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他有些脸红了,少主去找封歌?

小说: 奉子闪婚:鲜妻不准逃 作者: 唐小涵 更新时间:2017-03-04 04:30:30 字数:3581 阅读进度:338/498

“少主,请等一下……”

威尔听见司诺那不耐烦的声音,生怕他直接将电话挂断,便连忙地快速开口,“上次你让我查慕思玥在卡塔尔的事,有了新的发现……”

“慕思玥?”司诺眉宇微蹙着,念着这个陌生而熟悉的名字。

封歌一直想要找的人,就是这个慕思玥……

威尔不清楚司诺要查慕思玥,不过,“少主,顾容西派人严密地守着那女人,如果我们想将慕思玥弄出来,恐怕需要一些时间……”

“我没说要弄她出来。”司诺清冽的嗓音淡淡说着。

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站起身,朝窗口那边走去,伸出左手,哗啦一声将厚重的窗帘快速地拉开,夕阳的余晖都打在他白净俊美的脸庞上。

“慕思玥现在怎么样?”司诺意味不明地问着,这句像是在关心,可又没有半点关心的语气,仅仅是想知道。

威尔微挑眉,只感觉司诺较平时有些不同,不过他也没胆迟疑,立即如实汇报,“慕思玥的情况很糟糕……”

“……哦,原来这样。”

司诺右手握着手机,听着威尔那边一声声的汇报,薄唇微扬,轻哦一声,没有太多情绪,最后也没有了兴趣直接挂断。

司诺无聊地把玩着手上卫星手机,在这座岛屿里屏蔽了外界的通讯信号,普通手机根本无法使用,岛屿里的通讯基本上靠对讲机传递,而现在……

“她肯定特别想知道慕思玥的消息……”司诺突然低声喃喃着。

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那西边开始下山的太阳,他知道封歌今天提早下班,她现在应该在c区员工宿舍里。

不过……

想起她这两天看着自己那怨恨的目光,俊美的脸庞一沉,心口有些不痛快。

尤其是之前,三个月之前……

顾容西!顾容西!顾容西……

她每天每天都在他面前念着个名字,她彻底地将他当成了另一个男人,那个他最讨厌的双胞胎哥哥!!

砰——

桌面上一只古董青瓷花瓶,被司诺猛地挥摔倒地,哐啷一声,瓷片碎裂一地。

“少主。”

管家弗农听到房间内突然传来声响,担心地连忙走了进来。

刚一推开门,便看见司诺阴沉的脸,伫立在窗口前,目光狠狠地瞪着光洁地板上碎片,像是有什么压抑在胸口难以发泄。

管家弗农是从卡尔塔安德帕那边过来的,他看着司诺长大,自然比一般人更加了解他的过去和脾性。

不过这段时间,就连弗农也搞不明白,司诺到底是怎么了,他素来漫不经心随心所欲,可也不会无端端动怒。

“给我准备车子……”

突然司诺抬头朝弗农吩咐一声,他阴冷的表情渐渐缓和,眼瞳微微眯起,像是决定要出去,大步朝门口走去。

弗农听他这么说也没有多问,转身就立即去准备车子。

司诺走在后面,脚步刚走到门口时,却突然顿住。

脸庞上隐着矛盾纠结,我为什么要去找她!

在门口处顿了一秒。

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司诺面无表情转身朝屋子客厅的一部笔记本电脑看了一眼,随即抬起脚往回。

……她现在到底有没有在c区宿舍,万一没有,岂不是逮不到人。

弗农有些讶异司诺返回客厅,只见他端坐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指快速地在键盘上输入一串指令,目光专注,像是在屏幕上查找着什么……

弗农原本以为他只是突然想起一些事,在查着一些资料之类的东西,但不一会儿,司诺蓝瞳微睁,像是震惊一般,这表情鲜少出现。

“她为什么会在那边!”司诺阴冷着声音突然低喊一声。

“什么?”

正站在门口等候的管家,见他突然露出这震惊神色,便也紧张了起来。

司诺脸色较之前的阴冷多了一分凝重,狭长而深邃蓝瞳紧紧地盯着电脑屏幕上定位坐标,有些不敢置信。

弗农见司诺这奇怪的神色,便快步上前朝他走近,看样子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少主,是不是发生什么……”然而弗农的话还没有问完。

而下一秒,司诺倏地从沙发上站起身,并没有理会管家。

他直接走进了自己的卧室,拿着他的皮鞭,军用钢刀,特殊跟踪定位腕表,对讲机……二话不说,像是很紧急似的,大步朝门口走了出去。

管家弗农一脸错愕,抬头看去时,司诺已经跳上岛屿专来的小型运输车,已经飞车离去了。

“管家,少主他为什么自己开车,去哪儿?”

门外不远处,司机匆匆地朝管家跑了过来,一脸不解,他们少主平时可是懒得自己开车,而且也从来都不使用小型运输车。

弗农也不清楚情况,他的表情也有些凝重,快步地走到客厅中央的笔记本电脑前,目光朝那屏幕看去。

倏地浑身微微一震,是定位显示。

屏幕上有一个红点,正是在岛屿的d区,那里平时没什么人,那是司诺特意建造寻乐趣打发时间的兽园……

d区的兽园?!

司诺第一次开着这种岛屿专用的小型运输车,比一般电动车要大一倍左右,头顶有遮阳挡风金属罩,马力十足。

司诺右手紧攥着皮鞭,将车子开到最快,直直地朝d区驶去。

当他来到d区门前时,看着眼前被紧锁的大铁门已经连接上了高压电流,脸色愈发阴冷。

咬牙低喃着,复杂地语气隐着一份紧张,“她为什么无端端跑到这里……”

将前门的大铁门打开,司诺右手快速地定位手腕表上坐标,跟踪了位置,直接将车开了进去。

园子里的铁门内外都有开关,只是,她恐怕根本不知道就被人骗了过来……

如此想着,司诺阴郁脸色更加难看。

车子在园子内的一道水泥道上行驶,这是他让人铺的路,为了方便他进入这片园子,可是,这条道路却是环形而修的,也就是说,要直达最快的方式还是走山路。

很快司诺在一棵大树下将车子停下,低头朝定位腕表上显示的坐标再看了一眼,再抬头朝眼前的小山坡看去,她就在山坡对面不远的地方……

司诺动作利索地攀抓着山坡,不一会儿就到了山坡高处,放眼看去,突然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飘来,他眼瞳微紧。

她遇害了?

而就在司诺思虑的这一刻,一具巨大黑影朝司诺扑了过来,司诺快速地反应过来,可是闪身之际,后背还是被那尖锐爪子狠地爪了一道伤痕。

司诺忍着伤,紧咬牙,翻身往后,赫然看见眼前庞然大物。

一只成年的棕熊正凶猛地朝他再次扑来,啪的一声,司诺当下扬起皮鞭,他的鞭法可谓一绝,柔韧的鞭子抽打棕熊的右眼,野兽咆哮大叫。

别人进这座巨大的兽林或许会害怕担心,但司诺不一样,这里是他的乐林,尤其是这里的野兽,几乎每一只都是他抽打发泄的对象,也正是因为这样,这里的野兽都深深记住了司诺,记恨着他呢。

那棕熊像是也很了解司诺的残暴,忌惮后退,司诺没有耐心跟这只野兽拖延,皮鞭狠地朝它身边一抽,那啪的一声,吓得棕熊连忙转身就跑。

司诺目光阴戾看着那逃远的棕熊,长吁了一口气,后背爪伤传来一**的刺疼,不过他无暇顾及,低头看向自己定位跟踪腕表,封歌应该就在这附近,不知道她有没有受到这里野兽袭击……

关心她?

司诺突然表情一僵,竟有一份紧张的心情涌上心口,关心别人?!

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

我怎么可能关心一个女人,怎么会关心她呢。

他只是想知道她死了没有……

竟然失神被那只棕熊爪伤,身上的痛疼,和焦虑情绪让他更加烦躁,没有多想立即迈脚按着定位腕表上坐标跑过去。

“撑着,别让我给你收尸……”司诺咬重了喃喃自语,遮掩不了那份烦躁不安。

跑下了山坡,放眼看去,丛林一片翠绿,寻不到封歌的身影,司诺将手上的皮鞭一再收紧,“到底跑哪去了……”

突然左侧的粗树杆上有一大片血渍,司诺没有多想,朝那边冲了过去,心口有些一股闷沉不断地扩大压抑着极不舒服。

是她,她真的被野兽袭击,死了?

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刚跑到这棵沾着血渍的老榕树着那心跳早已经狂乱,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触着树杆上的血渍,心微微一顿。

“谢谢你救了我……”那清亮爽朗的笑声突然在这片密而的丛林中回荡,这让司诺立即转头朝自己后侧看去。

是她……

低眸,看清楚了,树杆上的血渍是动物的血,也就是说她安然无恙。

倏地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立即转身,就朝声音的方向跑了过去……

司诺那阴郁的脸色有些缓和,就连嘴角也勾起了一丝笑意,可是当他站在一棵树下往前方看清楚时,脚步却顿住了。

“刚才那条毒蛇朝我飞扑过来,把我吓懵了。”封歌的声音带着笑意,像是她此时的心情一不错。

而与封歌并肩而行的还有另一位身体高大的男人,他手上持着猎枪,脸上带着腼腆纯朴笑,“不必客气,我也是正好经过,你跟着不会有危险。”

“我真的要特别感谢你,你简直就是天神,”封歌一脸夸张,“因为我生平最怕蛇这种冰冷冷软湿的生物了,我觉得它们很可怕又恶心……”

封歌说着,余光朝对方手上那条绿色的毒蛇瞅了一眼,悠悠地补充一句,“不过,我喜欢吃蛇羹。”

对方见封歌偷偷地觊觎那条蛇,莫名地笑意更浓,“最近是雨季,这边蛇也繁殖的特别多,管家之前跟我说了要捕捉一些蛇,避免过多……”

“那是不是正要宰它们?”封歌听他这么说立即就激动了起来。

那男人被封歌烱烱期待的眼神盯着,一时有些微怔,像是不好意思似的,那刚毅的脸庞上竟浮出一抹晕红。

司诺就站在距离他们二十米远的大树后面,密布的丛林隐藏了他的身躯。

而此时,他一言不发,那深邃的蓝瞳里蕴着愤怒和一些复杂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