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柔弱的女人心更狠

小说: 奉子闪婚:鲜妻不准逃 作者: 唐小涵 更新时间:2017-01-13 14:16:15 字数:3255 阅读进度:115/498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思玥一脸不敢置信,原本王奴突然犯病朝自己攻击,她惊怔以为自己肯定会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头了,可突然一道小银光掠过……

“小银子,你怎么会在这里?”慕思玥呆怔地看着磨蹭在自己脚边卖萌的小生物。

齐睿微眯起眸子,打量着慕思玥脚边雪白小毛团,“你偷偷地带着它过来了?”

“没有,我把它放家里了,它居然会找我……”

慕思玥心底依旧有些惊讶,这小家伙刚才迅猛地跳跃在王奴脖颈处狠爪了一下,瞬间王奴就痛苦倒地。

“慕小姐,你这只小宠物爪子有剧毒。”医生给昏迷的王奴做了急救,匆匆朝他们走来,低眸目光有些忌惮地看着此时正在卖萌的小毛团。

吱吱吱……

小猞猁仿佛有些得意,扬起小脑袋,那水溜溜的蓝宝石兽瞳瞅着慕思玥,像是要表扬,刚才它救了她。

慕思玥看着它,唇角含着轻笑,蹲下身子直接抱起它,手捏了捏它耸起火红簇毛,而它则乖乖任由慕思玥蹂躏。

齐睿目光深思地看着这只奇怪的小生物,而小猞猁依旧不喜欢齐睿,小脑袋一扭,带着一份傲骄。

若是平时,齐睿肯定会拎起它,将它视为危险物种扔掉,不过现在……它居然会装乖卖萌,而且那速度迅猛爪子有毒。

……他直觉这只小猞猁来头不小。

“医生,现在王奴的情况怎么样?”慕思玥抱着这只看起来呆萌无害的小猞猁,担心地朝医生问着。

医生下意识地后退一步,“王奴的情况已经控制了,估计要两天后才能醒来……”

说完,余光不经意瞥向慕思玥手上的小生物,心有余惊,若不是王奴正好昏迷在医院抢救及时,恐怕已经归西了,居然养这么危险的生物……

“齐睿,要不咱们在外面吃饭,再去电影院,我感觉今天咱们两一起逛街,很像小情侣……很美满。”

离开精神病治疗院之后,慕思玥抱着齐睿手臂笑得有些傻。

“你差点被人揍扁了,很美满吗?”齐睿没好气地看她一眼,不过也没有拒绝,带着她一起去了一家高级的西餐厅。

“小姐,我们这里不可以带宠物。”刚一进实木镂空雕刻餐厅大门,一位衣着严谨整洁保安便上前恭敬地对慕思玥告之。

慕思玥扭头看着正窝在自己后背包包里的小猞猁,它眨巴着水盈盈蓝兽瞳,有几分可怜兮兮的感觉。

“齐睿。”慕思玥立即小手扯了扯她家男人的衣角。

齐睿低眸看着身侧一脸哀求的女人,面无表情瞪了她后背那只雪白绒毛的小猞猁一眼,“叫你们总经理出来……”他冷着声音对眼前的餐厅保安说了一句。

对方在这家餐厅工作多年也识不少人物,见齐睿这气场,顿时哈腰点头,请他们稍等。

不一会儿,慕思玥和她那只小猞猁走特殊关系,被餐厅的总经理请了进去,“小银子,咱们是关系户,以后你跟着我就可以吃肉了……”齐睿见自己老婆这傻模样,开始担心她生下孩子之后,孩子会被她宠坏了,嗯,家里还有一个老头,都不让他省心的……

“齐睿,你在笑什么?”慕思玥抬头时,却看见齐睿薄唇微扬,像是心情不错。

“笑你蠢!”齐睿故意板着脸教训她,“吃饭,把它扔到角落去!”

小猞猁最后还是没有被扔到角落,因为这段时间慕思玥那撒娇本领炉火纯青,凑近齐睿唇角酱汁添了一下,齐大总裁心花怒放便又答应她无理要求。

“小银子,其实他就是口硬心软的纸老虎,你不用怕他……”

慕思玥见齐睿去了洗手间,她径自推了推桌面的盘子,小猞猁与他们同桌,正享用着它美餐。

“吱吱吱……”小猞猁像是依旧不太喜欢齐睿,它的爪子在餐桌上挠了几下。

“你为什么不喜欢齐睿?你以前的主人是什么人,他性格怎么样?”慕思玥吃饱有些无聊地跟这只小生物聊天。

小猞猁像是不太明白她说什么,歪了歪小脑袋,继续低头啃食。

这时封歌给她打来了电话,“听你的声音像是心情不错?”慕思玥打趣地说了一句。

“刚才有一位朋友给我消息,说之前见过顾容西,而且还说……”

“顾容西。”慕思玥喃喃重复着这个名字。

原本是想要听封歌继续说下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小猞猁听到顾容西这名字莫名地激动了起来,在餐桌又蹦又跳,吱吱吱地大叫。

“怎么了?”慕思玥右手被它小脑袋撞了一下,手机摔到地毯上。

“慕思玥,这只东西带回家之后,必须拿笼子关起来。”齐睿正好回来,见小猞猁不安分地蹦哒着,担心它突然攻击。

“它原本好好地,我就接了封歌一个电话,它突然就激动了起来……”慕思玥也想不明白。

“餐厅怎么能带畜生进来呢……”这时,一把冷傲尖锐的声音传来,“餐厅都没人管吗?真是降低了这里的档次。”

慕思玥一把将小猞猁抱在怀里,小脸有些臭,这些贵妇真是烦,而齐睿脸上没有太多情绪,他侧过身体朝身后瞥了一眼。

顿时身后那三位女人都错愕住了,其中一位衣着雅白色套装短袜的中年贵妇,浅笑着,“齐睿,你也到这里来晚饭。”

慕思玥认得这把声音,是封歌那位不好相处的婆婆,她僵硬着身子转头,有些不情愿地开口,“沈伯母,你好。”

这时,那三位女人才看清楚,原来这只不应该出现的畜生正是齐家少夫人亲自带进来的,怪不得……

“思玥,这只是你养的小猫吗?嗯,是什么品种,看起来很贵气,”沈伯母脸上的笑意更浓,像是非常有爱心似的看着慕思玥怀里的小猞猁,补充一句,“我女儿也特别喜欢这样雪白皮毛的小动物。”

“我家小银子一定不喜欢你女儿……”慕思玥小声嘟囔着,她莫名地不喜欢这位沈伯母的爱女。

就在转头之间,慕思玥眼瞳倏地睁大,她!她怎么会站在沈伯母身侧?!“思玥,好久没见了。”一位衣着印花淡蓝色中袖长裙的年青女人正笑得一脸灿烂,她声音娇柔跟慕思玥打招呼。

“茵茵,你和思玥认识?”沈伯母有些意外,随即想到一些事,便问道,“你们以前是校友同学?”

“我和思玥从幼儿园开始认识,一直小学,初高中都是同校同班……”

江茵茵轻笑着上前一步,正想要伸手闺蜜似的挽着慕思玥手臂,可这时,慕思玥怀里的小猞猁不乐意了,它两颗小尖牙在灯光之下闪着寒光,尖利无比。

慕思玥生怕小猞猁攻击,一把按住它,扬起头时,声音清冷,“其实我跟江小姐也不是很熟。”

一句话,让江茵茵脸上的笑僵住,顿时难堪着,而沈伯母看向慕思玥那眼神也带着一份不满,像是觉得慕思玥不识大体故意为难。

“走了。”齐睿伸手搂着慕思玥肩膀,朝沈伯母淡淡地说了一句,转身便大步离开了。

江茵茵目光阴鸷地瞪着慕思玥背影,她之前是听说慕思玥嫁给了有钱人,可谁会想到她居然嫁入齐家!

“这个齐睿跟他齐家一样冷厉没有半点人情味,我说,咱们圈子里,还是曜天最优秀,有孝心,又谦虚识大体。”另外一位贵妇不满地看着齐睿他们离开的方向。

沈伯母轻笑一声,“我们家曜天自小受着沈家训,跟这位可不一样,齐睿他手腕够狠,圈子谁不忌惮他……”

“手腕再厉害也没用,我听说,他是个短命种……”对方压低声音说着,随即扬起讨好的笑,“我觉得无论从哪一方面,还是你们家曜天有大家之范……”

沈伯母没有说话,不过微扬的唇角带着得意,哪个母亲都喜欢听到别人称赞自己儿子。

“茵茵,既然你吃不下今晚的主菜,那么我们到对面那家中式餐厅……”沈伯母手亲切地拍了拍江茵茵地肩膀,随即三人便一同步行到了对面的著名中式餐厅。

“江茵茵为什么会跟沈伯母混得这么熟?”此时正坐在车内的慕思玥目光紧紧地盯着刚路过三个女人。

齐睿听到她嘟囔,扬起头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这女人有点眼熟……”

“什么意思?齐睿你认识她?”慕思玥一脸紧张抓着自己家男人手臂。

“怎么了?怕她抢了你老公?”齐睿替她系上安全带,调侃地说了一句,“不用担心,我眼光没这么低……”语气间透着一分冷笑,他记起了,这女人曾经在迷雾出现过,而且当时这个江茵茵跟沈曜天……

“这个江茵茵不是个好东西。”慕思玥抱着小猞猁低咒一句。

齐睿难得见慕思玥会骂人,伸手捏捏她鼻尖,“她得罪你?”

“大狐狸精,小狐狸精,她全家都是狐狸精,都一个骚’味的!齐睿,你别看她一副柔弱弱的样子,我告诉你越是这种女人,她的心就越狠。”慕思玥板着脸,声音严肃。

齐睿听到她的话,却是想起了另一个女人,突然沉默了起来。

……他眼底闪过一抹自嘲,打着方向盘,车子快速地朝景园别墅飞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