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流产真相,爱得太偏执还是别有目的?

小说: 奉子闪婚:鲜妻不准逃 作者: 唐小涵 更新时间:2017-01-13 14:15:34 字数:3309 阅读进度:70/498

叮……手机却在这时突然响起,打破了这份温馨暧昧。

……是他

“思玥,我刚回国……小雪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你害流产了?!”手机那头是季宸的声音,依旧是温润却压抑着一份盛怒。

慕思玥正站在别墅前面的小花园里,听到他责骂的声音,莫名地回头朝房子里黑着脸的齐睿看了一眼。

“对不起……”慕思玥紧攥着手机,她做错的事,她愿意坦承。

可手机那头的季宸却像是无法接受,气愤地大吼。

“思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上次你跟我说小雪肚子里的孩子是野种,可检测出来就是我的孩子。这次你居然害死它,你知不知道那是一条生命,鲜活的小生命,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残忍!”

慕思玥听着他的质问责骂,一时身子僵住了。

直到季宸怒气渐消,停住说话,慕思玥才淡淡地开口,“这次的事是我不对,不过,我是怎么样的人轮不到你指责!”

“你……你是不是因为齐睿,因为当上了齐家孙媳妇所以恃宠生娇,不把人命放在眼里!小雪是你堂姐,你就这么害她流产了,你知不知道她有多伤心。”

曾经温柔呵护着自己的恋人,这般憎恨责骂自己。

慕思玥一时觉得很无奈,上天像是跟她开了一个大玩笑,“慕向雪怀得这个孩子若真是你的,那么这就是你背叛我们爱情的证据,是你有错在先……”

“你母亲,还有你未婚妻,她们伙合起来把我送到别男人床上,想要毁了我的名声,是呀,阴差阳错,我当了你表嫂!可这一直以来都是你们有错在先,就算昨天也是你的小雪出言辱骂我母亲和我孩子,我凭什么一直被你们欺负,我不能反抗吗!”

季宸没想到慕思玥会提起这些事,他了解慕思玥的个性,她不喜欢记仇恨,所以她的心思很纯粹很干净,现在听到她愤怒反驳倒是让他有些不适应。

转念间,季宸像是想到了什么,心底涌出一份复杂的情绪,“思玥,你……你是不是还喜欢我?”

“表弟,一大早没睡醒吗?”

慕思玥不知道齐睿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只见他阴沉的脸色,速度极快地抢过她的手机,妖凉的声音带着傲慢不屑,对手机那头反问一句。

季宸听到齐睿的声音,脸色也瞬间极难看。

“我听说爷爷为你孩子流产的事感到非常遗憾,慕向雪那模样也挺可怜,爷爷决定让你们两尽快领证,表弟你以后要好好对慕向雪。”齐睿说这些时唇角微扬起一抹冷笑。

“爷爷让我们领证?!”季宸像是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声音透着惊讶。

“表弟,爷爷让你们去领证,你很不乐意吗?慕向雪不是商业联姻,是你自己喜欢找上的女人,你应该开心,”

齐睿声音凉凉地开口,不忘补充一句,“婚礼那天记得给我和你表嫂寄请柬,我会给你们准备大红包。”

季宸听到齐睿那分明带着挑衅的话语,一时也不知道要怎么反驳。

娶慕向雪?真的要跟她领证吗?!季宸心底总有一份不甘。嘟嘟嘟……

齐睿不等他回应,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

“爷爷真的要求他们尽快领证?”慕思玥也有些吃惊。

齐睿将手机还给她,深沉的眼瞳带着打量,意味不明地气哼一声,“怎么了,不舍得你旧情郎?”

慕思玥感觉他这话听着有些酸,这人吃醋了?可想想不太可能,我对他来说没那么重要。

嘟囔一句,“怪不得慕向雪没有再闹,原来是终于可以嫁入季家。”

“知道就好,所以你完全没有必要去内疚,搞不好她就是故意的……”齐睿最后那话说得极轻,轻得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原本慕家的人还担心慕向雪流产了,季家会悔婚,可没想到,孩子没了,齐老爷子却亲自开口让季宸和慕向雪尽快领证结婚,慕家的人一时悲喜交加。

慕向雪流产的事已经过去一周,慕思玥也过去看了她一次,或许是慕向雪拿到结婚证心情特别愉快,居然见面没有谩骂,只是赶她出去。

慕思玥也没有多想,对于她不喜欢的人,一向懒得动脑子。

凌晨静夜。

一道英挺高大的身影一步步朝医院住院部病房走去。

慕向雪看着眼前的男人,表情有些紧张。

她像是有些害怕他,最后声音带着卑微,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谢什么?谢他帮助她拿到了结婚证。

慕向雪知道季宸心底一直都记挂着慕思玥,就算她当时用肚子的孩子威胁他,他依旧没有心思跟她领证,可这次齐老爷子亲自开口,季宸无法拒绝。

“记住,做好你应该做的事。”齐睿没有正眼看她,目光扫视了一周,莫名地说了一句。

“我知道。”慕向雪立即应和一句,根本不敢反抗。

可是最后,慕向雪还是没忍住,看着眼前男人冷冽疏离背影,胆怯地开口,“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齐睿为什么要帮我伪造胎儿的dna血检报告,虽然孩子流产了,可这孩子不是季宸的,留不得,没了对于她来说倒是松了一口气,可是他为什么要帮我……

“你为什么要帮我成功嫁入季家?”

“帮你?”齐睿缓缓地转头,那冷沉的眼瞳里没有半点温度,冷笑一声。

“慕小姐,你这点姿色去勾引我表弟,或许会上当,可我根本就不把你这种女人放在眼里,你有什么资本让我帮你?”

慕向雪的脸色一阵刷白,他说的话很直白,很难听,却又让她不敢反驳。

“既然你有能耐跟齐芳谈妥,那么你以后就继续当你季少夫人,用你的娇媚,床技稳住你家里的男人,别让他到处乱跑。”话音到最后,齐睿隐约透着一份气恼。

每次看见季宸纠缠慕思玥,他就特别烦躁,特别不爽。

慕向雪看见眼前这男人冷峻无暇的脸庞上一闪而过的怒气,倏地明白,原来他是为慕思玥……

那天慕思玥过来医院这边,齐睿早已经给她发短信,她自己提前服用了打胎的药物,在电梯处等着慕思玥过来,拽着她,惹怒她,就是为了嫁祸她。

嫁祸慕思玥,这是齐睿的意思……

一开始慕向雪不明白,那天齐睿来到野生动物园对慕思玥那份紧张和担心是真的,可为什么要害她?

他想让她被孤立,所有人都责骂她,就连慕思玥自己也内疚,这样一来慕思玥别无选择只能依赖他,真是一种病态的手段。

齐睿看了看腕表的时间,不愿意与她多相处,朝慕向雪不屑地看了眼。

砰!

“慕向雪,别自作聪明,跟我作对的后果只有死路一条。”

最后,齐睿大步走了出去,甩上房门,留下阴冷的警告。

慕向雪的身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她知道这个男人从来都不对外人开玩笑。

他的那份偏执,到底是为了什么,是爱么?可齐睿这种男人怎么可能……或许是别的目的。

转头看着窗户漆黑的夜空,冷笑着,“慕思玥,你遇上齐睿,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

“怎么了?”

当齐睿回到景园小别墅时,刚走进卧室,却看着慕思玥躺床上,双手紧紧地抓着被子,双眉紧皱,像是在作恶梦。

他脚步凑近,并不想一下子惊醒她,低声在她耳边唤了一声,“慕思玥,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或许就连齐睿自己也不知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居然学习了体贴。

他的大手抚过她额发,一片冷汗,她像是在恶梦中挣扎着很难受。

落地窗洒入淡淡的月华,带着一份阴凉。

“别追着我……别追着我啊……”慕思玥紧闭着眼睛,身子有些颤抖,像是害怕极了。

是什么梦?

齐睿猛地想起了慕向雪跟他的交易,她告诉他一个关于慕思玥的秘密,慕家那老太婆一直守着的秘密。

“慕思玥的母亲生她的时候难产死了,父亲因为一场火灾救她而死,还有她自小都特别倒霉,好几次经历生死,可她命大,侥幸活过来,还有……”慕向雪当时害怕极了,为了求他帮助,她将她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齐睿看着睡梦中的女人依旧苦苦挣扎的模样,蓦地有些心疼,右手握着她的左手,十指相扣,紧紧地握着她,这样一份力道让慕思玥莫名地安心。

她的秀眉也渐渐地舒展开来,似乎不在恶梦缠身。

而齐睿看着她,却眼底多了一份深思。

“是谁……”

“到底是谁一直从小就针对着慕思玥,非要她的命不可,到底是什么人!”

不仅是慕向雪对他说的那些事,而且慕思玥四年前在美国掉落河里,他救她那一次,事后他查了,有人故意为之,若不是正巧遇上他,慕思玥恐怕已经在河里溺水死了。

“还有野生动物园……”齐睿声音透着阴冷杀气,没错,这次他依旧查不到任何结果。

是谁,总是做得这么天衣无缝,一直以来到底是谁在暗中针对着慕思玥。

齐睿低眸看着床上这张精致单纯脸蛋,左手轻抚过她嫣红的唇瓣,动作很轻很轻,透着一份占有。

“慕思玥,你是不是有事隐瞒着……”

如此想着,齐睿眸一暗,他让慕向雪做这件事,一定不能让她知道,一定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