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势如破竹

小说: 怪兽家谱 作者: 江北梧桐树 更新时间:2018-09-14 16:47:53 字数:2756 阅读进度:207/212

也不知道是她的声音惊动了那些巨蚊,还是嗅到了高活性携带者的气息,巨蚊们腾跃而起,他们振翅的声音简直就像直升机轰鸣,而现在这几架直升机正向两个小女孩直冲而来!

小竹慌乱地将目光转到旁边,她还记得上次那一片黑暗中的鏖战,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在大庭广众下展现过她的力量。即使是那次,如果不是江桦及时赶到,她也必然无路可逃。

现在噩梦再临,她下意识就开始搜寻可用的武器,灰狼队员身上倒是带了不少,但大部分都不在她的知识储备范围内。

小竹眼光转了几圈,犹豫着向一把制式长枪伸出手,蚊子的振翅声在同时已经逼到面前。她全身一颤就要躲开,却只觉眼前一暗:江一弦站到了她面前。

啸声割裂空气,尖锐得如同指甲磨黑板,震得小竹都有些耳朵疼——那是江一弦出手的声音,她手上的寒光向前劈去,动作快得带起了声波!

那不过是一只小匕首,但到了江一弦手里,它的声势就如那张能射下九个太阳的神弓神箭!

小竹都没能看清楚那一击的轨迹,蚊型原兽的感知力更不如它。微风扫过,迎面而来的那只巨蚊奇怪地停顿了瞬间,下一刻它的身体就从中间裂成两半,刚吸进去的人血水泵似的四处溅射。

江一弦依然是一贯的正面迎击,单凭不加粉饰的力量,就这样轻易将一头原兽肢解!

剩下的几只蚊子止住了飞行,这些飞虫没有智慧,但原兽细胞已经给了他们初步的判断能力。他们从这个女孩身上感觉到了极度危险,逼近的轨迹紧急刹住,在空中嗡嗡地转了半晌,到底是垂头丧气地飞走了。

小竹呆呆地站在那,看着江一弦戏弄似的冲这些手下败将吐舌头,感官中如堕梦境。

明明和自己一模一样,但是这些可以让她陷入苦战的怪物,在这个女孩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就在她发愣的当儿,江一弦已经再次牵住了她的手:“这样就没什么问题了…你在看什么?”

小竹赶紧收回了目光,摇摇头,很诚心地道:“没、没有,你好厉害…”

“诶呀!那当然啦!”江一弦很骄傲似的一挺小胸脯,“你好像在害怕这些东西?这有什么好怕的,你跟我走,想杀多少杀多少!”

这话听着很怪,小竹的感觉更怪。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从江一弦手心传来的温度,很暖,两个人的脉搏跳成同步的节拍。

“你怎么不说话呀?”江一弦拉扯着她,“快走啦,都没有碍事的东西了,你可以和我一起去找妈妈和阿姨了吧?”

妈妈和…阿姨。

蓬勃而出的寒意蓦地把手中温暖打得粉碎,小竹仿佛听见有什么在撞击天灵盖的声音。江一弦对她称得上是热情十分,但她有一种感觉…只要现在跟去了,恐怕就再也无法回头了。

再也回不到原来的生活…再也见不到爸爸、哥哥、姐姐、叔叔…

小竹突然猛一使劲,抽出了江一弦的手,连退了几步,摇头摇得像拨浪鼓:“对不起,我…不行、不可以…”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只是机械地重复着拒绝的言辞。大脑在一次次的口唇活动间清醒过来,她慢慢找回了自己的意识,才刚轻松些地停下,就发觉周围的空气不知何时已经沉凝如胶!

江一弦呆呆地看着自己被甩开的手,良久之后又缓缓将目光挪到她脸上。

“你答应了要陪我玩的…”她一字一顿地说,“你骗人。”

“我…”小竹一句话噎在喉咙里,窒息的压迫感迎面而来,让她连连后退。

像是京剧变脸,江一弦兴奋的笑容在刹那间湮灭,重现了刚才的凛然。她的手重新攥上了那把匕首,上面的血迹还没有消掉。

“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了。”

小竹睁大了眼,后背已是靠到了身后的树干上,退无可退。江一弦在直视着她,瞳中的红芒被愤怒烧的纯正无比。她的行为完全取决于心情,孩子的脸六月的天,小竹的一句话就已经毁掉了她之前所有的殷勤。

这个人果然是和她一样的,连怪物的眼睛都…

“我错了…”小竹颤声道,“是我不对…”

已经晚了,江一弦从来没受过这么严重的侵犯,身体动得比脑子更快。一眨眼的功夫,她的身子已然前倾,刀光乍现!

身后焦急的嘶吼姗姗来迟,这一幕被还活着的队员看在眼里,到了这个地步他们终于没办法再袖手旁观。但他们在方才都受了不轻的伤,更不要说以江一弦的速度,完全不会给人反应的时间。

在他们不忍地闭上眼的前一刻,他们看到小竹坐到了地上。面对这样的恶魔,她吓软了腿再正常不过。

“当——”

没有死前的哀鸣和惨叫,传入耳中的是金属相碰发出的清脆声,余音在空气中久久回荡。

有人试探性地睁开一条眼缝,下一刻那道缝就被震惊撑大了——

小竹坐在地上,手臂前抬,与气势汹汹的江一弦正对。她的手上多了一把黑色的米兰tac-50,是她刚才在面对蚊型原兽的时候就注意到了的。她并不熟悉这种大型枪械,但在面对那一击的时候,她在本能的驱动下蹲下身来,就近抓起了这把狙击步枪,横立在前。

关键的一刻,江一弦的刀在她眼里化作了平日训练中林燕扬攻来的手腕,为那一刻的应变她练习了上百次。生死关头,只是下意识地,小竹以枪为盾,顺着江一弦的轨迹,心无旁骛、拼出全力挡了上去。

于是她挡住了。连灰狼部的精英都无法防御的大力一击,她从正面挡下了。

江一弦退了一步,手在震惊中颤抖。

拿着枪的人她见的多了,但现在她直面着小竹的眼睛。就在她抓起枪的一刻,那宝石般的双瞳瞬间变得猩红如血。

“你、你没有死…”她的语气第一次出现了摇晃,“你应该被我杀掉的啊…这不对这不对!你怎么也有这种眼睛?”

小竹怔怔地看着她,又怔怔地看着手上的枪,好像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生死关头她还是踏出了那最后一步,85%的血脉被激活了,属于怪物的力量保护了她,也将她暴露在了另一个怪物眼前。

“你不应该有!”江一弦突然大叫起来,像是被夺走了心爱的玩具,“那是我的东西!只有我和妈妈可以有,其他人都不可以!不能有人比我厉害!”

“我不知道…”小竹抓紧了手上的枪杆。实际上在她心里,这个能秒杀原兽的女孩和自己完全不在一个级别,别说与她战斗了,连抵抗的念头都没有多少,做出那个动作,只是单纯的求生本能而已。

光是这样,好像就已经刺伤了江一弦的骄傲。

她在喘着气,眼睛里有泪花在闪动,不知道是委屈的还是气的。

“那是我的东西,”江一弦重复着,“你还给我。”

小竹不敢看她,只是让过她的目光:“我…我也不想要的,怎么还给你?”

江一弦又是一愣,大概是被小竹的顺从给触动了。她思考了片刻,再开口的时候语气居然是在认真地解释:“阿姨说了,只有我和妈妈才可以这样,其它的,谁都不行。”

小竹哆嗦了一下。

“你刚才还骗我,因为这样我不喜欢你了。但是我也不喜欢看到你这个样子…”江一弦直直地看着她,“所以,你能不能开心一点啊?接下来,我想杀掉你了。”

继续2500字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