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圆桌骑士

小说: 概率之外 作者: 千年不知书 更新时间:2019-03-14 22:05:15 字数:3259 阅读进度:275/324

他们的名字,在公元四世纪之后为世人所知。

亚瑟王麾下十二圆桌骑士,被誉为传奇的骑士长们,尽自己所能,为国家带来了短暂的和平。

即使亚瑟王最终死去,但那个英雄辈出的年代,骑士精神的美名,还是流传至今。

至今,两千余年。

那是原始文明的味道,是人类最初的信仰,骑士们代表了善与美,谦和与强大。

一如面前身着盔甲的骑士。

火红色的哥特式板甲,胸腹处比别的铠甲长出不少,几乎覆盖半个胸腹。在遥远的中世纪,这种铠甲可以有效减少冷兵器冲击,甚至能防御弓箭,加之美观的外形,便成为了优雅骑士的不二之选。

展现在孙无情眼前的,仿佛不是一个活物,而是一个雕像。铠甲上不落一丝灰尘,干净无比,光滑的表面似乎暗藏玄机,他握着剑柄的手被链式手套包裹着,看上去没有用力,自然也感受不到紧张。

他站在一扇门前,不透明的纯白色大门背后透出刺眼的白光,就像骑士背后长了一轮翅膀。

墙壁的厚度被系统计算过,确保孙无情三人的炸药可以炸穿,他们选择了唯一可以向下通行的近路,却没想到正好落入敌人的面前。

从爆炸到现在,已经过了十五分钟,如果不是知道孙无情等人的去向,那就是他早就等在这里。

因为如果敌人能够如此轻松的穿过前面布下的天罗地网,那就证明他们不是普通人。而这间实验室的墙壁添加了特别的元素,就是为了防范恩赐。破壁者肯定没有办法突破这里,那剩下的,就只能交给别人。

这条有四个车道宽的通道,或许是唯一的通道。

留给他们的路,只有进攻一途。站在门前的骑士也没有耍任何花招,没有埋伏,没有偷袭,就这样光明正大的站在那里,接受他们的挑战。

尽管他面对的,是四名亡命之徒。

身后是上千名欧盟士兵,留给他们的选择和时间,都已经不多了。

所以孙无情在空中的时候,就已经扣动了扳机。从五米高的天花板落到地面,只是短短的一瞬,但就在这一瞬间,子弹从枪口喷涌而出,没有任何犹豫。

只可惜,站在这扇实验室门前的骑士,拥有的不仅仅是勇气。

剑锋,越过了子弹。

骑士的身子拉出了一道残影,红色的标记瞬间移动到孙无情眼前,但真实视野中的他才刚刚开始变得虚无。

孙无情还天真的以为,在这种层次的战斗上,枪支还能派上用场。

子弹击中了纯白色的实验室大门,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痕。而在这一个瞬间,一阵飓风从孙无情身后卷来,宽厚的手掌带着下坠的冲击力压住了骑士握剑的手。

场面出现了一瞬间的静止,骑士一个弓步站在孙无情面前,压低半个身子,右手握剑摆到耳边,正为下一击蓄力。而这个时候,孙无情还来不及收枪,95式的枪身在这种战斗中显得有些笨重,如果不是承万里,他可能已经身首异处。

对方的实力,远在他之上。他携带的系统已经计算出骑士的速度,他出击的力道以及面对子弹时的反应速度。

离八级的标准,只有一线,他甚至认为他还没有使出全力。

所以这静止,只持续了一瞬间。

本能唤醒了孙无情的肌肉,步枪自动解开束缚,化作铁片脱离手臂,包括他携带的大部分子弹,都掉在了地上。减轻重量的他发挥出了比平时更快的速度,几个跳跃,落在了通道的一角。

而看到来人的恩赐,骑士也收回了即将挥出的剑,顺势横在咽喉处,往后一跃,和承万里拉开了距离。

“东国书院……不……失落绿洲,承万里?”

欧洲语从骑士的铠甲内传来,这一整套看似全金属打造的复古铠甲,里面应该也藏着不少东西。

仅凭一击,他就看出了来人的身份。孙无情四人都穿着黑色的联邦制式战甲,一开始骑士应该没有看出他们的身份。

一个月前,圆桌骑士团长格拉海德,还有十二主神之一的赫尔墨斯,还在孙无情面前说出了圣乔治大教堂的招安条件。

“圆桌骑士团,红色的……狮子?”沉默了一瞬,承万里有些犹豫的看向骑士的铠甲,他的胸前有一圈火红的纹路。但是圆桌骑士团的资料并不多,就连承万里也不确定对方的身份。尽管知道他们都沿用古代的名字,但对于他们的恩赐,说老实话,失落绿洲几乎一无所知。

“亚瑟王麾下,圆桌骑士长,火红的雄狮,兰马洛克。”兰马洛克垂下剑,清朗的声音从铠甲下传来。

与此同时,苏尽和云芊流也跳了下来。后者抬手用冰块封住了回头路,当然,这个举动也被兰马洛克捕捉到了。

“看来,书院真的和失落绿洲合作了。”他再次握紧了剑柄,言语之中燃起了杀意。

一个月前,阿什隆市的上空迎来了东国的蓬莱岛,那一刻,他们想要保护失落绿洲的居心被所有人所知。吴天成救走了孙无情,也让原本是瓮中之鳖的失落绿洲的众人逃出升天,没有追杀,已经是一种包庇。

而云芊流的加入,似乎已经完全表明了书院的态度。

但兰马洛克还是动了起来,即使知道他们的身份,知道他们的恩赐。

铁剑,再次指向孙无情。刚才他的表现暴露出了他的经验不足,面对执法者,如果第一反应是开枪,那只能说他遇到的对手,还不够强大。

如果是管甚,第一个动作,或许就是挥拳头。

没有什么东西,能比自己的拳头更可靠。

而现在,孙无情才记起来。

趁承万里说话的空档,他从手臂两侧各抽出一节合金棍,上面的金属不断的分裂重组,很快,一根小腿粗细的棍子被他握在手中。

但他只来得及拦下兰马洛克的第一剑。

坚硬的剑刃,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砸在了孙无情的棍子上。这一次,即使穿着战甲,冲击力还是压在了他手腕上,仿佛一座高山。

这一刻,兰马洛克的身体素质,已经超过了七级的水平,在卡塔尔和承万里之上。

但这仅仅只是他的肉体发挥出的力量。仅仅正面一击,就凸显了这次任务的艰难。

透明的冰凌在拉马洛克停滞的一瞬间出现在他面前,所幸孙无情手中的棍子质量还算可靠,中段仅仅被砸出了一道划痕,剑刃并没有劈开他的身体。

那他就要做好被围攻的准备。

上一次在木伊那克,孙无情见到的是承万里和云芊流的对峙。一个飞廉,一名青女,代表的是书院对他们的认同。一旦称号加身,便代表了一种责任。

那就是驾驭这份神灵的力量。

空气中的水分凝结成坚固的冰块,而狂风也在瞬间向他卷来,铠甲的缝隙中,被丢入了许多米粒大小的脉冲炸弹。

孙无情调整呼吸,向侧面一滚,但很快被承万里抓住手腕,把孙无情往云芊流身边甩去。

战斗的配合,需要绝对的信任。在这种情况下,孙无情压下了心底的犹豫,不顾一切地朝云芊流奔去。

短短四米的距离,他感觉空气都已经停滞,奔跑的似乎不是他的身体,所在这个战甲中,他似乎闻不到铁和血的味道。

也就失去了平时的灵敏。

铁棍,重新拦在云芊流身前。孙无情压低身子,半屈双臂,双脚如老树根一眼立在原地。

但是角度还是差了一点,理论上,对方剑刃的落点,应该靠近棍子中段再往惯用手的一侧挪一挪。这是经过计算的最佳位置,充分分摊双臂承受的力量,如果位置不准,而对方的力道又恰好踩过了这个临界点,那么等待孙无情的,就是受伤。

手腕折断的声音,他听得很清楚。

这种层次的战斗,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兰马洛克踢碎了脚下的冰块,一踏墙壁,身子向后倒掠,在半空中拧腰,借着翻转的力道,右手的剑再次从上至下,劈向另一边的云芊流。

作为法师,最害怕的,当然是骑士近身的剑。

又到了还差几百字没有写完的夜晚~

又到了还差几百字没有写完的夜晚~

又到了还差几百字没有写完的夜晚~

又到了还差几百字没有写完的夜晚~

又到了还差几百字没有写完的夜晚~

又到了还差几百字没有写完的夜晚~

又到了还差几百字没有写完的夜晚~

又到了还差几百字没有写完的夜晚~

又到了还差几百字没有写完的夜晚~

又到了还差几百字没有写完的夜晚~

又到了还差几百字没有写完的夜晚~

又到了还差几百字没有写完的夜晚~

又到了还差几百字没有写完的夜晚~

又到了还差几百字没有写完的夜晚~

又到了还差几百字没有写完的夜晚~

又到了还差几百字没有写完的夜晚~

又到了还差几百字没有写完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