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县府 第231章 我不是东西

小说: 官道天骄 作者: 西楼月 更新时间:2015-02-20 11:28:19 字数:3598 阅读进度:224/2586

张一凡又睡了一觉醒来,现身上的痛让他难以忍受。

md,只要动一动,背上和腰上都剧烈地痛,这是自己第二次受伤了,也怪自己太大意,居然被一些屑小偷袭。要不是自己命大,柳海来得及时,只怕早就挂掉了。

但是这些,更加激起了张一凡心中的愤怒,黑恶必除、除恶务尽。沙县这块地方,老子还管定了。

这些年自己所做的一切,张一凡并不后悔。温长风为了整顿沙县的局势,付出了生命,自己差点就赴了他的后尘。看来沙县之恶,远胜于通城之恶。

张一凡正琢磨着该如何重新整理这片局势,病房的门被推开,董小凡一脸平静地走了进来。

“你醒啦?”董小凡问了声,坐到病床旁边。

张一凡忽然现,小富婆脸色好象有点不对劲嘛?是不是又有人跟她说了什么?

跟这丫头相处这么久,董小凡那点心思,哪里瞒得过他?张一凡说道:“你怎么啦?又不高兴了?”

“没有啊?”董小凡应了声,看到床边下面那个装尿的袋子满了,她就拿了个盆子,“我去换一下。”

“不要,叫护士来吧!”张一凡满不好意思的。但是自己又不能动,就急叫了一声,想阻止董小凡。这里是医院的豪华病房,护士会帮着来处理的,只要按一下床头那个开关就行了。

董小凡看了他一眼,“你很喜欢叫护士弄吗?那我帮你叫护士来。”说着,董小凡就有些生气地拉开门出去了。

不一会儿,一个小护士走进来,“哎哟,真的满了。你的尿挺多的嘛,刚换过不久。”医院的护士也是的,对男女之间那点事,她们早看得多了。因此说这种话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

看上去才十**岁的小护士,拿着一个盆子将袋子里的尿水放干净了,就端着个盆子去了洗手间。看她洗了手出来,掀起盖在张一凡身上的被子,伸手在腰上摸了一下。

“你躺着不要乱动,有什么需要按铃就好了。”

在张一凡点头的时候,那小护士伸手过来,一边扯着张一凡那松松宽宽的裤头,一边说:“那是你女朋友吗?裤子都掉啦,你看小**都出来了,也不帮你穿一下。”

这话说得,张一凡连跳楼的心思都有了。董小凡就靠在门边,忍不住吃吃地笑了起来。小护士可没在乎那玩艺,给张一凡系裤头的时候,不小心手就碰到了上面,她惊讶地张了张嘴,“说它小还真来劲了,一下就涨这么大。”

“扑噗——”

董小凡终于忍不住了,捂着嘴笑了起来。护士妹妹就是这么强悍,没办法的。看人家系好裤头,拉上被子没事一般走了。张一凡顿时就哭笑不得,天啦!用不得这么对我吧!

他誓,如果生个女儿,绝对不让她学医。他看到董小凡靠在门边捂着嘴偷笑,就狠狠地瞪了一眼,“还笑,好笑吗?”

董小凡的心情似乎好了许多,冲着张一凡白了一眼,“你不是喜欢小护士吗?”

张一凡不说话了,因为他闻到了董小凡话里那酸溜溜的味道,这丫头肯定又吃醋了。

女人是没道理的,她什么时候生气,你永远都不明白。

这时,胡雷他们吃了饭过来,“小凡,你也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有我们看着。”董小凡就应道,“那我明天再来。”说完,瞅了张一凡一眼,拿起包走人了。

看到董小凡离开,胡雷就贼兮兮地道:“凡哥,你要小心点,刚才沈婉云把小凡叫出去了,两人足足谈了二个多小时,你说她们会不会联合起来阴你?”

张一凡明白了,原来是沈婉云那丫头去找小凡坦白了?难怪刚才董小凡有些生气,吃醋吃的那么凶。只是不知道她们两个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沈婉云也没有跟她一起过来,是不是在刚才的交锋中,挂掉了吧?董小凡不会这么强悍吗?

张一凡正猜测着结果的时候,沈婉云就象跟董小凡商量好似的,出现在门口。

胡雷就站起来,搂着冰冰的肩膀,“今天晚上没我们什么事了,老婆,我们也去放松一下。”然后他就对温雅和柳海说,“走吧!你们不嫌电压高?烧死你们。”

柳海这才跟张一凡打了招呼,“哥,我们走了。”

温雅也看了张一凡一眼,笑笑着离开了。

看到他们都走了之后,沈婉云就关上门,娇笑道:“相公,今天晚上我来陪你了。”

“你跟她说什么了?”看到沈婉云笑得那么开心的样子,张一凡就问道。

“没有啊?能说什么?”沈婉云装得很象,好象压根儿就不明白张一凡指的是什么?

这丫头很鬼的,张一凡哪里肯相信她?刚才胡雷他们明明看到了,她还在装。要是她没有找董小凡谈,董小凡为什么会生气?而且刚才又这么痛快地走了?、难不成她们之间达成了协议,要将自己瓜分?还是董小凡退出了呢?沈婉云的装疯卖傻,居然让自己看不出来。

“别装了,有人都跟我说了,你把小凡叫出去,都说了些什么?”沈婉云就坐到床边,扬了扬眉毛,“想知道?”

“再跟我装,我……我……”张一凡竟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惩罚这丫头。看到张一凡半天我不出来,沈婉云就乐了。“没折了吧?现在你是我手里的菜,正宫娘娘说了,今天晚上她出让自己的权利,让我收拾你,免得你以后再出去沾花惹草。”

张一凡郁闷啊,“也不知道当初是谁拼了命的勾引人家,还好意思说。”

“对啊!就是我勾引你,谁叫你把持不住?世界上漂亮的这么多女孩子,难道她们都来勾引你,你就上吗?”沈婉云强词夺理,把张一凡说得没话了。

沈婉云把手伸进被子里,笑嘻嘻地道:“让我看看,那玩艺有没有被人割掉?”说着,一只手就伸到了张一凡的裤档里。要死的,那柔若的小手,抓了一下那里,张一凡浑身一个激棱,差点就要跳起来,身上传来一阵巨痛。

“啊哟——”

沈婉云吓了一跳,连忙收手回来,“你不用反应这么强烈吧,都老夫老妻了。”

张一凡痛得咧了咧嘴,“你想害死我啊?别毛手毛脚的,一个女孩子家。”

“我哪还是什么女孩子,早就被你变成少*妇了。”沈婉云拿起刀子,顺手削起了苹果。“今天为了争得一个晚上的照顾权,连饭都没有吃。”苹果削到一半的时候,她就咬了一口。张一凡就惊讶地看着她。

好强悍啊!好象她刚才摸了那个没洗手一样的。

沈婉云刚咬了一口,突然耸了耸鼻子,“嗯,什么味道,好象不——啊——忘了洗手!”然后就听到她惨叫一声,冲进了洗手间。

张一凡从手术室出来,已经有好几天没洗澡了,身上全是药味。沈婉云刚才摸到那里,粘了一手的气味,这一口咬下去,味道就来了。

看到沈婉云那样,张一凡就乐了。只是他不敢大笑出来,否则伤口又要痛了。

沈婉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还敢笑,这么臭,下次再也不摸了。”

张一凡道:“我都不知道有几天没洗澡了,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爱好。”

“爱好你个死,再笑我,今天晚上折磨死你。放a片给你看到天亮,让你欲火焚身而亡。”沈婉云那恶狠狠的样子,挺吓人的。

看到张一凡不说话了,她又自言自语道:“真搞不懂,那些外国人是怎么搞的,那玩艺也能吃?”张一凡就听出来了,她在说a片里的情节。

怎么又是个不良少女?唉!还是董小凡单纯,沈婉云简直就是只小恶魔。

沈婉云坐下来,又削起了苹果。张一凡就忍不住问道:“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

沈婉云把头一偏,“就不告诉你。明天你问她去。”

看来这丫头是不会跟自己说了,张一凡干脆闭上眼睛,懒得理她了。心里却在想,沈婉云到底用了什么计策?把单纯的董小凡给骗了?

想来想去,又有些不放心,董小凡会不会因为这事,再次跑到霉国去,永远都不见自己了呢?不行,还是打个电话探探她的口气。

张一凡说了句,“把电话给我拿过来一下。”

沈婉云也不见意,从床头柜上递了手机给他,“要不要我帮你拨?”

张一凡没理她,拨通了董小凡家里的电话。

董小凡刚洗了澡,正准备睡。这几天把她累的,简直是骨头都要散架了。睡也没处睡,累了就在床边趴一会。好不容易找个替死鬼,刚好借这个机会,好好考虑一下三个人的未来。

听到电话声,她估计是张一凡打来的,她就直接问道:“这么晚上,打什么电话,还不休息?”那语气就象责备一个不听话的孩子。

张一凡心里有点小小的不安,小富婆还在生气呢?

他说,“没事,我就看看你到家了没有。”

“你身边不是有个美女陪着吗?还记着我干嘛?”那醋酸酸的语气,让张一凡好为尴尬。他看了眼正瞧着自己的沈婉云,又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安慰她,只是道:“你也很累了,早点睡吧!”

董小凡就挂了电话。听到这挂电话的声音,张一凡的心里凉拨凉拨的,隐隐有丝不安。

“她是不是还在生气?”沈婉云咬着苹果,眼神勾勾地望着张一凡。

张一凡点点头,“我要被你们折磨死了。”

“切!我看你是幸福死了,说不定这事有转机,否则她能让我来照顾你?”沈婉云咬了口苹果,“其实我也知道,抢了人家的东西,还指望人家给笑脸?不过你放心好了,大不了我委屈一点,不会让正宫娘娘受气的。”

张一凡抗议:“我不是东西!”

“我知道,意思是一样。”沈婉云回答。

张一凡晕倒……