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烈火梵尽圣诞节

小说: 奉子闪婚:鲜妻不准逃 作者: 唐小涵 更新时间:2017-01-13 14:17:02 字数:3409 阅读进度:176/498

她根本就来不及打开门,目光死死地盯着桌面玻璃圆球。

玻璃球内有一棵精致银白色金属做成的小松树,松树下面还有一点水浮动着,这明明是一件非常普通别致的小饰品礼物,可现在……

因为之前外面工地的震动,让玻璃球内的水跳跃与那银白色的金属小松树接触,仅仅是与水接触,可那银白色的金属,却有夺目强光,不断发出嘶嘶声音……

“这到底是什么!”封歌有些吓傻了眼,心底荒乱不止。

下一秒,嘭的一声剧烈爆炸。

那玻璃球内里银白色金属饰品小松树破碎飞溅四周,所及之处竟然瞬间迅速变幻出一个个闪亮的小球,发出诡异黄色火光。

火星满了整个客厅,这栋别墅里有自动火灾消防系统,天花板很快便有水花喷洒而下……

封歌看着这设施完善的消防系统,倏地松了一口气。

可是她还没有缓过气来,却美眸瞪大,一脸不敢置信的模样。

“怎么会这样……”封歌像是见鬼一般地呐喊,手惊慌无措地打开大门,现在她的第一个想法是逃!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这些银白色的金属遇到水不但没有被扑灭,反而熊熊地燃烧了起来。

像是地狱的火焰,无法被阻止,可怕火焰不断吞噬,不一会儿,整个房子都充满了火光,还有那难闻刺鼻的气味……

封歌的手不断地扭动着门把,她的脸色愈发难看惊慌,唇瓣哆嗦,“为什么……打不开……”

顿时她的心更加慌乱不已,怎么会这样!

……是谁把门从外面锁住了!

“沈曜天!沈曜天!”她惊慌无助地拍着门,她记得他说在外面等她,他说过会在外面等她……

没有人回答……门依旧被锁死了。

这一刻,封歌迷茫地看向眼前一片火海,别墅里的消防水加剧了这场奇怪的大火,热浪的火苗烧得她浑身发烫,一种绝望涌上心头。

“沈曜天,你说,你会在外面等我,为什么我等了你七年,而你连几个小时都不愿意等……”为什么你这么无情。

心口那份害怕不断地漫延,她无助,为什么玻璃球会突然爆炸,为什么这些火扑不灭……

目光看着其它的出口,一楼的所有窗户都加了合金出不去,二楼落地窗……但是,封歌看着那通向二楼的楼梯口,那上等的木材正烧得火旺,无法通过……

“救命!救命呀……”

一直以来她都非常坚强,是的,她坚信着,只要努力,只要坚持下去,无论什么事都一定能成功,但现在她真的害怕了。

怎么办……

只能呐喊求救!

不断拍着门板,那火越烧越烈,一步步地逼近,她退无可退,就连门都在发烫……

那刺鼻的特别气味,让她很难受,“这到底是什么……”

“救命呀!有没有人呀,救命!”她害怕地不断拍打着门,可无论她怎么用力都是徒劳,因为有一把巨大的锁将门从外锁住。

最后封歌脑子浮现出无数人像,沈曜天?他走了,他没有等我,走了……

“思玥,慕思玥……救,救我……”这是她在世界上唯一信任的人,“慕思玥,回来……救……我”鼻腔吸入过量浓烟,再也支撑不住,颓然倒地……

很烫,一片火海,出不去,救我……

“谁?是谁……”

“不要!”

突然慕思玥浑身冷汗从床上爬起来,她呼吸紊乱,目光空洞地看着四周,心依旧狂乱不能平静……

“怎么了?作恶梦?”齐睿听到她叫唤的声音便快步走了进来,见她神色迷茫,像是受惊过度,便立即上前。

“只是作恶梦而已……”他冷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有着一份让人安心的感觉。

可是……慕思玥目光恍然地看着他,“我,我刚才好像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

齐睿见她受惊无助的表情,眉宇微蹙着,大手抚过她额角冷汗,“别想这么多,只是梦……”

可是慕思玥却紧张地,伸手紧握着他手臂,心情依旧忐忑不安,“不是,齐睿,我……我好像又梦见那小时候那场火灾,不是,这次有点不一样……”

齐睿听着她语无伦次地说话,叹了一口气,“慕思玥,你别记着你小时候父亲去逝的火灾,那都已经过去了……”

他坐在她身边,大手一下下温柔地安抚着她后背,让她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可慕思玥依旧有些消沉,心口像是被什么压着很窒闷。

“我想回景园别墅……”她突然扬起头看着他。

“今天圣诞别……”齐睿原本想要开口拒绝,而此时门被人急切的敲响。

慕思玥听到突然的声音,表情更是一惊一乍。

“是谁呀!”她像是很不安,猛地从床上冲了出去。

齐睿见她连鞋都没穿,立即拎着一双绒毛拖鞋,大步跟了出去,“慕思玥,走慢点。”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慕思玥冲到别墅外大铁门前,便被齐睿拽住,大铁门外停着一部香槟金色劳斯莱斯,莫向晚率先从里面出来,可她惊愕着。

“你居然让我儿子伺候你!”莫向晚一脸不敢置信看着齐睿居然给她穿鞋子。

“你们,怎么过来了……”齐睿抬头看向门外的人,声音有些不悦。

莫向晚对着保镖比了一个手势,他们也不敢阻拦,立即开门。

“齐睿,你头上的伤还没好,而且医生都说了你最近太劳累必须要多休息,你突然离开齐家,跑来这地方……居然还要伺候她!”

莫向晚瞪着慕思玥那目光阴鸷,简直就想要掐死她,这女人什么身份,居然让我儿子给她穿鞋!

慕思玥大脑依旧有些昏沉沉地,她平时也作恶梦,不过这次……很不舒服很不安,她有些胆怯回避莫向晚的眼神,低着头,身子往齐睿身后瑟缩着。

“吵够了吗!”车里,一把沙哑苍老的声音传来,威严的声音冷厉不满。

莫向晚听到齐老爷子的声音也不敢再开口,而慕思玥像是依旧有些消沉,手紧紧地握着齐睿手臂,朝齐老爷子看了一眼,小声地喊了对方一声爷爷。

齐老爷子朝齐睿看去,比起之前在齐家那病怏怏的模样,已经精神了许多,这样一来他也不必担心这孽账,果然找慕思玥才能治得了他。

“这里没有佣人,没有食材,怎么,想把自己饿死在这里,哼!”

“小事不必你们担心,这里有很多速食品,没什么事可以走了。”齐睿半点也不领情,对着齐老爷子凉凉的开口第一句便是赶人。

整个齐家的人都知道,齐老爷子自小最疼爱他唯一孙子,虽然嘴里骂着,可心底总是觉得自己孙子是最好的,因此齐睿那不可一世的劣根脾气都是齐老爷子养出来的。

“孽账东西!”齐老爷子一听到他赶自己,顿时就火大了。

原本想着继续教训这不肖孙子,可目光看向他额头上的伤时,却有些犹豫,转头看向慕思玥,“你老婆怀孕,你想虐待她和孩子!”

这话非常管用,齐睿冷峻的脸微怔了一下,看着身侧神色不安的慕思玥,眉宇渐渐收拢。

“回齐家。”齐老爷子扔下三个字,径自转身朝车内走去。

而莫向晚听到老人这话,却有些激动,“爸,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让她回齐家,这怎么可以……”

“闭嘴!”齐老爷子原本脾气古怪冷厉,对着谁都不会给脸子,可偏偏他家孙子整天气得他头顶冒烟……

“都是你!生了个孽账东西出来,你连他想什么都不知道吗,回家之后不准跟慕思玥闹……”

莫向晚紧抿着唇,没敢吭声,余光瞥向慕思玥脸上,尽是不满。

“怎么?不想回齐家?”齐睿低眸见慕思玥心事重重的模样,便小声问了一句。

“不是。”

慕思玥扯出勉强的笑,齐老爷子亲自开口同意让她回齐家,如果她现在说不回去,那么就是不识抬举。

保镖为他们开车,齐睿和慕思玥坐在银灰色的迈巴赫后面,齐睿俯下头给她系安全带,而慕思玥目光依旧有些迷糊一般,怔怔地看着眼前男人冷峻侧脸。

“齐睿,你别对我这么好……”她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

他抬眸,手捏了捏她鼻尖,故意逗她,“犯傻了?”

然而慕思玥并没有像平时那样反抗,神色消沉,“所有对我好的人都会……”死?

后面那个字太沉重,她说不出口,转头目光恍惚地看着车窗外圣诞美丽的灯光街景,却没有半点欣赏心情。

“你小时候的那场火灾,我已经派人去查了,有消息我立即告诉你,别……”胡思乱想。齐睿的话还没有说完,车内新闻播报员的声音徐徐地传来……

“a市景园别墅d502栋一小时前发生严重大火,火势迅猛剧烈,暂时不知道是否有人员伤亡,消防人员正在极力抢救……”

慕思玥怔了下,像是反应有些迟钝一般,“刚才那新闻说什么地方有火灾?”

她转头目光定定地看着齐睿,而此时齐睿那冷峻脸庞闪过惊愕,并没有立即回答她……

“刚才,刚才那新闻说什么地方有火灾!”她突然激动了起来,扑上前,拽着前面开车的保镖,仓促地大喊。

没有齐睿的命令,保镖不敢胡乱开口,一时间车内安静地诡异。

而慕思玥的心一点点崩塌,脸色也瞬间苍白,“是不是景园别墅d502,是不是我们……”

她后面的话没说完,手已经紧攥着他,不断地收紧力道,最后像是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恐惧,大声呐喊,“是不是封歌在房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