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善变的思想 第一百六十五章 各怀鬼胎【一】

小说: 都市邪神 作者: 和尚用潘婷 更新时间:2015-02-02 08:47:37 字数:2072 阅读进度:467/669

第一十五章各怀鬼胎【一】

郑卫国冷哼一声,道:“咱们好像不是太熟,别说的那么亲切。”

此时张扬开口道:“卫国算了,赵秘书也有他的难处。”

赵建国连忙道:“是呀是呀,我很想帮兄弟们的忙,可我也得有那个能力呀。”

李梁道:“你知道我们回来这一点都不奇怪,只是你跑过来干吗?你这个时候应该是你家里睡觉,或者是为领导服务。”几人的飞机到达的这个点还真不是时候,居然是深夜十点,所以李梁才会有此一问。

赵建国忙道:“我这不是说朋友们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这我怎么着也得安排安排,不能怠慢了呀。”说着话看了看旁边没有其他人,低声道:“而且主席还等着想和几位促膝夜谈呢,几位看是不是跟我回去一趟?国宴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就等你们入席了。”

郑卫国还想要拒绝,被张扬抢了先:“也好,我们坐了一路的飞机都饿坏了,咱们还是去尝尝华夏的国宴是什么滋味,我反正是没吃过,你们呢?”

听到她这样讲,郑卫国也不好再反对了,但面色还是不太好看,道:“我哪里够格吃国宴呀,不过今天沾沾咱们赵大秘书的光,咱也有机会尝一尝了。”

刘卫华和赵建国不是很熟,这还是第一次见面,虽然都知道有对方这么个人,但毕竟不方便开玩笑。

几人坐上了赵建国身后的一排深色轿车,带着许多乘客好奇的目光,不一会儿功夫就消失了京华国际机场上。

有了赵建国的亲自迎接,很顺利的进入了南海,如果是以前的时候郑卫国几人想要进入那可就真的难了,根本就是不太可能,除非是领导召集你的时候,否则免谈,这里毕竟不是谁都能够来的。

一路来到了一栋别致的小二层楼外,车队停了下来,几人下车后纷纷打量着这里的环境,柔和而又温柔的灯光将这里映的光亮无比,但却并不耀眼。

赵建国见几人“好奇”的样子,后的李梁和林贯虹下车后忙向大家道:“这里是主席平时吃饭的地方,主席已经等几位很久了,我们进去。”说着话,微笑的向里面让着众人。

进入里面之后,经过一个屏风,顺着楼梯上了二楼,刚走到楼上的时候,就看到果然江山和李庆瑞二人全都坐那里有说有笑的喝茶聊着天。

看到众人进来,江山和李庆瑞站了起来微笑道:“同志们一路辛苦了,起来大家也都饿了,来来随便坐,咱们先吃饭后聊天。”

众人全都一个个的微笑着向江山二人握了握手,如果放以前众人肯定无不激动非常,但是此刻众人的心里早已经没那么激动了,李梁五人是因为自己就连庞大的战舰和满天飞舞的修真者以及好像远古时期的那些巨兽们都见过了,一个国家的元对于他们来讲也就是一个普通人。而郑卫国和刘卫华则是有些心里郁闷,还暗暗责怪着华夏不肯风语王朝有危难的时候帮他们一把,管他们二人也知道华夏有华夏的难处,可是他们二人就是转不过这个弯来,总感觉自己此时已经不再华夏的人了,要不是他们现还有华夏的国籍,当初他们二人都气的想要移民。

看到郑卫国和刘卫华二人臭臭的样子,与其他几人完全不一样,江山和李主瑞两个人老成精的国家元怎么会不知道二人心里的不快来自于何处,边吃边聊之际,已经渐渐打开了二人的心菲,但也仅仅是这两个人而已,其他几个人只是热情的敷衍着自己,反正自己现没说正事,他们也不着急,这些无关痛痒的过去式或者是海阔天空不切实际的聊天,张扬几人明智的选择了不接话。

酒足饭饱之后,看着旁边那二整箱的国宴茅台酒瓶,江山二人不由暗暗乍舌这些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能喝呀,每个人少喝了一斤以上,但仍然好像没事人一样,看来以后不能再和他们酒桌上谈事情了,这些家伙别看年轻,但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坐江山那超大的办公室里,管二个老人已经身心疲惫了,劳累了一天他们能不累吗,再加上这一天之就是等待与焦急过的,此时深夜了都已经,他们不是不困,只是事情没搞清楚,他们二人实是睡不着呀,因此这才连夜将几人接了过来。

轻轻喝了一口茶,江山笑道:“几位小同志不要拘束,咱们就是随便聊聊,没别的意思。刚才吃饭我就一直奇怪,张扬、李梁你们几位同志不是失踪了吗?按照展锋的说法,你们不是已经遇难了吗?这是什么时候又回来了?怎么样,没什么事情?”

李梁笑道:“主席,多谢您的关心,我们当初确实是遇到了一点麻烦,不过还好并没有出现生命危险,情况可能您也了解了,我们头儿他的身体出了一点状况,虽然有卫国他们去求援了,但是我们等待的过程现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不得不被迫转移了藏身地点,要不然现真得就再也回不来了。”

江山和李庆瑞微微点了点头,虽然不敢肯定李梁说的就是实话,但是既然他这样说那肯定就是决定以后都这样说了,就算是有其他的情况的话,估计也没有多少人能够迫得出来他们。

江山欢声道:“那吴维先生现没事了?刚才看你们实饿坏了,我没好意思问,算算时间已经二个多月没见过他了,还真是想他呀,怎么样,他现身体应该都好了,老李你过几天不是要去非洲访问吗,拐个弯帮我过去代来问候一下,我现实是没时间出去了。”

李庆瑞笑道:“不用你说我也得过去问候看望一下,都是老朋友了,知道他重伤归来,怎么能够不过去看看呢,一定得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