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县府 第166章 美女温雅

小说: 官道天骄 作者: 西楼月 更新时间:2015-02-20 11:28:17 字数:3499 阅读进度:160/2586

萧萧在沙县只玩了两天,就去了海南。

张一凡头一次感觉到在宾馆的不是滋味,他就琢磨着要为自己找一套房子。如今的沙县,没有通城这么自在,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将落入别人的眼里。张一凡决意为自己找个安静的住处。

张一凡怎么也没想到,居然在这种情况下,再次遇到了刘晓轩。

刘晓轩还是那么美丽,玉立亭亭,一袭黑色的西装穿在她身上,感觉格外的毕挺。西服下,是一件绣着花的白色内衣,脖子上很空荡,没有带任何饰品,整个人清爽得就象一朵美丽的睡莲花一样。

看到刘晓轩的时候,是在柳海租好的小区里,那是沙县极少数带着电梯的商品房。

十八层的建筑,张一凡住十楼。房子是现成装修好的,进来就可以住,这倒也省去了装修的麻烦。张一凡刚从电梯里出来,就碰到了刘晓轩。

两人都很惊讶,彼此微微一笑,打起了招呼。

刘晓轩身边还有一位同样出色的美女,对方戴着墨镜,洁白的面容上没有任何瑕疵。很凑巧的,两人都穿着黑色的套装,站在那里差不多高矮。但明显能感觉到从她身上散出来的西方气息。

与刘晓轩不同的是,这位女孩子脸上使终没有笑意,冰冷冷的,象是人家欠了她一辈子的债一样。看到刘晓轩与张一凡打招呼,她冷冷地说了句,“你们聊,我先进去了。”

说完,也不理众人,独自一人进了对面的房间。

这个女子好奇怪!张一凡脑海里闪过一念头。刘晓轩朝他笑了笑,“不好意思,她这样就是这样。刚从国外回来,对国内很多的事情都看不习惯,成天就冷冰冰的样子。”

“哦!”又一次证实了张一凡心中的猜想。

“你怎么在这里?”刘晓轩很奇怪。

“这正是我要问你的。”张一凡笑笑道,指着自己租住的房间,“到里面坐坐?”

刘晓轩扬起一个绝美的微笑,进了张一凡刚租下来的房间。看着这套新出品的商品房,刘晓轩一边打量着房间,一边问道:“我去过通城,听说你调走了,却没想到你调沙县来了。”

“呵呵……我就是一流动人口,哪里需要往哪里走。”张一凡笑笑道。

“嗯,让我猜猜,又高升了吧?”刘晓轩露出一个妩媚的微笑,漂亮的眼珠子骨碌一转,煞是有几分动人。

“算是吧!你呢?为什么来沙县?”两人就象一对久违的老朋友,聊起了很平常的话题。

刘晓轩朝对面呶呶嘴,“她家里出事了,我过来看看她。她是昨天刚从英国回来的。”

刚才那个冷傲高挑的女孩子,原来是个英国留学生,只是在国外没学到别的,却染了一身的傲气。虽然看她的模样还算有几分周正,不过那份冷傲却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

张一凡也没在意,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

刘晓轩就道:“她是沙县前任县长温长风的独生女,叫温雅。因为温县长出事了,她心里一直不痛快。据温雅说,她爸是被冤枉的,她回来的目的,就是帮爸爸打官司,她学法律的。”

温县长的女儿?张一凡心头突然跳了一下,温县长居然是被冤枉的?难道这中间还有隐情不成?

学法律的,难怪成天一付冷冰冰的样子,还真铁面无私。张一凡的心里就起了一丝涟漪。如果温县长真是被冤枉的,那么谁才是陷害他的凶手?

张一凡突然想起,上次秦川提到温县长贪污案的表情,当时自己就没怎么在意。难道秦川知道些什么?

刘晓轩站起来,对张一凡笑道:“晚上一直吃饭吧?”

“好啊!你们也算是他乡遇故人,人生一大喜事,晚上我请客。把那位冷美人也叫上。”张一凡指了指对面的门道。

刘晓轩又嫣然一笑,“好的,那我先过去了。”看到刘晓轩飘然而去的身影,张一凡暗叹道:这女人越来越成熟了。

刘晓轩今年好象也有二十五六了吧,跟张一凡差不了多少,象她这样的女孩子,也不知道有没有恋爱,难道也象小丫同志一样,准备一辈子不结婚了?做主持也挺辛苦的,应酬不少。

对于刘晓轩,张一凡曾经差点把她当成了董叔二十年那情人的女儿,要不是当初的误会,他想自己与刘晓轩之间绝对不会这么熟悉。

那天晚上的交流,让两人多了一份了解,一份贴切,他觉得刘晓轩也不容易的,因此在心里多少有些同情,更多的是尽可能的给予些帮助。

想起给董叔找人的事,谁知道千转百回,蓦然回那人却在灯火澜栅处。谁都没料到的结果,何萧萧的妈妈才是他要找的柳美婷。而这个柳美婷,张一凡在一年多以前就见过了,却偏偏对面不相逢。

下午的时候,柳海到交警队取回了张一凡自己的车子,还是那辆二手桑坦纳。车子修好了,换了新的大灯,油漆重新做了一遍。

晚上的时候,张一凡叫柳海把车子停在楼下,柳海就识趣的走开了。

他和刘晓轩还有温雅坐电梯下来的时候,温雅看到那辆二手普桑,微微愣了一下。也许大出她意料之外,张一凡竟然有这样的车子来接自己和刘晓轩这两个大美女。

张一凡将这丝表情尽收眼底,依旧微微笑道:“上车吧,我们找个地方吃饭。”

刘晓轩倒是没有丝毫犹豫,拉开车门就钻进去了。

温雅觉得很奇怪,她以前分明看到刘晓轩连人家的奔驰宝马都不肯坐,偏偏就坐这二手普桑,而且还面带笑容,她就在心里很怀疑两人的关系?

坐上车后,温雅很奇怪地看了刘晓轩一眼,一惯冷冰冰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古怪的表情。

刘晓轩明白她的心思,悄悄地捏了她一下,笑得有些暧昧,更加让温雅猜不透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据她了解,刘晓轩一直没有男朋友,而眼前这个男的,应该也可能是她的追求者,刚才下午见面的时候,还看到他们打招呼,纯属偶遇。

在县城里找了一家西餐厅,纯粹是因为温雅可能不习惯,张一凡就挑了这么间吃饭的地方。刘晓轩不禁暗暗佩服他的观察力,很细心的一个男人,真不错!

小小年纪,能混到这个位置,而且还那么善解人意,这就更加难能可贵了。刘晓轩富有深意的眼神,静静地打量着他的时候,温雅就悄悄地用脚踢了她一下。“动凡心了?”

这句话是张一凡不在的时候说的,刘晓轩回敬了她一眼不以为然的眼神,悄声道:“他就是沙县的新任县长。你爸的事,可能还要求助他帮忙。”

“他?”温雅显然不信,他才多大?跟自己两人差不多吧?这么年轻的县长,是不是刘晓轩给人家骗了?而且沙县的官员她见多了,随便到大街上走一圈,开这破车的顶多就一司机。而且还不是什么好单位的司机。

看到温雅不信,刘晓轩也懒得解释,时间会证明一切的,温雅这性子很犟,她从不相信耳朵听到的,也不相信眼睛看到的,只相信自己的分析。这就是她的西方学说。

“信不信由你!”刘晓轩哼了一声,看到张一凡已经过来了,两人就不说话了。

很快,七分熟的牛排端上来了,张一凡很绅士地朝两位小姐伸了伸手,“请吧!”

两份牛排,一份咖喱鸡,西洋烧鲈鱼,还点了鸡翅,水果沙拉,然后他又问,要不要酒?

刘晓轩看着温雅,温雅只说了四个字,“一杯咖啡。”然后就不说话了。

“那我也来一杯咖啡吧!”刘晓轩耸耸肩膀,表示无奈,让张一凡原谅的意思。张一凡自然不会在意,因为他已经知道温雅的性子,而且知道温雅内心的郁闷。

家里生这种事,换了谁都不好过,因此他朝服务员招了招手,“三杯咖啡。”

令温雅很意外的是,张一凡居然很习惯这种吃西餐的方式,在沙县,很少有人能象张一凡这样,懂得西餐的礼节和方式,而且张一凡看起来很娴熟,精通此道。于是她就有点怀疑,刘晓轩会不会被他骗了,遇上了专名追究女孩子的花花公子。

这样的人会是一个县长?小白脸倒有可能。

她哪里知道,张一凡吃西餐的这一套,都是被董小凡在大学里强制性训练出来的。从这一点上看出,董小凡具有高瞻远瞩的目光,今天不就派上用场了?

在吃西餐的方式上,我们东方人闹出了很多的笑话,董小凡过去多次国外,对这套玩艺自然练得很熟。

吃完了这顿饭,温雅对张一凡的看法,稍稍有了些改变。至少他与那种财大气粗的暴户,或者和那些狐假虎威的官员大不相同。他有他的内涵,这种东西是装不出来的。

温雅这次回国的目的,就是为了给父亲打官司,还父亲一个公道,她绝对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贪污受贿,他是冤枉的。温雅是一个性情高傲的女孩子,她更相信自己的能力,一定可以帮父亲洗脱罪名。

临走的时候,温雅朝张一凡伸出了右手。

“你好!我叫温雅!”

这是温雅和张一凡说的第二句话,看到洁白如玉的纤纤手指,修长而尖细,张一凡微微笑道:“我叫张一凡!很高兴认识你。”

两人握手,晃了两下,粘手即脱,绝对没有那种拉着人家女孩子的手,半天舍不得松开的老色棍模样。

温雅的出现,让张一凡突然对这起县长贪污案产生了浓重的兴趣。也许从她这里,能找到自己撕开这张错综复杂巨网的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