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慕思玥不见了?

小说: 奉子闪婚:鲜妻不准逃 作者: 唐小涵 更新时间:2017-01-13 14:14:59 字数:3238 阅读进度:40/498

“为什么要赶她走?”楚非凡感觉慕思玥挺无辜的,无端端被齐睿教训一顿。

齐睿看了一眼手上十字项链,抬头有些不满地看向楚非凡,“以后这些事别跟她说!”

楚非凡皱了皱眉,有些不明白。

齐睿没有多说,将手上十字项链扔在桌面,便拿出文件,递给楚非凡两人开始讨论着案件的事情。

然而慕思玥被齐睿轰回齐家之后,原本就一肚子的怨气,谁知一回家就被齐老爷子说她没出息。

“难道你就不会撒娇卖萌死缠着他吗?!”

慕思玥沉着小脸,开始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不小心挖了他齐家的祖坟,“我特么为什么会遇到他们……”

齐老爷子虽然年迈早已经退休了,不过他那威严之势依旧让人有些敬畏。

慕思玥被老人那可怕的眼神盯着,喝斥她,让她坚持每天都跑公司去给齐睿送餐。

齐睿有没有被她的坚持感动,慕思玥实在是从他那面瘫的冰块脸上看不出半点异样,不过d≈g集团却开始流传着各种八卦。

“总裁夫人这段时间每天都跑公司送餐……”

“肯定是因为咱们总裁跟安小姐的绯闻刺激了她……我看见总裁夫人了,她长得一般般而已,顶多算是清纯甜美,真不知道总裁为什么会娶她,安以柔是惊艳女神,怪不得她有危机感整天往公司跑……”

慕思玥黑着脸将手上的精美的饭盒递给齐睿的特助,心情不爽,闷闷地开口,“给他的,我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受这些八卦影响,特助看着慕思玥这背影像是有些小可怜的感觉,礼貌地开口,“少夫人,总裁就在里面,你不进去吗?”

“我已经被他轰了十六次了!”慕思玥发誓她明天一定不会再来了!

慕思玥今天心情特别糟糕,尤其是她钻进洗手间却听到公司那些女员工聚在一起说她长得丑!我哪里丑了!!

突然滴滴滴地手机传来短信的声音,慕思玥表情闷闷地掏出手机,看着手机里传来的短信秀眉皱了皱。

不过也没有多想,手指在电梯里轻按了一下,直接去地下负一层……

此时d≈g集团顶层,男人目光复杂地盯着桌面的饭盒,开口冷声地问了一句,“少夫人呢?”

特助听他问起慕思玥,便笑了笑,“少夫人说她进来反正会被你轰出去,所以说直接回去了。”

齐睿脸色沉了一下,微张的薄唇有些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径自打开这精美饭盒,动作优雅地用餐。

一旁地特助一边收拾文件,一边偷偷地打量齐睿。

之前他还怀疑齐睿还直接把这饭盒给扔掉,因为齐睿每次板着脸轰慕思玥离开时都是露出一脸嫌弃的模样,看来并不是这样。

特助拿着文件准备出去,可刚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却见一道急切的身影走了进来,“睿少。”

对方是齐家的保镖,恭敬地朝齐睿唤了一声,随即目光快速在这宽敞的办公室内扫了一眼,表情闪过焦虑。

齐睿察觉到了他的异样,放下筷子,沉声地开口,“你不是送少夫人回去吗?在这里做什么!”

对方听到齐睿的话,先是怔了一下,立即回道,“少夫人并没有下楼,我在公司一楼大堂等着好久,一直没见她出来。”

齐睿听到他的话,冷峻的脸庞渐渐地阴沉了下去,他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朝特助冷斥一声,“慕思玥现在到底在哪里!”

特助见气氛不对劲,立即也紧张了起来,“十五分钟前,我在电梯口遇到少夫人,当时她明明是下一楼大堂……”

齐睿立即掏出手机给慕思玥打了过去,然而手机那头却只是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

齐睿的脸色不太好看,转头目光不自觉地朝书架上的十字架项链看了一眼,右手微微收紧。

“……查监控!”他的声音冷厉,语气却也压抑不住一份焦虑。

特助像是被齐睿那阴戾的气场吓着了,赶紧放下手中的文件,赶紧抓起电话拨内线让技术部的人彻底监控。

而齐家保镖却有些不太明白齐睿为什么这样紧张,他还没开口,却被齐睿狠狠地骂了一顿,“我让你跟着慕思玥,你到底都做了些什么,我不需要没用的人!”

那保镖心底一阵轻颤,连忙低下头去。

……

“这是要去哪里?”这时,慕思玥正一脸无聊地坐在车内,看着车窗外陌生的景物,皱了皱眉,朝司机问了一句。

“很快就到了……”一身深灰色着装的男人开着车,开口语气带着意味不明地笑意地回了一句。

慕思玥低头看了看自己手机上的短信,抿了抿唇并没有怀疑太多。

车子一路飞驰上了高速,坐了大概四个小时的车程,出了a市去了邻近的c市中心,停在一栋富丽辉煌的大楼前面。

“齐睿无端端发短信让我过来这里做什么?”慕思玥安分地随着司机下了车,看看了这奢华的装修建筑,小声地抱怨一句。

……

“齐睿,你说什么,慕思玥不见了?”楚非凡有些惊讶,他可是知道慕思玥怀着齐家宝贝金胎,走到哪里都有专业保镖跟着。

“可能是她被你们压迫太久,故意跑出去赌气吧,女人就是这样爱耍小脾气。”

齐睿听到他这么说,表情愈发黑沉,他查了监控,慕思玥是自愿去了公司的负一层,然后上了一部陌生人的车。

她是自愿离开的,也就是说没有人强迫她……

“我不管她闹什么小脾气,给我逮她回来!”齐睿越想越生气,看着窗户外渐渐日落,心情却莫名地有些沉重。

派大量的人手在a市里排查,可是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却依旧没有半点消息,这让齐睿他们不得不紧张了起来。

没有人强迫她,慕思玥却自愿离开,到底是谁让她私自出逃……

“会不会是你那位表弟季宸?”楚非凡打量了一下齐睿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开口。

跟慕思玥相处过几次,知道她的个性比较温顺,应该不会自私离开而且半点消息也没有留下,除非是有人故意让她这么做。慕思玥跟季宸认识四年,听说之前感情还蛮好的,只是慕思玥回国之后突遇变卦,但好歹也有四年的感情,所以……

“你觉得慕思玥跟我那位好表弟一起私奔了?!”

齐睿脸色不太好看,咬牙切齿地反问一句,“慕思玥没那个胆子,而且她不会这么做!”他的语气多了一份笃定。

楚非凡不太明白齐睿语气的笃定,不过既然他这么认为,那么排除了这个可能的话,最后……

如此想着,两人都表情愈发凝重了起来。

安以柔一个月前拍戏时从高处意外摔下,重伤骨折,一切的情况看来都与齐睿的商业对手有关系。

“这段时间慕思玥经常过来d≈g集团,对方有可能知道了慕思玥就是你的妻子,所以就像对付安以柔一样对付她,或者用慕思玥来威胁你?”楚非凡冷静地分析着。

齐睿听到这里却冷笑一声,“安以柔的事不是什么商业对手……”

楚非凡听他这么说有些不解,“之前我们明明确认过了,安以柔的重伤跟你有关,她还收到了威胁信……”

“她自己收买了片场的武术指导,故意自编自演了这一出,那些威胁信恐怕也是她自己弄出来的……”

楚非凡表情错愕住了,“这怎么可能。”

说着他紧皱着眉宇,“齐睿,你早就知道了……你早就知道是安以柔自编自演?她是不是因为你结婚的事所以才故意这么做让你担心内疚,使了苦肉计……”

“女人……”齐睿手指紧攥着桌面手机,手指忍不住再一次给那号码拨打了过去,却依旧没有回应,这让他心情更加烦躁。

他的声音透着讥笑,“都是一些自作聪明的女人,贪婪,不自知足……”

楚非凡分明听出了他语气里的那份厌恶,可他实在是搞不明白,“齐睿,你早就知道安以柔自编自演,那为什么还要经常过去陪她?”

其实他认识齐睿这么些年也算是比较了解他的个性,齐睿一直特别厌恶心机深沉的女人,尤其是算计他的人。

“安以柔自编自演的商业对手是假的,不过……”说着,齐睿转头目光定定地看着书架上十字项链。

“警方这半年来一直追踪的凶杀案却是真的,安以柔在她的微博里大肆宣扬,以博取粉丝的同情关注,这也会引来真正凶手的注意……”

楚非凡听着齐睿的声音莫名觉得有些残忍无情,他居然利用安以柔引那位凶手注意……

一切以公司的利益为重,这就是齐睿,有时候楚非凡甚至怀疑齐睿这样的人到底懂不懂感情。

“警方通缉的强奸谋杀案凶手,为什么偏偏要选用d≈g集团五十周年庆的十字项链……”

齐睿径自低喃着,他觉得这很可能只是偶然,去年的周年庆饰品很多免费发放,但是现在慕思玥不见了,万一真的有人故意针对d≈g集团……

突然间齐睿却变得不那么自信,右手紧攥着手机,胸口压抑不住一股烦躁,“慕思玥那女人到底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