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都你们逼的,别怪我狠

小说: 奉子闪婚:鲜妻不准逃 作者: 唐小涵 更新时间:2017-01-13 14:17:08 字数:3460 阅读进度:185/498

“其实我们也跟慕思玥相处了一段时间,她不是心狠歹毒的人,只是有些事很奇怪……”楚非凡开口帮腔。

“昨晚陪慕思玥一起去藏尸室的男人不是顾容西,是王奴。”齐睿语气有些不耐烦,“别任何事情都把顾容西扯进来,他跟慕思玥没有关系!”

“王奴?”沈曜天有些不相信,“那个精神分裂症的杀人犯?他明明被关在精神院……”

“院方有他出逃记录,昨晚他自己回去了,你不相信可以去查。”

“带走慕思玥的人居然是王奴?”楚非凡有些意外,喃喃着,“慕思玥居然跟那个杀人犯混得这么熟……”

“仅仅是这样,慕思玥昨天逃出密道,仅仅是去了藏尸室?”沈曜天审视的目光看着齐睿,“你有没有问她关于陈田的事,陈田的死是不是慕思玥派王奴做的……”

“会不会是慕思玥知道了这事,所以让王奴动手,王奴这个精神分裂连环杀手,他会杀了陈田这也有可能……”楚非凡抬眸目光也落在齐睿身上。

齐睿目光阴冷看着他,吐出两个字,“闭嘴!”

沈曜天冷笑着,“齐睿,我劝你立即派人监督着她,否则下一个死的人,可能是你齐家的人……”

“她跟符阳见面,到底是为了什么?”楚非凡顿时也对上了陈田的资料没有了兴趣,扬扬眉喃喃着。

据他们了解慕思玥跟符阳鲜少联系,不过……

“符阳,这事跟封歌有关,我知道你对封歌一下情深义重……嗯,断发你昨晚找到了,这件事很重要,等你过来再说……”

慕思玥挂断了电话,继续安静地坐在咖啡厅里等待着符阳。

“慕思玥!”突然一把尖锐女声从她身后响起。

慕思玥听到这声音,表情瞬间沉了下去。

“你刚才跟男人聊电话?说什么很重要,嗯,走了狗屎运嫁入齐家也不安分?想要在外面找男人?”江茵茵高傲地扬起下颌,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样看着她。

慕思玥目光冰冷地看了她一眼,现在她只想等符阳过来,当她不存在一般,继续安静坐着。

然而江茵茵见她不理会自己,却有些气恼,“以为自己真的是齐家少夫人,慕思玥,就你这煞星的命,我敢打赌,你肚子里的孩子一生下来,你一定会被赶出齐家。”

“关你什么事。”慕思玥抬眸睨了她一眼,不耐烦吐出一个字,“滚!”

“你!慕思玥你真以为自己了不起,”江茵茵那浓妆脸上懊恼狰狞,随即她想到一些事,顿时扬唇大声讥笑着。

“对了,听说封歌死了,封家的人正在准备丧礼。封歌的尸体,你看见了吗,虽然说我一直跟封歌不对盘,不过看看她被烧成焦,想来她死得肯定特别痛苦,慕思玥,我听说她死在你家别墅,啧啧……你又害死了一个人。”

说着,江茵茵面色讥讽意味更浓,凑近她道,“你,任何与你亲近的人都会死与非命,慕思玥你还真是邪门呢……”

“确实是这样,”慕思玥突然站起身,目光与她平视着,没有动怒,反而轻笑出声。

右手伸向她脖颈间,微凉的手指轻轻地撩动着她肌肤,阴森地声音开口,“江茵茵,那下个人死的人就是你……”

江茵茵被她指间轻触着,浑身一僵,心底有些害怕地后退。

“你,你别乱来!”

江茵茵与慕思玥也算是自小就认识,她从小到大那些倒霉事,让她看见了也有些心惊。

慕思玥见她神色紧张,却上前一步,澄澈的眼瞳里没有了平时的干净纯粹,反而透着一股阴戾,“江茵茵,你最好别让我看见你!”

“慕思玥,你不就是想给封歌出气么,她人都死了,我也不想与你为敌。”江茵茵看着她有些忌惮,她想能攀上齐睿的女人肯定有些手段。

慕思玥听到她说封歌死了,这些话,脸色也愈发阴沉难看。

而此时一直在门外等待慕思玥的齐家司机看见她们吵了起来,也立即从车内走出,朝她们的方向大步走来,生怕慕思玥被江茵茵欺负。

江茵茵看着齐家的人,更加忌惮慕思玥,她气恼地开口,“慕思玥,我肚子里的孩子没了,而且也检出来不是沈家的骨肉,现在沈家的人不会接受我,这样你消气吧。”江茵茵自揭短处。

慕思玥听到她的话,眸子闪过震惊,“沈曜天真的没有跟你发生关系?”

江茵茵脸色不太好看,“没有,那天沈曜天并没有碰我,他只是因为看见我身上穿着那套和服……”

“什么和服?”慕思玥追问。

“少夫人。”而这时,齐家的司机已经来到慕思玥身边,他目光冰冷看着对面江茵茵分明透着不悦的警惕。

江茵茵视线落在齐家司机腰间的枪上,心下一惊,她知道无论得罪谁,都绝对不能得罪齐睿。

“慕思玥,我知道我勾引沈曜天这事,你很愤怒,但这不能全怪我,就算没有了我,你的好朋友封歌,她爱上沈曜天也只是她……自寻烦恼。”

原本江茵茵是想要用犯贱这一词,不过碍于齐家的人,她不敢乱说话,快速地说完便想要离开。

可慕思玥伸手却一把抓住了她手腕,阴冷的声音质问,“你到底想说什么?沈曜天到底背着封歌做了什么事?”

“放手。”江茵茵脸色有些犹豫,那件事她不能随便说出口,否则她可能会没命。

“你说不说呀!”慕思玥像是疯了一样,另一支手快速地抢了司机腰间的枪,枪口抵着她脑门。

江茵茵惊得脸色刷白,哆嗦着开口,“你,别乱来,非法持枪是要坐牢的……”

然而慕思玥却冷笑出声,“你不知道我丈夫是谁吗?”

“你是不是有事隐瞒我?嗯,江茵茵,你个贱人,你们两姐妹欺负封歌,你不知道,我一直都特别讨厌你们……”

咚的一声!

慕思玥并没有开枪,不过她挥着这金属枪支狠狠地砸向江茵茵的脑门,那力道透着愤怒,没错,她一直看不顺眼这对姓江的姐妹,都是狐狸精,以前她无所谓,因为封歌活地好好地,可是现在不想再忍了……

“救命!”江茵茵害怕地大叫,她感觉到慕思玥精神有些失常暴躁。

一旁的齐家司机惊愕住了,慕思玥嫁入齐家这么久一直都非常乖静,今天居然出手打人。

“你说不说!沈曜天做了什么对不起封歌的事?江茵茵,你今天不说的话,你别想出去……”慕思玥目光阴冷瞪着她,警告喝斥。

“他就是……”江茵茵惊慌地看着四周,咖啡厅的人都朝他们这边看来,可是都因为慕思玥手上的枪不敢上前。

“慕思玥,反正这事我已经跟封歌说过了,她也死得安心……”

“闭嘴!她没死,我说了她没死!”慕思玥眼瞳睁大,精神激动朝她大吼。

司机发现了慕思玥的异样,立即抢回了枪,“少夫人,请你冷静点。”

而江茵茵也趁着这瞬间,立即仓促地跑了,她想慕思玥肯定是因为封歌的死所以精神出现了问题……

慕思玥被司机压制着,她想要冲出去,继续捉住江茵茵盘问,可是她跑了。

“你说什么……”

当齐睿接到司机电话说慕思玥抢枪打人的事,有些不敢置信,“她现在怎么样?”

“少夫人身体没有伤,不过,”司机犹豫了一会儿开口,“睿少,少夫人的情绪有些不稳定……”他不敢直接说慕思玥精神失常。

齐睿听到他的话,眉宇紧皱在一起,“我现在立即过去。”

“齐睿要过来?”慕思玥看着司机给齐睿打电话,表情显得有些紧张。

“少夫人,请你安静坐在车内,睿少很快就会过来。”司机已经将慕思玥带回车上,而且他将车子上锁,生怕她出了什么意外。

“我没事,我好好地,不用他过来……”慕思玥脸色有些不耐烦对着司机大吼。

司机也任由她大吼大叫,依旧板着严肃的脸重复叮咛着让她注意身体。

慕思玥表情僵住,右手攥着手机。

她快速地给符阳发了短信。

抬眸间,朝江茵茵刚才落逃的方向凝视着,喃喃一句,“别怪我狠,都是你逼我的!”

当齐睿赶来的时候,慕思玥恢复了之前那安静的模样,她目光淡淡地看着他,率先开口说了一句,“我没事。”

齐睿对着司机使了个眼色,让他离开,车内只有他们两人,“慕思玥,你……”

慕思玥没等他开口,却扬起头,胸口有些起伏不断,“没错,我是有事隐瞒着你,你就不能给我一点空间吗,我不知道那些断发……我不敢说出口,我害怕我说出来那么我的祝愿就破灭,别问我!”

齐睿表情有些微怔,“断发?”

“别问我,我查清楚自然就会告诉你,我害怕,我一直都很害怕你知不知道,身边的亲人一次次因为我而离开,我不知道怎么办,都是我害的……”

她激动的声音,像是发泄着心底的不甘和愤怒,可是说着说着,声音渐弱,转为自嘲低泣。

“慕思玥!安静点,看着我……”他伸手按着她颤抖着肩膀,看着扬起头溢满泪的眼眶,一字一句地开口。

“我没有质问,你想做什么,联系什么人,我也不会干涉,没有人逼你,所以别紧张……”

慕思玥目光有些迷茫地看着他,他的声音低沉有力,让她颤抖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齐睿看着她神色异样,心底隐过一个想法,右手依旧温柔地安抚着她后背,“慕思玥,没有人逼你,也没有人责怪你,别想这么多……”

两人目光复杂地凝视着,都没有再说话。

最后她低下头,眼瞳也渐渐恢复了清明,喃喃着,“齐睿,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爷爷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