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寻你,记住这首歌谣

小说: 奉子闪婚:鲜妻不准逃 作者: 唐小涵 更新时间:2017-08-12 12:11:19 字数:3193 阅读进度:464/498

他们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批突然出现的土著人,大约有50名成年男性。

这群土著人很快将齐睿他包围了起来,看着惊愕地眼前突然出现,土著人黝黑的皮肤,腰间披着草裙,身材粗壮,个头都有两米多高。

有四十多年行海经验的戴尔也僵怔着,与右侧的楚非凡立即背对着背防卫,他们当下立即拿起枪支与这些土著人对峙着。

船员们都纷纷向往他们,防御警惕的与土著人对视,仿佛下一秒就会开枪。

“我们进入你们岛屿并没有恶意。”楚非凡用标准的英文说了一句。

跟他们猜测的一样,这些土著人根本听不懂。

突然其中一位为首的一位左胸口处有疤痕的土著人,他像是不耐烦似的,举起了自己右手那尖利的鱼叉。

土著人的力道非常大,猛地就将那鱼叉朝楚非凡那方向飞掷,鱼叉末端银色金属在晨光下泛着寒光

嘭的一声!

戴尔快速地反应过来,与楚非凡侧了一个位置,不再迟疑,立即朝对面开了一枪。

这个时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可是让他们更加震惊的是,子弹居然射偏了。

楚非凡亲眼看着子弹从枪口射出,直直地朝对面那大块头的土著人飞了过去,居然转了方向。

齐睿在他们的另一侧,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怎么会这样

几乎没有时间去思考,戴尔那苍老的脸庞充斥着惊慌不安,他狠地咬牙,像是跟自己抗争着,不断地开枪,然后却没有射中。

人在惊慌不安的时刻,越发不能冷静下来,面对眼前这一群强悍的土著人,这诡异的情况,他们始料不及。

这群土著人见他们开枪脸色更加狰狞,一攻而上,那尖锐的鱼叉对准了他们的心脏,仿佛齐睿他们正是他们猎物。

船员们惊吓地不断地开枪,一时枪声四起。

“磁场问题”顾容西突然轻喃出声,他一直注意着子弹从枪口飞出轨迹,他从未遇见这种奇怪的现象。

“向西偏离23度角”他很快就注意了规律,楚非凡听到顾容西的声音,立即按着他的说法去做。

扑哧一声,子弹刺入**,前方一位满脸凶光的土著人正瞪着楚非凡,明显他右手臂受伤了。

楚非凡目光一凛,连忙大声惊叫,“枪口向西偏离23度”试图让他们能够瞄准目标。

然而并没有用这一次能生存下来的都是船员和水手,他们并不是专业的保镖。

而且在这惊慌失措生死交加的临界点,他们根本冷静不下来,面对着这群突如其来土著人,就连握着手枪的手都在颤抖。

嘭的一拳头,狠狠地砸在土著人腹部。

齐睿手枪六发子弹已经用完了,面对着这些土人,枪不管用,那么就只能赤手空拳的搏斗。

齐睿在岩石石缝处,与楚非凡他们之间有些距离,大部分土著人都集中在楚非凡他们那一边,齐睿抢过了面对一位土著手上鱼叉,便于是毫不留情扬起金属末端刺入了那位土人的左心脏处。

高大魁梧的土著人砰然倒下,那粘稠血腥的血液瞬间飞溅。

这些土著人闻到了空气中血液的气味,立刻纷纷朝齐睿那边看去,突然他们嘶吼一声,这干哑嗓音说着听不懂的语言,只见他们眼瞳放大,像愤怒野兽。

“齐睿,朝你的右侧方向,立刻逃离”楚非凡见这些土著人疯了一样朝齐睿那边跑过去,立即惊地大叫。

就在楚非凡惊叫的瞬间,一名土著人从他身后袭击他,他的脖颈被他的大掌勒住了。

这名为首的土人用那威胁的目光正恶狠狠的瞪着远方的齐睿,仿佛用目光在与齐睿交流,不准他逃跑,否则他就掐断楚非凡的脖颈。

齐睿没有想过逃离,就算是死,他就不会放弃他的同伴。

他确实是不是一个什么善类,但他有自己的原则,绝对不会背弃。

楚非凡挣扎着无法挣脱,“齐睿,逃吧,能活一个是一个,司诺有可能正赶过来找我们”

司诺跟他们一直是敌对关系,现在这种情况,居然将唯一渺小的希望寄托在自己从前的敌人上,虽然很可笑,但也是一个生存的机会。

楚非凡这话音刚落下,那群朝齐睿跑去的土著人已经冲到他面前,五个土著人率先蹲下身子检查着躺在地上那位左胸口重伤土人,其余的则将齐睿包围了起来。

这下,想逃也不可能了。

嘭嘭嘭

子弹连续射出,相对比这群长相凶悍,身材异常高大的土人,他们的枪支明显是占了非常大的优势。

原本包围在齐睿右侧的四名土著人砰然地下,顾容西枪法极好,而且这里所有人之中,或许也仅有他能这般地冷静。

“逃”顾容西那双狭长深邃蓝色眼瞳与齐睿对视一眼。

齐睿目光有些犹豫,他不会离开,不仅因为楚非凡他们,而且

“刚才这些土人看向岩石上那些中文时,他们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也就是说思玥很可能没有落到他们的手上,你必须去找她”

顾容西语速极快,一边说着一边抬起手枪找准了方位,给齐睿作掩护。

这一瞬间,他们之间从前的那些恩恩怨怨仿佛一切都放下了,因为大家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要努力的活着,活下来。

如果他们所有人都被抓住了,那情况更加糟糕,几乎没有一点希望,所以齐睿能逃,必需让齐睿逃出去。

齐睿也知道这个道理,环视着楚非凡,戴尔这些船员同伙,收紧了右手上鱼叉,没有再迟疑,迈开脚步直直地朝右侧空档处跑出去。

这些土著人当然不会轻易放过齐睿,立刻朝他跑了过去。

顾容西瞄准了他身后那些追逐他的土著人开枪警示干涉,给齐睿更多的时间。

“孩子呀孩子,如果你迷失在丛林里,请顺着风的方向走,因为我在有水源的那个地方等你”

当齐睿身影消失于丛林之中,顾容西莫名地对着他的方向说了一段歌谣。

其中一位土著人从背后朝顾容西后脑勺砸了一拳头,顾容西昏倒于地模糊的目光看向齐睿逃离的方向。

顾容西确定刚刚齐睿听到那段歌谣,只要齐睿听到了,那么他就放心了。

他们的人根本就不是这群土著人对手,齐睿钻入丛林之后,楚非凡,顾容西他们很快被制服了。

“你怎么样?”

这紧张地土著人并没有立即杀了他们,而是将他们用粗大树根捆绑了起来,楚非凡朝身后脸色苍白顾容西看去。

顾容西被一位土著人以非常粗暴的方式拎着后领,晕眩的大脑,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齐睿会找到她的。”

楚非凡感觉非常神奇,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什么归西见上帝,但跟顾容西这家伙也算是生死之交了,居然在这个时候还惦记着慕思玥。

“你刚才说的那一段歌谣”

“思玥教我唱的歌,齐睿会找到她的”

顾容西那白净俊美的脸庞增添了些伤痕血渍,虽然很狼狈,但莫名地看起来却有另一种气质,依旧那么清冽。

“慕思玥居然教你唱歌”楚非凡低笑着,不为别的,人即将死,好像这一瞬间面对这些强悍的土著人,没有了前些天惊慌,反而心反更加豁然。

楚非凡他们被这些土著居民扣押着,很快也进入了丛林。

看着这片原始森林茁壮的树枝,在这茂密的丛林庇护之下,遮挡着炙热的太阳,隐隐吹来的风还带了几阵阴凉。

他们被强行走了将近两个小时左右穿过丛林,忽然眼前一亮,那至少50米高的瀑布飞流直下,汹涌的河水是碧绿色的,这条恢弘的河道上停着十几架大型的木伐。

他们被押上木伐上,船顺着河流的方向开始行驶

楚非凡他们不知道这些土著人的目的地,只是他们这些人分别被押上了不同的船只,当楚非凡踏入木伐那一刻,戴尔和顾容西他们都不由地纷纷面面相觑。

应该这极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顾容西,刚刚你那个方位,其实也可以逃,为什么要让齐睿机会”

楚非凡不愿意伤感,就算是死亡分别的最后一刻,他都努力保持着他平时那老不正经的嘻笑。

木伐开始前行了,楚非凡看向另一木伐上的顾容西,船与船之间开始分开了距离,顾容西一直没回答他。

楚非凡耸耸肩,也不太在意顾容西的沉默。

楚非凡低下头,唇角隐藏着一丝绝望苦笑,好吧,他承认自己身体依旧在惊慌轻颤着。

虽然已经对死亡看透了,但是人类原本就是一种群居的生物,当知道自己与同伙分开而行,心底总会有一种孤寂失落。

孤零零的死去,而且还是死在这片没人知道的孤岛上,上辈子到底是杀人还是放火了,怎么会有这种遭遇。

楚非凡在心底无奈地吐槽自己,突然隐约间,他听到顾容西那把独特清冽的嗓音,隐隐传来,这声音给了他一个生的妄想。

“我不逃是因为我要留下来,学习他们的交流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