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面对好梦

小说: 大赢家之梁健升职笔记 作者: 草蛇灰线 更新时间:2016-02-14 22:16:08 字数:3135 阅读进度:489/2025

第485章面对好梦

只见两个人正站在车旁,这不是那两个警卫又是谁呢见过了,这两个警卫不是已经被灌翻在了桌子上吗怎么又出现在这里不是太神出鬼没了吗

梁健正要过去,想要确认,那到底是否真的就是那两个警卫。这时候,从身后就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回过头去一看,只见冯丰和魏洁正匆匆赶来,到达了他们身边,还是在气喘吁吁,带着微微的酒味。

还没等梁健问个究竟,只听到前面的警卫说:“项瑾,请上车。”其之一,就已经帮助拉开了车门,请项瑾上车。项瑾朝梁健眨眨眼睛说:“梁健,看来你还没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时候。”

梁健看着脸色嫣红的项瑾,听到这样带着挑衅的话,心里的一股好胜的、兴奋的神经被挑动了起来。

岁月可以磨灭太多。说实在的,梁健从在高公路接到项瑾一直到此刻,他都有那么一丝找不到感觉。以前的关于项瑾记忆,以前与项瑾在一起时的兴奋、快乐和新鲜,都有些找不到那条线,为此,梁健的心里一直有那么一丝不安。

不知道这是因为胡小英的缘故,还是因为王雪娉的缘故,还是因为这些年里自己经历的太多,把与项瑾的那一丝美好都给磨灭了。

直到刚刚看到项瑾脸上的一分嫣红,听到她微带挑衅的娇声,闻到这空气不一般的气息,梁健才一下子恢复了以前的感觉。

很多事情都没有变,只是被掩埋了。

他不管这次,这两个警卫是如何又恢复清醒的,但是今天晚上,他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两个警卫给摆脱掉,单独与项瑾在一起,过往两个人在一起时的放松、自在、了解和嬉戏,对他重新燃起了吸引力。

梁健说:“下一站,我们去镜州新区的摩天轮,从上面看整个镜州市的夜景在美不过了。”项瑾说:“可以。你还是跟我一个车吗”梁健说:“为什么不呢”项瑾先上了途锐越野,梁健说:“我去跟魏主任他们商量一下,让他们先去安排一下。”

梁健离开项瑾,到了魏洁和冯丰那里。梁健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冯丰从口袋掏出了一粒东西,递到梁健的眼前说:“就是这玩意。”梁健很是奇怪,接了过来,放在鼻子边上嗅了嗅,没发现什么特别的,问道:“这是什么”

冯丰说:“你试试看。”梁健说:“这好像是药,我怎么敢试啊”魏洁解释道:“我刚才确认这两个警卫是醉了,你们走时他们已经倒在桌子上了。你们刚出包厢,一个警卫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好像很难受的样子,他就让我们帮忙从他衣服口袋里掏出了这种药丸,说是要吃一颗。

“我们当时就担心他会不会有什么病,不给他吃,误了事那是担不起的罪责。于是就用温开水给他服了。没想到,他刚服用了这个药丸,就完全清醒了,就跟没事人一般了,先前喝的黄酒,好像真的不过是糖水,对他变得毫无作用了。之后,他又给另外一个警卫服了,同样也奇迹般的好了。”

梁健的眉头微微一皱:“难道这就是传说的解酒神药”魏洁说:“我做了这么多年的接待,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有效的解酒药”梁健说:“你们吃了吗真有效果”

魏洁说:“我们向他们要了三颗,我们在吃的时候,他们就出来追你们了,等我们出来的时候,我们也感觉,已经酒意全无。真的没想到,有这么神的东西。这颗是特意留给你的,你也试试”

梁健听说,就将药丸扔入了嘴里。没有特殊的香,也没有特殊的味道,几秒钟之后,两梁健都感觉不到有什么特别,他刚想说:“没什么效果嘛”就在这一秒钟,梁健顿觉从心里向体外涌过一阵热流,接着,梁健就感觉神清气爽起来了,不大功夫,他感觉酒意已经彻底消除。

梁健真是惊异非常:“这玩意还真灵啊”魏洁说:“这种醒酒药,肯定是用什么特殊药材制成,不是央的警卫恐怕是搞不到这种东西的。”梁健点了点头,他这才感觉到,今晚上,真要将这两个家伙摆脱,恐怕是没那么容易。

然而不管怎么说,梁健都会坚持到底。他又对魏洁和冯丰说了两句,让他们帮助再想想办法。这时魏洁说:“梁书记,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成全你们的好事。”

梁健说:“魏主任,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只是跟项瑾打了一个赌。”魏洁神秘地笑笑:“梁书记,你听过一句话吧,解释就是掩饰,你不用多说。”梁健无语,只好任她想去。

达到了镜州新区的广场,摩天轮闪烁着光圈。这个摩天轮足有几十米高,安全是按照英国伦敦眼摩天轮的大小设计施工建造,在这夜色流光溢彩。

到了摩天轮下面,魏洁早就已经准别好了票,他们手还拿着一个雨衣带一样的东西。按照魏洁的安排,每两个人乘坐一个观赏箱。自然是,梁健和项瑾一个箱,冯丰和魏洁一个箱,最后两个警卫一个箱子。

警卫说:“最好是,我们和项瑾坐在一起。”魏洁笑说道:“反正箱子也都是透明的,而且在箱子里,没有人敢乱来吧”两个警卫想想也是,就答应了单独乘坐一个箱子,如果真危险,也是在不同的箱子,方便施救。

魏洁和冯丰就相互笑了笑。

摩天轮发出“咕噜咕噜”地响声,在缓缓旋转着,度非常缓慢。之所以慢,是按照人们的心里承受能力来设计的,一方面慢的安全系数高一点,另一方面慢可以让人在上面多呆一会儿。很多人一旦脚离开了地面,恐惧就会随着高度的升高而增加,直到爆棚。在空多带一分钟,就多一份惊险。

观赏轿厢过来了,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梁健和项瑾跃入了箱子。之前,梁健已经从魏洁手接过了那一袋东西。

冯丰和魏洁也进入了轿厢,接着就是两个警卫。

刚进入箱子不久,梁健就那个袋子里,取出一块黑色的软布来。项瑾惊讶地问道:“你这是干什么”梁健笑说:“我不是说要摆脱那两个警卫吗现在就可以,我们现在乘坐的就是不同的轿厢,这是空间的隔离;待会我把这块油布在轿厢贴起来,就是从视野上隔离。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就足足有三十分钟,不就是彻底把他们给甩掉了”

项瑾对梁健的奇思异想很是无语,为了摆脱两个警卫,他也算是挖空脑筋了。项瑾说:“即便如此,你也未必真能摆脱他们”梁健说:“这个摩天轮,运行足足半个小时时间,如果我真摆脱了他们。这半小时内,你可要允许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项瑾真得很无语:“在这里”梁健笑道:“怎么,你怕了”项瑾说:“你说呢如果你真能摆脱他们,你说了算。”梁健不再多说,在轿厢里就忙活起来。他展开了黑色软布,撕去上面强力双面胶的皮,然后看向后面的轿厢的警卫。那两个警卫正盯着梁健他们。

梁健恶作剧般地朝他们挥挥手,然后就将黑油布贴在了轿厢后壁,从后面一下子就看不到梁健和项瑾的身影了。梁健还不停止,又将左、右、前、甚至上方,都贴上了黑软布,轿厢一下子,就如蚕茧一般被包裹了起来。

这一突然的变故,让两个警卫真是始料未及。两个警卫相互看了一眼,很是疑惑,接着又相互点了点头。

原本这就是在夜色之,被贴上了黑软布之后,空间之就变成了一个小黑箱。梁健竟然从这个口袋里,还取出了一个小蜡烛和一个打火机,他很快点燃了蜡烛了。

接着他又取出了几样东西,竟然是一瓶红酒,还是两个杯子。项瑾很是惊讶,心也不由一动,这是要浪漫死人的节奏啊梁健往两个杯子,倒了红酒,其一个递给了项瑾:“我们来干杯,庆祝将两个警卫摆脱掉。”

项瑾想想,这是在几十米高空的轿厢当,梁健却和她喝红酒,她说:“梁健,这两年你是从谁那里,学得如此会讨女人的欢心”梁健说:“我没有再讨你的欢心,我是在庆祝我的胜利,至少这二十来分钟,我摆脱了那两个警卫。同时,也至少在这二十几分钟内,我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项瑾脸上忽的一阵嫣红,斥道:“你想做什么”梁健说:“二十分钟,我们把这瓶红酒给喝了。”项瑾顿时白了梁健一样:“梁健,难道你已经是酒鬼了吗这样的情景,难道你生活里,还想经历第二次吗”

说着,项瑾挪近梁健的身边,瞅着他的眼睛。梁健面对被烛火映照得娇艳无比的项瑾,早就已经砰然心动,他有种错觉,这不是在一个摩天轮的轿厢当,而是在古代富家的洞房之内。

项瑾轻轻朝他靠拢过来,薄薄的、红红的唇,贝壳般微微闭拢的眼睛。手机请访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