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我一定会将你赶出这座岛屿!

小说: 奉子闪婚:鲜妻不准逃 作者: 唐小涵 更新时间:2017-03-02 20:32:58 字数:3436 阅读进度:335/498

“给我好好教训她……”布兰妮一声喝斥,随即跟在她身后的一群女佣立即抓起建筑工地那边的铁铲子。

五六个人围成圈,都使得最大的力气扬起那铁铲子朝封歌身上摔打。

封歌低着头,用双手挡在面前,纤细的手臂很快一道道淤青深痕,而她后背,腿上都被她们几人接连棒打得痛疼不已。

“我没有偷玉镯子,你们凭什么打我——”

封歌紧咬唇强忍着,想想自己来到这座岛屿里忍气吞声,眼底有些湿润,凭什么让这些人这样欺负我!

封歌扬起右手正想要朝身材比较娇小的艾丽那边突围,可是艾丽个子矮,但是手臂结实力气大,艾丽像是看懂了封歌的意图,将那铁铲竖起尖锐的一面,狠地就朝封歌脸蛋劈了下去——

建筑工地的铁铲边缘虽然不那么锋利,但是用力朝人身劈下去,那力道不容小觑。

此时,距离不远的会议室宽大的落地玻璃窗前,司诺伫立身姿,脚步不自主向前移动半步,微眯起的深邃蓝色眼瞳透着阴冷可怕。

一直安静不敢多说话的威尔小心翼翼地注意着眼前的司诺,威尔透过落地窗也看得非常清楚,那个叫封歌的女人还是倒霉透了。

一个女人当苦力活与建筑工人一起搬大石块,蹲在地上吃饭盒,突然被布兰妮打掉她的午餐,被一群女佣殴打而没有人帮助。

威尔余光朝司诺侧颜多注视一眼,只见司诺心情不太好似的脸色冷厉,威尔猜不准司诺为什么突然生气,但刚才他看见司诺脚步移动了一下,难道司诺想要出面阻止这场闹剧?

司诺安德帕从来都不会理会女人之间的事,他不可能干涉这种无聊的事情。

威尔也没有多想,或许是因为布兰妮是司诺名义上的未婚妻,是司诺的父亲钦点女人,所以他这有些在意罢了。

而此时建筑工地外,封歌眼睁睁地看着艾丽扬起铁铲边缘朝自己脸蛋劈过来,大惊立即蹲下身子,只能双手抱头,那粗钝铁铲边缘在她手背上硬生生地划出了血痕,疼得封歌脸色一阵刷白。

再也受不住的低声叫喊,“疼——”

布兰妮今天的脸上披着一条黑色丝巾,原本她糟糕的心情,因为看见封歌倒霉被殴打,而渐渐得意笑了起来。

“住手!”突然一把威严的声音急切的传来,朝那六位拿着铁铲打人的女佣的喝斥,“立即住手!”

听到这把熟悉苍老威严的声音,那女佣脸上也有些紧张,立即停了下来。

布兰妮表情复杂地转头朝身后的看去……

是岛里的大管家弗农。

弗农脸色凝重,一步步朝这边走来,沙哑老迈的嗓音问了一句,“到底发生什么事?”

平时e区那些群里勾心斗角,互相猜疑,暗中使计那些弗农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这次……

弗农浑浊的目光朝正蹲在地上,狼狈双手抱头,身子微微颤抖的女人。

布兰妮虽然一直仗着自己的司诺的未婚妻非常傲慢,但对于弗农,她还是有些三分忌惮,毕竟这老家伙是司诺非常重用的人。

“这女人昨天偷了我的首饰镯子……弗农你也说过,咱们岛屿里不能没有规矩,所以我今天就教训教训她,免得她太过于嚣张,不把规矩能放在眼里。”布兰妮一脸镇定,慢条斯理地开口。

“我没有!我没有偷玉镯子!”封歌强忍着浑身伤痛,尤其是她右手背那深血痕,疼得她脸蛋紧皱在一起,紧咬牙,“布兰妮,你污蔑我!”

弗农的目光再次落在封歌脸上,封歌此时一脸盛怒,被那么多位女佣包围着,浑身淤青血痕像是一只困兽。

布兰妮见弗农朝封歌看去,立即心下一惊,连忙开口,“我怎么侮蔑你了?!人证物证都有了,这玉镯子就是在你小公寓的枕头下找到的,难道我们这么多人联合起来撒谎吗?”布兰妮说完,目光复杂看着弗农。

弗农老眉紧皱朝封歌那边上前一步,布兰妮见这情况,立即与对面的艾丽对视一眼,像是心虚担心着什么。

“封小姐,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昨天为什么会在布兰妮小姐住处附近出现?”弗农慢步朝封歌走近,沙哑的嗓音里带着严肃。

昨天弗农确实在布兰妮住处外遇见了封歌,这事他也觉得有些奇怪。

布兰妮原本紧张的心,一下子放松了下来,脸上有些意外和得意。

封歌脸色有些苍白,紧咬唇瓣看向老管家弗农,深吸了一口气,“我昨天确实是潜入了布兰妮的住处……”

布兰妮听封歌这么一说,立即提起嗓音朝着封歌大吼,“看吧,她终于也承认了,带她回e区去,在我们这里行窃是不可原谅的行为!”

“让封小姐说下去。”

弗农明显听出了封歌的话没有说完,转眸目光有些不悦朝布兰妮看去,这位布兰妮小姐素来傲慢,别的事他不管,可是这件事,最好还是要弄清楚。

布兰妮听到弗农一次次地称呼封歌为封小姐,心底愈发不满,就是个被关押起来的女人,一个下贱的女佣。

封歌看着弗农的目光有些打量复杂,说上不感激,她现在是恨了这座岛里的人,强忍着身上传来疼痛,倔强地支起身体慢慢地起来。

而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封歌身上,没有人注意到身后有细碎的脚步渐渐地朝这边走近……

“我昨天潜入布兰妮的住处,是因为这个……”封歌无视了那些同情,幸灾乐祸的视线,她突然大跨一步,伸手快速地扯掉了布兰妮脸上的黑色丝巾。

那轻盈黑色的丝巾飘落于地,就在这个瞬间,四周围观的人脸色顿时大变。

就连大管家弗农看向布兰妮脸蛋上时,老脸也不由皱了皱。

布兰妮表情瞬间僵滞着,伸手有些颤抖抚上自己右脸颊一大片淤红烂皮,她恼羞成怒似的疯狂的朝着他们大吼,“啊——不要看!不准看!都给我转过身去,不准看,谁看了,我就杀了谁呀——”

这些佣人一直都非常害怕布兰妮听到她这么说,也连忙转过身去。

可是就在这群佣人和建筑工人转身的时候,却身子都僵住了……

“少,少主!”他们惊讶表情,回过神来时,立即恭敬弯腰轻唤一声。

布兰妮听到这声音,眼瞳赫然瞪大,看着前面那道欣长卓绝的身姿,表情一下子黑沉死绝似的,不行!不可以!怎么能让他看见我这模样!!

封歌浑身淤青伤痕,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破损,但她此时挺直了背脊,目光狠狠地与前方那双深邃的蓝瞳对视着,是他!这些灾难都是拜他所赐!!

“你,你这个女人,原来是你把我面霜换成了白石灰,害我……我毁容了……”布兰妮疯了一样,扬起那尖锐的指甲就朝封歌那边扑去。

布兰妮恨死了,她昨晚用着面霜涂脸上后,就有灼烧的感觉,虽然立即清洗了,但是她美丽的脸蛋却一大片淤红还有些掉皮了,医生还说要过一个星期才能完全好起来了。

她在这岛里得罪的人不少,一时她也不知道是谁害的,艾丽见她心情糟糕便给她出了注意找封歌出气。

没想到,那白石灰居然是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做的,而且还害我在司诺面前出糗,“我今天就要杀了你——”

“拦着她!”管家弗家表情复杂朝身侧的男佣吩咐一声。

布兰妮被两位男佣架着,气愤地大吼,“放开我,都是这下贱的女人害我的,我今天就要杀了她,杀了她!”

这边布兰妮闹得沸沸扬扬,而对面的男人却一直目光冷漠看着,半句话也没有多说。

封歌紧抿着唇,看着布兰妮在自己面前叫嚣怒骂,她表情冷然,目光却落在远处司诺身上,永远置身事外,永远当别人只是玩物,多么无情的男人。

突然间,封歌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以前她觉得顾容西太无情了,从不把别人放在心上,那些嫉妒他的爱慕他的都只能一个人怨恨,可是顾容西不会去伤害别人,他也只是不懂感情而已。

而这个,眼前这个长得跟顾容西一模一样的恶魔!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无情!!

封歌眼底蕴着一份恨意,恨!她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会救了他回家,恨自己太迟钝了居然一直把他当成了顾容西!恨他!

司诺清清楚楚看见了封歌眼底的那抹恨意,他眼瞳微眯,右手微微收紧,像是在犹豫,而下一秒,司诺突然转身,一言不发大步走远。

跟随在司诺身后的威尔表情闪过讶异,只是这样看一眼就走了?

大家看着司诺离开背影,那紧张的心情也悄悄地松了一口气,幸好,他们还以为少主觉得他们打扰了他工作,所以出来教训。

布兰妮目光追逐着司诺渐远的身影,那狰狞怨恨的表情更加阴沉难看,瞪着封歌咒骂,“你!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布兰妮小姐,关于你脸上伤,我看还是别追究了……”管家弗农表情凝重看着她,淡淡地语气却较平时多了一分强势命令。

“什么?”布兰妮顿时气愤提高嗓音,“弗农你越老越糊涂了是吗?她把我害成这样,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布兰妮小姐,你看看封小姐身上的伤,也足够抵你脸上那处淤红,而且……”弗农的声音顿了顿,加重了几分,提醒着,“而且,我们少主最讨厌有人大吵大闹,布兰妮小姐你自己斟酌吧。”

说完,管家朝封歌那冷然的脸色多注视一眼,不再理会这里的事,转身就走了。

布兰妮看着管家一步步离去的身影,转头朝恶狠狠地瞪着封歌,心底始终有些忌惮,“你!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将你赶出这座岛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