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县府 第188章 决战常委会

小说: 官道天骄 作者: 西楼月 更新时间:2015-02-20 11:28:18 字数:3304 阅读进度:181/2586

初八上班,基本上只报个到,大家领了红包走人。

然后几个要好的同事凑在一起,找家饭店搓一顿,大家热闹一下,算是新的一年工作正式开始了。

其实很多的部门,这种风气一直延续到过了正月十五。新年里上班,没几个正形的,不是坐在办公室聊天,就是转一圈就不见人了。

县政府大楼这边还要好一点,因为推行的干部问责职制里有一条,重点就是约束干部上班时间和纪律,他们在张一凡的眼皮子底下,也不敢这么胆大妄为。

而县委县政府除了开会,基本上就没有其他的事。

每到年头年尾的时候,会议就特别多。

初十是郑书记主持的常委会,主要是讨论张一凡主张的干部问责制度要不要实行,什么时候实行。如果实行的话,是以某个单位为试点,觉得这办法可行的问,再进行推广。

或者是直接扩展到位,在全县范围之内全面展开。

郑书记针对这件事情,他有他的想法。问责制度的条条框框他也看了,只不过总觉得心里不够舒坦。

你张一凡想搞什么制度,为什么不事先经过我?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先斩后奏就有点过份了。跟我斗嘛,你还嫩了点。

郑书记心里已经有了想法,能阻止就尽量阻止,不能阻止我就跟你来个拖字诀。总不能让你这么顺利地把制度推行下去,否则以后谁都学你张一凡的样,我这书记还要不要当?

郑茂然只想扩大自己的影响,而张一凡只想把这个地方的经济搞上去,干部的整体素质提高。于是,两个人之间就有了矛盾。

本来在沙县的问题上,郑书记一直因为不能牢牢掌握大局,心里总是不痛快。他感觉到自己积养多年的锐气,正在沙县这块地方,慢慢地被磨平。

而组织部的佟建成只要涉及到人事问题,他就跟自己唱反调,利用他方系的势力,慢慢地跟自己打太极。

如今又多了个张一凡,这个年轻人看似温和,却不怎么听自己使唤。于是,郑书记就在今天的会议上,重点针对这个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

他的理由是,干部问责制度是一项没有过经试典,没有依据的制度,上面的条框出点虽然好,但过于苛刻。这样会影响一个干部的极积性,因此,他觉得这个问题有必要大家讨论一下,看看大家的看法。

听到郑他还在为上次自己越级去市里申请拨款的事,与自己过不去。因为自己这么作,似乎驳了他的面子。他都说不行了,你偏偏还要跑到上面去闹。

郑茂然刚开始没当张一凡一回事,后来短短的二个月里,他就现了不对。这小子的野心大,自己得小心点。就这样,为了在常委会议上争得一点面子,他暗地里与张一凡较上劲。

以前张一凡批评王博的时候,他还装出很大度的样子,现在完全就不一样了。

沙县的八名常委,至少有四人站在自己这一边,再加上郑茂然自己,就有五票。而他这个县委书记本来就是一票否决权。遇到特殊原因,特殊事件,他完全可以行驶自己一把手的特权,否决所有人的决议。

如果出现这种局面,就是郑茂然也不愿看到的。如果对付张一凡这么一个年轻的后生仔,而且他初涉沙县,还要用这种手段,就算是赢了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早在开会之前,郑茂然就计算过了,除了自己这四票,那个常务副县长黎国涛肯定不会支持张一凡的。因为当初温长风被双规的时候,就曾有人提议让他当县长,张一凡是空降而来,从理性上讲,两人绝地是敌对状态。

佟建成是个老奸巨滑的家伙,他的观点一向不怎么明朗,但要他支持张一凡,估计也很难吧!还有宣传部的许飞燕,在市里有后台,她这人以前一向支持自己,应该不可能临阵倒戈,站到张一凡那条线上去。

至于武装部的祝刚就不要说了,很多的时候,他自装清高,经常是弃权的对象。祝刚好象把他武装部看成了独立的团体,也不与人深交,也不与人恶交,反正他就是油盐不进,谁也不鸟。

这么算下来,张一凡除了自己支持自己,只怕是孤掌难鸣,最后闹出个大笑话,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有时候能看到别人出丑,也是一件很痛快的事。他这就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郑茂然脸上荡起一丝微笑,宣布投票的时候,还有意无意地看了张一凡一眼。而张一凡却只看着自己手里的本子,脸上一片严肃。

“那现在开始投票吧!”

郑茂然就在心里想,如果今天能压过张一凡这头,以后再给他点甜头,他就会听话多了。然后再回头慢慢收拾佟建成那几个老家伙。

如果两大一把手联合起来整顿的话,沙县的局势完全可以控制的。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降服这位新来的县长,郑茂然心里那个痛快啊!

只是他的兴奋没有延续多久,立刻就听到一个声音道:“我支持张县长的提议!”

寻着这个声音望去,没想到第一个言的居然是许飞燕。张一凡和郑茂然同时抬头看了她一眼。只见许飞燕脸不改色心不跳,目光灼灼,很坦然地举起了手。

张一凡微微一笑,虽然他不明白许飞燕为什么要支持自己,他还是投去友好的一笑。许飞燕却象没看见似的,更象在执行某人的任务,她表态之后,就不再看众人的目光。

郑茂然的脸色变了变,用一种自认为很威严的目光扫遍了全场。“还有吗?”

“我也支持张县长的提议。”黎国涛举起了手,不过,他的目光还是忍不住朝佟建成看了过去。佟建成装作没看见,把头扭过去看着自己手里的笔记本,也不知道用笔在写着什么。

黎国涛居然支持张一凡,这怎么可能?他不是一直对张一凡心存敌意的吗?郑茂然的脸又黑了一分。他想不明白,是什么让两个敌对的人走到了一起。

“下一位!”幸好还只有两位常委支持他,郑茂然冷冷地望过去,他立刻就听到了一个最不想听到的声音,“我也支持!”

这个人说话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望去过。因为那是从来不表态的武装部长祝刚的声音。这个千年雷打不动的祝刚,他为什么支持张一凡?

不只是郑茂然,就连其他人都想不明白。他们只有把目光投向张一凡,现张一凡依然表现得很冷静。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端倪,又好象他智珠在握,一切都理所当然一样。

三票了,加上张一凡自己就是四票。九大常委占了四票,郑茂然的脸色再次一变,比刚才黑得更深了。与一个初来乍道,乳臭未干的小孩子斗,都要赢得这么艰难的话,这个玩笑开大了。

只是更令他郁闷的是,组织部佟建成终于话了,“我也支持张县长这提议!”

嗡~~~~~~~~~~郑茂然听到这句话,脑子里一阵乱响。眼前花了花,象要随时晕倒的样子。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佟建成怎么可能支持张一凡呢?太不合常理了。这只老狐狸从来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难道张一凡给了他什么承诺?他又能给他什么承诺呢?

就算张一凡在市里有后台,不过小小市委书记尔,自己还在省里有交情。敌不过张一凡,那是最没面子的事,本来今天完全可以一语通过,没必要搞这个投票方式。

郑茂然之所以用这投票的方式,就是想向张一凡示威,你自己看看,到底有多少人在支持你。他本来以为就张一凡自己一票,那就成了天大的笑话,然后他就可以告诉张一凡,你还是安份点,做你的老二吧!

没想到事情完全出了他的意料之外,形势有点不受控制。

堂堂一个县委书记,压不住那些老油头也就罢了,偏偏还掌握不了这嫩小子。郑茂然拿出一支烟,狠狠地抽着,狠狠地抽。

现在这局势,就算是拿出大前天晚上那种壮阳的神烟,只怕也无济于事了吧?偏偏在这个时候,又听到了黄副书记的表态,“我也支持张县长的提议!这个干部问责制度有必要推行。”

其实,今天大多数表态的人,他们没有几个真正去关心这问责制度要不要推行,他们只有一个目标,大家一起架空郑茂然。

有人在想,对付张一凡总比对付郑茂然这老鬼要轻松得多。只要郑茂然焉了,张一凡也雄不起来的,到时这沙县还是他们的天下。

有人是担心两个一把手联手整治沙县才做出的决定,有人却是同张一凡暗中达成了协议,而有人更是因为上面有人吩咐,她才临时改变决定,支持张一凡的。

已经是五票了,加上张一凡就是六票,郑茂然这才现自己居然很孤立,除了市委秘书长和政法书记王博,他已经没什么支持力度了。

威信骤然下降,郑茂然脸如死灰,阴沉得就象要下雨的天。他没有整倒张一凡,反而让张一凡看了他的笑话。

这个常委会开得真Tm的蠢!郑茂然暗骂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