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征辽都督府

小说: 伏龙九歌 作者: 封笔醉红尘 更新时间:2020-03-26 11:17:14 字数:3347 阅读进度:4/14

看到江叔玉的身影远去的身影,江一清长舒口气,暗暗回过神来,对着一旁偷笑的大姐说道:“大姐,我脸上长了东西吗?”大姐赶忙解释道:“没有,只是看你小子在外面倒是”说罢就往旁边一站,模仿江叔玉的动作和语气对着江一清说:“明天先放你一马,可不能让你小子败了我江家的名声!哈哈哈哈。。”

另一边的楚怜儿也乐的不行,“清哥,江伯伯有那么可怕吗?”江一清脑袋上一脸黑线:“姐姐啊,你可别再吓我了。就咱爹那股气势,谁还不畏惧三分。”说来也是,江叔玉那一身的罡气,特别是穿盔戴甲的样子往那里一站,竟然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怜儿你也是,刚才还说听我的话,现在倒是和姐姐一起笑话我。”江一清看向楚怜儿,楚怜儿一脸憨态,还吐了吐舌头,煞是可爱。

“小弟啊,你还是那么怕咱爹,咱们娘亲在世之时也没见你这么怕过爹。”说完这句话,江婉蓉眼色有些婆娑,怕是想起了娘亲吧。

“不说这个了,我想向你打听点内部消息,爹刚才说的我的那位师父你可知道是何人,他在江湖上有名号是什么意思啊?”江一清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一把拉过江婉蓉按在自己旁边的椅子上。

“哦?江湖上的事我也知之甚少,我大平朝自高祖一统九州之时,常言道:“吾今日之所成无江湖儿郎支持难有今日之功。”,后又创立听雨楼,网罗天下异士,表面上虽是江湖帮派,实际上却是陛下为了掌控江湖势力所创的一个机构。”

“听雨楼?”江一清小声道,“怎么听起来像是那风月场所的名字?”

“征儿,哦,清儿你这小小年纪脑子里怎么尽是这等想法,那听雨楼虽说是监管江湖之事,但是行事却十分低调,而现任楼主唐云松更是神秘,就连去年的西岳论武也是副楼主肖无痕和大长老主持的。”江婉蓉看着江一清,一脸宠溺的说:“全家就数你年纪最小,不愿让你知道太多事情,不过看爹的意思……唉,小弟,学学武艺防身也好。你先陪怜儿在府中转转,我去看看刘婶今天准备做些什么好吃的。”说完和楚怜儿打声招呼就出去了。

“怜儿,今天见了姐姐怎么那么拘束啊?一直低着头也不说话,走,咱们去园中逛逛吧。”说完拉起楚怜儿就往门外走,也没发现楚怜儿的脸上已满是愁容。

征辽将军府,坐落在燕州城内正武大街,东临朝阳门,北边与燕州城最热闹的坊市相接壤。说到这征辽将军府,不得不提一个人。据坊间相传,征辽将军府是之前太祖北伐时期,敌首领甘若均的府邸,这首领占据这燕州一隅之地,尽然再无进取之心,整日寻花作乐,那些坚决不降的手下,也被他遣送回乡,后来太祖修书一封,举城投降,后被封献国公,只不过却没有封地,被人们称为一代奇人。

这府邸着实不小,东西两院景置截然不同,东院是大哥江卓宇起居的院子,一颗巨大的梧桐树立在院子正中,看这树已百年有余,北方的冬天,天气异常寒冷,那粗壮的树干上,随着北风的吹过,也只是剩下了光秃秃的树枝。

江家尚武,江耀更是如此,这铺满石砖的地面凹凸不平,下人们说,大哥每日练功,把这地面都踩下去了。东院的庭前一个小池塘,与后院和西院的莲池连成了一片。西院是江一清所住的院子,假山立于金鱼池旁,水榭旁有腊梅,桃树杨树点缀。

“怜儿,你看,今日你一来我这西院,这几株腊梅好像比前几日开的更胜了。”江一清跳到一旁的石头人,指着那几株盛开的腊梅,嘻嘻的调笑着小丫头。

楚怜儿还是年纪小,禁不住戏弄,刚才还是一脸的愁容,现在已是春意盎然。“清哥,过了今年,你行了冠礼,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楚怜儿望着江一清额头上那小小的一道疤,心中默默地说着。

“怎么了怜儿,脸色这么白,是不是天气冷了,要不咱们先回暖阁?”江一清对着一直看着他的楚怜儿说道。

“好,听你的。”楚怜儿说着上前拉起江一清的手,就往暖阁走。

江一清刚来到这个世界,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也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有兴奋,但更多的却是不安。一来,自己莫名奇妙的多出来个老婆,虽然对楚怜儿这个小丫头并不讨厌,甚至还有些喜欢。而且单身了二十一年的青春,对于恋爱还是非常憧憬的。但作为一个三好学生,有志青年,多少对包办婚姻有些抵触。这二来,大姐江婉蓉刚才的话中说到的辽州战事,听雨楼之事,江家似乎都有参与,这些事情,想想也是头疼啊。

“唉。”江一清叹了口气。

“清哥,可是为了婉蓉姐姐所说之事感到苦恼?”楚怜儿俏声问道,“婉蓉姐姐所说听雨楼,我也知道一些,当时我爹对我说过,除了楼主唐云松,听雨楼还有六大高手坐镇京城总坛,而一年一度的西岳论武就是为了招揽江湖高手进入听雨楼,为朝廷行事。”楚怜儿忧心忡忡地说到,“清哥,听雨楼此事不用着急,江伯伯已调离京城,以江伯伯的战功怕是还没人敢再造次,陛下既然已经让江伯伯戍守燕州,对江伯伯也还没有失信。“

江一清看了看这个年纪不大,分析起事情来却是井井有条,心里暗自惊讶:“这小丫头不仅长得漂亮,处处为自己和江家着想,娶了她也不算亏待我这个玉面郎君嘛!嘿嘿嘿…”

看着这个盯着自己半天,还露出一脸痴汉笑容的江一清,楚怜儿脸色一红,说道:“人家跟你说正事呢,清哥,你在想什么?”

江一清赶紧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面孔点了点头说:“嗯嗯,怜儿你说的有道理,听雨楼说起来虽为陛下所用,但却毕竟是江湖势力,对我们来说现在最关键的是如何解决辽州的靺鞨部落,现在已是年关,可靺鞨却毫无退兵之意,我辽州已失平胶,定辽,清远三县之地,现在已经初现包围之势,再近一步,这辽州雁回城恐怕要有被困之危啊。”

“所以爹才让你大姐我去雁回城给大哥报信啊。靺鞨部想的倒是挺好,还想分兵围城,就他们那点人手怕还不够。”江一清还没说完,江婉蓉那略带沙哑的声音就传进暖阁中来。只见江婉蓉端了一盒酥糖和一盒桂花糕还有一盒胭脂。在二人身旁坐下。“这是之前去洛阳,你陈大哥专门让我给你送来的,知道你喜欢吃刘记的酥糖和桂花糕。”转头拿着胭脂递给了楚怜儿,说“怜儿,从我家迁至燕州,多少人对我们家冷眼旁观,感谢楚叔叔不曾悔婚,你随我们江家一同前往这燕州,这一份情,清儿,以后可要好好对待怜儿。要是让我知道你敢欺负她,有你好看的。”

江一清愣住了,没想到还有这般痴情的女子。江一清起身对楚怜儿缓施一礼,说到:“怜儿,江征这一生,定不负你!”

楚怜儿起身抱住了江一清,说道:“清哥,怜儿也定不负你。当年我们一同玩耍从高台跌落,当时要不是你护住怜儿,怜儿怕是命都没了。”说着摸了摸江一清额头上那道疤,“还好当时清哥福大命大,也只是留了一道伤口,不然怜儿…”说着说着,楚怜儿就哭出声来。

这时,家仆阿黄跑了过来说:“大小姐,家宴已准备妥当,老爷让小的喊你们过去。”

“好啦怜儿,你清哥这不是还好好的吗?你们两个小家伙以后相处的日子还长着呢。走吧,咱们先去前厅,可别让爹等急了。“江婉蓉上前握住二人的手拉起就走,江一清这才缓过神来,心想:“我说这小丫头怎么对我如此关心,原来还有这般故事,不过这江征也真是个汉子,那般年纪就能做出这样的决定,看来也不算是混吃等死的纨绔。”

来到了大厅,见到江叔玉坐在那已经备下了酒菜只待三人入座了。“爹,我们来了。”江婉蓉说到。

“快坐吧。怜儿,这是到燕州之后第一次到我府上吧,以后你可要常来啊,让你清哥带着你在这燕州转一转,随比不上京城和洛阳,但也是这北方的大城了。”小酌一杯酒,然后又道:“你叔叔来到这燕州可还适应?前几日收到你父亲的来信,让我照顾照顾庆阳。”

楚庆阳是楚怜儿的叔叔,自从江家出事,楚怜儿的父亲楚弘文因为在朝中维护江叔玉而被罚俸一年,楚庆阳却从刑部司员外郎降职为河北道刺史,配合江叔玉监督辽州战事。

燕州北接辽州,西靠燕山,南下幽州,东临渤海,是北方军事重地。如今,辽州四县已失三县,辽州刺史林清河殉职。征辽都督府总领河北道军事,而楚庆阳则配合都督府准备辎重粮草。

“伯父,我随叔叔来到燕州城已经慢慢适应,不过这燕州的冬天可比京城要冷太多了。”楚怜儿说道,“不过嘛,燕州的雪景却是称得上一绝。”

“哈哈,你这小丫头,回头啊让你清哥和婉蓉姐陪你好好转转。来快吃菜。”江叔玉笑着说道。

前厅内传出一片欢声笑语,而天空中的雪却越下越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