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他只愿意跟你亲密接触

小说: 奉子闪婚:鲜妻不准逃 作者: 唐小涵 更新时间:2017-01-13 14:16:54 字数:3520 阅读进度:166/498

“你们不是要进来找顾容西吗,杵在外面做什么,全部都进来呀……”

慕思玥黑着脸瞪着他们,不等他们回答,像是生气极了没有了耐心,一个转身,直接甩上门。

砰然一声,将他们所有人都关在外面。

“别让我看见你们,滚远点!”

齐睿和楚非凡他们惊愕了一下,认识慕思玥这么久,从来都没有见过她发这么大的脾气。

“那现在怎么办?”楚非凡看着眼前紧闭的门,有些无措。

好奇地追问一句,“齐老爷子和你妈真的那么排斥慕思玥吗?”

不说还好,齐睿一听到这事,脸色也阴沉地难看,最后像是气恼一般,“这事我会处理!”

说完齐睿径自转身离开,而身后的保镖见齐睿上车走了,自然也没有多逗留。

“他们都走了?”

这时正站在二楼窗户,封歌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楼下车子急急地离开。

“思玥,齐睿被你赶走了?”

慕思玥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没办法,总不能让他们真的进来搜吧……”

封歌美眸微睁打量着慕思玥这张白嫩纯良的脸,摇头叹息,“认识你这么多年,没看出来,你说谎挺厉害的。”

慕思玥心虚,“我很害怕齐睿会看穿,只能搬那些旧事出来吼他……”没想到真的被她给吼走了。

“齐睿肯定也很惊讶,平时你什么都不计较,今天突然怒气冲冲骂他,嗯,我想他可能在反省自己。”封歌喃喃着。

“怎么可能,他才不会反省自己,齐睿那么自大的人。”慕思玥嘟囔着,心底愈发不踏实,小声反问一句,“我刚才骂他是不是有点凶?”

“凶个屁呀,齐睿整天欺负你,而且你说得那些都是事实,不过也正因为是事实所以他自己才会在意,所以就滚蛋了。”

封歌笑得特别阴险,挽着慕思玥手臂,教唆道,“记住,以后对付齐睿就用这招,使劲跟他闹,他拿你没办法只能妥协!”

“算了,他这么忙肯定也不会把这些事放在心上,”慕思玥没有多想,转眸看着封歌,“你到底把顾容西藏哪了?怎么没看见他,该不会被你扔了吧。”

“这个顾容西大美男子,我哪里舍得扔他……”

当慕思玥走到客厅那圣诞树旁边,这才看见原来顾容西被一堆礼物埋了。

“封歌,你这地方藏得不错,就算齐睿他们进来也肯定不会发现。”慕思玥小眼神有些膜拜看着她。

顾容西被套了件圣诞老人火红的衣服,还沾了白胡须,红帽子,齐睿他们怎么会知道他们要找的人就躺在客厅中央。

“幸好,我拿着齐睿那信用卡败了一堆不管用的东西回来,”封歌笑得有些贼兮兮,低眸看着还在昏迷的顾容西,“我第一次见这么帅的圣诞老人呢。”

顾容西虽然脸色苍白,可这憔悴的容颜下依然五官俊美纤尘不染,唇瓣紧抿眉宇紧皱着却让人生出一份心疼倾慕。

“怪不得沈婉儿那么喜欢他,原来是迷恋他的皮相……”封歌啧啧称奇地欣赏着美男,补充一句,“如果当年我早认识这个姓顾的,我才不会看上沈曜天那臭男人,这才是男神气质无法模仿。”

慕思玥懒得理她,径自蹲下身子查看顾容西胸膛处的伤,“他发烧了,怎么办……”

说着慕思玥抬眸看向大门外,“齐睿有可能派人在外面守着,现在叫符阳过来肯定会被他们怀疑。”

“看他自己能不能熬过今天晚上……”封歌也有些无奈。

吱吱吱,这时小猞猁一身湿漉狼狈从厨房里冲了出来,它晃了晃身上水,有些愤怒地瞪着封歌。

“看什么看,我好心替你洗澡,你身上有血腥味,万一齐睿他们觉得不对劲,你家主人就没命了。”封歌幼稚对着小宠物耍无赖。

慕思玥连忙抓了一条干净的毛巾给小猞猁擦了擦毛发,小猞猁像是有些病怏怏的样子,累极了小身子倚着慕思玥一动也不动。

“封歌,你说顾容西的伤是不是因为齐睿……”慕思玥看着小猞猁没精神的模样,便有些消沉。

“除了齐睿还会有谁。”封歌看着这一人一兽都累极的模样,也有些心疼他们的遭遇。

慕思玥听封歌这么说,眼瞳更加暗然,她不希望齐睿是这么无情暴戾的人。

只是沈婉儿而已,为什么一直对顾容西穷追不舍,齐睿这次把顾容西伤得这么重实在是太过份。

“思玥,这次勉强瞒住了齐睿,保不准下一次他们还会过来,若是被齐睿知道你故意藏起顾容西,那么……”

封歌后面的话没说,这段时间齐老爷子和莫向晚那么排斥她,一旦又找到一桩事,肯定又会指责慕思玥,那么她和齐睿这婚姻就岌岌可危了。

“你看这胸膛的伤,齐睿他们想要他的命,难道真的眼睁睁地看着这男人送死吗?”慕思玥也有些心虚,不过她依旧觉得自己这么做是对的。

“而且刚才你也听到了,顾容西是因为去给我摘那种特殊的花才会被齐睿他们埋伏,我怎么能让他出事……”

封歌扬扬眉朝地上顾容西多打量一眼,“那也是,思玥,他对你这么好,如果你忘恩负义是要被雷劈的……”

慕思玥和封歌将顾容西小心抬到一楼其中一间客房里休息,他呼吸低弱,身体也持续高烧,家里去正好没有退烧药,所以只能给他物理降温,不断地擦酒精和敷冷毛巾。

静夜,慕思玥简单地煮了一些面,和封歌一起快速地吃了,便又回房间去照看,看着那温度计依旧高烧,慕思玥秀眉紧皱。

“思玥,你怀孕了先去休息,我看着他就可以了。”

封歌接过慕思玥手上的毛巾,正要给顾容西敷在额头上,可封歌刚一靠近,突然顾容西眉宇紧皱,像是非常不舒服一般,右手一扬,直接扔掉。

封歌和慕思玥都惊了一下,封歌率先气恼地开口,“这什么意思,他是不是嫌弃我!明明都病懵了,居然要挑人伺候!这家伙比齐睿还要讨厌!”

慕思玥心底一阵苦笑,“他好像很敏感。”

封歌仇视地目光瞪着边上的小猞猁,物随主人性,那只破宠物也是这样,只喜欢缠着慕思玥,她想捏一下它小耳朵,毛都竖起来了。

“思玥,你还敢说你跟这姓顾的没有奸情,瞧瞧,人家昏迷还认得你……”封歌气哼一声,瞬间对顾容西的好感消散了。

“……都是臭男人!”

慕思玥看着赖在自己脚边缩成一团睡觉的小猞猁,再看看床上的顾容西,感叹一声,“我等他降温了才去休息,封歌你早点睡,下半夜你来换我……”“你等着,等你醒来之后,老娘就要跟你讨债,居然让我们两个大美女伺候你,还要敢挑人,哼!”封歌气恼瞪了床上苍白病弱的男人一眼,回去客厅休息。

别墅内一整夜灯光通明。

凌晨两点的时候,封歌过来换慕思玥去休息,却发现慕思玥趴在顾容西床边早已经累得睡过去了,而那只雪白小猞猁依靠着慕思玥身边。

封歌看着这场景蓦地抓起手机,给他们拍了一张照片,她嘿嘿一笑,“真像一家三口……”

一直到清晨慕思玥醒来,她才有些恍然,“咦,我怎么会在床上?”

“我扛你上来的,你自己昨晚累得撑不住趴在床边就睡着了。”封歌慢步走进来,“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慕思玥快速地洗漱,“顾容西醒了没?”

“坏消息就是他没醒,好消息就是如果他今天还不醒过来,估计我们两也不必受折磨了,他自己会归西去。”

“顾容西那人挺好的,封歌你对他就不能友善点吗……”慕思玥知道她开玩笑,将毛巾挂回去,便匆匆下楼去看看顾容西的情况。

“你不知道,下半夜,那姓顾的特别折腾,我大小姐好心给他擦些酒精,他皱着眉宇嫌弃我,还害我蹭了一身酒精,看来他是只愿意让你亲密接触。”

“能不说得这么暧昧吗?”慕思玥没好气看她一眼。

“我这样说事小,如果齐睿知道,肯定要将他劈成十八块,再油炸……”

慕思玥有些心虚,当然不能让齐睿知道,突然想起了重要的事,“封歌,今天平安夜呢,你想吃什么?”

“只要不是你做的就成。”封歌对于她的手艺相当忌惮,太难吃了。

说着,封歌扬扬眉打量她,反问一句,“今晚平安夜,你真的不回齐家?”

慕思玥听到她的话,小脸一僵,早在一个月前她还盘算着平安夜在齐家要准备什么装饰品和礼物,晚餐,现在……

“估计爷爷他们也不愿意看见我,我不过去了。”

……

“慕思玥再怎么不要脸也知道咱们齐家没有人欢迎她……”而此时莫向晚正命令着下人挂着一些七彩的灯饰。

齐睿拿着文件刚从楼上下来,便听到他母亲说的话,眉宇紧皱,“慕思玥,她……”

“睿,别忘记了,你爷爷也不喜欢她,不只是我一个人这么想的,你看现在没有她在家里看着都顺眼多了,她在齐家死气沉沉地还不如让她自己在外面过节。”

齐老爷子正坐在客厅那边,听到他们在大门处谈论着慕思玥的事,拿着茶杯的手顿了一下,目光扫视了一圈,突然觉得家里有些清冷。

“老爷子,你说要不要给少夫打个电话?”管家看出了老人脸上的迟疑,便小声开口询问。

老人并没有立即回答,而莫向晚去朝他们走去,“爸,别让她回来扫兴,她身份不明,还害了齐睿车祸,无论怎么样我都不喜欢她。”

齐老爷子听到车祸的事,老眉紧皱着,便没有再开口,继续喝茶。

莫向晚看老人这态度,心底暗喜,微笑着看向齐睿,“齐睿,你今晚想吃什么,对了我还请了沈夫人和婉儿过来……”

齐睿右手紧攥着文件发皱,最后沉着声音,“我今晚不回家,我在公司加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