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年华似梦,淡抹离伤

小说: 奉子闪婚:鲜妻不准逃 作者: 唐小涵 更新时间:2017-02-10 20:26:44 字数:3474 阅读进度:309/498

向磊看向他侧颜冷厉刚毅,低眸忍不住朝手上文件多看一眼……

“你打算做什么?”向磊低声问了一句。

齐睿突然快速地转身,手却直直地掐住了向磊的脖颈。

这一刻,向磊不得不承认自己心底涌出战栗,他知道这力道并不致命,而仅仅是一个警告。

“报警……”齐睿重复着这两个字,说完,收回目光,松开了他。

向磊调整呼吸,恍然间,向磊明白,就算他不是齐家的长孙,这个男人他依旧是他自己,一样的处事态度,对任何人都这样狠戾,包括他自己。

“这些会毁了你。”向磊紧捏着手上文件,忍不住提醒着。

对面的男人依旧没有多说,向磊深吸了一口气,倏地他感觉手上文件很沉很重,像是被突然寄托了一些什么。

是一份信任。

他信任我,所以将这些文件交给我……

向磊怔愣片刻,他以为齐南渊和沈婉儿之后,齐睿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

不过若那样消极的人也不会成就今天的齐睿,或许他确实不愿意对人打开心扉,可这个男人他敢赌,或许是他自信,又或许还有些狂妄自傲呢。

向磊莫名地轻笑,除了服从别无选择。

转瞬间,向磊立即收拾起地上所有的文件,他也不再多问原因,捧着一大叠的文件证据,大步跑了出去,拿出手机,声音故意显得焦急,“季宸是吗?我是公司特助向磊,我被齐睿打伤了……”

向磊一边跑,一边大声说着,“齐睿非法挪动d≈g集团巨额资金,我手上有他犯罪证据,职权侵占罪,这笔庞大资金他至少要蹲五年……”

向磊的声音在这静夜里回荡,一切都显得那样诡异不安。

“不,不可能……”

那细尖声音,在昏暗夜色下惊慌无助颤抖。

慕思玥眼瞳一片空洞,目光死死地瞪着前方,她像是看见可怕的东西,身体忍不住颤抖,呐喊惊叫。

顾容西转头看向她,就在这个瞬间,司诺挥起的拳头砰然一声,砸中了他脸庞。

阴冷的嗓音充斥着杀戮,“这个世界上不需要第二个我,亲爱哥哥,你应该去死!”

顾容西身体后退,担心朝另一侧慕思玥多看了一眼,转眸对峙着眼前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弟弟,眸底透着警惕。

司诺眸色阴鸷一沉,随即掏出冰冷黑亮的手枪,对准顾容西眉心,他讨厌这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小黑影以极快地速度朝司诺直直地扑了过去。

司诺听到身后突然出现奇怪声音,脸色阴沉,蓦地一转身,高扬起的手枪射出子弹,嘭的一声,子弹射向石桥,猞猁跳跃而起险险地躲开了。

当司诺看清楚眼前是一只小动物时,眼底有些惊讶,可是转瞬间他想明白了什么,脸色闪过狰狞厌恶,可是就在他转身之间,顾容西从他身后袭击。

顾容西从司诺后背压制着他,左臂环着他脖颈,紧勒着喉咙,右手快速地抢走司诺手枪……

“司姬,你还是跟从前一样……”司诺被他勒着呼吸难受,说话也断续,不过那语气透出阴森嫉妒,“所有人都喜欢你,就连动物也是这样……”

顾容西听到他的话,垂眸想着一些事,可司诺突然扬起左手,顾容西惊讶着,他还有另一把枪。

司诺看着他,唇角泛起讥笑,“司姬,你真的很优秀,父亲一直都对你寄以厚望,可惜……可惜你不够狠……”说话间,他没有丝毫犹豫,立即扬起左手对着不远处慕思玥开了一枪。

顾容西猛地大惊,立即推开司诺,司诺左手晃动改变了方向,子弹从慕思玥右侧飞过。

司诺眯起眼睛,没有思考,立即朝慕思玥继续开枪。

虽然他不明白司姬跟这个叫慕思玥的女人有什么关系,不过这女人左手上戴着那枚象征安德帕女主人的红宝石戒指,只要是司姬的东西,那么他要就毁掉!当着他的脸杀了她……

可这一次,司诺没有机会扣动板机,猞猁愤怒朝他冲了过来,挥起爪子朝他右腿抓了一把。

司诺身体像是不受控制一般右腿跪了下去,赫然脸色大变,“有毒……”

右腿处传来钻心的痛疼,司诺脸色愈发疯狂,眼底沉沉地憎恨瞪着对面顾容西,他的手因为毒液的极速扩散而有些颤抖着,但他紧咬着牙,像是一头充斥着怨恨不甘恶魔,抬起枪口胡乱朝顾容西那边扫射……

“你为什么没死!你明明跟那老太婆一起消失了,为什么没死……”司诺疯了一样嘶吼,那充血的眼瞳骇人心寒。

顾容西脸色淡漠,一双深邃透剔的蓝眸平静地打量着正半跪在地上双胞胎弟弟,那目光淡然,没有太多情绪。

而司诺痛恨他,痛恨他这种什么都不在乎的目光,无论他怎么努力,却偏偏无法超越,每次都只能输给他,为什么!!

很快毒液扩散于全身,司诺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渐弱,浑身冰冷,四肢开始僵硬,可他的目光依旧是那样憎恨阴森……

顾容西眸子一怔,看着眼前司诺纵身侧倒,立即迈脚上前……

“司姬,你在嘲讽着我的努力,我憎恨你……就算是死,不需要你帮助,不需要!”

司诺几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呐喊,对着那张一模一样的脸愤怒咆哮,而他的声音,随着他的身体快速地坠落……

司姬安德帕,他一出生便是家族里倍受追捧的星光,大家都称赞他是天才,他总能那样不经意地得到胜利,而那些日夜加练的人面对他时,只有惨败输得遍体鳞伤……

每次落败还要面对他那淡然表情,他像是从来都对胜利毫不在乎,这是一种轻蔑,他在贱踏我的尊严,否认着我的努力,憎恨他这种不懂情感的人为何存在……

“司姬安德帕,你为什么活着,你为了什么而活着,你应该去死……”伴随着司诺这一句阴森咒诅,下一秒便是砰的一声巨响。

顾容西面无表情看向八米之下一片昏暗的草丛,他情愿摔下去,也不必他救?

顾容西微蹙眉宇,为什么呢?

“齐睿……”

突然身后慕思玥喃喃着这个名字,她脸色苍白无血色,嗓音轻颤着,双手无助一样在空中挥动,像是想要抓住了一些东西。

“思玥,小心!”顾容西快步上前扶着她。

慕思玥在抓住他肩膀时,心口仿佛有了一份安定,她的手不断地收紧,像是在宣泄着惊恐,死死地攥着他肩头的肉,“齐睿,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只是在作梦,我在作梦对不对……”

她的声音哆嗦着,目光空洞看向他脸庞,蒙胧不清,渐渐地迷糊……最后双眼垂下,再也没有力气支撑晕倒在他怀里。

顾容西掺扶着她,回头朝左侧铁笼看了一眼,收回目光,眼底多了一份深思,没有再逗留,立即带着她快速地离开……

“慕思玥,你要去哪里!”

封歌在一场恶梦中惊醒,当她恍然回神的时候,却很快发现异样。

“慕思玥呢,孩子呢?”封歌在自己家别墅里找了个遍,却没有慕思玥和孩子的踪影,“哪里去了?”

刚才她梦见慕思玥跟着顾容西一起偷偷地离开a市,而她在梦里非常愤怒,因为她不告而别。

走出客厅,这才发现自己家大门敞开着,这一瞬间,封歌想起了在她晕倒之前闻到了一些奇怪的气味……心下更加荒乱。

“有人在窗口那边放迷烟……”封歌脸色焦虑不安,她的记忆隐隐地浮现,有人进房间里将孩子抱走了,她想去追,可是浑身没有力气,最后睡过去了。

封歌轻颤着手,不断地给慕思玥拨打,偏偏没有人接听,一时乱了心神,“发生什么事,怎么办……”

惊慌地在家里转圈,突然间,封歌低头瞪着自己的手机,整个人打了一个激灵,猛地冲了出去,开着车,打开导行仪,一路飞驰。

她的手机上显示着慕思玥手机所在位置,封歌心情稍稍平静一些,至少这个位置是在a市以内,而且也蛮近的。

“没事的,没事的……”封歌一边喃喃安慰自己,一边加速飞驰管他的闯红灯,万一孩子出了事,她封歌这辈子都会不安的,都是她没注意,到底是哪个混账在她家窗口放迷烟,你妹的!!

可是,当封歌按着手机上指示的地方走去,找到的却是一个男人。

“顾容西?”漆黑的天空已经渐渐泛白,晨光洒下,封歌蹲下身子仔细地辨认着草丛里的男人。

秀眉紧皱,伸手探过他脖颈大动脉,没死,不过脸色苍白还有些泛紫,像是中毒了,抬头朝上方八米高处看去,“不仅中毒了,好像是从高处坠落……”

封歌找到了慕思玥的手机,正是在上方一个高台上找到的,这是一座主题马戏公园,上方那八米处有一个巨大的大铁笼,铁笼里饲养着野兽。

“慕思玥的手机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封歌迷惑不解,在四周找了个圈还是慕思玥的身影,转眸看向草丛那边顾容西,只要先带他回家,等他醒来问问他情况。

“符阳,你帮我看看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封歌不敢将他送去医院,虽然不太了解石顾容西的情况,不过这男人好像不简单。

符阳被封歌天没亮就召了过来,看见封歌家里这男人时,表情有些复杂,尤其是盯着他右腿上那道泛着深紫色的动物爪伤,不由紧皱眉宇。

“这爪伤……”

封歌一心牵挂着慕思玥的事,焦虑不安在家里转圈,随即她想到了另一个男人,虽然她讨厌齐睿,不过找人要紧,立即给对方拨打电话。

可是封歌刚打通了电话,却是一句严肃警官接听。

不一会儿,封歌整个人跳起来,不敢置信大喊,“你说,齐睿被捉进牢子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