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县府 第189章 秘书长这人

小说: 官道天骄 作者: 西楼月 更新时间:2015-02-20 11:28:18 字数:3215 阅读进度:182/2586

散会时候,宋翠萍在走廊里没有看到郑茂然脸上胜利的微笑,而且看到他一张阴云密布的脸,她就匆匆退回去了。端着茶杯坐在那里,眼睛从窗户里瞟了出去。

今天的常委会议如此惨败,这是郑茂然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如果败在佟建成这个老家伙手里,他心里还舒服一点。毕竟佟建成在沙县有了些年头,地地道道的地头蛇。

但是今天的结局,令他终生难忘。张一凡倒底是怎么做到的?短短的二个月时间,就拉拢了这么多常委,这小子有点不简单。

在会议的最后,郑茂然居然主动放弃了行使特权的权力,他感觉到自己如果再坚持下去的话,就有犯众怒的可能。

最终,干部问责制度就这样通过了,决定在三月十号全面执行。

听到这样的消息,几家欢喜几家愁。就在会议结束的晚上,张一凡接到了舒秘:“你蛮不错嘛,号召力这么强,冯书记真是没看错人。但是也要注意和谐,注意团结。”

他就说了这么一句话,张一凡自然明白有人把这信息反应了上去。舒秘书长这是对自己的肯定?还是打压呢?这是当领导的暗示,先是表扬一下,后面又小小地打压一番,要自己别太过份了。

难道郑茂然与舒秘书长也有牵连?

能过这件事后,县委与政府这边的关系就变得微妙起来,郑茂然以前看到张一凡的时候,偶尔还笑一下,而现在变完全冷淡下来。

因为是年初,每天的会议特别多,做为整个县的政府机构,既然传达上面的精神思想,又要针对全年的工作重点做出正确的指示。

整个这段时间,张一凡就忙得不可开交。直到出了节,也就过了十五以后,会议才渐渐地少了一些,时间上没这么匆促了。

这些日子也没时间去关心温雅那边的情况,听秦川说温长风的葬礼准备在正月二十举行,这段时间温长风的遗体一直放在冰库里保存。

张一凡抽空打了个电话给温雅,经过这么多天后,温雅也渐渐地冷静下来。她告诉张一凡,看守所那边终于有反应了。因为温家组织了几十个人,天天守在市委的门口,要求给个说法。

后来看守所就答应赔偿七八万,但这不是最终结果,温长风好歹也是堂堂一县之长,虽然被革职查办,哪能这样就算了?

温雅没心思在这上面纠缠,她就回了老家找证据。这官司非打不可!

张一凡听了这话,他就对温雅道:“我明天帮你找个人,也许对这案了有帮助。记住了,只能暗中调查,不能太张扬。先要搞清楚,你爸爸帐上那笔钱是从哪里打过来的。”

因为温长风在任职期间,有多笔数目巨大的款项打到了他的帐上,而温长风自己却不知道,直到被双规,他还蒙在鼓里,因此这些钱也没动过。

几百万的巨款,到底是谁打进他的帐户里的呢?温长风还没想清楚,可惜就遇害了。明天胡雷就从省城过来了,张一凡让他找了个检察院的人一起过来。

这个人是张一凡和胡雷的同学,叫李辰博。以前胡雷这小子经常拿人家的名字开玩笑,只要一看到李辰博,他就故意夸张地大叫,“啊呀,我又晨勃了!”

他这么一叫,惹得班上那些女孩子个个面红耳赤的,羞愧得不成*人形。李晨勃也经常跟胡协瞪眼睛,一付要杀人的模样。

只是胡雷这小子大家都知道的,一天到晚不正经,这样恶搞李辰博也不是一二回了,时间一长,李辰博渐渐就适应了。

这也是胡雷这小子说的,生活就象强J,如果你不能反抗,那么就只有尽情享受。不能因为你叫了这个名字,就不准人家晨勃?

胡雷这个歪理,连学政法系的李辰博也说不过他。

但大家毕竟是好兄弟,高中同学,渐渐地也没有去计较了。李辰博现在在省城高级人民检察院当检察官。

胡雷去找他的时候,他刚从国外回来。

因为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温长风无罪,所以张敬轩也不好派人介入,只有叫李辰博下来暗中调查,如果能找到证据的话,再给温长风翻案。

这些事本来就是下面一手遮天,偷梁换柱干的事,政敌之间的斗争永远都这么残酷,在官场上倒是屡见不鲜。

两个人来到沙县,张一凡在政府的下属单位沙县宾馆接待了他们。张一凡告诉他,唐武快过来了,他的手续这几天就能办好。

胡雷就哈哈大笑起来,“我们的铁三角又回来了。看沙县这些牛鬼蛇神哪里逃?”

当天晚上,张一凡又介绍了温雅与李辰博认识,他们两个一个是检察官,一个是律师,到时再加上唐武这个破案高手出面,相信温长风受贿案很快就能破了。

唐武要进公安一线,王博那边只怕会给自己找不自在,因为上次张一凡让郑茂然在常委会议上难看的事,王博一直耿耿于怀。他应该算是忠实的挺郑派。

而张一凡也一直想收拾收拾这位政法书记兼公安局长,既然不听话,留个也是个祸害,要不把他下了算了?

对于不听话的人,只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把他降服,另一种就是把他干掉。

只是自己毕竟不是县委书记,要拿下一位常委还是有很大的难度。而且现在也不是与郑茂然彻底撕破脸的时候。郑茂然这个人,用来压压场面还是有用的。

张一凡当然知道佟建成他们的心思,如果郑茂然真的被压下去的话,他们估计就要弹起来了。因此,张一凡也不希望郑茂然这么快倒下,毕竟自己现在的实力还不够强大。

现在沙县的局势,就象三国时期的魏蜀吴,相互之间制衡,也不能让一家独大,否则其他的就有危险。

如果挤走了郑茂然,来一位方系的书记的话,那么自己所有的努力就白费了。最后自己也是落得走路的下场,这当然不是张一凡想看到的。

要是自己不与佟建成之流合作,佟建成还是对郑茂然深有忌讳,不敢过于张狂。因此在这个方面,张一凡必须把握好。

唐武调进来之后,只安排了个治安大队副队长的职务,堂堂一个副局长,降到副队长的确有些委屈,但唐武不这么想。

只要进来了,先站稳脚跟再说。

温长风下葬的那天,舒秘书长居然也来了。

温雅就在县城对面的山头上买了块幕地,她说要让自己的老爸亲眼看到案子水落石出的一天。因为这片山坡上,就能看到县政府大楼。

温长风活着是从那里倒下去的,死了,也要从那里爬起来,看到案情重昭天日的那天。

来参加温长风葬礼的人很少,他生前的一些亲朋好友,来的人并不多。也许是人走茶凉的缘故,除了那些亲人,基本上看不到他生前的同僚。

舒秘书长的到来,也许是一种巧合,张一凡看到他站在窗口,远远望着那片墓地,猜不透他的心思。

直到那天,张一凡才知道,原来秦川竟然是温雅的表哥。只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怎么就没听到秦川提起过这事?后来张一凡想到,秦川在自己刚来的时候,两人在河边他隐隐提到了关于温长风的事。

只是自己当初并没在意,秦川又不了解这个领导的底细,因此也没敢多说。万一这事弄不好,连他也得跟着完蛋。

刘晓轩也参加了温长风的葬礼,晚上在陪秘书长吃饭的时候,他就提出要把刘晓轩也叫来。张一凡就有些奇怪,人家好好地在陪温雅,叫她过来干嘛呢?

“刘大小姐!我到沙县了,听说你刚好也在,过来一起吃个饭吧!你这个大忙人,难道比我还忙?不行!今天晚上你一定得过来。我们在……”舒秘书长捂着电话问张一凡,“这是哪里?”

“人民公社!”旁边有人答道。

“对,就乐平路那个人民公社!给你十分钟,赶快过来!”舒秘书长挂了电话,马上就变得眉飞色舞起来。

今天晚上陪酒的有政府几个比较重要的人物,除了张一凡外,还有佟建成,常务副县长黎国涛,市委秘书长姚温。郑茂然推说头痛,没有到场,有人却是知道,他这是避免与张一凡同桌的尴尬。

张一凡看到舒秘书长给刘晓轩打电话,立刻就想起了那次在万紫千红的时候,他一副色色的模样。看到漂亮女人,就迫不及待,于是他又联想到舒秘书家里那里大饼脸的老婆。

他这是当腻了和尚,跑出来偷腥的来了。为什么这么巧?刘晓轩来的时候,他也出现了?张一凡脑海里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

胡雷和冰冰订婚的那个晚上,他就看到舒秘书色色的模样,一直盯着刘晓轩看。此刻,他真的好希望刘晓轩不要过来。

可惜,刘晓轩到底还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