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切成片,涮着吃

小说: 繁花散尽笑满面 作者: 湛王妃 更新时间:2019-03-14 22:09:40 字数:3083 阅读进度:335/335

小÷说◎网】,♂小÷说◎网】,

朱朱垂着头,抖着音:“……对。”

“我收拾好了。”谭璇推着行李从里面走出来,对朱朱道:“朱朱,你确定没事?要不要我们陪你等李师兄回来?你药吃了吗?”

朱朱抬头,脸上挤出笑,根本不敢看江彦丞,道:“年年,我没事的,真的没事,李明喻马上到家了,你赶紧去看看你朋友吧。真的对不起,给你和江总添了太多麻烦,下次不会了。”

江彦丞笑:“没关系,举手之劳而已,有问题再联系我们。”

谭璇也附和:“是啊,那我们先走,有事打电话啊。”

“……好嘞。”朱朱站起身送他们。

江彦丞把谭璇的行李箱接了过来,拎着就出了门,谭璇跟朱朱摆了摆手,也跟着离开了。等门从外带上,朱朱扶着玄关处的柜子软了下来,腿抖,手抖,全身都在发抖,家里安静得可怕,只有墙上的挂钟指针走动的声音。

朱朱缓了缓,抖着手去点手机,给一个人发消息:“我已经被怀疑了,不,他们已经知道我有问题了,她不会再相信我,我该怎么办?我什么也没有说,但是我不能再做什么了。”

等了很久,那边才有回复:“谁知道你有问题?他们当面说的?”

朱朱:“谭璇家那位,应该是他猜出来的,我发誓我没有说。你要相信我,千万别把我供出来!”

那边还是不慌不忙:“他猜出来了,那就让他猜着。”

朱朱震惊:“你不怕他们知道?如果他们知道是你让我……”

那边仿佛在笑:“呵呵,知道又怎么样?聪明人有聪明人的玩法,你好好休息吧,有事我再找你。”

这之后,便没了任何回复。

朱朱握着手机完全不知所措,听那边的人的意思,她根本不怕撕破脸?甚至希望撕破脸?她究竟有什么打算?

“叮咚——”

门铃忽然又响了,朱朱从惊魂未定中起身,就怕谭璇两人去而复返,等通话才发现是李明喻回来了。

李明喻一进门,放下行李箱,就对朱朱道:“亲爱的,我在小区门口碰见谭年年和她男朋友了,那车真好,保时捷卡宴,比我们家房子都贵,要是换我开,得多小心啊,出门就怕蹭到这种好车。”

他说了半天,没听见朱朱说话,李明喻这才趿着拖鞋过去,搂着朱朱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啊?医生不是说孩子没问题吗?你别瞎紧张。”

朱朱整个人都陷入绝望,无论心理还是情绪都受尽折磨,她捶着李明喻,问:“你就知道看人家的车!碰都碰到了,为什么不请人吃个饭!白白照顾你老婆一个星期啊!李明喻你到底懂不懂事!”

李明喻摸不着头脑:“朱朱,你咋了?我说了的,说请他们吃饭,可人家江总有事儿,谭年年还好点儿,江总我们又不熟,人家能随便跟我们吃饭吗?你当是陆翊啊?”

朱朱一听“陆翊”的名字,莫名颤抖了一下,一把把李明喻推开,从沙发上起来,径直往卧室冲去。

“喂,朱朱,你是不是产前抑郁了?有事情你跟我说啊!别走那么快,你现在怀着孕呢!”李明喻忙跟上去,把朱朱胳膊拽住了。

朱朱转过头,所有的怒气都冲着李明喻撒了:“李明喻!要不是你们家连个首付也凑不齐,在锦城找不到好工作,我至于有今天吗?我是不是抑郁了?我早就抑郁了我告诉你!”

李明喻被她骂得有点抬不起头,还是忍下来了:“那不都是过去的事了吗?你老提有啥意思啊?你看,咱们的日子不是在慢慢变好吗,我收入上来了,攒钱换大房子,学区房,对吧?等咱们孩子以后上学,就能有比较好的教育资源,多好啊。当然,你不能跟谭年年比,她什么出身,我们什么出身啊,她分再多次手,她找的对象都不会差的,你看她现在的男朋友多好,钱永远不用愁了……唉。”

李明喻安慰着,把朱朱扶进了卧室,道:“你先躺下,我去看看中午吃什么,咱们吃点好的,庆祝咱们儿子平安无事,阿姨跟叔叔下午要来锦城,我得提前开车去接他们……”

朱朱靠在床上,看李明喻在客厅、厨房进出忙碌,说着她爸妈要来,忽然情绪就崩溃,伏在枕头上哭了起来——

为什么生活总有那么多的不如意,为什么别人的人生看起来总是容易得多,不需要付出任何努力,轻而易举就能拥有一切?

有人吃饱了没事干,专捡自己的妹妹下手对付,不知道她想做什么。有人却为生活所迫,成为这种人的棋子,时时刻刻被逼无奈身不由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成为无辜的炮灰……

……

江彦丞开车的时候没怎么说话,谭璇心里还是有疙瘩,终于开口问他:“让我去收拾东西,你不会骂朱朱了吧?我出来的时候,看到她脸都白了,你不能这样对待孕妇啊。”

江彦丞弯起唇角,浅淡一笑:“骂她干什么?你老公还没那么缺德。一码归一码,要是昨晚的事真有最坏的结果,她也早活不了了。”

谭璇还是想不明白:“朱朱真跟这件事有关?谁不希望我好过?朱朱跟哈维不会有什么牵涉吧?他们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啊。”

江彦丞抿了抿唇:“朱朱能做什么,不过就是被人利用了而已,你也不用想她的事了,工作室的人处理了就行了,反正你以后少跟朱朱打交道,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江彦丞说话一套接一套,谭璇暂时还没把问题往更深了想,问道:“你说的都对,行了吧?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这话你自己要记住了,我也是这个标准。”

“小痞子,你挺会现学现卖啊?”江彦丞好笑,“行,我遵守这个标准,你也收敛点儿,别给你老公整出绿油油的帽子来,乖一点,知道吗?”

谭璇脑补了一下江彦丞头戴绿帽子的场景,很心虚地吞了吞口水,她也就是收了黎肖峰的五张演唱会门票,vip座,大不了她拿去卖,这总可以吧?

“咦,你往哪儿开呢,不是说去医院看傅安染吗?这不是去昨晚那医院的路吧?”谭璇岔开话题,也发现了问题。

江彦丞笑:“我给慕少扬去过电话了,他不让人探望,我们也不能去。”

“慕少扬什么意思?他不会对傅安染……”谭璇顿时急了,她对慕少扬的信任有限,尤其是在慕少扬对付傅安染的态度上,她是一点不信任慕少扬的。

“别急,他们俩的事,我们外人也不好插手,宝宝,你哪能管得了那么多?”江彦丞道。

谭璇不肯:“我之前欠了傅安染一顿饭,是她帮我捡回耳钉的。昨晚又欠了傅安染一句感谢,她要不是为了救我,也不会出事儿,说不定这会儿受伤、被扒了衣服的是我,说是救命之恩也差不了多少了。我必须得为她做点什么。”

江彦丞点头:“说的有道理,不能让人家白白救了人、吃了苦,那老公回去想想,看怎么能帮她。宝宝,你今天先别着急,我们找家餐厅吃饭好不好?肚子饿吗?”

谭璇:“有点饿。能吃火锅吗?想吃麻辣火锅。”

江彦丞笑:“听说这附近有家新开张的火锅店,口碑不错,正好过去。”

“太好了!流口水了都。”谭璇看向窗外,周六有点堵车,但锦城的天难得这么好,秋高气爽啊。

她又回头问江彦丞:“过段时间可以去爬锦山了,枫叶肯定红了,你看过锦山的红叶吗?”

江彦丞叹息:“请求谭老师外出采风的时候带上你老公,让你老公也能见见世面。”

谭璇笑:“那要看我这顿火锅吃得开心不开心了。”

红灯停,江彦丞凑过去,在她耳边不要脸地撩拨道:“火锅要是吃得不开心,还有老公可以吃呢,老公保证让你吃得开心。”

谭璇的脸瞬间红了,嘴却很硬,扬起下巴挑衅道:“麻辣锅底涮切片小兄弟,江总你猜好不好吃?”

两夫妻再次无节操飙车,江彦丞笑得不行:“江太太,你可以试试,就这么一个小兄弟,你确定涮了吃?”

江彦丞在跟江太太说笑的时候,眉头却微微地皱着,江太太心大,似乎已经不再介怀,但是二姐夫早上来电说,昨晚的事漏网之鱼恐怕不止一个,抓住的真的只是些杂碎而已。

他撕朱朱从来无用,他得去找今天早上第一个给江太太来电话的人问问,有什么深仇大恨,一定要把妹妹往火坑里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