更快的速度踢在了他小腿上,腿骨崩断,钻出了肌肉和皮肤,森然的白骨露了出来。

“不知死活!”叶凡冷哼一声,右手五指弯曲,捏住山炮的右拳,顺势一拧,恐怖的力量,沿着拳头迅速传递到整条手臂,肌肉撕裂,筋脉血管扭曲,就连手臂上的T恤袖口也撕啦一声裂开。

“我断你一手一脚,饶你一命。”叶凡面无表情的说道,然后松开手,绕开已然废了的山炮,向谢立平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