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矛盾挣扎,立即送她去医院

小说: 奉子闪婚:鲜妻不准逃 作者: 唐小涵 更新时间:2017-01-13 14:17:38 字数:3268 阅读进度:228/498

“齐睿,请你别伤害我们的孩子。”

她倚着他身侧,如此近的距离,东院天台灯光调暗,没有人知道齐睿脸色凝重难看,右手紧握着一枚注液针管。

烟火在漆黑空中绽放,瞬间璀璨光芒照在身侧女人脸上,他可以看着她眼底那份卑微哀求。

齐睿心口猛地收紧,涌出一份狂躁。

然而急救室里那把清甜的声音回荡于他的脑海中,沈婉儿容颜苍白憔悴,齐睿,救我,我想……我想活命……

还有沈曜天那焦虑急切的声音,齐睿,不能再拖了,婉儿会没命的,我会亲自告诉慕思玥这一切……

齐睿表情阴郁,右手紧攥着这支特殊的针管,不断地收紧收紧,几乎想要将它折断……

突然天空轰隆爆炸一枚超大烟火,金色耀眼烟火向四周绽开,最后如同彗星损落,在夜空中拖出长长的金色抛物线,仿佛将他们笼罩在金光之中,十分美丽。

“这烟火真的超炫。”封歌激动地大叫。

她转头朝慕思玥看去,瞬间她秀眉微蹙,齐睿右手拿着什么……

美丽的金色烟火光芒下,他右手尖锐针头泛起寒光。

黑空中的烟火很快消逝,另一枚烟火又快速地冲上云霄,而这个交替瞬间,四周昏黑阴凉。

封歌脚步不自觉地朝他们走近……

“你怎么了?”慕思玥后腰处被齐睿颤抖的拳头碰了一下,她奇怪打量着他,“是不是发生什么事?”

“没什么……”

齐睿的嗓音却有些沉重沙哑,扬起左手轻触着她脸颊,小心翼翼触碰。

“你的手很冰。”慕思玥不满看着他。

没有多想,她立即用自己温暖的双手包裹他的左手,齐睿的手很大或许是练拳握枪有些薄茧,慕思玥搓了搓他手,朝他得意一笑,“是不是很温和?”

齐睿心口像是被什么狠地砰击,目光狠狠地瞪着她,紧抿的唇,一言不发。

夜空中的烟火不断地闪耀,泯灭……

“我有事先离开……”最后,他声音哑然朝她开口说了一句,便快速地转身离开。

慕思玥回头看向齐睿身影,他的步子有些快,像是在逃避着什么……

“他到底怎么了?”慕思玥不解低喃。

而封歌走到慕思玥身边,目光再次朝齐睿右手看去时,已经不见那泛起寒光的物品,难道刚才看错了?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嘭的一声!

桌面所有的文件摆设都被愤怒扫落于地……

齐睿胸口不断地起伏,情绪狂躁无法释怀,抓起另一侧柜子里奖杯,猛地砸向门房上,水晶制的十佳企业奖杯瞬间碎裂四溅。

原本宽敞整洁的房间,不会儿便一派狼藉不堪。

最后他一脸阴郁颓废地跌坐在地板上,身体倚着巨大的书桌,目光恍然看着这间陌生又熟悉的书房……

这里,是他父亲以前居住的书房,齐家北院别墅,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来了。

房间里灯光通明,可是齐睿看着这一切却感觉非常虚幻,低头看向自己右手一支特殊针管……齐睿就这样定定地看着它,耳边依稀传来烟火爆破的声音,一声声地惊响,心却充斥一份孤寂空虚。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他唇角扬起冷笑,笑容自嘲烦躁。

如果再过一段时间,那么他就可以向她坦白……

看着这间房间熟悉的摆设,脑海里浮现出父亲当年临终对他说的话,他恨齐家,他恨d≈g集团,他痛恨吃药!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怒不可遏一般对着死去父亲的遗像大吼。

外面的人都说他手腕阴戾,但他从来都不会理会,因为他只做自己觉得对的事,可是这一次……

……齐睿,是不是很温和……

慕思玥那得意笑容突然闪过他沉重回忆中,她看着他那目光真挚单纯。

突然他的眼眶有些湿润,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会遇上这样的一个女人。

在这样一个充斥着冰冷虚荣世界里,她是他的。

可是,现在……“如果她知道……”会恨我……

……

“什么,你让我立即走,我怎么能走,现在婉儿在急救室里……”

沈夫人握着手机,鬼鬼祟祟地走到齐家僻静的北院,一脸焦虑担忧,“曜天,万一齐睿他不答应,我干脆直接说出来,到时候齐家的人也会站我们沈家这边,一个孩子而已,我们婉儿以后也能替他们齐家生继承人……”

“妈,你千万别乱来!齐睿已经亲口答应了婉儿,你立即离开齐家,别在那边生事……”沈曜天声音急切催促着沈夫人。

沈夫人脸色犹豫,没错,确实是这样,齐睿答应婉儿的事,他都一定会做到的,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只是这一次事关她女儿的性命,最后沈夫人抬头看着黑空另一边绽放璀璨的烟火,缓了一口气,“齐睿答应了婉儿,那么就一定会做到……”

然而就在沈夫人刚想要挂断电话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嘭的一声。

而此时,齐睿正站北院别墅二楼窗口,他目光冷厉瞪着远处漆黑草丛。

看着那黑色的箱子被猛地扔出去,心底积压狂躁窒息也像是得到了一份解脱……

他转眸,深沉的目光狠瞪着桌面父亲的遗像,莫名地大笑了起来。

沈夫人扬起头看向北院别墅二楼灯光通明,窗口缓缓传来那低沉冷厉的声音,脚步沉重朝草丛的方向走去。

“这是……”黑色箱子。

沈夫人僵怔在原地,脸色刷白。

……

“你怎么了,你的脸色有些苍白……”

夜安静了下来,烟花汇演也已经结束了,慕思玥送封歌离开齐家,两人并肩走着,在圆月之下漫步。

“有点累,等会儿休息就没事。”慕思玥看着头顶一轮圆月。

表情有些闷闷不乐,明明是十五元宵喜庆的夜晚,可心口却一直都闷堵,不知为什么事不安。

“思玥,我刚才……”封歌看着她,开口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决定告诉她,“我刚才在天台上好像看见齐睿右手握着一个针管注液器之类的东西。”

“针管?”

慕思玥一脸愕然,齐睿拿着针管想做什么?

封歌耸耸肩,“应该是我看错了,刚才看烟火灯有些昏暗,不过齐睿今晚真的有些奇怪。”

“是,他今晚很奇怪。”慕思玥笑得有些勉强,应该说,自从沈婉儿出事之后,齐睿就变得很奇怪。

封歌也没有多想,毕竟齐睿一直都让人难以捉摸。

她目光看向慕思玥凸起腹部,爽朗的大笑,“对了,思玥你生孩子是不是在华城私立医院?我让符阳调过去当内应,到时有什么事可以找他帮忙。”

“他是外科医生,我生孩子找他做什么,难道要他帮我接生吗?”慕思玥轻笑出声,知道封歌欺负符阳。

“这个很难说呀,生孩子这么大的事,你不知道医院这种地方其实很乱,咱们好歹派符阳进入了解了解内幕,”封歌一本正经说着。

她突然自嘲,“对了,我差点忘记你老公齐睿那强势的人,有齐家的人在,你生孩子绝对能平平安安。”

慕思玥手肘碰了碰封歌手臂,调侃一句,“封歌,你看起来比我还要紧张。”

“那当然了,我准备要当干妈了。”

两人嘻笑聊天,慕思玥送封歌出了齐家大门,与她挥手道别后,便自己小步朝东院走去。

静夜,走过齐家后花园,花卉园林小道,橘黄路灯打落,清幽宁静。

“那是……”她刚迈开脚步,目光却落在不远处一盏路灯下。

慕思玥秀眉紧皱,加快脚步走去,“这个黑色的箱子好像是……”

这个黑色箱子很像摆放在齐睿书房书架的,他当时不让她碰,还说有重要的东西,现在怎么会在这里。

“啊——”

慕思玥正想要蹲下身子拾起这黑色箱子辨认,可后背却突然一阵刺痛,像是打针被扎了一下,并不痛,可是……

她快速地回头,大脑突然沉重,视线却渐渐迷糊,“你,你是谁……”

慕思玥下意识伸手想要抓住对方,然而对面的人却像是心虚荒乱的推开她。

慕思玥身子右倾,无力地摔倒在小道上……

“思玥!”

封歌并没有走远,她今晚原本就有些心绪不宁,因为听到有惊叫的声音,所以迟疑着返回,却震惊地看着慕思玥摔倒地草丛小道,一脸痛苦难受。

“齐睿,她怎么了?”封歌紧张地跑了过去。

齐睿正蹲在慕思玥身边,他的表情阴郁复杂,目光紧紧地盯着左侧漆黑方向。

“我问你,她到底怎么了?”封歌发现齐睿神色凝重,眉宇甚至隐过一份心虚。

封歌的声音让齐睿猛地回神,低眸看向慕思玥表情紧皱难受的模样,他僵怔着,竟有些无措。

“你抱她回卧室,我去叫管家……”封歌余光朝齐睿刚才注视的方向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快速地开口催促。

“去医院……”他突然开口。

“什么?”封歌一时不解。

“立即送她去医院!”齐睿沉声地大吼,那冷厉的声音回荡幽静小道,他的双手有些轻颤地搂抱起慕思玥。

封歌看见齐睿眼底的紧张,心也猛地提了起来,“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