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永昌寺

小说: 伏龙九歌 作者: 封笔醉红尘 更新时间:2020-03-26 11:17:15 字数:4378 阅读进度:5/14

永昌寺,坐落在燕州城外的百花山上,今天天气放晴,来着山上烧香拜佛的人也多了起来。市井有传言,太祖年间,永昌寺僧人德明禅师与还是吴王的当今高宗皇帝坐而论禅,高宗受到德明禅师点播,最终赢得太子之位。德明禅师圆寂之后,高宗皇帝亲至永昌寺。又有传言这德明禅师留下佛骨舍利,已然成佛。至此,永昌寺名声大噪,有些人不远万里来永昌寺烧香拜佛,一睹佛陀真身。

寺外,江一清一行人已经来到了百花山下。

“要说这腊梅,还是要数这百花山开的最盛。”江婉容今日身穿一袭翠色长袍,白色的狐皮裘衣,与一旁的楚怜儿相比,江婉容更加高挑,练武之人,身形也是更加的匀称,这体质也非楚怜儿能比,逛了半天竟然还没有丝毫的倦意。“怜儿,快看这几株白色的。“

”姐姐,你等等我“楚怜儿忙跑了几步才勉强跟上江婉容的脚步。江一清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由得感叹这乱花渐欲迷人眼的不仅仅是那盛开的梅花,还有身边的这两个女子。上一世自己形单影只,总是孤身一人,这一世一定要倍加珍惜这些人。

”清儿,你快点,怎么还不如怜儿,早就让你学武你就不学.....“江婉容又开始埋汰起自己的弟弟,江一清又开始头大了。”哎呀,来啦来啦,姐姐,你就别在说小弟了,都多大了....“,江婉容一脸黑线。

”你的意思是说你姐年级大了呗?找打!“说着就要揍江一清,旁边的楚怜儿看到这一幕不禁乐道:”清哥,婉容姐姐不在燕州的时候,你可是燕州一霸啊,怎么现在倒怕成这个样子。“江一清眼看着江婉容就要冲过来,连忙拔腿就跑,”小丫头,你再多话,以后来了咱就我就天天家法伺候...“

”各位施主,佛门静地,不可聒噪。“这时,远处亭中传来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也真是奇了,江婉容听到这声音之后竟然马上安静下来,江一清也觉得脑子顿时一阵清明,心里默默想到:”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江一清拉着楚怜儿,同大姐江婉容一起往前方亭中走去。

三人走到亭中,江婉容动声说道:”江家江婉容携弟、妹前往寺中赏梅,未想到惊动长老修行,还请长老赎罪。“

”没想到竟然是江家大小姐,恕老衲有失远迎。“这位老僧站起身来,竟然有九尺之高,一身灰色法衣,脖子上挂着黑色法珠,皮肤很白,竟不似常人,而是更接近玉质的白,面部皮肤紧致,没有任何苍老之色。这么冷的天气,这山中的温度比外面还要冷一些,可这老僧只身着一件单衣,这更让人称奇。

”敢问长老可是德明禅师的弟子行远大师?“楚怜儿上前问道。

”哦?贫僧法号行智,行远师兄现在还在凌云洞闭关,诸位认得我行远师兄?”这回轮到行智禅师好奇了。他那行远师兄极少下山入世,上次下山还在二十年前,自此之后,再也没有踏出这百花山。

“只是听家中长辈提起过,大师不要见怪。”楚怜儿行了一礼,往江一清身边靠了靠。江一清意识到了小丫头情绪的变化,也没问什么,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背。

江婉蓉没有注意到身后二人的变化,上前一步,同行智禅师坐在亭中石凳上。“大师,我也是练武之人,刚才我们一行三人听到您的声音,内息没有紊乱,神台倒是一片清明,您的功力可是已步入化境?”江婉蓉脸上一脸向往。

盛朝尚武,自听雨楼每年举办西岳论武,不但给江湖势力排名,还制定了等级划分,一等高手为化境宗师,据听雨楼给出的规则,化境宗师,一人之力可抵挡千军万马,奇经八脉全通,可借万物之力以为己用。先天之境,世间罕有,就连被誉为在世最强,最为年轻的听雨楼楼主唐云松也没有突破至此境界。据史书记载,在先秦时代,先天之境大有人在,被人们称为神仙。二等高手为化境宗师,十二正经全部突破,打通,最主要的是,突破了十二正经已可以借用部分自然之力,改造自身,加速修炼。三等武者,分为两阶段,突破六道经脉,为枢机境。刚开始修炼的则统统划分为沉脉境。

“我永昌寺修行心法与中原的少林心法师承一脉,同宗同源,佛门心法,讲求的是便是这至纯刚阳之道。“行智禅师正色道:“我师父已肉身成佛,更留下佛骨舍利,正是他突破到了吗那巅峰之境,可惜最终还是差一步。”他说着说着眼神也逐渐暗淡,“呵呵呵,罢了罢了,天命如此,不可强求。江小姐,我观你许久,你这内功是不是已有突破之相,今日我等有缘,这便助你突破。”说着从袖袋中取出三枚乌黑色的丹药,“这小无相丸虽没有无极宗慧灵丹药效强力,但是用作固本培元却最好不过。来,你们吃下去,我来给你们运功。”

首先清醒过来的是江婉蓉,毕竟是练武之人,手三阴三阳六根经脉打通之后,小无相丸的作用也逐渐变弱,也只是剩下固本培元的作用,要依靠自身慢慢去吸收。江婉蓉虽为练武之人,但内功还在沉脉境,只觉得站在亭中十分寒冷,现在突破到了枢机境,更是打通气海,内力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打通的六大她感觉身体暖洋洋的,脸色也逐渐变得红润起来。

接着醒来的是楚怜儿,她虽然不会武艺,但悟性极高,天资聪颖,一下突破三道筋脉,虽说内力不高,但只要坚持修炼,以她的天赋终会突破这沉脉境。

“这位小姐,小无相丸虽说有洗筋伐髓之功效,但如小姐这般直接冲破三道筋脉,可真是少有。“行智感叹到。“若有名师点拨,他日之成就必然在我之上。”

听了行智禅师这般说话,一旁江婉蓉的眼中充满了羡慕之情。要知道她突破最初那三道筋脉可是用了五年之久,如今这小丫头一下就突破了三道筋脉,怎么让人不嫉妒。

可是,楚怜儿没有感到丝毫兴奋,深深地看了江一清一眼,然后对行智禅师稍行一礼,说到:“多谢大师,大师谬赞了。”说完又看了江一清一眼,不知道低声说了句什么。这时,只见江一清眉头紧锁,额头上竟然冒出细密的汗珠来。“大师,快看看我兄长…”楚怜儿赶忙说道。

江一清到现在还不相信还真有什么内功心法,但是当吃下这小无相丸之后,一股暖意从小腹缓缓注满了全身,他感觉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被打开了。

刚才随着运功,江一清感受到了一丝怪异,当他将内力运行到灵台时,似乎感觉到了一蓝一红两个形态不同,但却相护交融,毫不冲突的球形存在。当他将内力融入到灵台之时,突然两个球体融合了他的内力,瞬间化成了金色,从灵台冲破了双脚的六大正经,当来到气海之时,这股力量似乎受到了强大的阻碍,脸上也露出了细密的汗珠。

“咦?奇怪…”身后的行智轻咦了一声,“江公子这经脉好生奇怪。”听到行智这么说,江婉蓉和楚怜儿心里都是一紧。

楚怜儿忙说:“如何?”

行智禅师摇了摇头,说:“大小姐可曾见过公子习武?”

一旁的江婉蓉却摇了摇头说:“我家小弟自幼讨厌习武,当年我爹亲自替他选的几个师父,最后都被他捉弄跑掉了。”旁边的楚怜儿却一再犹豫,最后还是轻轻叹了一口气,摇摇头。

行智禅师在江一清身后盘膝而坐,向江一清体内运功,沉声说道:“公子,不要强行突破气海,你这气海比常人更大,我以你现在的功力还不足以突破,也罢,今日我就用这少林心法般若经来助你突破这足阴阳六正经!数百年来,从未有人一日突破六道经脉,江公子日后必会名动天下!”

江婉蓉听了行智大师这番话,脸上一脸古怪:“小弟从未修炼过,哪来的这么高的功力。”看了看旁边欲言又止的楚怜儿,将她拉到一旁,小声问道:“怜儿,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啊?”

楚怜儿犹豫了一下,可看到江一清现在这般模样,还是没有说出来。“没有啊婉蓉姐姐,可能被风吹的太冷了。“

江婉蓉思考着什么,而一旁的江一清也清醒了过来。“呼…“江一清深呼了一口浊气出来,江一清觉得自己的身体变轻盈了不少。丹田气海,一股强大的金色内力缓缓运行,滋润着刚刚被突破的筋脉。

现在三人经过了小无相丸的洗髓,就连外表都似乎产生了一丝变化。江婉蓉经常练武,甚至有时候会到战场上去。虽为女子,但她却并不似寻常人家的小姐那般只识女红,以至于皮肤略微粗糙,肤色略黑。就连江叔玉都笑称说,等明年嫁去陈家,人家非得悔婚不可。现在再看,皮肤已经变得十分紧致,就连肤色都变白了。再看楚怜儿,那娇小可人的脸上多出了几分成熟的滋味,就连个子竟然比来时高出了一两寸。原本穿在身上的衣服也变得有些紧致,一旁的江一清不由赞叹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啊!”

而楚怜儿则注视着江一清的一举一动,发现江一清头上的那道疤,不知何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在阳光的照射下,只剩下了一道浅浅的火红色的痕迹,看起来就像一道小小的火苗她不由地看痴了,因为她的缘故,她的清哥哥原本一张帅气白净的脸,被一道长疤毁了,现在好像又变回来了。楚怜儿激动得一把抓住了江一清的手,说道:“太好了,清哥,你头上的疤竟然消失了。”

江婉蓉看着这一对情侣,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酸意,谁家女子不希望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要不是因为江家被迫迁离京城,恐怕她早已嫁去洛阳陈家。江婉蓉心里到:“这个臭小子,也不知道照顾照顾她姐姐的感受,嗨呀,今天就不适合过来…”

“今日之情,江征谢过大师。”听了江一清的话,两女都回过神来,上前一步,失礼道:“谢过大师,感谢大师洗经伐髓之情。”

行智禅师深深看了江一清一眼,还了一礼说到:“公子与我佛门有缘,你当记住这句话:‘金珠已至梅亭间,佛骨方能善此缘。归期不知何处问,来世修得大罗仙。’诸位,老僧告辞。”

众人听得一头雾水,江一清心想,这行智禅师怎么神神叨叨的,果然不愧是大师,说的云里雾里的,跟上一世听老师讲思政课的时候状态如出一辙(老师可别打我啊,嘿嘿嘿)。只得说了一句:“大师慢走。恭送大师。”

江婉蓉看着行智禅师远去,这才一把拉过江一清:“臭小子,快说,是不是小的时候偷偷学武艺了?不然就你小子还一下子突破到枢机境,哼,过来,让我揍一顿,唉,别跑!姐姐以后可没欺负你的机会了。”

看着这一对活宝,楚怜儿不由得笑出了声来,“姐姐打的好,清哥,你可要跑快点啊,不然姐姐就要提到你屁股了啊…”

百花山上永昌寺梅园,那一片片梅花将这被皑皑白雪覆盖的山川点缀的充满了生机。三人一路从梅园中游赏过来,行至留光殿。

这时,一个大约十八九岁的僧人来到三人面前,对着江一清说道:“施主可是江公子?刚才我师父行智法师交待小僧,定要将此物交与江公子,并再三叮嘱,公子内功过于霸道,如若再突破恐伤及筋脉。”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白玉瓶,递到江一清手中。

江一清把玩着这个做工精美的白玉瓶,小心地打开闻了闻,一股清新的香气扑面而来,让人心旷神怡。江一清问道:“江一清谢过大师,不过,此为何物?”。

“公子,此为莲心丹,乃是我永昌寺金莲池中十八株金莲莲子炼制,可清心性,润经脉,师父交待之事,望公子收下此物。”这位小师傅为江一清讲解,江一清还是收下了,对小和尚说道:“谢过行智大师,他日江征再来拜访。”

三人与小僧人辞行,游玩了一天,向山下行进,一路上说说笑笑回家去了。三百多公里外,雁回城却有大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