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在你眼里我就是嗜血无情的人

小说: 奉子闪婚:鲜妻不准逃 作者: 唐小涵 更新时间:2017-03-23 04:30:21 字数:3493 阅读进度:392/498

“有没有看见少主?”

下午四点的时候,管家弗农一如既往的来到了区的藏书室找司诺,可是找不到人。

“少主今天没有过来区。”

“我早上那时看见封歌跟少主在一起……”两名女佣如实说着。

“真是奇怪,早饭和午饭都没吃呢。”管家弗农喃喃着,不过也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他们的少主向来行事乖张随性,还有他的手腕能力不需要别人这么操心。

估计着司诺可能在岛屿哪个地方呆着,他很时常自己一个人静坐在树下,“晚餐多准备些。”管家想着他一整天没吃东西,晚上应该会比较有胃口。

“管家,封歌她,她也没有用早饭和午饭……”一位岛屿里的建筑工男人犹豫地开口,之前封歌被布兰妮暗中派去搬大理石瓷片,原本想欺负她,不过封歌不是娇弱弱的千金,出了一身汗反而跟那群大汉子混熟了。

“他们两去哪了?”这么一听管家的表情就有些思虑了。

而就在这时,一个男人从右手边行色匆匆的走过,还不小心撞了管家一下,“抱,抱歉……”他没有抬头,像是心情非常紧张,连声抱歉,便想离开。

“莫尔”管家看着他这惊慌的身影,朝他喊住,“发生什么事了?”目光狐疑审视着他。

莫尔一听到是管家的声音,顿时更加紧张了,闭了闭眼睛,努力的调整呼吸,这才缓缓地转过身去。

“你怎么了?”管家跟他感情不错,不过认识莫尔这么多年,倒是第一次见他这样神色慌张的样子。

“只是,只是有点私人的事情。”莫尔咬牙含含糊糊的说着。

私人事情?管家想了想,昨天早上过去莫尔那宿舍他房间里好像有股女人的香水味,应该是女人的事情。

“你也已经三十多了,难道交上女朋友,那就多重视一些吧,不过你的个性太老实了,对女人应该要好,可你别太委屈自己了。”管家作为朋友开口关心一句。

莫尔点点头,“知道了。”他低声应和着,头不自觉地有些低了下去。

“我说过了会给你再多放一个月的假期,你不需要干活,你想干嘛就干嘛……”管家说着,便也没有理会他,示意他可以走了。

莫尔心下松了一口气,可是他刚迈开脚,管家便倏地转身,随意地开口,“对了,莫尔你有没有看见少主和封歌?”

莫尔脸色一僵,若不是因为他此时背对着管家,那他这不寻常的脸色肯定会被看出异样,莫尔并没有回头,像是自己真的有急事一般,快速回道,“没有,没有看见他们。”

没有看见……

管家也仅仅是多问一句,没有放在心上,喃喃着,“晚上的时候应该会回来……”

“你说管家他们什么时候才会找到我们……”

而此时,被困在兽园的一男一女对面而坐,封歌气闷闷地看着西边那一点点地下降的太阳,心底有些焦急了。

他们已经饿了大半天了,之前司诺出去捉了些鱼回来,幸好这间简陋的小瓦房里有锅有生火的工具,还有一些粗瓷碗餐具,封歌后背有伤,司诺这大少爷就自己动手,结果……

“难道你不知道煮鱼之前要给它把内脏都挖出来吗?”封歌喝了这带着苦味的鱼汤,也使得心情更加沉重了,很难喝,可是她很饿。

司诺面无表情,无视她的话,他怎么知道这些!

“之前你在我家里住了三个月,最后那几天,你不是很帅气端着那可口的菜出来吗?”当时封歌都震惊住了。

“外卖。”司诺冷冷地声音告诉她。

“外卖!那不是你做的菜,只是外面买的!”封歌审视着这人,“那你当时干嘛忽悠我,我问你是不是你亲自做的,你默认了。”

“我没有回答,不表示我默认。”司诺朝她略生气的脸蛋瞥了一眼,开口声音有些在意追问,“当时是不是外卖你很介意?”

“我就一心想着要找思玥,我以为你是顾容西,我早就听说顾容西很擅长下厨做菜,我当时吃着那桌子美食,心底激动着你可以快要恢复记忆了……”封歌回忆着两年多以前,她捡了他回家一起相处的日子。

司诺一听她提起顾容西这名字,顿时脸色沉了下去。

转头,那冷冷的眸子明摆着警告她,识趣的话别再提这名字,否则他要发怒了。

“不说就不说……”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久,算了算,快要三年了,她作梦也没想到,她捡回家的不是顾容西,而是顾容西的双胞胎弟弟。

封歌眸瞳里蕴着一份惆怅,我很想回市。

两人就这样在瓦屋外面搭了一个铁架烧着一锅所谓的鱼汤,盘膝对面而坐,都沉默了起来,各自想着一些事情。

“安吉丽娜说要帮我离开,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封歌在心底低喃着,抬头朝对面男人偷偷地瞄了一下,“如果他知道肯定会特别生气,估计会教训好多人……他的脾气太差了……”

正在心底吐槽司诺,突然一只浅灰色的大野兔胆大包天一蹦一蹦地朝他那边跳了过去,当它来到司诺右侧半米处时,司诺原本想着事情,余光朝身侧看去,右手突然伸手,手指触及绒毛……

“别杀它。”封歌像是习惯性地开口。

可能是因为封歌突然的声音,那只野兔受惊似的,很快就跑了。

司诺并没有去追,只是他右手僵在半空中,手指上还残留着那绒毛轻柔的触感,蓦地冷笑一声。

他这笑声透着讥讽,像是在嘲笑着谁,不是封歌,或者是他自己。

封歌看着他这张白净俊美的脸庞,这男人的五官长得特别精致,他是亚欧混血儿,尤其是那双湛蓝眼睛狭长而深邃特别美,美得像是有毒似的。

“一会儿管家肯定会派人到兽园这边找,我们不需要杀这只兔子。”封歌听着他的笑声,莫名地心情有些沉重,勉强地解释一句。

“你们这些人真是有同情心呢,”一直沉默的司诺凉凉的开口,这时那语气较之前冷了许多,也显得特别生疏,“……可我刚才有说过要杀那只兔子吗?”

听到他的话,封歌这才微怔着,他是没有说过,只是他伸手去触那只兔子,她下意识就觉得他要杀它……

“我就是这样天生嗜血无情是吗,你一直都这样认为……”他薄唇扬起的冷笑更浓,嘲讽着嘲讽着这一切,是的,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知不知道司姬还有一个生天的本能,”司诺无端端提起了他最讨厌的双胞胎哥哥,不过这时,他的声音听起来倒是平静许多,“司姬,自小不仅受父亲偏爱,将臣认同追捧,而且连那些小动物都莫名其妙喜欢跟在他身边……”

封歌倒是第一时间想起了顾容西那只宠物猞猁,顾容西说,它是自来的。

抬眸朝对面男人看去,他正侧着头看向右手边丛林方向,那湛蓝的眼瞳若有所思,她想,他应该是第一次跟外人谈起这种事,封歌想着自己成了他第一个倾听对象,莫名地心情有些复杂,看着他的目光也不由深邃。

而就在这时,司诺猛地转头,他们两人的视线就这样直直地对视上。

封歌表情怔愣了一下,像是尴尬似的,立即低头抓起那碗苦的鱼汤装模作样地大口大口喝下……

司诺眉宇微蹙,看着她脸颊上竟有些微红,想了会儿,“你,你发烧了?”他知道她后背有伤可能是发炎了,女人这都特别娇气,伤着磕着特别多麻烦事。

你才发烧呢!!

封歌朝他瞪了一眼,可是平时要顶嘴的话,却没有说出口。

司诺感觉她有些奇怪,她平时哪有这么乖,难道真的发炎了,司诺想着便二话不说立即站起朝她走近,他弯下腰就要掀起她衣服看个究竟……

“没有!没有发烧,只是……只是有些热而已。”封歌身子一转躲开他,扯着嗓音硬邦邦地回了一句。

“有些热?”

司诺明摆不相信她,因为太阳已经渐渐地西落了,虽然现在是盛夏,不过这片丛林覆盖面积很广,还开业了河流,风从那丛林中吹来,还透着一股阴凉。

“喂,你,你为什么带我来这座岛屿?”封歌突然开口扯开话题。

司诺听她这么一问,顿时表情有些奇怪,转过身,像是不愿意告诉她。

封歌看着他背对着自己,抿了抿唇,用那商量的语气开口,“司诺,其实咱们两在市那时同居相处三个月,也过得还算是比较和谐吧。”

司诺听着她的话,扬扬眉,“然后呢……”

“那时候我虽然把你当了你哥哥,可是我没有虐待你呀,我也是作为朋友一样关心你照顾你……”

“你什么时候关心我照顾我?”司诺气哼一声,想想她扛着那大花瓶恨不得砸自己脑门时,简直气极。

“你要往好的方面去想,我其实也对你不错,”封歌有些心虚,她当时急了,就想着他摔失忆了所以整天盘算着拿个大东西砸他脑门能恢复记忆找慕思玥。

“我怕你失忆被人教坏不必你上班呆在家里当米虫,还亲自给你买牙刷买吃的连内ku我都帮你买了……”这些倒真的是事实。

司诺想起跟她一起在市失忆的那三个月,脸色淡淡地没有太多情绪,只是他眉宇轻拢,隐约有些深思和怀念。

“司诺!”封歌见他就这样站在自己身边没有说话,壮着胆子跟他讨人情,伸手拽了拽他的白色衬衫的衣摆。

他低眸,便看着她坐着,扬上头看向自己,而那手却拽着自己衣摆,如果是别的女人撒娇时常会有这些小动作,可是她倒是第一次这样自然主动接受他。

“什么事?”他看着她那双潋滟的眸子,非常明亮活泼,嗓音有些哑然问着。

封歌笑了笑,笑得张扬明媚,“要不,你放我回去吧?”这问得像朋友之间普通闲聊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